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女兒香

男裝麗人古今東西


文:夏目貝


擁有俏麗的臉孔,腰間掛著配劍,比男人更好身手,比男人更富男子氣概,堅強而溫柔,是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她們就是男裝麗人了。

男裝麗人在少女漫畫中是歷久不衰的一類角色,由最早期《藍寶石王子》的藍寶石,到《少女革命》的天上湖妲娜/萼,只要有她們出現,男主角的地位便如同紙板公仔,其實根本不需要男主角,因為她們就是男主角!比起配菜型、聖女型等等的女角,男裝麗人出現的比率不多,但她們的重要性就比前者大,令人無法忽視她們的存在。而她們的足跡亦不限於古代西方,男裝麗人會出現在古今中外,現在就把她們逐一細看吧!男裝麗人的定義

廣義來說,女兒身穿上男兒服就是男裝麗人。本文將會把範圍縮窄,狹義定義為經常穿著男裝,或以男性身份生活的女角。但她們不是同性戀者,亦接受自己的性別,清楚自己是女性,個性上也有女性的特徵。所以《搞怪家庭》的空舅父並不算是男裝麗人,因為他完全否認與生俱來的性別,內外都表現得像世人認同的男性形象。反而《怪醫秦博士》的如月惠醫生,雖然因割除女性生殖器官而自認為變了性,但她的行為舉止仍帶有女性的嬌柔,即使穿上了男裝、割了子宮,她也不是變了男人,而只是男裝麗人。

藍寶石

男裝麗人的始祖當然就是《藍寶石王子》的藍寶石了,她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的心,所以一時是勇武的騎士,一時是溫柔的淑女。擁有兩性優點就是男裝麗人的特質,這種特質深深吸引了一眾女讀者。手塚治虫受到寶塚歌劇團的影響,因而創作了藍寶石這位穿著騎士服的公主,滿足了女性愛慕翩翩公子的心態。

奧斯卡

這種騎士形象到了《凡爾賽玫瑰》的奧斯卡進一步發揚光大,奧斯卡是一位守護公主(瑪麗.安東尼)的騎士,還不迷到萬千少女?作者池田理代子還安排了一個傾慕奧斯卡的少女-蘿莎莉,用以鞏固奧斯卡的騎士形象。男裝麗人的身邊經常會有一至數個這樣的女孩子,把女主角當作男性一般愛慕著,讀者看來也沒有甚麼不自然的地方。反而奧斯卡和安德烈之間的戀情還有點像同性戀呢!不過這也是女讀者為之津津樂道的地方。

天上湖妲娜/萼

和藍寶石、奧斯卡這些騎士系一脈相承的當然還有近年佳作《少女革命》天上湖妲娜/萼。有趣的是湖妲娜並非因外在理由(如繼承家族、代兄從軍或家庭教育)作男裝打扮,而是因內在理由-崇拜王子-穿著男裝。其實這個理由十分少女向,說穿了也只是思春少女的戀愛心理罷了,穿男裝只是一過渡期,當王子出現時,她即可回復女兒身。這也解釋了為何湖妲對姬宮安絲/幸子和若葉都沒有同性戀的感覺,反而安絲對她倒是有點曖昧。奧斯卡是騎士,而湖妲娜只能算是後補騎士而已。個人比較喜歡湖妲娜漫畫版粉紅色的制服,因為黑色制色太剛強,不適合她這種後補騎士,較適合奧斯卡這種真正剛毅的人,粉紅色有點姣的設計才能反映湖妲娜的思春心理。雖然動畫版比漫畫版優勝,但只有校服這一點我是支持漫畫版的,齊藤千穗真有她的!湖妲娜和粉紅色男裝制服的配搭簡直一絕,變成黑色的情趣就減少了。

綺羅

不要以為男裝麗人只會穿著西歐古裝手執西洋劍,穿著直衣手執紙扇的也大有 人在。《深宮幽情》的綺羅單純的認為做男人比做女人自由輕鬆,所以乾脆要做男人當大官。後來又因愛上了天皇,就和向來被誤認為是女人的弟弟調換身份,快快樂樂入宮當女御去。想同時享有男性的自由和女性的幸福,這大概是保守社會中每個女性的願望吧?綺羅的形象雖然不是肌肉運動型,也不能給予人穩重的安全感,但不能因此說她不夠男性化,因為平安時代的日本男性以纖細優雅為美,男生女相就是標準的美男子,光源氏、安陪晴明和源義經都是這類俊男。從此看來,綺羅其實相當男性化,而天皇對綺羅的感情亦有很濃厚的同性戀意味。

