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厭惡的《GTO》 ∼談《GTO》


文:

年度最爛漫畫
  直言,筆者對於《GTO》是非常厭惡的,這漫畫和《Love Hina》可說是去年筆者看過最爛的兩套漫畫(妙的是,同樣在少年Magazine連載),兩套作品最相似的是同樣最初是畫得不錯的,但卻越畫越爛。《Love Hina》雖爛,但由於本來就只是胡胡鬧鬧的瘋狂搞笑愛情漫畫,毫無內涵可言,所以筆者只是討厭他那種三流又不好笑的搞笑兼不知所謂的劇情,還不至於不能入眼。但《GTO》由於作者要在作品中說大道理,而這些道理又不知所謂,所以筆者對這漫畫已不只是討厭那麼簡單,而是覺得嘔心。

以踐踏老師的尊嚴為樂
  很多第一次看《GTO》的讀者都會讚賞鬼塚英吉突破傳統的老師形像,甚至有人說這才是新時代的老師應有的態度。但是,鬼塚的『新老師形像』到底是怎樣?鬼塚由進校那一天起就不斷作出一大堆胡鬧、甚至是白痴得連無知小兒都不會做的行為:公開叫學生作合成色情照片、扮惡魔人和修羅男爵在校內跑來跑去、在學校的水箱倒麥茶粉、甚至在全校師生面前問校長可不可以用PDA看色情網頁等等。這些行為的共同點就是要讓其他學生看見,為什麼?他不能私底下問校長如何用PDA看色情玩意嗎?他不能私底下要菊地做合成照片嗎?為何一定要在一大堆學生面前做?至於Cosplay,問問身邊有玩的朋友他們會不會平日也Cosplay上班上學?
  原因很簡單,這是鬼塚想出來討好學生的方法!他在全校的學生面前不斷扮小丑,就是希望學生認同他,除此之外,鬼塚根本沒理由要做那一大堆只要是腦筋正常的人都不會公開做的事(以《City Hunter》的獠為例,他的好色是他真的好色,而不會故意表演給別人看,只不過是他是任何時候都發情罷了。其中一話香就對他這方面的個性說得佷清楚),因為他沒有學識,也不知如何和學生打成一片,所以他就不斷醜化身為『老師』的自己,他要將自己的地位放到和學生一樣,甚至比學生更低,做一大堆就算是學生只要有一點常識都不會做的事,假如他不是老師,那些小丑行為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亦不會有人會覺得有趣,但因為他是老師,所以學生才會覺得他有意思。簡單來說就是鬼塚將在自己身上的那塊叫『老師』的招牌放到地下不斷踐踏,讓其他同樣討厭老師的學生認同他,等於出賣自己屬於『老師』那部份的尊嚴來換取學生的支持。
  不過作者藤澤亨認為這還不夠,為了替鬼塚建立一個『清高』旳形像,他使出各種方法去醜化老師的『傳統形像』,在故事中的老師差不多全都是不知所謂的混蛋,不是色情狂就是偷窺狂又或者心理變態等等,總之每個老師都是社會渣滓死不足惜。作者這樣做等於將一堆大便拉在『老師』這塊早已給鬼塚踐踏破爛的招牌上,目的就是突顯出鬼塚雖然下流、不學無術又老愛做小丑,但是卻要比那些受過高深教育的『老師』要高級得多。
  其實這種手法可說是最差勁的!不是要鬼塚不斷成長變得偉大,而是要醜化身邊的人來突顯出鬼塚的優秀,這樣做和鬼畜系色情動畫不斷去屈辱女角來突顯主角的『正大光明』有何分別?作者不是要讓鬼塚表現出一個智勇相全的偉大形像,而是醜化其他人來配合他,將自己的英雄形像建築在別人的醜陋形像之上,這種思維簡直令人作嘔。

沒有教師生活的教師漫畫
  說《GTO》是教師漫畫其實很有問題,因為故事中根本沒有描寫教師的生活!那些所謂校園生活都是一些只要當過學生就會知道的皮毛小事如教學旅行之類,和老師有關的一律欠奉,就連教書的場面都少得可憐,這樣還可以算是教師漫畫?
  其實因簡單得不得了,就是作者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教師生活!一個完全不知道老師是幹什麼,也不去取材了解教師的工作和生活,只是以一己對教師的扭曲偏見就畫出來,結果搞出來的只是一些門外漢對教師這個職業的一些惡劣偏見,這種人別說是創造一個偉大的老師了,連一個好老師都創不出,所謂『Great Teacher』不過是一個流氓式的英雄而已,這種英雄隨便找一套不良少年漫畫都可以找一大堆,難道他們也是『Great Teacher』嗎?

