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方墨漫畫大賞2008

Foramt-channel 漫畫大賞podcast錄音文字版本 (part 1,part 2)
記錄:末日幽靈

注意事項:

1. 這只是有人突然有空寫出來的東西,本文製作非常費時,希望下半部也有文字化是不合理的期待
2. 這是把錄音的對話文字化的文,並非錄音的稿件(錄音時根本沒稿看!),請注意
3. 所有發言者的發言只代表其本人的立場,不代表方墨更不代表其他發言者的立場
4. 雖然已經盡力,但還有部份地方聽不清楚(大多情況是數人同時說話時),只能予以割捨
5. 雖然已經盡量避免,但可能仍有些地方有曲解發言人的情況,請見諒
6. 對話中的笑聲一律忽略,因為無意義
7. 對話文字化亦同時轉成書面語,但為了盡量減少失真所以仍然很多口頭語,有看不明白的地方歡迎提出
8. 註譯只針對非ACG及只有香港人才明白的部份,其他ACGネタ和作品介紹請自行尋找領會
9. 因為大家都沒有資料在手邊,而且正處於通宵作業的情況,基本上出錯的地方甚多,還請見諒
10. 吐糟傑特實在太蠢了所以請不要做
11. 有任何意見和指教可以到方墨的討論區方墨茶座留言
12. 炭疽病毒,炸彈,刀片請寄給傑特收謝謝合作

主持:(排名以在聲音出現次序)
傑特-傑特
末日-末日幽靈
阿車-Asurada
小直-小直
B-B
LN-Lord of Nightmare
Caster-Caster
小楊-Yangjr

傑特:歡迎各位來到方墨一年一年的方墨漫畫大獎
傑特:我是傑特
末日:我是末日
Asurada:阿車
小直:小直
B:B
LN:Lord of Nightmare
caster:路過的caster
小楊:還有我第一次錄音的小楊
傑特:好
小直:先恭喜小楊
(眾拍掌)
小楊:多謝多謝
B:處男下海
小直:是?
傑特:真是處男下海
傑特:今次是我們一年一度的漫畫大獎,就像前年那樣,我們主要是說沒拿獎,即是入選了…
B:入圍但是得不到獎
末日:因為得獎的作品我們會有另文說明
傑特:所以我們只會稍微提一下──有需要的話
傑特:首先我們談的是理論上應該是我們最熱門的大獎──方墨優秀獎吧
小直:等一下,不是柑桔獎嗎?
LN:這些就遲點再說吧
傑特:遲點再說吧後面很多機會
傑特:現在先說入圍但沒拿獎的作品
傑特:首先是蟲師,這套作品由於最近真人電影化,我想都算是挺有名氣的,但是我認為這作品很悶啊老兄
B:你指電影還是漫畫?
傑特:兩樣都悶
阿車:因為故事基本上是以單元為主
傑特:悶到是我每一期都看到一個傻瓜四處走走到一個村落不知做甚麼然後又走到另一個村落,至於故事我根本不明他在做甚麼,氣氛我又覺得很悶,淡如開水
小直:是知道故事覺得很平淡
傑特:你知道的嗎?
Caster:其實它都只是一種單元式故事,即是帶點溫情那種,解除人與人之間的芥蒂而已
阿車:其實有點像奇諾之旅那樣
末日:但是奇諾之旅精彩很多耶
小直:這當然了
阿車:是因為少人去吐糟
傑特:即是說,淡如開水不是每一套都行的
小直:像白粥那樣
末日:我一個字就說完──悶
末日:沒其他了,兩個字就很悶,三個字不能出街的抱歉
小直:那下一套是甚麼?
傑特:下一套是宮下櫻樹的戰國
傑特:其實上年都談過這作品了
LN:上年也有入圍的
小直:那這年為何也落選了呢?解釋一下吧
傑特:其實這作品真的找了很多資料,真的像一本漫畫戰術教科書,但也僅此而已,作者花了很多時間去作戰術上的佈陣、變化之類的,但解此之外就真是沒甚麼好說了,而且還挺悶的
末日:那些劇情也很亂來
小直:相對來說……的確主要的部份的確是戰略部份
傑特:戰術教科書
阿車:戰術繪本
LN:其實是反轉了,正常它應該寫主角的路向,但現在反而應該是旁枝細末,屬於配料的戰術搶了戲
阿車:其實是因為他想畫這些而已
末日:很簡單,如果這作品能得獎的話,我想東大特訓班應該直接拿冠軍了吧?
