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從作品的演變看漫畫家的成長﹣研究矢澤愛 (成熟期)


文:傑特

唯美極致:《天堂之吻》

其實在《近所物語》結束時矢澤便經常半開玩笑地說會畫《近所物語》續篇,雖然有一半以上是開玩笑性質,但最後真的成為事實、在時裝雜誌Zipper以月刊連載《Paradise Kiss》﹣天堂之吻,繼續在《近所》那種設計風格,並推到華麗唯美的極限。

《天堂之吻》故事簡介

生活沉悶、每天都過著麻木的死唸書生活的早坂紫,某一天上補習學校途中被幾個古古怪怪的人帶到一地下工作室,問她有沒有意思當他們的模特兒,由於搞不清事態所以就逃走了。第二天,一個籃髮籃眼的美(怪?)男子小泉佐治到紫的學校等她,還拉她到有名的矢澤學園找名髮型師如月星次替她改變髮型,就這樣,紫一步步地踏進佐治的濃情陷阱(?)之中,這個十八年以來都未談過戀愛、對人生充滿疑問的少女還會有正常的明天嗎?

努力的意義

早期矢澤的作品並沒有很明顯的主題,即使是《近所》也同時有兩三個題目,並沒有明顯的重心主題。但到了《天堂》和《NANA》卻都有明顯的重心主題,再配以愛情來組成故事主幹。在《天堂》之中,主題是“努力的意義”,這可說是連接著《近所》的主題之一《向夢想前進》;有夢想,自然要努力完成,那沒有夢想呢?是不是一定要有自己的夢想才算成功呢?不是的,即使那只是別人的夢想,但為了自己喜歡、尊敬的人努力去完成夢想也是很了不起的。從這來看其實《天堂》可說是一套勵志漫畫﹣雖然外表看來完全不像。

其實這故事的理念可說是《近所》其中一個短篇的延伸,都是一個少女在一次機會之下突破日本社會那種死板的教育制度,並一步一步地找出自己想走的方向,向著自己的理想大步前進。和《近所》故事不同的是,紫本來就不是實果子那種為保持自我而不惜和整個社會主流文化衝突的人,最初她是被佐治那群人的奇裝異裝嚇到了(雖說同是矢澤學園的學生,但佐治等四人的裝扮和實果子那時相比仍是相當過激的,好歹實果子、薰外表看來仍像個正常人...可能吧?),漸漸地實果子開始了解佐治他們的理想,並在和佐治戀愛時慢慢找出自己想做的事,甚至不惜因此和母親衝突離家出走﹣在矢澤作品之中,追逐理想不是沒有代價的,如果沒有決心失去某一些東西的話是絕不會成功的。

女兒當自強

除了努力的意義之外,在《天堂》的另一個主題是“自我的意志”,而這個主題和剛才提及的主題是二而一、一而二,可以為了自己而努力、也可以為了別人而努力,但最重要是以自己的意志而不是受人控制。佐治對紫就經常擺出一副“這是你自己選的路,我一慨不負任何責任”,而紫也很有志氣地負起自己的責任往前走,最後甚至拒絕佐治誘她去外國而留在日本繼續模特兒的工作,而且更選擇了德森作終生伴侶(的確,像佐治這種人當男友是很好,但當丈夫一定會被氣死),這都顯示紫的獨立意志;路由自己選擇,不受任何人主宰,一切後果自己負責,雖說現在是廿一世紀但有這種堅定、獨立的意志的女性也是很了不起的,她的剛毅果敢可不輸《聖學國》的麻宮裕子和《近所》的實果子﹣同樣是事業型女性,雖有愛情和理想的苦惱,但最終仍能保持著理智和自主性,走自己的想走的路。

白痴王子佐治

矢藝三年生佐治,真名為小泉讓二,必殺技是攻擊屁股(!),在男主角界之中某個意義上可說是空前絕後:他有著怪人級的自戀和自大,說話行事極度裝模作樣,外表極盡華麗之能事,單是怪人已不能夠形容這小子的變態惡趣味,但意外地這種強烈的裝模作樣以及極度地肉麻當有趣在他身上產生了很不可思義的化學反應,變成一種獨一無二的氣質,最適合形容這種怪異透頂的氣質應該是嵐所說的“白痴王子”吧?