販賣廉價英雄主義及勝者正確論
  作者其實很努力地想提升鬼塚的英雄形像(但不是成長,鬼塚由始至終都沒成長過),如當實習老師時那個女學生、朋子和向麗美說教就是非常成功地展現了鬼塚的腦筋和獨具一格的教學手法,筆者是非常欣賞的。但除此之外,其他情況都不過是一堆三流老掉牙的英雄主義貨色,每次鬼塚展現的不是智勇相全的新時代老師風格,而是他那打不死的怪物身體和『不良少年式』的唬人本領!他的『英雄救美』差不多每過數集就來一次(那就是說每兩段故事就來一次英雄救美!)全書中有名有姓的女角他差不多都救過,本來麗美可以不必來這一套的,但結果還是要玩一招『Speed』式的英雄救美,而雅和冬月更厲害,她二人都給鬼塚救過兩次!好像除了這一招就沒辦法感動女人似的(其實現在還有多少女生吃這套也是問題)。
  至於男學生,吉村的例子是成功的(其實吉村提起勇氣為鬼塚辯護算不算是他的功勞也是問題),而救村井那次的手法其實和之後第一次救雅那次是換湯不換藥,不過還算成功。而令不回學校的學生回校上課的功臣之一是吉村,鬼塚只是在重要關頭去唬人而己(他似乎除了唬人之外就沒有第二招了),但倒是『在適當時候做當的事』值得一讚。到了繭那次其實又是變種的英雄主義掛師;鬼塚以腕摔跤的方法一敵五十,賣的只是鬼塚的怪力而不是智勇相全,而且鬼塚說服繭的不是以理,而是以力,那就是說鬼塚以一個人抵得五十人,所以鬼塚就是對的,假如鬼塚中途輸掉的話那是不是等於鬼塚就是錯的?這根本就是以力服人而不是以理服人!至於愛那一次其實也是大同小異,不過那次就換成菊地,假如最終菊地仍打不過愛的話那怎麼辦?是不是等於愛那種不斷找男人報仇的做法是正確的?
  大部份情況下鬼塚能服說服學生都是靠力量而不是道理,也就是說因為他打勝了,所以他的道理就是正確的,是不折不扣的勝者正確論。只要鬼塚一打敗那些『理論』就完全站不住腳,不堪一擊。還有一點值得留意的是,不論是對村井、麗美、雅、繭和愛,鬼塚都要逼對於承認自已其實是非常弱小的:平日裝得怎樣堅強,但當有難的時候卻不過是一個膽小鬼,而當中除了村井一個是沒給鬼塚唬到之外,其他都變了弱者(特別是女性,作者強調女性那個”非理性、柔弱、平日傲慢但有問題就不知所措”的形像絕對是不遺餘力,換了在美國定給女權份子炮轟),最要依靠鬼塚救助,那就是說,作者為了突顯鬼塚的『英雄形像』而故意壓低學生,這種作法和醜化老師來提升鬼塚的形像根本沒分別。(說到第一次救雅,筆者倒想知道假如雅不去求鬼塚救她鬼塚會不會真的不去救他,要別人去低頭求他、感謝他才去救人,這種英雄簡直令人作嘔到家了)
  另一個有意思的是這作品的好人和壞人是以喜不喜歡鬼塚而定:總之不喜歡鬼塚的一定是壞人,會慘遭”醜化之刑”,而喜歡鬼塚的一定是好人,『二元價值』得不得了,而且喜歡鬼塚的人一定要連他那種白痴行為都喜歡,討厭他那種耍白痴行為而又是他朋友的就只有彈間龍二一個,而對鬼塚的喜惡則成了作品中的正邪基準,說要營造主角的英雄形像這也未免太過頭了吧(這可說是非常典型的單一價值觀在作祟,其實整套《GTO》都充滿了單一價值觀、群體排他性和勝者正確論,有關這些可以參考筆者寫的”為何日本人害怕OTAKU?∼御宅族的日本悲劇”相關部份)?
  既然是英雄自然不能有兒女私情,冬月和麗美喜歡鬼塚差不多所有人都一眼看出,但是鬼塚對於這兩人的感覺卻沒不提及,鬼塚會救她們但也會救其他女生,她們二人在鬼塚心目中的地位完全無法知悉,難道英雄真的不能言”愛”?

