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清爽的宿舍生活爆笑少女漫畫《夢回綠園》


文:傑特


『一作漫畫家』那州雪繪
  歌劇界有一種叫作『一劇作曲家』,一生只有一套經典之作,其他都是平平無奇。漫畫界也有這類人,他們的代表作絕對是經典,就算拿來和其他大師的經典相比也絕不遜色(或者說,不會遜色太多),但除了這套作品之外就沒有什麼作品是有水準的,這種一生就只畫過一套偉大的作品的漫畫家筆者戲稱為『一作漫畫家』。
  在少年漫畫界這種一作漫畫家的例子首推是《足球小將 小學/中學篇》的高橋陽一,《妙手小廚師》的寺澤大介和《古靈精怪/橙路》的松本泉。而少女漫畫則以《地球守護靈》的日渡早紀為代表,另一個則是今次的主角,《夢回綠園》的那州雪繪。

《夢回綠園》故事簡界
  男主角蓮川一也拼了命考入了其兄長一弘所入讀的名校綠都學園,但此時一弘卻和一也暗戀的女孩堇結婚,大受打擊的一也決定搬去綠都學園附設的宿舍綠林寮(但宿舍生都叫作GreenWood,意指”惡人的巢穴”),在這裡一也認識了兩個”極惡學長”池田光流和手塚忍,還有一個長得像美少女的如月瞬,再加上同一宿舍的一眾怪人,一也開始了極其不幸(?)的高中宿舍生活...

少女版的《福星小子》
  如果要為這套作品分類的話,應該算是《福星小子/山T女福星》那種脫線式爆笑漫畫,雖然程度上較輕,但風格上有點相像,同樣是以一所學校為舞台,主要角色是以那四個人再配上其他學生,而且橋段有些很奇想天開(如手塚忍的複製人事件),說《夢回綠園》是少女版的《福星小子》也是可以的。
  和《福》最相像的地方就是這漫畫同樣是沒有『歲月性』的,歲月性者,就是角色的世界雖然會有四季,有運動會和校慶等活動,但角色就是不會升級!如故事中瞬所說『唸了三年一年級,好歹也成長了些吧?』,他們在故事中過了三年夏天,但仍只是一年級,這就像《福》二年四組不管放了多少年假,過了多少暑假,他們仍是二年四組,不會變成三年四組,也因此當作者那州要升蓮川到二年級時要作出特別聲明。
  這種沒有歲月性的漫畫多見於爆笑漫畫,因為這類作品不必太過認真,而且很多古古怪怪的橋段,如果角色會成長的話那反而過份”寫實”,和故事風格不符,當然另一原因是角色不會成長那很多很麻煩的問題如畢業或者角色長大(總不能不讓角色畢業吧?還有像《GS美神》畫了那麼久橫島早該成為大人了,不能再老耍白痴),而連載時間都會有限制,當主角也畢業就沒戲唱了,像《究極超人R》那樣將主角留級也只能玩一次而已,所以這種故意沒有歲月性的作法常見於各搞笑漫畫中,不過少女漫畫則較少見。
  雖然兩套作品的風格相近,但《夢》卻有其獨特風格,倒不像《福》一味胡鬧,而且也有不少是以較為正常的校園生活作為橋段,因而生活感更重,這一點倒是偏向《究極超人R》的風格,比起同類搞笑漫畫『正常』得多。在感情描寫上《夢》則有著少女漫畫一貫的細緻(反觀《福》中細膩情感的劇情一隻手可以數出來),如角色的心理描寫雖然不多,但卻相當細膩,而且點到即止沒有過份強調,更沒有少女漫畫常犯「過份強調角色悲哀容易受傷的一面」的毛病,因此對於一些不大喜歡少女漫畫過份感性的朋友(多是少看少女漫畫的讀者)會很接受這種明朗清爽的風格。

