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方墨漫畫大賞

鬼眼狂刀
文:Alex


   首先,我要在這裏恭賀《鬼眼狂刀》一作的作者,上條明峰老師順利獲得本年度方墨爛橙獎。本年,此獎項有超過二十套提名作品,而《鬼眼狂刀》能在一眾作品中脫穎而出,在全體評審員和議下得到此一獎項,並且是全場第一名,可見「爛橙」二字,《鬼眼狂刀》名符其實,當之無愧。

   《鬼眼狂刀》得到此一獎項,絕對不是偶然巧合,也不是因為「蜀中無大將,鬼眼作爛橙」。《Get Backers》、《足球小將 Road to 2002》、《翼-TSUBASA-》,全都是與「爛」字脫不了關係的名作。《鬼眼狂刀》能順利得到此一獎項,主要原因是,大部份作品的缺點他也擁有,別人缺乏的缺點他也有。本筆者真的無法在此作當中找到一點令我懷疑其白爛程度,啊,可能有同好會以主角群很帥作為質疑理由。但筆者認為,這班主角群,老氣橫秋,惡形惡相,笑的時候已不能算可愛,不笑的時候連順眼也算不上,一看便知非善類,這種角色算是帥?還是真的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鬼眼狂刀》的白爛之處,我想在此也不用多說,但以防有同好因沒看此一作品而不解其得獎理由,並對《鬼眼狂刀》的獲獎資格產生質疑。為了維護上條老師的權益及名聲,我也略說一下《鬼眼狂刀》的白爛處:

   第一, 角色強弱設定失調:不論是狂也好,四聖天也好,甚至是紅虎,幸村等人,他們的實力也是相當不穩定,時強時弱。前一分鐘還被雜碎打個半死,下一分鐘便可和幹部級人馬打個平手,我只能聯想到富奸老師的那一句:「他以很快的速度成長中」,但武術這種東西,不是說成長就能成長,能在實戰中迅速成長學習,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事。任何一位武術家,也是靠歲月作為後盾,才能有一番成就。若光靠意志,鬥志或者信念就能成為高手,那麼世上所有學習武術的也是笨蛋了。總而言之,就是上條老師為了劇情需要,一時要角色連三歲小孩也打不過,一時化成鬥神,而當中的變化,並沒有任何合理解釋。

   第二, 打鬥動作狗屁不通:故事內每次出現打鬥場面,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刀光劍影,而且還真的只能看到光和影,刀刃本身是完全看不到的。至於那些揮刀動作、移動速度,全是人類所不能做到的,而作品中一再強調,這些角色只是人類。我實在不敢想像上條老師是以甚麼東西作為人類體能的標準。最為糟糕的是,無明神風流的招式,說是劍氣又說不過去,但更不可能是用刀去斬敵。及後的四大絕招,朱雀真的放出一隻雀,白虎真的放出一隻老虎,而除了外型之外,這些招式都和之前的無明神風流並沒有甚麼分別,與其說是劍招,還不如說是魔法。

   第三, 白爛道理說個不停:近年來,少年漫畫很喜歡在作品內加入個人的人生看法,這些人生道理全由作品內一眾角色說出來。問題是,道理光是靠說出來便能明白,那根本用不著等你說出來,大家一早便能明白。最糟糕的是,這是道理全是歪理。我到現在也不明白,狂為何不對真琴說明自己不是她的殺姊兇手?有同好認為,這是狂打算引發真琴對自己的恨意,讓她能在亂世生存下去。但是,恨意不是食糧,更不是防禦網,就算真琴恨狂,也不代表她能活下去。以恨意讓一個弱女子生存的念頭,其實是很荒謬的。再者,真琴為了報仇而去當忍者,從來沒有人能保證忍者修綀是絕對安全的,相反,這種修綀對一個弱女子來說,是相當危險並足以致命的。就算真琴能渡過這一關,也不能證明她能在執行忍者任務中平安生存。可見,狂不愧是壬生一族的一份子,擁有預知能力的他,知道真琴不但能在忍者生涯中平安生存,之後更會得到幸福生活,才決定不說出真相。

   第四, 主角無敵維護真理:主角一定是正義的,這一點十套漫畫中只怕有九套也犯上了。二元價值觀是日本動漫的濫觴,和主角為敵的,一定是把惡人二字寫在面上,面目可憎,行為令人髮指。這種風氣由足球小將開始,只要是接觸過日本動漫的同好也很清楚這一點,我也不想多說了。只是,足球小將中,太空翼至少算是一位正人君子,而《鬼眼狂刀》內的角色,差不多每一位也是把叛逆二字寫在面上的幫派分子,這種人來維護真理⋯⋯利用極端的例子,來突出狂他們是正義之師不是不可,但至少,請不要讓我覺得不良少年也比他們守規距。