老土?還可以更老土!
  對作者來說,所謂英雄就一定是打不死的,所以鬼塚可以在腦部有多個腫瘤、一破即死的情況下再給別人一棒打過去但仍然可以起身耍帥,再輕易將對手全部打跨再倒下,而且最神奇的是只是看到大門和涉谷的交談就估到大門校長的全盤陰謀一字不差,一向笨笨的鬼塚什麼時變成金田一呀?還要是在腦袋重創的狀態下!難道是腫瘤破了突然變聰明了?想到涉谷和天使有關以及雅那件事有關還勉強可以,但連PDA都可以想到就除了金田一耕助附體之外實在沒其他理由可以解釋了。更神的是在生死於一線之下竟然可以突然復活去救大門校長,其生命力之強你會懷疑他早在《湘南純愛組》時代已被強化改造成假面騎士。
  藤澤亨對於『英雄救美』有著近乎變態的情意結,全書的美女差不多都叫鬼塚去救過,最誇張的是冬月和雅救過兩次,而除了吉川有此『榮譽』給他救過兩次其他被救的都是女的(如果是男的像菊地是不是就讓他去死?)!就算是生死邊緣的鬼塚也會突然復活去救大門校長(他在接受改造的時候一定加裝了『救美雷達』,只要有美女有危機他就自動復活,唔,一定是!),救完還怕大門不知道是他所救要留下”記號”,這種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英雄的『英雄主義』最合適的形容詞就是-老土幼稚!一個廿二歲的大男人每次做完英雄都要人知,要人感謝他的出手相救,是不是只要別人不知他是救美英雄他就不去救人?要別人視他為救命恩人而感恩,不是老土幼稚又是什麼?
  而結局更是大搞『鬼塚英雄崇拜』,作嘔程度簡直五星級,老土之霸也!
一廂情願萬歲!
  更離譜的是全劇充滿了大量的一廂情願,鬼塚可以完全任意實行他的”英雄救學生”而不需要負上任何責任。換了其他主角,身體再強也得進醫院半年,但他兩三天就跳來跳去了(又一明証這傢伙一定是改造人!)。每次警察抓他兩下子就放他出來,最少都關他四十八小時吧?而櫻井理事長更不知何解特別包庇他、信任他能改變這間學校,絕對有理由懷疑理事長和鬼塚有姦情(不說其他,單是一個臨時老師比警察抓那麼多次就夠理由踢走他了);任何被他指責或者唬的人都會給他唬到,良心發現後更會死心塌地的成為他的支持者,對於鬼塚的理論從不質疑;鬼塚的白痴行為每個學生都會欣賞而從沒有人認為一個二十二歲的大男人有這些行為是神經有問題,同樣以亂七八糟出名的主角如《City Hunter》的牙羽獠、《功夫旋風兒》的新堂功太郎和《福星小子》的諸星當、甚至是只有五歲的野原新之助就是過街老鼠神憎鬼厭,但鬼塚就『得天獨厚』朋友們都欣賞他的白痴行為;每一次搞出亂子之後又要後侮怕給人踢出學校(又不是第一次出事,下次耍英雄或搞怪前就該想清楚會有什麼結果吧?之後還一臉無辜想耍賴要別人放他一馬);一間『名校』竟然會請這麼多人渣、痞子老師,不是變態就是色情狂;每個有悲哀過去而心理變態的女性都是給老師害的;鬼塚的任何『賭博』都一定會如鬼塚的意思進行而從不失手,順利得像荷里活B級英雄電影的劇本;理事長只是因為鬼塚的幾句話就將全校的未來押在一個流氓身上而不是自己主動去改革學校(筆者還以為這種”村長等待一個路過的勇者拯救村莊”的不負責任劇情只會出現在老土的RPG故事中的)等等