傑特:對嘛東大特訓班更好啦,它今年大結局了耶
末日:那下一套
傑特:紳士同盟,兩個字說完──老套少女漫畫
阿車:其實種村有菜之前有數套作品比這更出色
小楊:我真怕這兩個字是收皮
(眾笑)
LN:其實它放錯位他不應該提名這獎的,反而另一個獎才應該有份提名才對
阿車:我也是這樣想
傑特:我也很奇怪是誰提名的,真想把那人抓出來「表揚」一下
末日:NEXT
傑特:好,接著的就是……
小直:彼岸島是吧?
傑特:不會是彼岸島
小直:未到未到
末日:彼岸島得獎的啊
傑特:接下來是絕望先生
阿車:這個不是絕望獎吧?
傑特:不是,那是另一個獎
B:拿到就真是絕望了
末日:拿不到獎所以請放心
LN:絕望先生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那構圖實在太平板,每一話……別說每一話,每一頁都是同一樣的版本,光是這樣已經扣很多分了
小直:以及每話的演出格式,每單元都是差不多,雖然很搞笑
傑特:很固定的
小直:很諷刺性
LN:原來你覺得會搞笑嗎?
末日:其實都有些地方挺好笑
小直:有些地方也有好笑的
LN:即是電話了是吧?
阿車:其實每一期有一個地方好笑已經很不錯了
傑特:看你是否接收到電波而已
小直:有時都挺有同感的
LN:同感和笑是兩回事啊
末日:其實只一個超齡中二病患者向其他中二病患者發射電波而已*1
LN:簡單點說就是一個憤青,每期找樣東西去憤世嫉俗*2
小直:去發洩
LN:大家都對同一樣的東西感到不憤,那就中電波了
阿車:超齡憤青
B:不是超齡憤青,應該叫憤中
阿車:真怕你說是過期憤青
傑特:青少年叫憤青,中年的叫搖滾樂
B:他又未到耶
傑特:搖滾青年…
末日:都幾十歲了,死也死過一次啦,還叫憤青嗎?
傑特:這叫搖滾中年嘛
B:即是死了投胎再復活吧?
傑特:先跳到下一套,一會再說
傑特:下一套,工地戀歌,吉良考史的
B:甚麼來的啊這套?
傑特:我都想知
小直:我想問有誰看過的?
阿車:我們已經連續三年找不到這漫,有人可以提供嗎?
傑特:又是一套神作,有人提名但找不到的
B:遺作
LN:買是有得買,但租就找不到了
末日:不是這樣耍我們吧?
傑特:太多地雷漫畫了
傑特:接著是月詠
阿車:優秀獎,一定可以,優秀同人獎
B:優秀同人獎
阿車:其實以這格局來說如果是同人的話是相當不錯的
B:雖然有馬已經不再是同人畫家
小直:但如果作為一般漫畫提名優秀獎又怎樣呢?
LN:商業來說他真的是不夠
阿車:明顯他不習慣畫商業漫,因為你看他畫到十多期大家都感覺到作者是想完結了那故事*3
傑特:很多漫畫家都不習慣畫商業漫畫,比如CLAMP
B:不只的,有馬前一套作品是四格來的
傑特:接著下一套是未來日記
末日:未來日記我們……
阿車:高度評價
阿車:比死亡筆記更高度評價的作品
B:在脫力方面
阿車:死亡筆記是大概連載了兩本單行本的份量就開始跳水,它不是,它是連續了三回就馬上插水*4
LN:我說只有兩回
小直:基本上他是將先讀的精髓極端化
阿車:作者能成功游說編輯,但回到家後發現自己做不來
末日:非常嚴重的眼高手低
LN:它的點子其實是很好的,但作者發揮不了
阿車:是超越了作者的智慧所能
小直:不能扭回來
B:證明他不是神,先讀不能
傑特:唯一好處是令我們懷念燈里
(眾笑)
LN:這兒只有我會懷念燈里吧?
