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大都市中的人情劇∼《GetBackers奪還屋》


文:Sweet


  之前筆者早已計劃為《GetBackers奪還屋/閃靈二人組》(簡稱GB)寫篇評論,不過在撰寫期間,剛巧本年度的漫畫賞已經有結果了。不幸地本年度的「方墨爛橙獎」第三名由《GB》奪得。作為GB迷兼蠻姬命的筆者,對於是次結果有點感傷,但今次結果筆者早已預料到(不過還是有些出乎意料就是...)事實始終是事實,GB的質素在近期正在不斷走下坡,這點大家應該很清楚。套用本館前輩老C化兄的說法是:對一部作品的偏愛,就給了無視其缺點,盲目地為其找借口的權利嗎?所以對自己喜歡的作品,應該盡量說明此作的優點,並對其缺點加以斥責,這才是愛之深責之切的表現。說回正題,在開會之後決議由筆者負責撰寫GB的「獲獎」理由(外加《翼-TSUBASA-》的評論),故此筆者索性將原先那篇和這篇合在一起來寫。

  另外,在此多謝傑特兄、Alex君、Waganai君及其他同好給予筆者的意見。最後,這次筆者是以評論者身份而非GB愛好者來評論《GB》,如果GB迷有任何不滿,歡迎反駁。不過所有沙士、炭疽菌、炸彈或刀片之類請寄給我們方墨的總頭目傑特兄好了-反正這類危險物體他一直以來應該收了不少,也不在乎多收數件...

講談社三馬鹿
  正如上面所言,本年度方墨爛橙獎的第三名由《GB》奪得。與《鬼眼狂刀》一樣,在少年Magazine連載,是出道已經三四年的新人作品,並大熱特熱,但是越畫越差勁。綾峰欄人(外加青樹佑夜)與上條明峰,再加上是次候選之一《聖石小子/RAVE》的真島浩,就是批評者口中的「Magazine三馬鹿/無能三劍客」。 這三套作品分別代表三種不同型態的爛作:《RAVE》是將已經玩爛的傳統元素堆砌而成的典型少年公式冒險漫畫,純粹死施活拉,毫無個人特色而言(在少年JUMP連載的那堆當紅作品大部份屬於這一類);《鬼眼》是屬於十年才有一次,難得神乎其技的爛作,有如傑特兄所言:「如果連鬼眼都好唔過就不如寄舊豆腐俾佢撞頭自殺算啦!再唔係食豆腐梗死都得!」而今次的主角《GB》,是屬於《魔偶》、《生肖奇緣》、《X》這一類,開頭開得不錯,只是因為野心過大,眼高手低,但編劇能力不足應付,結果變成虎頭蛇尾(又稱爛尾)。(題外話,筆者不太喜歡東立的譯名《閃靈二人組》,是很有氣勢,可是和主題不合,別人看到時搞不好會誤以為這部是靈異漫畫,倒不如譯作《奪還二人組》,有氣勢之餘又切題,一舉兩得。)

故事簡介
  裏新宿及其中心地帶-無限城是危險區域。在這人人自危的地區中,就有人做起專業的事物,其中有人從事一項獨特且獨家的行業-奪還專家。「你有東西被搶嗎?我們幫你搶回來!」身為「二十世紀歐洲最後的魔女」後代的美堂蠻,和他的拍檔,前無限城最凶惡的不良少年團體,「VOLTS」的領袖天野銀次,在裏新宿從事奪還行業,一起經歷都市裡的人情冷暖...

針對JUMP系作品的企劃
  當初《GB》、《鬼眼》及《RAVE》一開始連載時,已經有不少讀者認為這次是「麥格先」(Magazine是也)針對「跳躍」 (JUMP是也)而推出的作品:《鬼眼》主要吸納原先《浪客劍心》的讀者,《RAVE》是搶奪《ONE PIECE》及《Hunter X Hunter》的少年讀者群,而本文主角《GB》是在設定上針對《Hunter X Hunter》(簡稱Hunter)的讀者。首先,《GB》中無限城的設定與Hunter中的流星街一樣,屬於無政府狀態,異於正常社會的地區;而「VOLTS」亦令人聯想起幻影旅團,而雙主角的設定亦與Hunter雷同。此外在連載時間上GB與Hunter有著奇妙的巧合性,以卡片戰為主題的GI篇開始時,那邊廂GB又連載以卡片戰為主的神之記述篇,近期Hunter進入昆蟲篇(其實這篇帶有《Level-E》的影子)時,這邊又推出以昆蟲為主題的「奪還永遠的羈絆」,除了巧合之外筆者再想不到其他解釋了。不過青樹比較精明,他只是純粹借用設定而已,故事本身還是自己創作的,例如他以無限城為主線,與Hunter走向有異,這也正是他比上條和真島高明之處。