沒必要、沒勝算、以別人的生命下賭注
  另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是鬼塚經常以生命作賭注,但下的不單是他自己的生命,還有他的學生的生命!先是村井,他竟然真的讓村井用他”以為”夠堅韌的膠帶在大橋玩『笨豬跳』!之前沒做實驗,村井又不是鬼塚那樣是不死身,萬一死了的話怎辦?正常的情況是應該在村井跳之前拉著他,但鬼塚就真的讓村井跳下去了!村井之後揍他絕對理所當然。
  之後和麗美飛斷橋又是一次不經大腦的玩命行為(麗美沒把這笨蛋推下橋實在不該),而繭那次一對五十,最後他要繭出戰又是一次不經大腦的唬人.假如繭出戰而鬼塚弄斷了繭的手臂那怎麼辦?繭當時突然病發,如果就這樣死了的話又怎麼辦?最新一次就是扮恐怖份子脅持雅,再讓她父母和好的三流手段(真服了鬼塚竟想出這種老掉牙的法子,和《蠟筆小新》中妮妮想到的『英雄救美』根本就是同樣級數嘛!),首先,如果雅的父母不理她的話那怎麼辦?誰敢保證她的父母一定會一定會因為雅的眼淚而和好如初?如果關係反而更加惡化怎辦?第二,他帶著雅在一眾以為他是真恐怖份子的警察面前做戲『感動』雅的父母,但是警察不知道他手上的是玩具槍,萬一警察開槍打死他的話那怎麼辦(在外國,警方特種部隊射殺恐怖份子是司空見慣的,雖說日本的警察以無能出名,不大可能這樣做)?他死是他的事,萬一雅也被流彈誤所傷甚至被殺的話怎辦?
  這些賭注每一次鬼塚都是沒有勝算的!他賭的不是自己的本事,而是一些自己不可能控制的因素,而且每一次他都是輸不起的!那一次賭輸的後果是他負擔起的?如果不能不賭的話那當然要賭(如讓不回校的學生回校那次,他是一定要唬那學生的,不這樣推一把事情很難會有結果,更何況流氓也不至於真的因為語言不敬就當場打死身為老師的他,所以有一賭的價值,最重要的是命是他自己的,他有權決定怎樣用),但是大部份情況下是可以用其他方法解決的,但他就是要賭!而且還要拿別人的生命去賭,而每一次他都是輸不起的!這不是勇氣,而是魯莽和不負責任!(同樣是賭,《功夫旋風兒》中的新堂功太郎賭的是自己的本事和對同伴實力的信賴,而且在『非必要』的賭中就算是輸,後果他亦一樣承擔得起,輸不起的事功太郎是絕不會拿來賭的)

”兒童至上主義”和”推卸責任主義”的濫觴
  整套《GTO》都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兒童至上!總之兒童就是好的,他們做什麼都不必負責,他們的所有惡行都是大人一手一腳做成,將所有罪孽和責任全推給大人而他們完全不必負任何責任。
  先說繭那段,和一群不良少年玩”公審”老師絕對令人作嘔,那群人不斷將自己的失敗責任全部推給老師,好像自己的一事無成和墮落全都是老師的錯,而自己就算作惡多端亦完全不需負上任何責任,就算是鬼塚最後打敗那群不良少年,但亦沒有否定這群人的理論而只是指摘繭是膽小鬼,只會躲在別人背後搧動別人。假如繭出面和鬼塚玩腕摔跤而且還贏了的話那是不是等於繭有資格公審老師?那群人勝了的話就有資格將自己的過錯全推給別人?這種將自己要負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的想法及只要是勝利者所說的話就是正確的理論實在令人心寒(筆者曾經在網路上見到有人說看到這段覺得痛快的,可見這種心態絕對有市場)。
  不過去到開估『二年四組事件』作者終於發現到這種心態的問題的嚴重性了;首先是原本雅給人強姦的劇情改成雅因為暗戀老師但老師拒絕她而散播自己給老師強姦並影下裸照,結果演變成好友拓海因打傷老師被送到沖繩教導所,而全班學生不斷欺負老師報仇(畢竟數期單行本之前愛已經給人強姦,同一橋段再玩也沒有什麼震撼力可言)。由於在最後全二年四組學生一起反省過去將自己和家庭的問題都發洩到老師身上,並決定共同負起責任(雖則之後不了了之,”人人有責”變成了”人人無責”,但姑且當作者沒時間而不畫出來放他一馬吧,反而其他地方已罵得夠多了)。由於作者也有反省,那之前那令人作嘔的橋段就算數吧!(不過筆者對於那個受到冤枉的老師最同情,其實他根本沒做錯,作為老師拒絕學生的示愛是應該的,這是老師的操守之一,而選擇的手法也不能說錯,畢竟要向一個初中小女生解釋老師和學生不能戀愛實在有困難,不合理的應該是雅的報復,真正受害者應該是他!但鬼塚反而說是他不對,完全是出於幫親不幫理的心態,總之所有錯都是別人的錯,雅一點錯都沒有)

