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凔海遺珠

色女不色?《蝶子小姐》
文:夏目貝

以今時今日戀愛角度去看吉原由起,她的作品其實色不到那裡去。

雖然幾乎前作《新鮮打令》每連載必有造愛場面,但幾乎都是清一色男女主角夫妻間的性愛生活,女主角接受不到和丈夫以外的男人調情造愛。意識不大膽、畫面不露骨,除了強調女性也有性慾外,作品背後的觀念保守得可以。

《新鮮打令》前,吉原由起已經畫了幾套差不多的短篇,當中的女主角都是性慾強橫,男主角溫文俊俏,但是女主角一律對男主角以外的雄性沒興趣,十分專一,說起來北川美幸的筆下的女主角比吉原由起的更像淫娃蕩婦。

不知是作者還是出版社也發現這個問題,亦覺得再騙不動讀者了,新作《蝶子小姐》竟然少了許多盬花,突然純情起來,除了少許言語上的性騷擾外,吉原式女角變身「苛索」男人的場面都刪除了。說來奇怪,以色女起家的吉原放棄成名的拿手好戲,作品應該失色不少才對,但是在我看來卻更順眼。

以往吉原所謂的色女漫畫,說穿了都是一些外表open,內裡stubbon的作品。性慾畫面好像是為了服務讀者,或是擦亮「色女漫畫家」這張招牌的工具,看來既不香艷、亦不纏綿,真的好像夫妻間的例行公事,看得讀者很沒趣,反而現在刪了痛快。

說回《蝶子小姐》,其實是落難公主與騎士的丸之內版本,主角蝶子是大地主久世家的千金,因家道中落而要工作養家。男主角阿雅是蝶子以前的佣人,離開了久世家後在大公司上班,是蝶子的上司。阿雅反覆以課長和佣人的身份對待蝶子,時而溫柔,時而橫蠻,展開了一個童話式的丸之內愛情故事。

《蝶子小姐》首本單行本幾乎完全沒有性愛畫面,阿雅和蝶子小姐還在戀人的關口浮浮遊遊,本來這是很基本的少女漫畫愛情公式,但在喜歡一來就造的吉原由起筆下畫出,卻份外有新鮮感。吉原終於肯認真畫一個愛情故事,對她來說不能不算是一個突破。當然,我們可以預見後來的故事還是應該有一點悶蛋極的性愛畫面,但至少她願意用一本單行本來鋪排故事,已經是進步。

此作的不足之處仍然在角色塑造太平面,雖然蝶子與阿雅已比前作的男女主角更有個性,但仍然擺脫不了推砌造作的感覺。吉原寫男角尤其差勁,每每只是一個平面的帥哥,不需要理由、不需要過程就可以愛上女主角,而且對女主角從一而終,說難聽點是個男的吹氣娃娃,隨了滿足女主角的身心需要之外無一是處。與前作相比,阿雅塑造得較為有看頭,至少他隨了是一個守護女主角的騎士之外,在工作上他還是很有主張的,而不是唯女是從。而女主角的腦裡亦不是一味只得上床造愛,蝶子對自己的家庭是有責任感的,在危急時表現出來的大家風範是吉原女角所沒有的。不論從故事還是人物來看,吉原在《蝶子小姐》的確跨進了一大步。

吉原由起的喜劇感充足,然而對浪漫綺妮的觸覺不夠,其實她本來就不適合畫色女漫畫,反而走像森永愛式的輕鬆搞笑還比較好。怎麼說呢?先不提她的情慾畫面千篇一律,就說《蝶子小姐》,即使不畫情慾畫面,其實也可以畫得更令人想入非非。因為阿雅與蝶子的關係十分有趣,當他們是魔鬼上司與無能下屬的關係時,立刻入了SM和辦公室戀愛的模式裡,而當蝶子發威阿雅變回佣人身份時,又落入了女王與僕人的模式中。這一段關係大有更多令人心癢的發揮潛力,但是很明顯吉原由起沒有發揮這些題材的能力,假如同一故事落入曾畫過《三王一后》和《理想丈夫》的秋里和國手上,相信一定更精彩、也更色。

吉原由起的腦袋太過守舊,都畫色女漫畫了,還在處女情意結上打轉,這也是為何她的成績不及同樣畫色女漫畫的新條真由或秋里和國鬥。她的獨門招式是把笑料夾入性愛劇情中,這令她還能在這行頭裡佔一席位。本來已經把她打入千篇一律,看不看都沒差的漫畫一列裡,卻沒想到《蝶子小姐》能夠有突破,期待她能藉此作更上一層樓。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