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從作品的演變看漫畫家的成長﹣研究矢澤愛 (轉型期)


文:傑特

轉變開始:《近所物語》

經過了《聖學園天使》的洗禮,矢澤愛總算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畫風以及故事類型了,而在這套和電視動畫同時制作的《近所物語》之內,矢澤大膽地將風格強烈的畫風加上創意十足的角色做型,以及慢慢走出一般傳統少女愛情風格的故事結合,變出一套與別不同的作品,而這套作品也為矢澤打下了優秀漫畫家的名號,所以不論是作品的意義以及內容都肯定是矢澤所有作品之中最重要的一套。

《近所物語》故事簡介

幸田實果子和鄰居同年的山口薰一直都是感情極好的一對,但她們就是無法突破童年玩伴到戀人之間的分隔線。由於實果子喜歡時裝設計,所以實果子進了矢澤藝術學園唸服裝設計,薰也跟著進去學園了。在這所個人風格強烈的學校之中她們認識了田代勇介、中須茉莉子、神崎麗莎、及川步等同學,展開了愛情、友情、理想、快樂及痛苦的高中生活。

愛情、成長、痛苦與理想

矢澤和其他少女漫畫家沒什麼兩樣,同樣都是以愛情作為故事的主線,不同之處是矢澤的角色在愛情這件事上都是相當直率的,只要沒有任何理由不能去愛就不會左拖右拖,大膽地去愛就是了,這和其他少女以及少年漫畫那種明明是“非卿不嫁非妾不娶”但卻拖拖拉拉要黏不黏、連表個白都推三阻四的愛情完全不同,因此矢澤的漫畫絕不會拖到最後才表白。而矢澤最拿手就是描寫戀愛中的雙方在感情仍未穩定的情況下所經歷的種種變化,首先一開始薰就明是喜歡實果子了,而實果子也明顯地對薰有意思,而到了故事中段二人就變成了情侶,但故事卻並未結束,而是將重點轉到描寫兩個感情仍不成熟的年輕人在愛情之間所產生的風波,而在這些事件之中使二人不斷成長至一個感情成熟的大人,而“因愛情使人成長”就成了《近所》後半段的重點﹣為了追趕另一半而不斷提升自己。

雖然矢澤的理論是“想愛就愛”,但她從不會因為自己的愛而傷害其他人,甚至反過頭來為對方著想,正因為這種善良反而使到自己更痛苦,另外,年輕人之間因個人仍不成熟而傷害到身邊的人的事件也有發生。而“理想”、“夢想”這些很少年風格的名詞也是《近所》其中一項主題,少年人除了追逐著戀愛,也追尋著夢想,為了自己的夢而不斷前進,雖然有可能不得不放棄一些東西,但仍是值得的,而放棄一些東西也可以視為對自己為夢想而努力的一個証明,這種論調在《聖天使》最後麻宮去英國唸書時就已經透露出來,到了《近所》就變成了主題之一。

『真』的實果子

在少女漫畫世界之中實果子可說是相當特別的一位,雖然她和其他一般少女一樣會撒嬌、害怕孤獨、也有容易受傷、任性的一面。但她很真,她對於自己的感情表達很直接,當發現自己做錯了的時候她會直接地反省而不會找一堆籍口,喜歡別人就會很直接地表示,感情表達絕不加工,直來直往的風格就像她那招“閃”一樣快,因此自然受其他人歡迎。

另一個實果子的特別之處是追求自我而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她並非不在乎而只是拼命無視或抵抗,不過對抗世人的目光是很累的,但她仍不改自己的風格,繼續走自己的路,單是這種勇氣就沒幾個女角做得到了。同樣是我行我素,但她不是《功夫旋風兒》的新堂功太郎般無神經加怪物級的身手,可以將對自己的傷害不作一回事甚至連本帶利的反擊,實果子的內心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少女,但她為了保持自我而不甘成為“飯團式”千遍一律的平凡日本人,單是這份勇氣就顯得她與別不同,而肯定地,這種人是一定有出色的。

 

『互相傷害才是年輕人的戀愛方式嘛!』

這句在《3.3.7應援男》出現的對白用來引證田代勇介和中須茉莉子的關係可謂一矢中的。他們的愛情故事絕對反映出當代年輕人因感情不成熟而不斷讓另一半飽受傷害,最後落得滿身傷痕而不得不分手的下場的典型例子。

