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方墨漫畫大賞

|0|對候選作品的簡單感想


文:|0|

《二十世紀少年》浦澤直樹(文化傳信)
  朋友死而復生,再替羅馬教宗擋子彈不死一段,可謂把作品主題之一的造神運動推向高峰。未知對岸某扁哥有否從中取得靈感?(SOUND ONLY:「異議あり!不是用手術刀劃出來的嗎!?」)

《王牌至尊》安童夕馬/朝基勝士(東立)
  過去一年以宇治村黑金醜聞一段最為精彩。先是透過光明及久城對揭發醜聞的時機掌握,道出了新聞報道的先後差關鍵性。繼而透過國光化解騎劫公車事件,再次帶出以正大光明去抑戰政治黑暗這個主題。再而以朽木秘書的自殺,揭示了秘書為政治家背罪而死的殘酷現實。尤其是不久之前國光才化解騎劫公車事件,讓讀者們對朽木秘書也有奇蹟出現的祈求,結果經歷了兩回的慢慢舖陳後還是要冷冷地死去,更加衝擊著讀者們的心。最後透過訽上𣏾馬之口,控訴著宇治村當年的清廉大志已給黑金利慾所蠶食掉了,同時亦帶出了另一個長久以來的疑問。今天不破打著紅旗反紅旗,他朝又會否落得跟宇治村一樣,被建制所吞噬的下場?就著這個疑問的延伸,恐怕會是此作日後發展中更值得注目之處。

《よつばと!(四葉妹妹)》あずまきよひこ(台灣角川)
  可能比較少人注意到的是あずま早在大王時期,已有在那些逆𤛔HR大阪學當中,滲入了部份黑色幽默的元素。在第三回的主題地球溫暖化上,あさぎ以一句空調讓地球涼快下來,就讓よつば信以為真。這與其說是あさぎ的狡辯,倒不如說是現代人的自欺欺人。相對於大王最後還有讓榊さん跟ヤママヤ再相逢,あずま這次的幽默諷刺則更讓人不寒而慄了。

《毒伯爵該隱》由貴香織里(天下)
  典型的以短篇單元事件作串連的故事模式,由貴在個別單元的表現固然精彩,不過綜觀整體故事,除了是慎密卻又讓人感到單元間的聯繫未夠緊湊,這或許算是非週刊誌連載所難辦到的特色?

《遊戲王》高橋和希(文化傳信)
  本來已經準備好大刑伺候,不過在行刑前完結了而總算逃過一劫。也許高橋和希也明白到不能一味兒在玩TCG,亦有自覺到要去埃及為故事劃上句號,以此看來還算值得放他一馬。可是集英社跟573可有這種自覺嗎?

《交響情人夢》二之宮知子(東立)
  男主角千秋真一的成長雖仍難免有點兒老土,但整體上還算不俗。反倒是女主角野田倮則讓人看不過眼,那些幼稚白爛行為也就算了,但每次都靠天才來表現其本領,難免讓人感到這是對努力的侮辱。

《蒼天之拳》原哲夫(玉皇朝)
  短短七卷單行本,主線已經再三變更,實在教人拍案叫絕。作者所謂探討宿命能否改變,是否等於要不斷改變主角們的命運?

《網球王子》許斐剛(正文社)
  本來以作者對網球熟悉,該可以畫出寫實不流於誇張的作品。(不像高橋陽一那樣,二十年來也不像足球。)只可惜作者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作者偏要朝賣弄形象的方向愈走愈遠且又毫無自覺,實在不值得原諒。若果作者還有半點兒自知之明的話,還是該趁立海戰後把作品完結了吧。

《翼-TSUBASA-》CLAMP(東立)
  CLAMP所創下的歷史新低點,連第一卷單行本已經夠亂七八糟,實在讓人懷疑其是否已出道十年有多的成名漫畫家。尤其對比她們在《XXXHOLiC》有中興回勇的表現,那就更不值得原諒了。

《GIRLS女孩萬歲》Mario Kaneda(台灣東販)
  典型的後宮作品而已。有言看著男主角遭到連番欺弄,比其他後宮作品更沒趣。但若換轉想想,這或許是它與其他後宮作品不同的特色才對了啊?

《Death Note》編劇:大場つぐみ/作畫:小畑健(東立/文化傳信)
  雖說是大受好評的週刊少年JUMP異色新作,不過這類懸疑作品還是要經時間考驗才可見其真功夫。尤其最新的連載中已可略見,作者為了繼續懸疑性而不斷架床疊屋至近乎不合理的地步,希望能夠早日察覺到並且趕快進入最後對決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