小直:那個只是壞掉吧
阿車:是壞掉燈里
傑特:應該說,把燈里放回地球就會變成這樣的了
LN:回火星吧
末日:沒辦法,因為它的故事,說難聽點,實在太白痴了點,它的計謀真的有點弱,還是那句,眼高手低
傑特:然後就是STELL BALL RUN,即是俗稱JOJO第七部
LN:不是俗稱
末日:不是俗稱,已經是官方承認的了
傑特:官方來說已經是的了
末日:基本上它由第三、第四部的高峰,跌到第五第六部的谷底
阿車:第五六都有人覺得OK的
末日&LN:第五部的結局不行而已
B:不用這麼齊吧?
LN:代表大家都很認同
末日:然後第六部插水潛海,然後第七部才升回來
小直:慢慢升回來
阿車:第五部叫近門起腳出包
B:近門中楣,叮~這樣
末日:現在第七部即是STELL BALL RUN回復了大概八成功力,但距離最佳狀態還有一點距離
傑特:然後是企業傭兵
小直:這套挺雞肋的
小直:其實你們覺得這作品主要問題在動作還是劇情上呢?
Caster:動作絕對沒問題,只是劇情方面我不覺得有甚麼精彩的地方
阿車:劇情方面我覺得他麻煩動作的漫畫加上劇情的小說,因為實在太多字了
小直:對啊,這是真的
傑特:它越來越像港漫
LN:另外它重點的槍戰,實在太有特技的感覺
阿車:電影的感覺
小直:電影那些
LN:對了,沒了那種血淋淋的感覺嘛,沒了那種血肉橫飛的戰鬥感
小楊:槍戰是血肉橫飛橫飛的,你用的是迫擊炮嗎?
(眾笑)
B:其實他用更激烈的作品來比而已
阿車:說他電影感重的另一個原因是在槍林彈雨中,很多人都可以不中槍地走來走去
B:是
小直:大家都在耍帥
傑特:或者我用極端點的例子RED,它是很血肉橫飛、沙塵滾滾殺到屍橫遍野的那種,但反而覺得那很乾淨的,甚至乾淨到絃百發子彈飛來飛去也沒人死那種
B:不要說死,中槍的格數都少得可以數出來的
Caster:即是戰爭片和個人英雄片,戰爭片幾十槍就死一個人的了,英雄片幾百發子彈都殺不了一個人啊
末日:主角限定啊
傑特:在這作品主角有個特色是他拿著槍任何人都殺不了他,但他也殺不了任何人,以一套槍戰片來說,他殺的人少得很離譜
LN:是未到決定那一格,是殺不了人的
阿車:應該說,正式死的人都不是死在他槍下的
小直:都是另一個組職殺的
B:中一下流彈這樣
小直:反而那組織更精彩
阿車:被暗算那樣
LN:被大姐殺啊
阿車:自殺啊之類那樣
傑特:接下來是清水玲子的秘密
阿車:飲恨
傑特:飲恨,有點飲恨
末日:其實分數上不是輸太多的
傑特:這作品的特點是它過了高峰期,但又不是跌得很厲害,很平穩
阿車:我覺得最大問題是出得慢而已
傑特:這也是問題,雙月刊嘛
傑特:接著的就是
小楊:先等一下,我們是否需要順便先輕輕帶過三甲
傑特:好
末日:首先由第三名公佈
B:登登登登
阿車:這麼快就公佈了?原來我們會公佈的?我還以為正文出來時才公佈的
傑特:不是,出稿同時出的
LN:出稿同時出就行了
傑特:放心吧不會有時差的,理論上
小直:沒錯
阿車:排名不分先後
B:是的
阿車:來了
B:好
傑特:少年刑警
B:火雞
LN:火鳳燎原
傑特:彼岸島
小直:三部
LN:其實剛剛已經排名了
(眾笑)
末日:你不說沒人知的
傑特:這兒說不說內容?還是只說名字就算數了?