所謂“氣質”應該是自然而來的,而不是後天可以製造的,但佐治就是有這個本事以“蠻幹”來創造自己的氣質,他的說話如果換了其他漫畫的主角、即使再怎樣美形都好都一樣令人作嘔,偏偏由佐治口中說出來感覺卻完全不同,像佐治和依莎比娜(原名山本大助)在花園那一段對話即使是一男一女在說都會肉麻得要死,但由這兩個不男不女的傢伙口中說出卻有著超現實的感覺,如果不看作者那句注腳甚至會覺得很華麗唯美呢!而佐治對紫的手腕也是一絕,雖說紫是不經世事的純情小女孩,但別說是紫,即使換了其他女生被佐治這種既狡猾又浪漫、將甜蜜與無恥玩弄於掌心的攻勢猛攻之下,不應聲倒地者恐怕沒幾個吧?

 

屈強又可愛的紫

一般而言,女生如果屈強的話都不大可愛,甚至可厭的也不少,但紫卻是少數的例外,她的屈強不是明明喜歡但死口不認、為了無聊的自尊心的屈強。紫喜歡佐治,但她卻絕不想被自己喜歡的人看不起,明知自己被對方玩弄於掌心但仍努力反抗,向對方証明自己絕不是他最討厭的那種沒有主見的小女人,即使在二人之間的交往也敢於向佐治正面挑戰、搶得主動(雖然最後都是慘敗收場),這種志氣是很了不起的。也難怪如佐治這種玩家型花花公子也會被紫迷住,不是因為紫有著模特兒級的美貌﹣以女主角界來說紫可說是前排的大美人了(因為女主角一般都是可愛的多,但漂亮極有限),而是這種既屈強又率直、越喜歡對方就越想提升自山己而不想給對方看不起,頭腦既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需要什麼,感情表達又直接了當,是少數雖屈強但卻討人喜歡的人﹣如果像天道茜那種裝模作樣的白痴蠢婆娘就算樣子再可愛也叫她去死好了。

追求唯美的極限

雖然在《下弦之月》矢澤不論是畫功還是分鏡的處理技術都已達致極高的水平,但仍算有節制。不過到了《天堂》矢澤就不管三七廿一地將視覺美推到極點,要有多華麗就有多華麗、要有多唯美就有多唯美,即使有可能肉麻過頭又或者過份裝模作樣也不管,總之將視覺衝擊推到極限。每一話的刊頭就不用說了,最有代表性的還是紫上台參加矢澤學園祭時那身裝扮,短短五頁之間將讀者帶到紫口中的“天堂”去,華麗唯美都接近漫畫能夠表現出來的極限,單是畫面所能表現出來就已經使讀者透不過氣來了,光芒耀目得叫人窒息,那是角色本身的氣質再加上後天配合所產生的效果,實在無話可說。另外佐治和依莎比娜在花園那部份也是唯美得很,有著超現實的感覺,對於矢澤這方面的功力實在不得不服。

 

烈火激情:《NANA》

經過了《下弦之月》的考驗,矢澤愛在畫面以及構圖上都算是“出師”了,可以自傲地說能夠獨當一面了。不過由於同期連載的《天使之吻》在畫風上偏向唯美性的,和《下弦》的略為寫實的風格不大相同,所以矢澤在結束《下弦》之後就開始畫《NANA》,將《下弦》成功的元素延續到新作品上,並加入自己最拿手的一點點幽默感,使《NANA》既有既有強烈的感性,又不失輕快,兩者兼備。

《NANA》故事簡介

兩個NANA:小松奈奈是出名“一見鍾情的鐵人”,完全是為愛情而生的少女,由於男友要在東京唸美術大學所以拼命打工,一等到男友考上了就不管三七廿一丟下家人一股腦兒上京去。而大崎娜娜在故鄉是有名的搖滾樂手,雖然男友在東京是一知名樂團的貝斯/吉他手,但她不甘於當“成功男人背後的小女人”,所以留在故鄉,直到覺得是時候才孤身上京,以成為頂級樂手為目標前進。兩個外表、個性、心態都全不相同的二十歲女子,竟在雪夜中往東京的火車上巧遇,之後更陰差陽錯之下當了同居人,開始了兩個NANA的故事。

寂寞難耐...