真正不幸的主角蓮川一也
  在《福》和《GS美神》中作者都不斷強調主角很不幸和有很多煩惱,但事實上諸星和橫島卻是超級樂天派(不夠樂天是沒法忍受美神令子這種女人的),而且也不見得有多不幸,只是容易招惹一些古怪的東西罷了。但是《夢》中的主角蓮川卻是貨真價實的不幸加煩惱男:暗戀兄長的女友;第一天上學就胃潰瘍入院一個月;室友是個有著美少女外表的男生;隔壁住著兩個以欺壓同學為樂的學長;宿舍怪人極多;加上愛耍他的兄長竟是學校的保健醫生,自己又是直性子、容易信人、個性固執又死心眼,愛鑽牛角尖,再上動不動就流鼻血的體質。說一也是”不幸”一詞的活動教材可謂雖不中亦不遠矣。
  不過正如其兄一弘所說一也是”很可愛的人”,一也個性直,一決定就會全力衝刺不顧後果,所以感情表達往往很直接,生氣的時候連手塚也敢打,當下定決心要得到五十嵐巳夜的回答就每天都到女校等人。做事很認真所以光流決定要他接任宿舍長,而他亦做得得很好,還有那種外表看不出來、下定決心就做到最好的個性,因此雖然全宿舍都說他是『最好騙的人』,但也對他相當信任,而最後亦因為一也的固執而打動了內向的五十嵐,幸福之星終照耀在這個少年。

最少愛情橋段的少女漫畫?
  一般人(特別是以看少年漫畫為主的讀者)對於少女漫畫都有一個想法:少女漫畫全都以愛情故事為核心。這種說法不能算是錯,但亦不算正確,因為有很多少女漫畫是以其他題材為中心的,如經典《玻璃面具》就是以戲劇為中心的熱血少女漫畫,而《夢》則以胡胡鬧鬧的學生生活為中心,不過一套漫畫如沒有愛情點綴會變得單調,所以在《夢》中有了蓮川一也和五十嵐巳夜的愛情故事,相比起其他以愛情為重心的漫畫他們的故事相當簡單,佔的篇幅很少,只佔一本單行本左右,以一個有十一集單行本的漫畫來說這段愛情故事所佔的比例是很低的。

池田+手塚=窮兇極惡二人組
  不過要稱之為《夢》的代表角色當然是池田光流和手塚忍這對組合,在少女漫畫情報誌《PUFF》的角色組合投票中過了十多年仍然能夠佔一席位,單從這一點足見這對組合實在有其過人之處。
  一般這類『陰陽二人組』常見的類型是:一個亂衝而另一個則拉著不要讓事情惡化(銀英傳中波布蘭和高尼夫);另一是弱的一方依賴強的一方(清水玲子的『傑克與艾莉』和《雙星有約》的亮和瑞希),亦有強的一方反而將弱的一方視作避風港(《輝夜姬》中由和碧);另外一種就是二人互補不足的戰鬥型搭檔(《功夫旋風兒》的新堂加天光寺,《潮與虎》中的潮和虎)。不過池田和手塚的例子較為特別,他們分開來看的話,比池田更惡劣和比手塚更陰險的角色在漫畫界多的是,但二人一加起來破壞力就會幾何級數的提升,這種一合作起來「作惡力」會倍增的組合在漫畫界還真少見。
  池田是典型的體育系的角色,他並非像手塚初認識他時認為”為了得到他人認同而故意裝出笑臉”,池田是真的天生樂天派,他的開朗是天生的,至於作惡也是他個性的一部份,倒不是有什麼特別原因(這小子早在初中就已是問題人物,所以才有他是不良少年的流言),不過池田亦有其個性上的弱點,就是對自己的血緣過份執著,總認為沒有血緣關係就不是池田家的一份子,就算家人視他為親生子也沒用,正因為這種執著於血緣的個性使他和弟弟正十的關係不佳-正十總覺得這個兄長終有一天會離開。而生於政治世家的手塚則過份早熟,家族經常使用陰謀去達到目的,所以很早就認定『蒼天無眼』的沉痛現實,而長兄手塚旭脫離家門而成為家族的繼承人的手塚心想:『反正日後長大都會承繼家族的罪孽,那早做和晚做也沒有什麼分別』,所以在學生時代就習慣戴著虛偽的面具去傷害別人,但另一方面他卻很討厭這個虛偽的自己,而且對於『好人沒好報、壞人反而得到最終勝』的無奈現實感到難受,所以他不斷傷害那些好人來折磨自己的良心。由於池田發現了這一點,所以決定以武力將手塚的面具拉下來(反正手塚這類人以言語是說不通的),讓手塚將自己真實一面表露出來。而手塚從偷聽池田和一弘的對話中發現池田的想法:沒錯,現實的確很醜惡,但沒必要逼自己和其他人承認這個現實,不想做就不要做,既然戴著面具很痛苦為何還要戴?這個世界還有一些事是陰謀也無法得到勝利的(就是打架啦!),更重要的是,這個世界再卑鄙惡劣亦不需要他操心去告訴別人這個事實,善良而貧窮也沒關係,只要自己幸福就好。而池田這一番話感動了手塚,手塚不再戴上往日的面具做人,不過天生性的作惡倒是沒變(這小子本來就不是好東西),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樣傷害好人罷了,而二人也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友,手塚池田組於此誕生。
  另一點有意思是二人的關係不是那種”天生註定是好友”的類型∼少女漫畫很喜歡這種組合,兩個角色是命中註定是會走在一起,假如不相遇那故事就玩不下去,而是剛好二人編到同一房間後才交起朋友,就算二人從未踫見他們的人生也會繼續,而當他們分開之後亦有各自的人生,就像手塚所說的『一里塚』那樣:二人剛好在那裡停下來,就這樣成為朋友,雖然明知這段友情總有一天結束,但就是想繼續下去,盡情享受現在。比起很多將友情視作天長地久的角色,手塚和池田這一對倒是很灑脫的。