以《City Hunter》風格包裝的人情劇
  在劇情結構上,《GB》與《金田一》、《City Hunter》一樣,以單元式任務展開故事,透過每次任務,以及角色與角色之間的互動,反映大都市的人生百態。此外《GB》的世界觀有著《City Hunter》的濃烈影子:大部份日本動漫畫中的都市不是亂哄哄的就是邪惡而黑暗,但《CH》卻別樹一格,流露著強烈的西洋都市味:亂是亂,但另有一番情懷,生活在這個都市的人龍蛇混雜,幹著與正常人相異的工作,每人都有不為人知的過去,但他們不以自己的出生和工作為恥,這種世界觀亦為《GB》所沿用。

  不過《GB》雖然刻意向《CH》學習,然而還是遜色一籌,畢竟《GB》始終是少年漫,有不少地方仍然是少年漫畫式既思維,未能擺脫少年漫常見的「熱血、友情、愛與正義」公式,僅有其形而未能表達出其神韻,這個青樹可要再加把勁了(笑)。

勇於面對命運的魔性少年-美堂蠻
  《GB》共有兩名男主角:美堂蠻和天野銀次。由於筆者偏愛美堂蠻這位擁有魔性魅力的美少年,所以由他開始說起吧(無視背後的抗議聲)。蠻可說是《GB》中目前背景最為複雜的角色:本身擁有魔女的血統,背負被詛咒的命運而被母親遺棄,一直遭受他人誤解,而且被迫殺死親近的人(從目前的劇情來看應該如此)。不過,蠻雖然厭惡自己的魔女血統,但他不像《生肖奇緣》那群十二生肖(加一)在自怨自艾,反而積極地以自我意志,依照自己的方式繼續生活,對抗命運。在神之記述篇中,瑪莉亞對蠻說他必須為魔女一族而擊敗背叛族人的魯西法,但蠻卻這樣回答:「那與我無關!...什麼一族的血緣,那些都跟我沒關係...委託人是因為看上我們奪還小組,所以才會委託我們去把被魯西法帶走的孩子給奪回來,我是為了完成這個委託,才決定要跟他交手!」這點倒是與《西洋骨董洋果子店》的橘圭一郎同出一徹:雖然受到過去的陰影所困,但還是選擇努力面對現在。

  不過蠻也有令讀者發笑的一面:好色,經常對仲介人海溫進行性騷擾,在近期某回連載中還教夏實和伶奈如何穿胸圍!真是寫個服字給他!但他認真嚴肅時卻偏偏有一股成熟穩重的風度,這點在每次任務中深深體會到這一點(銀次證言:阿蠻認真起來可是會更厲害喲!)另外蠻的嘴巴雖然惡毒(差不多替GB出現過的角色改花名...),但實際上對別人非常關心:例如在神之記述篇尾段,蠻利用邪眼消解翔與他母親的誤會;而在神之記述中他穿著那身魔女裝時,就像貴公子般優雅(這就是混血兒的優勢嗎?)。據筆者觀察,蠻其實是《City Hunter》的牙羽獠,加《Banana Fish》的亞修再除以二的角色(不過也可能只是將好色性恪,再加上第四代少女漫畫中二號男主角的特點,混合一起而己);不過這些互相矛盾的氣質混合一起卻有一股說不出的和諧,真是嘖嘖稱奇,難怪會受到不少女性讀者歡迎(笑)。