在《一起》和《聖學園》,談的是愛情,在《近所》和《天堂》,主題是成長,而《NANA》呢?是寂寞。

故事中大部份的角色追求的往往不是愛情,而是一個可以填補心靈空虛的人。娜娜還好,她清楚自己怕孤獨,也知道自己有著強烈的佔有慾,但她明白這種感情有可能傷害別人,也可能傷到自己,所以很努力去剋制這種瘋狂的情感,幸運的是身邊一直有個常識派加大哥哥型的泰去照顧她,在有一個可以坦誠相對的傾訴對像之下使娜娜的理智比較容易維持,並慢慢地成長為一個感情正常的人。但八子(由於二人名字的發音完全一樣,所以娜娜便以這種“狗名”來作奈奈的花名)則完全放縱,她是一個沒有愛情就活不下去的人,一但失戀就感到孤獨,然後急不及待地找下一個愛人,與其說她輕佻,還不如說她無法忍受自己的心靈中沒有一個可以投放愛情的對像,一但失去了對像她那空虛的心靈就會受不了,所以即使明知拓實對她不過是逢場作戲也一個頭兒衝進去,只要有一個能夠將思念投注的人八子就心滿意足了。但要命的是作為八子的監護人(雖然當事人極不想做)淳子由於在東京和八子有著不同的生活圈子,見面機會較少,又不知她和拓實搞上了,偏偏圍在八子身邊的人如娜娜等人都寵壞她,泰和她不熟不好指指點點,結果當淳子知道時就已經出事了。

其他角色也好不了多少,真一有著相當複雜的過去,說他以賣春作為生活的手段還不如說他以此找一個安身和心的場所,以填滿自己的心。所以當雷拉“買”他時他有著內疚的感覺,因為他知道雷拉其實和他都是同一類人,他要真一的不是肉體,而是一個可以讓她不再孤單的人,兩人走在一起不是因為愛情或者性慾,而是同病相憐,互相安撫對方那孤獨的靈魂。蓮比較好,他過去玩女人其實就像真一那樣,他要的不是情慾,而是一個穩定的關係,一個家。所以當蓮遇上了娜娜之後他就立即停止亂搞女人,維持穩定的關係並希望娜娜替他生孩子,因為孩子和正式的婚姻可以確保二人的關係不會改變,並組成一個正正式式的家,說娜娜的佔有慾強,其實蓮也是半斤八兩。偏偏娜娜就是不想成為蓮背後的小女人,但娜娜的孤傲、強烈的自尊心卻是吸引著蓮的主因,使二人的關係意外地穩固﹣在互相安撫對方的孤獨的同時,二人也有著愛情。

不值得同情的八子

說到女主角界之中,小松奈奈(又名八子、亞八、八公)的亂七八糟度,即使不是第一、也差不多在那裡了:由高中開始就不停地戀愛﹣但對像不停改變!有暗戀、有告白失敗、有不倫之戀、有遠距離之戀、和偶像第二次見面就上床,之後又立即和一直喜歡她的純情少年相戀並發生關係,在短短的八本單行本、不過半年時間就換了三個男友(連一開始的就四個)。記憶中比她更厲害的只有矢澤愛的好友、吉住涉的《薄荷關係》的女主角南野瑪莉亞﹣五本單行本換了四個男友!別說少女,即使是少年漫畫界來說這應該是一個超級紀錄吧?不過瑪莉亞還好,好歹她是好孩子(?),不像八子那樣隨便和男人發生關係,最後落得和拓實奉子承婚的下場。(諾維:『有這種輕浮的姊姊真是丟臉呀!』瑪莉亞:『哦?那麼有一個人妖的弟弟又怎樣說呢?』)