最初勇介只不過是因外表而追求茉莉子,但之後發現了她的可愛之處而真心地愛她,但茉莉子那種自我中心、任性、完全不顧他人感受的行為卻不斷地傷害著其實很純情的勇介,而她那種大小姐脾氣也不斷傷害著自己、勇介以及初戀的男友。但最後反而是茉莉子先受不了﹣既受不了自己周旋於初戀情人和勇介之間的感情、也受不了勇介默默地以溫柔地接受她的任性,茉莉子對實果子說『愛情的沉重』其實就是自己的經驗談,勇介那種溫柔不但沒感動到茉莉子,反而使她的良心受壓,最後她選擇離開,如果當時勇介真的開口要她留下的話,因為這是“為了回報勇介”所以她會覺得為了對方做了一件大事而良心變得好過一點,偏偏勇介又不開口要她留下來,所以茉莉子還是要離開。另一邊勇介在茉莉子身上受盡痛苦,她的離開可能正是勇介所願,他既不想繼續下去但更不想傷害茉莉子,所以茉莉子提出進開反而成了對雙方傷害最少的唯一方法。幸好勇介還有個善良的及川步在等她,使這個外表和個性完全不相襯的純情男子最後有個幸福的結局。

轉型成功的畫風

比起故事,《近所》最引人注目的還是畫面,說老實的,筆者最初是完全無法接受這種個性極之強烈的角色設計的,每個角色的做型都相當誇張,甚至有一種“畫不驚人死不休”的味道,而且筆法以及下墨的技巧也和其他漫畫家絕不相同,感覺上很“重”、但又不是少年漫畫那種粗黑色線線條,而是將傳統少女的纖細配上略粗的黑線描出角色。而當看回矢澤的舊作之後覺得她在《近所》那種風格基本上是《聖學園》後半部的轉變的延伸:顏色的運用更加大膽、深淺對比色用得更精彩、留白的技巧上了一層樓,臉孔不加任何陰影反而使五官的輪廓更加突出、粗黑色的深線條配合那種留白以及細緻的筆觸產生著強烈的對比感、身型更加瘦削使配起那些特別的服飾時沒有任何的不自然,而往日那種傳統少女畫風差不多完全消失,轉變成這種既濃烈又簡潔、以細膩筆法畫在粗黑的線條、黑與白的世界的組合。

畫到《近所》,矢澤終於找到並完成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作畫風格,和現時大部份漫畫家的畫風都不相同,完全止此一家別無分號的畫風。雖然比起後來的《天使之吻》又或者短篇《下弦之月》在技巧上仍有不足之處,角色或因黑線太粗而畫得不很細緻漂亮,甚至有點醜醜的,但基本上都是《近所》時完成的畫風的成熟進化,因此更顯得這套作品對於矢澤有多大的意義。

經過《近所物語》之後矢澤的轉型差不多算是完成,但仍不算成熟,真正完全成熟就要到情感濃得化不開的短篇《下弦之月》、追求畫面做型美極限的《天使之吻》以及激情如火的《NANA》。

轉型成功:《下弦之月》

矢澤最沉重的故事?

一直以來矢澤愛的作品都偏向喜劇風格,即使較為沉重的《NANA》本質上仍是正面的,而《天堂之吻》更是極多爆笑情節,這和矢澤本身的個性有關﹣她不是那種喜歡哭哭啼啼、愁苦終日的漫畫家(其實這類少女漫畫家還真不少,她們作品中的角色往往有著一種強烈的無力感以及悲觀主義,必需要等女主角來打救,而近年較有名的這類漫畫家是津田雅美和高屋奈月),矢澤基本上是相信未來是由自己創造、只要努力就可以改變世界的正面型漫畫家。所以在她的作品之中沒有角色是相信宿命論,即使面對困境也會想法子改變而不是沉溺於悲觀想法但不去努力扭轉。

但在三期完短篇作品《下弦之月》之中卻少有地帶著強烈的無力感以及沉重感,雖然最後仍是回到矢澤一向的價值觀之中,但整套作品都有著一種使人透不過氣來的悲傷,而這種特質後來由《NANA》來承繼,不過比起較為“輕淡”的《NANA》,《下弦之月》可謂濃得化不開,讓讀者知道其實矢澤一樣可以描寫一些戲劇感十足、故事張力極強的作品、而不是只會畫一些輕量級的情情愛愛故事的。

《下弦之月》故事簡介

因為尋找小貓而被車撞倒的小學生白石瑩,康復之後仍繼續尋找小貓,但意外地在一間荒廢大屋之中遇上失憶的幽靈少女。為了幫助幽靈少女夏娃,瑩和好友香山沙繪、同級同學杉崎哲及瑩一直暗戀的三浦正輝開始找出幽靈少女的真正身份,以及為少女找尋她的『亞當』(因為她想見亞當所以瑩她們才以夏娃為幽靈少女命名),在一輪工夫後總算確認少女的真正身份是半個月前車禍昏迷的高中生望月美月。不過怪異的是,不但真實的美月和夏娃有限的記憶中的認知不一樣,而且她想找的『亞當』﹣亞當.萊爾原來早在十九年前就死了!那麼,美月在意外之前遇到的亞當究竟是誰?而夏娃身上並不屬於美月的記憶又是誰的?神秘指環上刻著的“S.K”又是什麼意思呢?四個小孩一步一步的向真實進發,一個悲劇的愛情故事在她們眼前展開...