怪人集團綠林寮
  綠都學園比起其他漫畫中的名校校風可算非常開明(當然不算另類名校鶴峰吧!),雖然學校以升大學為主,但校方對於學生的惡搞不大理會,特別為了讓這群青春期精力過盛的年輕人有發洩的機會,運動會和校慶都辦得很熱烈,學生也利用這個機會鬥個你死我活,甚至學生會長私開賭局賭運動會校慶冠軍,連老師都下注,所以一眾校生都很喜歡這所學校,能夠讓學生對一所學校有如此自主性和歸屬感除了綠都也只有《究極超人R》的春風高校做得到,筆者引《R》的名言來代表綠都學園:『我校的名譽不是建築於花園、甲子園...而是自由的校風,容許各種莫名其妙的社團群雄割據』。
  說Greenwood是惡人的巢穴還不如說是怪胎的集中地;會”三十秒內回復英俊”神技的爛桃花之王(纏上光流的女子都是怪人,不是體弱的偶像就是女同性戀,不然就是同人女,還有幽靈...)、可以毫不遲疑的將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假人打碎的冷血鬼、美少女般的有錢小少爺、同性戀、味覺白痴、將宿舍變成遊戲中心加電器租借場的二人組、可以每天將電單車托上三樓的傢伙、甚至不明宗教傳教士等等。而這坐宿舍也很會吸引不明生物:外星人、幽靈、還有一個性別相反而異次元”櫻林寮”(!),住在這裡的人的確很快樂,因為每天都有新花樣,看不厭呀!
  不過始終是少女漫畫,所以綠林寮相比起真正的男子宿舍已是相當乾淨健康,事實上現實的男子宿舍有多可怕是一般少女難於想像的,不說其他,單是一大堆令人作嘔的玩意就不適宜出現於《花與夢》上面了(那些玩意有多可怕?找一套《功夫旋風兒》看看他們的宴會表演吧!),或者可以說是綠都學園的校風夠純樸,所以學生們都比較乖巧,不像一些大學的男生宿舍差不多廿四小時都是亂七八糟的。

簡潔的傳統少女漫畫格調
  身為八十年代末出現的《夢》,比起同期的大師們如清水玲子、渡邊多惠子或者是成田美名子及田村由美,那州雪繪在故事的編排以及畫面的處理上仍是很不成熟,技巧也很稚嫩,單就畫面或者編劇技巧來說並沒有太多值得一提的地方,特別是其”無歲月性”這一點沒說清楚,所以對 於一些不夠留心的讀者就會搞混了,但以一個出道不久的漫畫家來說她的表現已是可以的了,拿她和一眾大師相比是很不公平的,但她已較很多三四流漫畫家要好得多。

