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方墨漫畫大賞

《Fruits Basket》拿來治理傷口的鹽


文: |0|


  雖然《Fruits Basket》未必算是最爛的頭五名,但若連被過份好評頌讚計算在內的話,還是不得不罵的方墨爛橙獎受賞作品。

  《Fruits Basket》的原本概念並不算十分複雜,就是把十二生肖的傳奇故事,再結合到宿命詛咒的題材上。透過飯糰與水果籃的比喻,來訴說著孤獨者渴望融入群體的祈求。本來這個簡單的題材可以在五、六卷單行本左右的範圍內完結,就算不是十分高明也絕不失禮。可是在讀者熱烈吹捧以及作者高屋奈月沒自覺到要見好即收之下,就落得現在尾大不掉且又泥足深陷的迷途當中,成了又一個眼高手低兼且畫蛇添足的反面教材。

  試回想到當初還算可以的時候,雖然是背負著沉重的宿命詛咒或者不快回憶,但主角們大致上都並非終日在哭哭啼啼,而是依然努力地在現實生活上尋歡說笑,整體上都是在散發著正面積極的陽光氣息。主角本田透由單方面奉獻到相互接受別人的欣慰,由希可以脫下王子面具展現從容,夾由一股憤恨到有說有笑,以至其他配角們的轉變,都可見其努上向上的成長。高潮所在可說是藉真的登場,雖然夾害怕自己的貓怪真面目會讓眼前的美景化成泡影,但藉真仍是寄望夾能夠超越這個障礙面對自己。雖然透本是與草摩家不相干的外人,但仍是拿出膽怯的雙手訴說著挽留夾的祈求,當中所表現的意境可謂達到巔峰。現在回想起來,也許在此時完結的話已是十分適合的了。雖不是解決了所有問題,但亦可讓人相信,既已越過這個大難關,將來前路儘有崎嶇也定必可以克服。

  只可惜作者並沒把握到前述的機遇,見好即收地把作品在短期內完結。反而是在一片讚美聲下,繼續著那個要把全部十二生肖甚至其悲慘背景都畫出來的不可能任務,結果只落得自掘墳墓的下場。在前述的高潮過後,除了要把慊人所代表著的權威拿出來外,恐怕也再難製造出下一個相當的高潮。可是慊人的權威就是作品最後的謎團(至少目前看來如是),為了要延續作品生命而不得不一再押後,結果讓作品高潮過後好一段長時間都只是些小波小浪,無法帶出高漲的劇情。為了要延續作品生命,先是把十二生肖餘下的逐一挖出來,挖完之後就不得不拿小魚、小花甚至繭子等二三線角色出來充場面,再不行的話就連學生會這種一下子炮製多個新角色的招數也用上。過程中都可見偏離主線愈來愈遠,份量已經愈來愈輕,旁枝末葉卻又愈來愈複雜的大問題。

  就算把前述的越軌失控撇開不談,單就草摩家的宿命詛咒而論,也愈來愈讓人看不過眼。為了承接餘波,每次輪到十二生肖出場都好像非要挖不快回憶不可,跟之前的陽光氣息相去甚遠不在話下,更大問題的是份量已經沒那麼重,結果更讓人反覺得微不足道且又無病呻吟。當問題發展到不可解的時候,就總是要把慊人這個最後大魔王扯出來作牽強解釋。雖然參照藉真的說法,十二生肖對慊人這個「神」都有著外人不可解的情意結(天大地大不如草摩家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慊人親乎!?),但同樣是出自藉真口中,也透露出十二生肖沒拿出該有的反抗勇氣。至少就目前所見,慊人除了因為有當家這個權威而可以耍性子外,根本沒甚麼了不起。既不是會發甚麼毒電波,那又有啥可怕的啊!?既然連生生死死都可以談上嘴邊,那就連丁點兒的反抗勇氣都拿不出來!?那些生生死死都是大話乎!?就當他們已經甘於接受現狀,不再作無謂反抗好了,那就請別再動不動就自怨自艾好吧!一兩次那就算,連續數卷都是這般模樣又怎教人看得過眼!?尤其當早期還可以看到成長的景象,這種不進則退的狀況就更不值得同情!此時甚至教人不得不去懷疑,到底是否透的無條件奉獻恩勤太過偉大,而讓這群不思長進的傢伙們都給寵壞了,只知無病呻吟就可以等到別人主動前來撫慰心靈空虛了乎!?若果真如此那還真的是天大的自欺欺人了啊!!

  作品中的過失,身為作者的高屋奈月固然責無旁貸,但盲目吹捧的讀者們也是共犯。雖然這麼講有一竹篙打一船人之嫌,但《Fruits Basket》的走紅,恐怕在相當程度上是切入了少年少女們的自怨自艾且又自憐自憫的感同身受當中。讀者們可以把自己的不快代入十二生肖當中,也可以把惻隱之心代入透當中。就作品早期的內容而言,這倒也不失為陪伴讀者成長的過程。但當作品陷入了不斷地挖一個又一個悲慘經歷的死胡同之時,就好比同時把讀者帶進不理性的迷糊當中。讀者除了可以繼續代入外,也彷彿可以抽身而出,潛意識裡慶幸自己沒受那些虛無縹緲的宿命詛咒所困,暗自把那群已經非常識的傢伙們嘲諷在腳下,而不自覺這是等於在自欺欺人一樣。這種自怨自艾且又自憐自憫的過程,就好比是一劑精神麻藥,過程中只管享受陶醉而不肯去深入透徹問題核心。而繼續畫著這種作品的作者,也好比是愛斯基摩人獵狼,讓讀者們不斷品嚐沾染著血的冰刃而無法自制,直到自己內心麻木而沒理性判斷也不自覺。結果這也只不過是作者與讀者們間自欺欺人的把戲,就跟作品中的傢伙們沒啥分別。

  總括而言,《Fruits Basket》本來一個相當簡單的主題,在作者高屋奈月與讀者們的不自覺下畫蛇添足,結果反成了自欺欺人的把戲。而且也因為高屋奈月之前已經還有兩套長篇作品不止十卷單行本的經驗,那就比那些初出茅廬的新人們更不能夠容忍。不過不幸中之大幸的是,作者來來去去也只得那三兩下本領,真是再多十卷也不期望會有啥大進或大退。基本上只要維持目前的狀況再走下去的話,將來也不必再頒賞給它了,就讓其就此給即食文化的旁枝末流沖刷掉好了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