LN&末日:多少都說一下吧
傑特:少年刑警只是維持了上一套作品皇牌至尊中段最精彩部份的八九成水準
LN:因為它只是在開頭
小楊:這有點像皇牌至尊那種單元式故事,也是在說一些社會上的問題,但因為主角的身份不是議員助理,而是一個刑警
阿車:因為這沒有最終目標的,因為皇牌至尊的目標很明顯就是參選當選
LN:是的
阿車:難道說主角失業是最終目標嘛(指無犯罪所以刑警失業)
小楊:因為主角的角色不同了,可以做的事也不同了,很難要國光去做竹虎現在做的事
阿車:抱歉,超齡了,指樣貌
小直:無論樣貌還是年齡都是
小楊:國光的年齡是比竹虎小的
傑特:國光十七、八歲而已
B:他的童顏太離譜而已
小直:這也很過份耶
末日:所以才找他做逃學威龍嘛*5
LN:國光是高生而已
小楊:好像高中未到
Caster:十九歲,國光是十九歲
小直:話得說回來國光是怎樣考到刑警的
傑特:這個就不要去深究了,吐糟這個沒意思
LN:不過它很活用了這設定
阿車:去玩逃學威龍
LN:是啊去玩逃學威龍
小直:可以融入班中
小楊:我以為你是說去玩正太
阿車:但少年刑警……
傑特:正太就你玩啦
小直:這個就你的事了
傑特:接著是火鳳燎原
阿車:為何呂布還未死的?
小直:何時死啊?
阿車:會死的嗎?
小楊:但老實說如果呂布不是走到末路
B:去到錄音的這一刻都未死耶
小楊:火鳳燎原撇開八奇甚麼的不說,整套作品的主角大家都公誌是呂布的,現在這一刻呂布這主角被圍攻,快要死了,整部作品好像快完了,是時候給個獎了
傑特:給點肯定它
阿車:優秀獎原來是安慰獎來的嗎?
傑特:有這意義是啊你現在才知啊?
Caster:其實說不定陳某對呂布的愛會多到在赤壁之戰時就會染成金髮出場的了
末日:這個是我不成材的徒弟*6
阿車:殘兵,腦殘
B:腦殘的殘兵
小直:腦殘兵
傑特:而最後跟著就是彼岸島,這作品特別在於,它沒有哪一項特別出色
小直:也沒有特別爛
傑特:很平穩
B:很平均
小楊:你說沒一樣出色居然拿到大獎?有沒有搞錯
傑特:應該說它每一樣都很平均,由故事、分鏡、劇情,去到角色設計、橋段、扭橋方面,都是高水準地平均*7
小直:是扎實,非常扎實
末日:即是曹操了吧?全部能力值都是九字頭但一定不是最高那個
傑特:可以這麼說,很難挑到這作品的缺點,但有哪點會令人讚不絕口,又真的想不到
小直:某些冒險場面那些,那種刺激的感覺,還有絕望感
傑特:當其他作品,甚至浦澤直樹都扭爆橋的時候,它可以保持到這麼穩定的確很難得
小直:其實他應該一早想好往後的故事,然後才慢慢表達出來,所以在編劇方面會比較好
B:在伏線鋪方面
末日:說到扭爛橋,其實火雞其中一個原因是,它終於不會扭橋扭到要死不活,走出了計中計中計中計下略千字的死胡同
小楊:終於前進了
末日:終於學會有時一些事是人算不如天算
小楊:終於有憑大將殺出一條血路出來那種
傑特:即是蠻力決勝負
末日:因為真實的戰爭有時是會靠智慧,但亦有時是會人算不如天算
小直:很多事預測不到的
LN:算了這麼多,最後都是靠軍隊的武將決勝負,即是機關算盡,最終還是回歸原點
小直:暫時說到這裡
LN:其他暫就下回再說了

 

 

 

註1:中二病是指一種人突然進入反叛期,莫名其妙地憤世嫉俗的情況,多在國中二年級前後,故稱中二病,常用於日本
註2:憤青是指對社會充滿不滿,同時對國家民族有超乎平常的情感,去到盲目支持的青年,常用於香港和大陸
註3:同人漫畫中,前面不錯的長篇漫畫常常沒有下文,因而能保持高水準,在商業漫畫硬拖下去反而會拖爛原本前面不錯的漫畫,因為商業漫畫不可能讓作者這麼不責任的不畫完,傑特說的就是X無限期停刊
註4:跳水/插水──形容作品的水準急跌,就像跳水比賽那樣
註5:逃學威龍是一套同星馳主演的港產劇,內容是說主角是警方卧底,要進入學校調查
註6:布袋戲中某受歡迎的角色死了後沒戲唱,結果更是讓其復生,並以此句帶過
註7:扭橋指強行地改變故事橋段,通常是為了自圓其說,或者刻意不讓讀者想到接下來的情節,扭爆/爛橋就是指這行為亦不能自圓其說,導至劇情一發不可收拾

 

 

 

小楊:好,繼續Format-channel,現在在說方墨的漫畫大獎,現在說到呻吟獎
傑特&小直:新人獎啊
小楊:SORRY我的鄉音未改
傑特:真是很恐怖
小直:OK沒問題,那好了,新人獎有甚麼作品入了圍但又落選了的呢?
