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Enki Bilal,與他的Nikopol三部曲
文:拉打零號

Enki Bilal諸神混亂對於我而言是永遠難以忘懷的.

不經意拾起,發現原來漫畫也能是閱讀的行為而非瀏覽的書籍是大辣剛出版的諸神

混亂;

 

引起興趣,開始認識廣義的漫畫與塗鴉藝術的原點是諸神混亂;

登上網路,不知道該與其他人從何聊起,最後帶著幾分玩票性質寫起的第一篇主題

也是分享諸神混亂;

 

開始從事創作,清晨才發覺自己的構圖概念不是別的,仍是出於諸神混亂.

自上一篇初生之贖不畏虎的厥辭後,匆匆兩年,

心中總是放不下這塊石頭,想謄改或乾脆重寫一篇新的主題的意願也越趨強烈.

這一次,這篇主題將不是讀後感,亦不是再讀感(作者註:以此類推,也不是什麼三讀,

四讀,五讀….又不是金庸跟倪匡!),而是以一個日式ACG的讀者的角度,來咀嚼Enki

Bilal先生的這部代表作之一.” Nikopol三部曲”--諸神混亂,女人陷阱,寒冷赤道—的

訊息與心得,正如眾多靈魂樂的專輯上曾寫道的一般:”好的音樂(漫畫)沒有什麼跨

界的區分,只看你有沒有表達自己的靈魂罷了!”.

 

* * *

 

從創作者的角度, Enki Bilal無疑是成功的.他的作品乍看沒有奪人眼目的光彩焦點,

僅有艱澀的含蓄喜感,但當日梭漸久,讀者回過頭,漸漸就發覺或多或少自己的一切

都是走回Enki Bilal的老調子與他的作品之中,

然後驚覺我們受這老伙的影響有多深,深的像似也同主角一樣,被書中的神祇附身了!

能琣養Enki Bilal強而有力的圖像魅力,

一部分實必歸功於法國對漫畫產業的遠見.

在亞洲美洲,漫畫創作(COMIC)的主流創作一面倒向連環圖(paper-movie)的市場,

漫畫=連環圖的觀念根深抵固在每個讀者的印象.

歐洲漫畫則是吸收著更廣義,接近原點的其他漫畫形式如四格,插圖,實事諷刺,模

組,廣告文宣役或塗鴉藝術,並以其為養分,

重新給予comic這種有如搖滾般蘊含著最原始爆發力的"藝術”,一條新的復興路.

我喜愛歐漫保留的,屬於”閱讀行為”浪漫;

即使電子螢幕普及,”翻閱”這個伴隨愛書人五千年長遠的行為依舊無從取代.儘管

是一張張的圖像,歐洲卻始終記得漫畫仍然是書籍,儘管它是如此特別的藝文方式.

我羨幕歐漫能沒有顧忌放手一博的挑戰讀者;不僅是前衛的概念,漫畫家總是能不

擔心遷就市場的因素,而能盡可能的給予讀者新的刺激,新的挑戰,反向的給予讀者

屬於自己的空間.

繼承這種藝文創作特有的執著, 來自東歐文化的Enki Bilal終於創造了一個縱衡幻想

的諸神世界.

 

Nikopol三部曲無疑得是SF的奇筢之作,

但更足以樂道的是包裝在沉重之下的喜感:故事背景沒有金屬材質的亮彩,沒有炫

燿科技的高俊都城,沒有無所不能的雷射武器與快艇,

取而代之的是現實到發寒的事物.骯髒的市街,殘破的觀光區,非法的外星移民,法西

斯的政客,樣樣都加速衝擊著未來美夢的破碎.

隨眼一看,你都能感受到:阿,這個世界是真的有人正在活著.無論體制化能實行多徹

底,人類狗窩的天性永遠不會變吧?交錯出場的橋段,一而再再而三的傳達著真實感

給我們.

 

反一方面,Enki Bilal卻大量安排了法國人士特有的喜感,每每都是會心一笑的地方.