還可以繼續畫下去的吧?
  比起其他畫到江郎才盡而草草下檔的漫畫,《夢》其實還有很多發展空間的,例如櫻林寮這個構想就很不錯,如果換了高橋留美子單是這坐女子宿舍就可以畫上五本單行本了,而已那些新一年級的發揮也不夠,只有野山是佔了一期,像弗雷特應該可以有更多發揮的,而蓮川和五十嵐這一對也可以搞出很多花樣,比起其他已是畫無可畫的漫畫,《夢》可謂一坐題材寶山,不會發掘的那州雪繪只能說是她道行不夠罷了。
  反正往後她畫的漫畫沒一套能看,還不如重新連載《夢》吧?反正原本就是草草收場,重新畫一個好結局不是更有意思嗎?

特別附錄:淺談OVA《夢回綠園》

望月智充的青春劇
  由於漫畫受歡迎,那改編動畫自然是天經地義,於是1991年終於推出六集OVA,監督是以擅長拍青春故事,在《魔法小天使/魔法天使Creamymami》打出名堂,到了《古靈精怪/橙路》電影版《回到那一天》正式擔任監督的望月智充。此君可謂拍攝青春動畫的專家,他最有名的作品都是這類,如《相聚一劇完結篇》,和替Ghibli操刀的《聽海之聲》都是這類型的青春校園劇,而人設則是長年老搭檔後藤真砂子,由於班底多是《古靈精怪》的人馬,所以在風格上或多或少都受到影響是不足為奇的。

超誇張的配角聲優陣
  在聲優方面則和之前推出的廣播劇CD一樣,蓮川一也是佐佐木望(代表作是《銀英傳》的尤利安.敏兹),如月瞬是阪本千夏(《Cat's Eye》的來生愛),而池田光流是岩田光央(這是那州要求他來配光流的原因:《AKIRA》的金田),手塚忍是關俊彥(《YAWARA!》的松田耕作),正選倒是不算起眼,誇張的是配角的聲優陣:一弘是井上和彥(《改造人009》的島村丈,近年的則是《BASARA》的朱理),堇是島本須美(《相聚一刻》的響子),手塚渚是鶴廣美(《古》的鮎川圓),幽靈美佐子是皆口裕子(《YAWARA!》的豬熊柔),五十嵐巳夜是本多知惠子(《ZZ》的波蕾),小泉典馬是山口勝平(《亂馬1/2》的亂馬),而勵澤是綠川光(《GW》的希洛),甚至只是出了一個鏡頭的渡邊也找伊倉一惠(《City Hunter》的香)以及無名幽靈的南央美(《機動戰艦艇大和美女》的瑠璃),這種全明星級的聲優陣在八十年代很常見,但在老是推新人上前線當主角的今天就難於想像了。(前幾天筆者看動畫版《Hunter X Hunter》,所有聲優竟沒一個認識!用新人也未免太過火吧?)

原作的,以及原創的
  六集OVA只有第一話和第五、六話是漫畫原作,其他全是輕量級搞笑新作,背景用淡色調去營造柔和的感覺,看得很舒服。第二話由忍的可憐變態姊姊渚擔綱,單是她想性侵犯麗名那段就笑得倒地了。而第三話的《校慶出品作”這裡是魔王之森”》,原作只是那州畫的一個奇想天開式的RPG短篇,但到了動畫就變成了綠林寮一眾人拍攝的同人電影,看到他們以”手工藝式”拍攝電影就很有意思,配上漫畫的相關部份來看更是好玩。第四話則是幽靈纏上光流的故事,光流”爛桃花冠軍”的名號倒不是混來的。而第五、六話《喜歡你真好》充份展現出望月智充最拿手的青春校園愛情劇的風格,故事細膩溫馨,特別是五十嵐和典馬在火車站吵架那段雖然沒有對白,但畫面的效果卻做得好,兩話都能完全能重現那種青春期少年的戀愛感覺,很了不起。

  作為《夢》迷是不可能放過這六集OVA的,如果喜歡望月智充那種青春劇風格也會欣賞,因為比起《古》,《夢》更貼近望月最拿手的劇種,是很好看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