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文:CASTER
在當今漫畫界,論作畫,論構圖,論人物和機械設計,大暮都可算是個一絕的漫畫家。可是無論是”天上天下”也好,”飛輪少年”也好,都只有落得爛作收場。為什麼呢?因為他畫的不是畫集,而是有故事的漫畫。從天上天下那扯到不著邊的回憶篇就知道,大暮的作品都會有習慣性的暴走傾向。而去到”飛輪少年”,就更上一層樓了。別的漫畫會失控是因為作者加的太多設定而不會控制,而”飛輪”會失控卻是因為作者遺忘了自己的設定。大暮一開始時就為”飛輪”這個看起來現實,卻又有點科幻的世界觀加了不少設定,比如說零件戰啊,地盤戰啊,組隊的類型等等。可是在牙之玉璽出現後故事就開始偏離了焦點,本來一直描寫的升級戰變成了玉璽爭奪戰。而又因為玉璽的設定太過強大,太過重要的關係,之前設定了一大堆的東西全被玉璽蓋過了風頭,描寫開始愈來愈少,甚至在近來的故事都見不到它們的蹤影。這都算了,反正近來又扯上沉睡森林這條算半路出家的主線,好好的完了它就算了吧。可是回憶篇完了後,又立即扯上GENEASIS來搞個大亂鬥,讓原本己經失控的故事亂上加亂。更扯的是那個一直坐著輪椅的武內空在完全沒有先兆之下就站了起來,讓所有讀者都目瞪口呆...雖然說讓觀眾大吃一驚是戲劇效果的一種,但是這種完全沒有舖排,為劇情而劇情的戲劇效果還是可免則免了吧....
雖然數了這麼多的不是,但大暮在畫面的處理上的確是非常優秀。除了前邊所說的畫功之外他的分鏡功力也是非常優秀的,單是將動作精髓和畫面配合的”槍戰派分鏡”融入到”動作派分鏡”就知道他的分鏡不是泛泛之輩。而畫人方面也沒有漫畫家常犯的比例失衡問題。一言以記之,大暮是個畫功一流,劇情三流的漫畫家,在這裡還是勸他早早找個編劇,脫離柑桔漫畫家的行列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