傑特:先說了潘朵拉之心吧
B:也才三套而已
小直:那這套有甚麼特別呢?
傑特:是沒甚麼特別的地方
末日:所以基本上是……
LN:唯一可以說畫不錯的
傑特:除了畫之外呢
B:畫功還好
LN:沒有了
小直:下一套,聖鬥士星矢
傑特:冥王神話,要說清楚
阿車:它入選是否因為聖鬥士
小楊:其實是因為雅典娜
LN:這個雅典娜的確很好
傑特:很萌
LN:性格好啊
末日:你甚麼也萌的
傑特:啊?別否定你自己好嗎?繼續
小直:獵魔行者
Caster:這麼快獵魔行者?先說說冥王神話吧
(一陣雜亂)
小楊:這樣只錄兩句說下一節?
傑特:先等一下,雖然它不是車田正美畫的,但也不用這樣否定它吧?
小楊:其實這套作品四平八穩,是OK的
阿車:BL方面?
小直:這個才是主因吧?
小楊:腐味我覺得不是太重,我只是覺得這作品的死兆星太強丁
Caster:那這冥王神話作品本身的張力就是由屍體堆積出來的
阿車:你搞錯了,他們全部已經死了的
B:一群死人的故事
末日:不可以不死的
Caster:反正他們都一定會死的了,就可以放手去畫
Caster:其實大家看下回的動力是,想看下一回到誰死呢?
阿車:其實大家的名都已經被寫在死亡筆記上,只是大家補回詳細死況而是
Caster:是啊,看何時哪個死
LN:不過我有個疑問,為何和車田畫的長這麼像的?好像是神話時代那個來的?
Caster:會不會又是同一個父親的啊?
傑特:你要記著,車田正美畫任何角色都是這麼相像的
LN:我是說舊的和現在的
傑特:轉生嘛,這個世界上有樣東西叫轉生的嘛
小楊:你要明白,繼承聖衣其實和樣子有關的
阿車:長得不帥氣是不能繼承的
Caster:那金牛為何可以繼承的?
B:不是帥氣問題,而是上一代和這一代的樣子要像
LN:這個我覺得是難繼承的
末日:因為是有肌肉男的需要的
LN:如果給一輝穿仙女座我覺得會很有趣的
傑特:攻受一體
B:想像不能
小直:很危險耶
阿車:那件聖衣只有大碼
B:撐大了
末日:或者用星矢的說法是──因為宿命,說完
B:叮
末日:這話真是無敵的
傑特:跟著就是獵魔行者,本來是第一名的但突然被後來居上
小楊:甚麼叫本來是
阿車:甚麼叫本來是
小直:以點數計就很高
末日:其實是滿高分落選的
傑特:它作品落選的很大原因是這故事不是漫畫家畫的,而編劇的那位仁兄叫──沖方丁
末日:所以我離開這點,作者本身的畫功的能力上
B:單純地說作畫
末日:以畫的能力上是弱了點
阿車:這套都新人獎那前幾年的月姬會拿獎了
傑特:那些蘿莉的大腿比大隻佬的手粗的,很恐怖
LN:那些是偽物來的
小楊:我看到那畫風就沒甚麼食慾了
小直:那構圖的身體比例不平衡
阿車:身體比例不平衡我們有JO格(JOJO的格鬥),所以這不是理由來的
LN:這作品的畫落墨很重,像藤田那樣很黑的,但…
B:不止黑的
傑特:嚴格來說不是像藤田,是像由貴香織里
末日:我看得很累
B:不像不像
LN:不像不像
B:初段首兩三本單行本,你會發現它沒重心的,很亂,線又亂構圖又亂
小直:focus,即是焦點
末日:看得很辛苦
LN:簡單說前境和後境疊起來,角色之間又疊起來
末日:雖然是挺常見的新人問題,也不能怪他
阿車:我還以為是因為他真的很有新人的特點所以才給他新人獎,本來是冠軍作品是這樣解的
傑特:那不良仔與眼鏡妹又怎樣呢?