不單如此,八子基本上不存在“長遠計劃”“深思熟慮”這種想法,她是想到就做、 見一步走一步。男友在東京考上大學?二話不說立即上京,沒錢嗎?打打散工好了,分手後覺得寂寞難耐嗎?明知拓實只是玩玩的也一樣和上床,伸夫向自己表白?也不想想自己才剛和拓實上床沒多久又沒清楚地和拓實分手就立即接受伸夫並發生關係,做事既不專心,行事也不思考,最神奇是發生那麼多事仍然保持清純的怪異體質,這種沒前沒後的亂七八糟個性也難怪認識多年的淳子罵她,別說是淳子,即使讀者會同情她的也沒幾個吧?幸好她那種少條筋的樂天個性使身邊的人都喜歡她,不忍心丟下她不管,而幸運地八子遇上的人是平日亂七八糟,但在關鍵時刻卻很可靠的拓實,所以說八子並沒有被什麼大魔王附身,反而因為自己的胡來達成心願﹣成為一個好妻子。

 

濃烈、侵略的感情

就像那黑白分明的畫面那樣,《NANA》的感情也是極之強烈的,雖然不如《下弦之月》那樣濃烈得叫人窒息,但仍遠比《近所物語》和《天堂之吻》強烈,而且相當具衝擊力和侵略性。如娜娜對於八子的感情表達就相當粗暴而且絕不留情、赤裸裸地表現出自己那種跡近變態的佔有慾。八子也絕不掩飾自己的感情,何止爽快、簡直是直接得叫人吃驚,所以在東京的第一個男友章司就受不了。蓮對於娜娜的感情也十分直接,反而娜娜對著蓮因為自尊問題而沒有那麼率性而為,拓實在感情上意外地很爽快,他對八子的攻勢既快又狼,當發現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後就立即表示會負起責任,甚至願意和八子結婚,這種果敢、極之男子漢的作風其他漫畫作品的男角還真找不到幾個。

近乎完美的畫面

和《天堂之吻》相比,《NANA》的畫面偏在寫實,走的是《下弦之月》已相當精湛的風格,而且更上一層樓。由於這次登場的角色不少都化濃妝,所以配起矢澤那種黑白對比強烈的色調特別順眼。不過構圖方面就沒有《下弦之月》那麼精心設計,但這樣也有好處,始終一套超過八本單行本的中篇漫畫如果每一回都用那麼精妙的分格以及構圖設計對讀者而言其實是很累的,而且爆笑的橋段也不少,過份華麗的畫面反而會不協調。另一特點是這次背景主要以網點組成而不落墨,甚至連少女漫畫的“名物”角色背景的花都單以網點貼出而不落墨畫,這同樣是《下弦》開始運用的技巧而在《NANA》中已達到相當成熟的水平了,配起那相暗強烈的角色更產生一種“照片”的感覺,也真服了矢澤想得出以及她的助理做得到。

總結

由最初的《一起去吹吹風》那個平凡、沒有特色的矢澤,由《聖學園天使》開始轉變,在《近所物語》轉型成功,並在《下弦之月》、《天堂之吻》以及《NANA》將轉型成功的風格加以發揮,並推到一個新境界之中,都證明矢澤是眾多轉型的漫畫家之最成功、也最進取的一位,矢澤並沒有被《近所》的成功沖昏腦袋,反而以此得來的經驗繼續發展,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風格。

如果你已經矢澤的畫迷的話大既應不需要筆者多費口舌,也已經反覆看過矢澤的作品多遍了吧?如果不是又因這三篇文章而想走進矢澤作品的世界,應怎辦呢?

個人建議最好由《聖學園天使》作為開始,之後再看《近所物語》和《天堂之吻》,《下弦之月》和《NANA》因為口味極重所以留待最後,如果連前三套都不喜歡的話那就算了,沒有必要逼自己去喜歡某一個漫畫家的作品,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口味在,勉強沒幸福。

不過當看罷矢澤的漫畫之後,相信你也會像筆者一樣地愛上這種濃烈的味道,特別的矢澤世界。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