各式各樣前衛的導管設計,在捷運鐵軌游泳的異型魚,政治統一格式的小丑妝,恐怖

攻擊的街頭現場旁是飛彈塞入水泥璧,宗教衝突者以互砸雞蛋破壞教堂,犀牛與”長

頸鹿”同病房,穿著龐克裝扮下額抵塊大圓餅的現代土著幫………..雙面的手法,雙重

的詼諧,以一正一反的中庸比例來鋪陳出包雜奇幻的2023年,除了放下成見欣賞,還

能作什麼呢?因為幽默本身就是諷刺的最佳利器.

宗教,政治,全球化,生命定位,我們能帶著這些觀點翻閱,亦能從翻閱中獲得Enki Bilal

自身對這些的親身經歷;巴黎與金字塔的荒謬,更並不只是存在於紙面的虛構而已

 

首部曲--- 諸神混亂〔La Foire aux lmmortels〕

人,神,旁白與作者一齊粉墨登臺的政變鬧劇

 

2023年的巴黎冬天,艾菲爾鐵塔上空的吸血鬼依舊攀附,法西斯的政客選舉依舊開場,外星移民依舊多到亂七八糟.變化的開始,是盤旋於鐵塔上的金字塔飛行物的降臨.

 

埃及神祇因著燃料不足受困於地球,總理舒伯朗意圖以燃料勒索諸神之首阿奴比斯,換取”永而不朽的極權”—永生.另一方面,太陽神何若斯混亂出走巴黎,準備徹底反擊諸神,以自己的堅定意念,更接近私仇的態度”抵抗神聖的永恆”.隔日,自1993年送出的一枚冷凍衛星膠囊亦因事故從天而落,因叛逃而服冷凍刑的尼可波勒(Nikopol)因此回到了人事全非的巴黎.

 

神與神的混亂,神與人的糾纏,以及人與人的鬥爭,彷彿注定了尼可波勒從此難以逃脫的混亂命運;與何若斯的相遇,更讓尼可成為最當事,卻也兼任旁觀者立場的瘋狂的三個星期的歷史見證…….

 

* * * *

 

儘管未脫些許青澀, Enki Bilal勾畫出一場令人又笑又鬧又啼笑皆非的政變過程,並在過程中塑造出了尼可波勒與何若斯糾纏不清的淵源(在”女神陷阱” (Immortel),這對人神甚至有著近同性戀的交心描述).

 

開啟初幕的是舒伯朗,隨著鏡頭跟隨至金字塔,教廳與愛爾謝宮,一個影射二戰法西斯主義的政治影子即非常明顯了,加上尼可幾句的評點”這舒伯朗也太不用功了,盡抄些墨索里尼的東西”不知是否也是Enki Bilal對當時(1970年代)法國的諷刺呢?

舒伯朗不僅認為獨裁是困難的藝術,更認為永生不死才是真正,最大的極權.他沒料到三週後,他的政權就被反極權派打倒,而毫無理智的尼可波勒最終還獲得了他所謂不朽的極權!思想簡單的政客先生就這樣成了鬧劇的最終幕,盡到有始有終的責任.

 

尼可與何若斯的初次見面,(本作封面)堪稱是漫畫史最莫名其妙的一次搭檔合作.尼可在理智上睡了30年的大覺,一醒來就見到裝神弄鬼的神(笑),腿被換成鐵軌製成的鋼腳,(作者似乎並沒事後解釋,為何尼可多年後能靠自己行使這隻重量失調的義肢?),從此至到起死回生,尼可都是迷迷糊糊,他根本沒有理解2023年的時間,就跟著太陽神東奔西跑奪取政權,心理上對何若斯是非依賴不可的狀態,因為在2023年的他比度過三十年的夢境更像是夢境.一瞬間知道女友死去,故鄉變遷,兒子跟自己同齡的沉重事實,尼可還未作出選擇適應,何若斯又任意地趨使他執行天馬行空的計畫,環境更是越來越瘋狂….直至他被刺客次穿心臟為止.最終在精神病院,吟唱著波特萊爾的病患尼卡波勒,是巴黎政治最無辜的旁觀者.他的任務僅是跟從,一眼看盡了人神鬧劇,在整齣劇本,我們可以說他是個不襯職的旁白,因為這個旁白甚至沒讀過劇本呢!何若斯所說的天意就某個層面上,就是讓一個舊的歷史重新降落,來品嘗自己不曾要求的未來吧.至於尼可2年後的再醒,才真正是開始他與自我的新故事.