LN:這作品…
末日:黑馬
阿車:本來這作品最初不看好的
末日:黑馬一隻
LN:最初是覺得這作品很快會下檔
阿車:但想不到他想到一條學生會的扭橋絕橋
B:絕橋
小楊: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這是偷窺狂和被偷窺的故事
小楊:就是男主角經常在……
阿車:在廁所躲起來
小楊:被女主角爬上來
小直:先等一下,這套是Metal Gear來的嗎?偷窺和被偷窺
B:不對不對
傑特:不過因為這作品我們會有另文再述,所以暫且按下
阿車:那就下一個獎了
小直:下一個是甚麼獎呢?
傑特:進步獎
LN:新人獎少
末日:新人本來就很少有出色的
小直:在這個進步獎入面……
傑特:新人本來就沒甚麼出息的了
LN:近年的新人的確很少出色的
傑特:首先是Skip Beat的仲村佳樹
LN:他有進步到嗎?還不是以前那種
傑特:平穩地低
末日:都是那樣子
B:低空劃過
小直:小心說話啊
LN:他又不是不好看,但又不可以說好,更重要是沒進步,甚至有點退步
傑特:真要命
LN:因為剛剛那篇實在太~過長了
末日:那長度和這句子成正比是吧?
傑特:長很多
傑特:然後是魔法零蛋
末日:其實這作品本身不是很差的
阿車:我覺得應該反過來,如果這作品先連續然後才到漂亮臉蛋的話,就能拿進步獎的了
小直:即是反轉了
B:這次如其名零蛋了
小直:不是,也不是零蛋的
末日:又不是真的很差,只是上一部做得好,所以這部就算也是好,不錯跟不錯之間,哪有進步呢?
阿車:不是不是,我覺得應是退步了的
末日:略略有點退步
阿車:因為一些東西不符合風格的話就真是會差一點
小楊:對了,就是因為做了一些不符合風格的事,幹嗎要搞班級對抗賽呢?他畫小品是OK的
阿車:所以他畫回布丁就沒事了
小楊:對啊沒錯
小直:總之是畫女生就搞定了
B:由あずまんが變成魔法老師
LN:他畫的女生是漂亮的,而他的笑點是不錯的
小直:我覺得最好的地方是他的笑點
LN:但是因為加入了戰鬥而減弱了他最強項
阿車:他很多M0之類的設定是OK的,但他的才能不在那
LN:他最強的一項不是戰鬥方面
小楊:我唯一賞識這的就是M0的設定,有點逆向思考,是有點看頭的,但去到班級對抗賽那邊就……又玩回Hunter那些
末日:才能浪費的漫畫家
傑特:好了,說到Hunter,跟著就是Hunter了
阿車:這套是這次得獎作品,我們方墨的進度獎
小直:聽清楚,是進度獎
小楊:剛剛很吵,再說一次,是進.度.獎不是進步獎
B:因為終於復載了
傑特:終於有連載了
LN:一連停了一年又九個月
傑特:終於復載而且不是馬上又停
LN:每十回十回的連載
小直:我想問一下,富奸最近都在玩甚麼?
傑特:這陣子的話應該是魔物獵人吧?
小楊:可能最近壞機了
B:沒機玩
末日:沒機玩就畫稿嘛
小楊:遊機機拿了去微軟,因為三紅
末日:那就是玩藍龍的了
B:不止的…
阿車:今年的劇情來說,不夠上年做得好,那十秒還是不知多久真是等很久,不夠寫皇那邊出色
小楊:你又不能這麼說,娜美星爆時都拖很久了
LN:上年有連載到
(眾嘆氣)
B:算吧復載已經很好了
阿車:我以我們給予其進度獎
末日:零的最步是吧?