木乃花志乃

過了幾百年,經歷了武人統治的年代,明治時期《紐約美女》的木乃花志乃就勇猛得多了。雖然她的男裝扮相並不是太多,而且西裝造型亦不討好,但她穿日式男裝時卻顯得英姿颯颯,反而女裝造型卻被揶揄像「歌舞妓的男旦角」,大和和紀實應給志乃穿多一點男裝和服才對。她和綺羅一樣,不願被女性的身份束縛著,不過綺羅執著於男性這個身份,甚至還娶了妻子,而志乃則只是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對於性別並不在意,只是後來擔心自己太男人婆老公會不喜歡而已。志乃的魅力不在於男裝的造型,而是男性化豪爽的作風,這一點和其他幾位男裝麗人稍有不同。

更紗

接下來的這一位就相當厲害了,除了藍寶石之外,一般男裝麗人的個性都是貫徹始終,不會因穿了女裝就改變個性,但她呢?男裝和女裝時的個性完全兩樣!簡直有二重人格似的,她就是《命運之子》的更紗。更紗這招代兄從軍真的全靠演技,她每次以達拉/坦娜身份出現時,就像達拉靈魂上身一樣,神勇至極。但當她以更紗身份出現時,則顯得楚楚可憐、小鳥依人。更紗本身並不太男性化,她只是為了目的而作男裝打扮,相對地她也沒有女性的傾慕者,而且和朱理的感情亦是普通的異性戀型態。加上她的服裝不夠華麗,迷戀更紗的女讀者為數不多。

岡田晶和李玉鈴

男裝麗人的氣質個性理應是很剛強的,《輝夜姬》的李玉鈴小姐卻是異數。岡田晶還算是正統的男裝麗人,大有寶塚的味道,但李玉鈴就不一樣了。嚴格來說李玉鈴並不算是男裝麗人,因為她不是經常穿著男裝,她只是穿男裝穿得很好看而已。玉鈴和晶的外表雖然一樣,不過氣質就完全不同,玉鈴有一種魔女的妖魅,晶就完全沒有妖艷的味道,就像是一位少年。穿上男裝的晶是帥,而穿上男裝的玉鈴則是比裸體還要性感的媚。男裝的作用到了玉鈴身上起了不可思議的化學作用,不是抑制而是突顯她的女性特質,玉鈴和晶的存在相映成趣,清水玲子要玉鈴早死真是太可惜。

藤波龍之介

說完古代和幻想空間,要說到現代了。《山T女福星》/《福星小子》的龍之介是十分有趣的存在,她不想穿男裝,但卻比任何一位男裝麗人都更男性化。湖妲娜和藍寶石和她一比都要靠邊站,龍仔外表行徑就是一個男子漢,不只紮起胸部,_衫背後還有一個大大的「男」字,連潛意識的母性都像嚴厲的教練。最離譜的是,她和弁天竟然想出以打架的勝負來決定誰較有女人味,龍仔的女人之路也要完蛋了。

高樹愛

有哪個角色可以集蘿莉、正太和男裝麗人於一身?《網球愛將》的高樹愛就可以。為了要和洋平再比賽,初中生的愛毅然女扮男裝轉讀高中男校。小個子的愛穿上黑色中山裝、頭髮剪得短短的已經夠可愛的了,還附加帽子和眼鏡這些正太向的道具,女讀者怎能不心動?愛的個性是中性的,不太男性化亦沒有女人味,所以能吸引男女兩邊的讀者。

性別定位的結果

其實男裝麗人的出現是因為人們對性別的定位。因為是女人,所以就要溫柔有母性;因為是男人,所以必須堅強豪邁。當女性角色有著男性的特質時,人們就會覺得特別而受吸引。但相反,若男角擁有女性特質的話,就會被視為娘娘腔。因為世人心目中女性的地位始終不及男人,所以女性的特質也被視為弱者的特徵。希望有一天,我們除了欣賞男裝麗人之外,也能欣賞穿女裝的男角。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