典型的熱血少年-天野銀次
  相比而言,《GB》的第一男主角(?)天野銀次就顯得比較平凡。本質上銀次屬於少年漫中的典型男主角:熱血(自稱:愛的戰士)、對朋友和同伴非常信任、希望與他人和平公處、甚至嘗試化敵為友(赤屍除外...)、對女性極之溫柔,見到可愛的女性時會心軟(笑)。不過較為特別的是青樹設定銀次有雙重人格,平時傻呼呼,認真時(雷帝狀態)極之可怕,能力與智商隨之上升(汗),彷彿變成另一個人,而且比平時殘酷;雖然這不算是獨創,但這類反差極大的主角始終在少年漫中不算常見,所以還算設計得不錯的。

特別的配角-赤屍藏人與風鳥院花月
  除兩名主角外,筆者認為GB中設計得最好的兩名配角正是這兩位。先談赤屍藏人,筆者雖然對他沒多大好感,但仍然要讚一讚青樹:能夠將反派角色寫得這麼變態,但變態得來又有格調,不會令讀者過份反感(兼受到不少讀者喜愛...),可說是非常成功,可是這種格調最後被近期連載青樹硬加的過去破壞了,結果赤屍變得與普通人無異,實在可惜(筆者就是欣賞這種毫無理由的變態)。

  至於風鳥院花月的特別之處不在其身世(畢竟因家族被滅而流落他鄉這種身世其實不算特別,但筆者認為以他在GB中的地位戲份,這種描寫經已足夠),而在其女性化的氣質,雖然女性化男角到現在通街也是,但能夠女性化到這樣,甚至令其他女角變得怪怪的,花月可說是漫畫史上的第一人了(綾峰:其實我是把他當女性來畫的[核爆])。

  除此之外,GB中的其他重要配角亦各有其亮點,例如士度對小圓的愛及與蠻的相性不合(笑),十兵衛對花月的忠誠(其實是愛情...),笑師的搞笑性格,不過相比而言基本上不算太特別,不過以他們的地位戲份而言已經可以。

  至於其他更次要的角色,特別是近期「奪還永遠的羈絆」出現的角色,很遺憾,除夏木亞紋等這種極少數有獨特個性的例外,其他的還可以讓筆者在日後叫出名字已是三生有幸。另一遺憾是有兩個相當可惜的角色,筆者認為他們還有可發揮的空間,但最終還是浪費了,其一是彌勒夏彥,另一個是在神之記述登場的雨流俊樹(這點下文再談)。

平平無奇的女角
  相比男角而言,GB的女角可謂平平無奇。除了卑彌呼有不少戲份,外加是關鍵人物之一,因而相當突出之外,其他的如仲介人海溫、咖啡店店員夏實和伶奈、士度的女友音羽圓,她們基本上與花瓶無異。不過由於這是少年漫的通病,加上這套作品沒有女主角,所以問題不算嚴重。

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整套GB的核心思想是人與人的羈絆:青樹經常在作品中強調這點,認為人與人之羈絆可以改變一個人。蠻與銀次就是最佳例證:銀次本身的另一人格因為蠻的關係而得以消解壓抑,而蠻孤寂的性格亦因為銀次而得以改善。另外其他角色或多或少都因為和他人的相遇而改變一生,例如士度遇到音羽圓之後,變得不再走牛角尖;而花月與十兵衛的相遇亦改寫他們的人生;此外,亞紋遇到笑師後解開心結,開始信任別人。這反映出人與人的羈絆是整套作品的核心所在。

少年漫中少有的上佳題材
  《GB》經常以藝術品或特殊物品為故事題材,例如有名的小提琴、梵谷的向日葵油畫、歷史悠久的紅酒,以至神秘學等等,在題材可說是勝過同期的少年漫,甚至可以媲美大師級的水準(雖然這樣說好像太過誇張了...)。筆者甚至認為比同期連載的《皇牌至尊》及《Hunter X Hunter》更為出色:前者雖以少有的以政治為少年漫的主題,但政治漫畫在其他地方可謂不少,而且《皇牌至尊》本身以《GTO》為骨幹,在先天上還是比《GB》稍為弱勢;後者本質是傳統的少年冒險漫畫,只是富奸那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過人膽識,才為這套作品生色不少。題材是《GB》的最大優勢,例如無限城和神之記述篇都有氣勢,不能看單提故事也比較吸引,單就這一點來說就很不簡單了。可別小看題材呀!一個故事開始很重要,如果題材好那往後的問題就等於減輕一半,這一點還可以在初期彌補GB在編劇上的不足(這點將會再談)。