傑特:然後是初戀限定,河下水希的
小楊:這套是說他沒進步又絕對不是
阿車:又是超過自己能力極限的事
小楊:或者是了
LN:他最大問題是,他設定一群男性和一群女性,玩配對,但他居然一開始就設定八對還是九對人,那你……
小直:玩死自己
LN:玩太大
阿車:這個不是問,最大問題是他做漏了一樣很重要的事
小楊:人設方面加點特徵
阿車:在額頭上加上那人的名字也好啊,最糟糕是我看了幾期就已經開始把不同人混淆了
小直:即是分不到啊
LN:還未出完角色就已經分辨不到了
末日:通常這些這麼多角色出場的漫畫,一開始就算難看,都要標回名字的了,告訴人這位是誰,但他又不這麼做
LN:甚至是加上角色的基本背景
小直:那些很煩
傑特:你夠厚臉皮可以學School Rumble那樣在旁邊加上角色簡介
阿車:我以為再厚臉皮的可以學火雞那樣加些耳環那樣
Caster:火雞那種當然不是那樣了,那是每次出場旁邊加個框寫著名字,我是這人,記得記著我啊
阿車:沒法子,太多大眾臉了
末日:雖然這方法不太好看但挺實用的
傑特:實用最重要
Caster:其實最實用是把名字刻在臉上
LN:額頭,是額頭
阿車:河下水希太高估了自己的人設能力,他畫的女生除了頭髮顏色比較易分,更大問題是故事中會換髮型,但角色外貌的分別就只在於髮型
LN:髮飾,還有髮飾
小直:未熟悉角色就換髮型,變了很麻煩
B:就像變了元祖心跳回憶那樣,大家只是換了髮型
阿車:抱歉這是漫畫來的
末日:魔法老師的三十一人奇蹟是不會再發生的抱歉
B:沒甚麼可能嘛
LN:另外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他一開始玩一個超越School Rumble的關係表
阿車:正常的做法是一期單行本的內容去說一對人會比較好點
LN:不一定一期單行本而是最低要有兩三回連載去說一對人,但他一開始是每一回說一對角色,另一回就轉另一對角色,不斷轉
阿車:這問題在於,無論看單行本還是連載都很辛苦
LN:沒錯
末日:好混亂~好混亂*10
B:他十八個人就用了十八回去說
末日:我們踩夠了吧?
Caster:這不是爛橙獎所以說完了*11
阿車:希望下年還見到它
傑特:接著就是onepiece了
小直:一大塊
B:一大~塊
小楊:你明不明白,這也是很有進度,終於去到航道的一半了
Caster:而且終於不用加新的船員說他的過去了
小直:別人就半衰期,他就半完期
阿車:應該說他已經去到大家都不會再期待那主線會動的地步
傑特:大家都忘記了那目的
Caster:不能這麼說,其實最大進步是終於不再用加新的船員把他過去的瘡疤挖出來了
B:不止的不止的
Caster:終於肯把航線向前推了,這才是最好的
阿車:我覺得今年最行的是那笑話
小直:能不能說出來啊
LN:夠了夠了
末日:我們不捏他了,各位自己看回吧
傑特:然後是zetman,上年進步獎得主
末日:基本上我們進步獎的規定,今年是和上一年比的
阿車:如果入圍過和上一部作品比,不對不對
B:未完就和上一套作品比
末日:是新連續才會和上一部作品比,現這和上一年比,基本上有進步嗎?
傑特:亦都沒退步
小楊:我覺得就很少了
末日:雖然還是保持高水準,但進步的空間就少了點
LN:因為上年已經進步得很厲害
小直:很難再有突破
阿車:因為他是畫回自己想畫的東西
小楊:畫女生嗎?
小直:不是喔
傑特:不是喔,是那種黑暗英雄,惡魔英雄那一類
阿車:他是一次過滿足自己兩個願望嘛
小楊:有女又有英雄
傑特:很難得的,就算不看女生也覺得他的漫畫好看的
Caster:有女又有英雄的不就是永井豪了嗎?
阿車:我是反過來,因為女生不是常出現變了更加期待她們登場
小直:總之一次過滿足兩個願望
傑特:而最後的就是STELL BALL RUN
小直:荒木飛呂彥,JOJO第七部
LN:得獎了
末日:其實挺無奈的,因為第六部跌到如此的水準,然後爬上第七部中間,其中的進步真的非常大的
阿車:應該說,荒木你回來了
小直:其實是第七部初期時是找不到它的定位
LN:真是諷刺,當他不承認這是真正的第七部時這作品不行,當作承認了是第七部時反而回來了
小直:其實是很無奈的
末日:一作漫畫家的悲哀
B:悲哀啊
LN:因為他前半不想用替身啊
B:別說前半,連作品名都不用JOJO,分明是想擺脫JOJO
阿車:不想走回舊路
末日:但這個存在太巨大了
阿車:但替身就跟著來了
LN:真的站在他背後不走了
末日:真是背後靈
小直:會 互相吸引
傑特:他的替身叫甚麼名?叫岸邊路伴嘛
LN:是天國之門
傑特:天國之門叫他畫漫畫他沒法不畫嘛
末日:其實另一個原因是他去了月刊連載,比較多時間想橋段
Caster:好了好了這些就等內文再說,這是等獎作品嘛
末日:詳細請看內文
傑特:然後就是編劇獎了
小直:那第一套就是工地戀歌了?