 

何若斯與尼可同樣是跨越三部曲的搭檔,牠的異端特質令眾多讀者著迷,眾人永遠不知道下一頁牠將作出什麼,又為了什麼,驚奇於為何要出這麼瘋狂的舉止,卻又對穿插的笑點會心一笑.她的個性的第一項絕對是自信的過度,不單是因為牠是神,更多的是牠骨子裡對自己壓根是肯定到底,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誤.牠對反抗宇宙體制與諸神的態度完全基於建立在自我之上的思考模式.最淋漓盡致的對白便是在旅館裡:”………….”,能夠”理性”的這麼瘋狂,除了鳥頭神何若斯,別無二家.他與尼可的對話是支撐整部諸神混亂的軸心,包藏著認知落差,吐嘈與微妙的互補性.最終他被捉回金字塔,至到女人陷阱裡對神界的不耐煩時,找上牠的尼可剛好也成了牠的新選擇,開始另一場不知目的地的胡搞瞎搞.

 

切開人物的糾葛,巴黎前後共三週的選舉,似政治人物一幕幕的黑色幽默之下帶著強烈的批判民智.隨著舒伯朗的位置在現場轉播被奪走,更是讓連同教宗在內的執政份子瘋狂化.催眠,暗殺樣樣出場,完全不把民意放置眼底,當功利與迷信超越信仰,所謂的理念彷彿微不足道了.即使埃及諸神的不在介入,法西斯與類極權仍是週而復始的出現(寒冷赤道).

 

也許我們人人都需要一段惡之華,向撒旦乞討蒙古大夫的親切.

貳部曲--女人陷阱〔La Femme Piege〕  

他它她的幻境交雜於色彩之中

 

濃艷碧藍的毛髮與唇,蒼白剔透的皮膚,女人陷阱封面一映入眼底的就是一個如此吸引人的女子特寫;那一抹恰到好處的藍色淚痕,與吉兒,更與Enki Bilal的高超構圖渾然成一體.無論什麼衣著,什麼表情放在吉兒身上,都只是越襯托出吉兒自身的美感吧?---女主角吉兒就是如此的讓我印象深刻.我喜歡牠的記者責任,也對Enki Bilal將自己越嫌沉重的種族衝突觀感壓在吉兒身上打抱不平,但如果沒有這一層包袱的內斂,吉兒的藍與白也不會如此強烈了!

 

女人陷阱〔La Femme Piege〕在色彩的視覺化上可說是三部曲中最亮眼的.不僅是大辣使用的紙張變好(還是說,是大辣出版社也了解女人陷阱的美感需求?),五光十色的顏料使用無不充滿著對稱對比之美感:陰暗的倫敦三流旅館對照著金碧的捷克私人飯店,雲層中俯視的血紅泰唔士河對照著古蹟間仰望的埃及風光,度假區之外是戰場,嚴寒之後的灼人日光,夢境的朦朧,血紅染在讀者的視網膜………這就是Enki Bilal的顏色,他使用的顏色確實是有生命,恰似在一層層印刷紙張上流動的伏流,活生生的色彩讓我們這些小毛頭了解原來有多少的漫畫彩圖是敷衍了事,原來光是色彩,就能表達更多的訊息.

 

封面是很不可思議的構圖:地點是開始的倫敦旅館的浴室,吉兒戴著染血的手套,一旁是尼可波勒凝視吉兒,鏡中的倒影則是讓人期待的鳥頭之神.有趣的是,如果何若斯真的是在鏡前,牠就是在看著尼可,吉兒在看著牠,這三個人恰好就是一擺互視的圈子!難以理解的封面或許就是在暗示H.L.V,象徵著故事是在夢與現實穿梭.我唯一不能解讀的是為什麼要叫做”女人陷阱”呢?女人即是陷阱,中了陷阱的的女人,女人與陷阱,哪一種都是難以理解的注釋.也許哪一日,在經歷了很多事後,我能夠突而看出Enki Bilal在標題上下的功夫也不一定.............

(下篇待續)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