大玩BL的少年漫
  自WG潮以來,有不少少年漫總會或多或少加入BL元素,GB正是其中一套,亦是目前玩得最盡的(友人A:這套是不是少年漫來的?莫非GB是GOD IS BL?)。單是兩個男主角之間的「友情」就很粉紅色了(by 傑特)。另外花月與十兵衛也已經被官方(?)確認為一對(笑),在無限城篇的那段回憶已經很有BL風了,而在溫泉篇中的對話簡直是新婚夫婦(銀次的證言)。不過筆者最欣賞的就是神之記述尾聲的某一幕(至於是那一幕筆者就不多說了,以免有讀者口吐白沫)。能夠玩得如此盡,青樹和綾峰真不愧是同人男(爆)。

眼高手低的編劇技巧
  《GB》一開始開得不錯,初期的短篇單元故事以小品而言相當有水準。但自從無限城篇開始,《GB》的質素就開始走下坡,最近「奪還永遠的羈絆」一章更是跌到谷底。為何一套一開頭開得不錯的單元劇小品,會弄得現在亂七八糟的地步?

  問題核心正是出在青樹的編劇上。第一是橋段耍爛,特別是最近的鬼里人篇:你絕對意想不到在短短的數回尾聲中可以看到各種亂七八糟的三流情節,例如死人復活一招居然可以幾近連續使用三次;而第49回一開始妓女蜘蛛那幕簡直是八點檔連續劇;你更想不到倉庫的預言居然可以用雷帝狀態破解,就算銀次的意外性極高,也不是這樣子破解吧?結果弄得全無氣勢,虎頭蛇尾,完全令人無語。不過橋段耍爛也算了,糟糕的是劇情越畫越亂,到目前為止的劇情已經亂得即使連GB迷也未必弄清楚的地步,離主題也愈來愈遠。GB最大問題在於伏線太多伏得亂七八糟兼拖戲過度,有些伏線明顯不需要:近期「奪還永遠的羈絆」一篇絕對可以全部抽起來,而不會影響整部作品的故事走向-始終士度及四木族與鬼里人的鬥爭這條線,和無限城關係不大,筆者認為這條線已經可以在「士度和小圓的故事」一章中完結,但現在偏偏拖出來,結果成為GB在故事結構上的最大致命傷;青樹將一條不重要的支線硬拖出來撐回數,劇情所佔篇幅過多,但在其他伏筆上的交代極為不足(真的,除了讓最後一個四天王出場,以及帶出那個倉庫預言外,筆者實在無法看到這章對無限城這條主線有何幫助)。這個問題在神之記述篇中浮現,但在近期連載中這種情況有越演越烈的傾向,明顯是將一部短篇的單元劇硬拉成長篇劇情連續劇的結果。青樹在GB中加插不少事物,企圖將之變成大河史詩式作品,但遺憾地以筆者目前觀察所得,他根本沒有相應的編劇能力,結果在眼高手低以及不曉得化繁為簡之道下,便落得現在這副慘淡下場,正好應了《21世紀漫畫狂戰記》第八期中富士鷹(請自行對號入座)的流淚自白:「當初...開始連載時候...我是希望以有趣的故事去吸引讀者的...」 「我不斷加入新鮮的故事情節...加入新的人物....這裡加一些、這裡又加一些!結果事情越弄越大!!到我發覺時,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另一處反映青樹在編劇上的不足正是蠻和銀次的關係:直到現時為止青樹仍沒有詳細交代兩個人為什麼感情會這麼好,這些伏線已經伏得太久。除非像吉田秋生的《Banana fish》中亞修和英二那種一見鍾情,不然二人的關係實在非常粉紅色,但又沒有少女漫畫男主角之間那種細膩的感情描寫。而且青樹雖然經常強調二人的合作,但在故事中他們真正合作無間的戰鬥實際上沒有幾次,初期還好,但到中後期時開始惡化,除Marine Red篇之外,兩人幾乎分開行動。如果銀次是那種「一無是處只會做男主角的負累」反而有點意思,但銀次又可以變成雷帝,也就是說他沒有蠻也一樣可以,二人的友情就變得難以入信;雖然青樹在近期連載一度刻意弱化銀次的能力,然而最後還是讓銀次變成雷帝狀態,結果有做等於沒做。不過最核心的問題是二人的感情戲描寫極為不足,本來這問題可以在「奪還女神的手腕」一篇補救,如果青樹可以將彌勒夏彥與蠻的關係再寫得深入些,然後再加強蠻和銀次的感情戲的描寫,形成對比,那麼還有挽回的希望,可是青樹最終未能把握這點,而且夏彥能否再出場還是未知之數(雖然筆者相當喜歡這個角色...)。幸好青樹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明白這條伏筆不能再拖,現在就看下回他在蠻銀過去篇的表現如何了。