傑特:唉
LN:都是找不到耶
小直:意外地有人給分*12
末日:同上
阿車:我們繼續徵求
傑特:接著就是cat street,神尾葉子
傑特:先等一下,神尾葉子的東西沒甚麼編劇可言耶
B:有的嗎?
末日:是不是誰人填錯位啊?
傑特:我也在惱懊是誰提名的
B:當年花樣已經覺得沒有的了
傑特:應該說是當年花樣最好的年代都不覺得有編劇
B:就是嘛
傑特:更莫說現在更加是散亂的,我都不知他在畫甚麼
LN:應該說這算是編劇嗎?他只是一直在寫寫寫,有編過嗎?
阿車:你們搞錯了,無線那些都叫有編劇的*13
B:他像真情,邊拍邊玩*14
LN:他有編這個東西嗎?
末日:你們踩夠了,NEXT
阿車:好了好了
傑特:月詠,剛剛踩夠了沒?
末日:基本上他的編劇……
阿車:同人編劇,同人編劇
末日:都是NEXT吧
LN:月詠中間跳太快了
B:同人等級,同人等級
小直:好,下一部
傑特:接著是魔法零分,又是提過的
眾:說完了啦
末日:NEXT
傑特:然後神之水滴
LN:有劇情的嗎
小楊:有劇情的嗎?有編劇的嗎?
LN:有劇情的
阿車:有劇情!
B:有主線有劇情的
阿車:有主線有劇情的,但是沒編劇
B:對了
末日:他的故事純粹是為了……
LN:找酒
末日:然後又幻覺
阿車:不是找酒,是喝酒
LN:找來喝
末日:然後嗑藥,幻覺
阿車:不是找事來做,是找酒來喝
B:不是嗑藥,是酒中混了藥
LN:一句──自HIGH
傑特:弄到我不敢喝紅酒了
阿車:這些因人的體質而異的,所以他們做到繼承人
B:完全撇開故事、漫畫的畫功也好,也不理編劇,只看單行本後面那些字(指附錄)已經夠了
LN:這作品要看的是最後的資料
Caster:看考究的
阿車:即是紅酒的繪本來的
傑特:你說對了
LN:GOOD
傑特:然後就是工作狂人
傑特:這套作品真的很電波,如果你不是出版這行業的話,就完全沒共嗚
末日:那就不是電波是特定群眾
B:特定群眾
傑特:對啊
B:最大是特定群眾
LN:現在是在說編劇耶
傑特:但他寫出版行業,真的花了很多功夫的,編排故事是有一手的
末日:所以我們要給他一個資料搜集獎給他?
Caster:資料搜集獎是給神之水滴
B:這作品的編劇不是很看重,始終是以單元為主
小直:我覺得是散,可以套用於每一個行業
B:一來這背景換別的行業也行,但他每次都是單元性的,未必是一兩話之內完的
小直:以及那連貫性不足
B:是啊,連貫性不足
傑特:始終是單元性的連載
LN:那單元性就很難給編劇獎給他了
末日:單元故事也可以編得很好的,但…
小直&B:他散嘛
傑特:而剛好相反的就是彼岸島
傑特:是近年難得一見地,真的很實在的編劇,實在到連扭橋的地方都少見,很少看到刻意把故事硬扭的
小直:因為他已經預計了後面故事走向,所以說他沒缺點
末日:詳細請看另文
傑特:接著的就是……
LN:下一節吧
眾:下一節再說吧
末日:我們的柑桔獎將會才稍後播出

註10:這句是咕嚕咕嚕魔法陣(台譯魔法陣天使)動畫中,當很混亂時就會出現混亂精靈說這句台詞
註11:柑桔獎的俗稱
註12:事實上是,同情分(笑
註13:指香港無線電視台,製作的電視劇以老套著名
註14:真情是香港無線電視台製作的一套電視劇,長達千多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