始於妒忌的反智
  表面上《GTO》是一套相當『反智』的作品,在故事中對於一眾學富五車的老師冷嘲熱諷,而對暴力和流氓式教學法相當讚揚,但事實上作者藤澤亨卻比任何人都羨慕會讀書的人(但不是有智慧的人,會讀書不等於有智慧,不要搞混了),何以見得?在故事中有一次鬼塚要考模擬試,作者要鬼塚在身受重傷之下考上第一名,既然那麼反智為何不讓鬼塚在試卷上畫個大交叉了事?之後在理事長面前說大道理如考試成績不代表一切,學生的成績不在於數字上,甚至老師的工作不是單單的教授書本知識等等(看得出其實最初《GTO》的主旨之一是就算讀書不成的人都可以當老師,因為他有一些書本以外的知識可以教學生,而成績也不是學生唯一需要的東西,但作者之後卻離題萬丈,變成廉價英雄漫畫)。但作者偏偏要鬼塚奇蹟地考到第一名,原因簡單到不得了,就是作者心底裡其實是非常羨慕那些很會讀書的人,所以才故意讓鬼塚完全不合理地考到驚人好成績(之後還要讀書成績極好的菊地非常肉麻的說鬼塚不是普通的傢伙),至於那些踐踏老師的行為其實就是妒忌;因為妒忌所以在作品中不斷醜化老師;而大力表揚不學無術的鬼塚,道理全起於作者藤澤亨心底的強烈自卑心!(同是羨慕會讀書的人,赤松健就可愛多了,他是很羨慕成績好的人,也很直接要日向莊的一眾考上代表學歷高的東大,不像藤澤那樣虛偽)(再補一注:真真正正說得上是反智的是如《稻中兵團》那種,而不是像《GTO》那種假反智)

正面向問題挑戰
  全《GTO》唯一算是正面的是作者強調『正面挑戰問題,而不是逃避』的心態,逃避心態沒錯是新一代日本年輕人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由這看來《EVA》中真嗣的確滿反映現實的),在故事中,作者不斷強調遇到問題時不是逃避,而是要正面挑戰,只有這樣才是解決問題的良方。當然有很多問題不是正面挑戰就可以解決的,所以在麗美那段鬼塚就教會麗美學會既然不能解決就不妨放開一點,不要自己鑽牛角尖.這點筆者是認同而且要讚一讚作者的。

順應市場需求的爛貨
 有不少無知漫畫迷常常將『大熱』和『好漫畫』混為一談,認為大熱的漫畫就是好漫畫,這絕對是錯誤認知!好漫畫可以賣得好,但爛漫畫也一樣可以!一套漫畫能夠暢銷的原因很多,包括了市場需求、宣傳以至誇眾取寵等等,反而作品的質素往往不是成功的重點!諸如《I's》,《Love Hina》是被內行漫畫迷罵得體無完膚的爛貨,但在市場上卻是大賣特賣,原因就是他們都是針對青少年綺夢而生成的紛紅色作品,而《GTO》成功的原因是它針對一群讀書不成又討厭老師的學生,在故事中不斷醜化老師又經常以暴力解決問題,正正符合了那群讀者的口味,簡單的結論就是:《GTO》在市場的成功不在於作品好,而是它反映了一群不良學生對老師的仇恨以及對於會讀書的人因羨慕而產生的鄙視!它徹底地迎合這些消費者的需求,所以才會成功。《GTO》加上上面提到的《I's》,《Love Hina》可說是『暢銷的作品絕不等於好作品』的標準範例。

爛得有夠”出類拔萃”
  雖然筆者不停的罵,但每期《新少年》和《少年Magazine》卻不停的追看,為什麼?因為筆者看漫畫多年,爛貨看多了,但爛得如《GTO》這樣”精彩絕倫”、”出類拔萃”的卻非常”珍奇”;白痴、無知、幼稚、一廂情願、作嘔的情節,狗屁不通的歪理。不過最厲害的還是:同一招耍白痴玩了多次還以為讀者一樣會笑;同一類劇情出了多次還以為讀者不會厭煩;肉麻透頂但自以為感人非常;裝模作樣卻以為很帥很酷;一堆作嘔的劇情畫得面不紅氣不喘,狗屁不通的歪理說得理直氣壯,這種爛法還真不是普通漫畫家可以畫得出來的。
  要找爛的漫畫不難,但爛得如此精彩的還真是『十年難得一見』,所以嘛,筆者每期看《GTO》都是一種樂趣,但為他白爛的法子還真是層出不窮,看不厭哪!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