   至於劇情方面,儘管撇除以上四大缺點,整個故事還是千瘡百孔。整套鬼眼,不是打鬥就是角色群在表達自己的信念,打鬥已經很爛,道理已經很歪,但看了廿多期也全是這些東西。故事發展,也是全靠打鬥來作支持。每次打鬥也說一大堆廢話,而這堆廢話就是下一場打鬥的伏線,真可說是無間地獄。令故事發展下去的是打鬥,而令故事發生的是角色之間的互動,所以筆者有一套理論:「故事差不要緊,人物設定好便算不錯了」,只是上條老師的人物設定連平凡也說不上,更遑論好了。對於上條老師的人物設定,筆者會稱之為〔劇情取向〕和〔cosplay大法〕。前者的意思是,為了遷就劇情,角色原本的設定可以放在一旁不管。明可以由冷變熱(又不是金屬,傳熱這麼快?),敵方大將可變成真田叛徒甚至是忍者首領(叛徒的忍者首領?),梵天丸突然擁有獸變能力(那之前生死關頭也不變身?),總之劇情需要你是女人,前一話是兄貴的下一話也可變成蘿莉,怕了沒?再來就是cosplay大法,簡單而之,就是角色會穿上不符合當時社會環境的奇裝異服,目的就是要突出角色在讀者心內的印象,背後的原因就是,這些傢伙全是同一種性格,沒有個人風格,很難吸引讀者,只好從最簡單的衣裝下手。仔細看一看,主角群是否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說到這裏,不少同好應該會問:「以上的我全部也看得出,但很多漫畫也有同樣問題,那上條老師有甚麼特出的」。這個問題,我覺得真的很簡單。光是看鬼眼的設定,一個有雙重人格的男主角,一個花瓶型女主角,一個遇強越強,打之不盡的格鬥故事,再加上一班志同道合的同伴,就以此構成一個少年漫畫的體裁。基本上在這當中是沒有任何變爛的可能性存在,要把這種設定畫成一套佳作並不是易事,但要把他畫成一套爛作,則更是天方夜談。但《鬼眼狂刀》很成功地辦到這一點,化不可能為可能,這還不夠突出嗎?再者,一個漫畫家不管怎樣腐敗,連載了三四年,怎樣也會有一丁點的進步吧?但上條老師可以在這三四年毫無進步,故事一樣白爛,打鬥一樣不合理甚至比以往更爛,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但上條老師也做到了。先是化不可能為可能,再化可能為不可能,上條老師也可說是第一人了。

   其實,筆者甚至懷疑上條老師在創作時,有否認真搜集資料?《鬼眼狂刀》不斷強調,狂他們一行人是武士,所以他們的實力這麼強橫。武士是甚麼?武士種群是一個特權階級、統治階級,他們是日本封建制度的中心。問題是,我看狂一群人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也沒有相對的行為來證明這一點。再者,日本有一種東西叫武士道,是每個武士也必須認識的,內容大概為要求武士忠誠,信義,廉恥,節儉以及寡欲,這只怕在作品沒有一位角色具有這些德性,唯一一位能勉強符合這些要求的角色,是真田十勇士的才藏,但這只是一個二三線的雜碎,一輩子也不會有表現機會。再說,有德性不相等如有資格,武士就正如貴族,不是有實力便能當的。一本自稱描述武士的漫畫,但連武士是甚麼也不清楚。這種武士,還真的讓人大開眼界。

   其次,壬生一族被稱為日本歷史的幕後操縱者,每代大將軍也需聽他的命令,那天皇在哪?需則說天皇的地位在日本一向只是精神領袖,沒有半點實權,但還算是個皇帝。壬生一族一下子便取代了天皇的地位,實在是很匪而所思。而且,壬生一族這麼本事,西方連工業革命還未出現,這邊已懂得人體實驗,那日本還為啥要在中國學習中國文化?有大哥不做做小弟?還是說中國還有一位更強的魔頭,主宰著壬生的發展?狂在成為紅王後要向他們挑戰?還有,在最近的連載中,前任紅王拿著我們中國孔孟的聖賢書向人說教,拜託,那時孔孟已是過時了,雖然日本一向以中國的儒家作為正統,但那時流行的,是以程朱學派及陽明學派為主的宋明理學,不是孔孟的儒學,放著程朱及陽明理學不談,這怎樣也說不過去了吧?

   當然,以上兩段只是以歷史學生的角度來說,一般人不見得能清楚這些歷史。但對於一個日本人而言,我認為這些皆是常職,他知道織田信長是第六天魔王,他知道日本流行儒學,但一些日本有名的東西如武士道,他卻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下刪除了,弄得一般讀者以為狂他們真的是武士,但依他們的行為舉止,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擔起此名號。若不是怕別人說筆者對上條老師過譽,筆者還真想說他是愛國的右翼主義者。

   爛得這麼全面,爛得這麼出色,甚至自己的政治思想也放了進去,這套作品不做第一,誰能?
(後記:話說在查看日本歷史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本能寺之變在1582年發生,猜想當時的狂大約有七歲,家康於1605年退位給紅虎,計算一下,現在的狂只怕三十有一了。難怪他經常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原來是更年期來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