組織性極佳的劇本

從過往的作品來看,矢澤並不是那種很有組織、故事結構有條理的漫畫家,略帶隨性的風格使作品看起來暢快無比、自由自在,但由於她一開就確定了故事主線以及大約的發展,所以並不會因為率性而畫產生大脫線(神尾葉子就是典型“少年漫畫家式”脫線大拖戲的例子),故事總能夠在可以控制的部份以內發展,以穩定的節奏向著結局前進。

但在《下弦之月》卻看得出矢澤很刻意地去構思故事的發展、表達手法以及情節出現的時間次序,由前奏時美月遇上亞當開始,到瑩遇上夏娃,之後一步步的解開迷團,到最後的高潮,都看得出矢澤在說故事手法上所花的心血。而正因為在故事上下了苦功,所以作品看起來沒有過往的輕鬆暢快,但架構的完整以及故事的質素就非矢澤其他作品所能相比了。

故事主導而非角色主導

過往矢澤的作品都是以角色主導故事,即是角色帶起故事發展,這種作法角色的個性就成了故事發展的關鍵。不過在《下弦》之中矢澤則以故事作主導,重點是故事而非角色,角色的個性也不太重要。像夏娃、瑩四人以至其他角色的個性都是點到即止地表現,並沒有花太多篇幅去描寫,關鍵人物亞當的性格更是迷迷糊糊的。但這不重要,因為作品最重要的是故事,只要故事能夠完整表達其他事都是不重要的,過於描寫角色的個性反而分散了讀者的注意力,這也是同類漫畫共通的特色﹣重點是故事而不是角色,所以不應過份著重於角色上而影響了故事。

引人入勝的技巧

以分類來說,其實《下弦》應算是懸疑類作品﹣由讀者和主角一步一步向解開事件的迷題,直到最後整理出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和推理漫畫不同,這類作品重點在於“找出真相的次序”,讀者跟著主角們一步一步前進:首先是找出夏娃的真正身份,當肯定夏娃就是美月之後就是找出誰是『亞當』,以及為何夏娃的記憶和美月的過去有這麼大的不同,當確定夏娃身上的記憶其實就是亞當死去的戀人、上條沙也加(日文發音縮寫正是S.K)之後就是告訴夏娃其實亞當一早就死了,但這樣反而使事態急轉直下,經過高潮之後一切回復正常作出總結,矢澤一步一步的引領讀者和四個小孩一步一步的解開迷底,再由沙繪將事件作出總結使一些悟性不高的讀者有一個較完整的理解。不過在作品的最後卻加入了從關鍵角色亞當的角度去談整件事,使到作品不但更完整,而且更加添一陣悽美迷離,也和故事開始亞當和美月的相逢來個首尾呼應,浪漫感人。

上接《一起》、下連《NANA》

矢澤在作品的四份之一頁上說自己本來是嚴肅的,這種說法或許會有很多人覺得奇怪:因為即使是後來的《NANA》感覺上仍沒《下弦》沉重,而之前更沒一套作品可以和《下弦》相比。但只要看過所有作品之後就會留意到矢澤的作品分開兩大類,一是《一起去吹吹風》、《下弦之月》和《NANA》這種較為感性的、情感濃烈的,至於《聖學園天使》、《近所物語》和《天使之吻》則比較輕快,幽默感較重的。為何《下弦》會這麼與別不同是矢澤刻意地將其作品中最感性、最浪漫激情的部份提鍊出來,濃縮到短短的三集漫畫之中,尤其是亞當最後那一段獨白簡直是感性到極點、迷死人不償命,因此給讀者的感覺就很強烈了。雖然好像很與別不同,但細心分析之下仍可以找出和過往作品一脈相通的因子。

極盡巧思的構圖

其實早年矢澤的作品在構圖上並沒有太多的工夫在,但自從《聖學園》最後到《近所》的畫風轉變之後,在構圖上也開始用心起來。而到了《下弦》則是她將苦練得來的功力展現的場所了。首先是已成了矢澤的特色的強烈黑白、明暗對比的畫面,角色上完全跳開之前和之後的誇張外表、個人風格強烈的服裝設計,回到較“正常”的做型和體型(因為在之前之後的矢澤作品之中的角色體型實在瘦得驚人,像非洲貧民似的),不過卻畫得極之精緻秀麗,角色之漂亮絕不輸後面的作品,個人甚至認為是矢澤作品之中畫得最好的。而構圖方面很多張畫稿都看得出矢澤花在構圖上的功夫,差不多每一格畫面都肯定是精心設計下的成果,優美的畫面隨處可見,甚至說這是一本有劇情的插畫集也不為過。

其實在畫《下弦之月》時矢澤已開始傳說中的《近所物語》第二部,不過當然不會是由勇介當主角吧!(笑)這套作品就是《Paradise Kiss》﹣天堂之吻。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