差劣的表達技巧
  另一問題是綾峰的畫技實在太差。綾峰的畫風的確華麗,可是和「宮筆華麗派」的首席代表Clamp及由貴香織里相比之下,根本微不足道,不是說綾峰的畫不美,而是還有比他畫得更美的漫畫家。至於角色造型方面他們顯然是深受「漫畫界三大痞子」的荻原一至很重的影響,男角帥女角漂亮,但在人體比例上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女人的胸部過大但腰就不合比例地幼,男角也太欠肌肉感,而且人體扭曲度異常可怕,出場角色的臉比本身年齡老了幾歲,變形程度嚴重,簡直是怪人二十面相!明顯地沒有受過正統美術訓練,不然可以看看正統美科出身的北條司畫的角色就明白了,另外也可以參考大暮維人的畫法。其次綾峰的表達技巧實在差得可怕,分格及分鏡技巧極之差劣,其混亂的程度簡直要將他本人送回漫畫學校由基本學起!一味在陰影下加網點,完全不會用空白來製造空間感和平衡感,背景太過華麗,畫面幾乎弄得密密麻麻,漆黑一片; 雖然不用像富奸那麼極端留兩個空白格(不過筆者覺得富奸應該至少加幾條效果線...),但也不必弄得這樣密密集集透不過氣,看得人家頭昏眼花吧? 每十回只有一回勉強可以見人,其餘的完全不成,筆者每次看連載時均頭痛不已。如果說富奸不具備一個漫畫家應有的道德,那麼綾峰本人不具備一個合格的職業漫畫家的畫技水準。雖則綾峰每回自承其錯,但認錯後每回沒甚改進實在有點惱人...

單調的打鬥場面處理
  還有一個問題是《GB》中文場和武打場面的分配極不平衡,一連兩三個月都是打鬥戲,這裏的打鬥戲只要有一半是加強人物描寫以及交代伏筆,那麼作品在編劇上的不足就可以有所改善。畫打鬥戲不是不可以,如果是蛭田達也或者森村讓次這種高手當然沒有問題,他們擅長處理畫面即使打足半年都不是問題。但綾峰的分鏡混亂,打鬥單調無變化,每次出招後的招牌動作及台詞像Sailormoon一樣越看越煩,要讀者看上數月簡直是要人老命。而且在近期綾峰在耍帥方面開始技窮,「奪還永遠的羈絆」一章的第44回中,蠻與賽蝶那場打鬥簡直是草草了事的極致;而且近期青樹有將銀次的雷帝狀態和蠻的邪眼當成過關工具使用的傾向,實在教人無言而對。

近期的連載進展...
  剛收到最新預告,最近青樹將會交代蠻和銀次二人的過去(既然如此為何不拿之前的回數交代?就算要製造神秘感也不是這樣子吧?)。到底GB能否擺脫魔偶化現象,就要看青樹的表現了-雖則筆者不敢太過期待...

最後,筆者用這四句話作總結:
追看是因為美麗的蠻姬 (笑),
追看是成本相當合理(一本新細路只需廿二大元,連GB在內共有九至十套作品任看,比EXAM還要價廉物美),
追看是因為綾峰的BL惡趣味,
但不是因為故事精彩緊湊∼

 

編者注:本來這一篇是漫畫大賞的個別作品評語,但因為太過詳實,所以將之改成漫評館的正式文章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