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GUNSLINGER GIRL》殘酷與可憐的含羞草


文:|0|

  日本漫畫《GUNSLINGER GIRL》(中譯《神槍少女》),乃相田裕的首套長編連載作品(自《月刊COMIC電擊大王》2002年7月號開始連載)。內容講述殘障少女們受洗腦改造,替政府諜報機關執行連串暗殺任務,一段段無奈與感概交集的故事。此作憑藉其別具特色的風格及劇情而受到注目,並罕有地在短短一、兩年後推出電視動畫及PS2遊戲。有見及此,本文試就故事劇情以至背景設定等方面,對《GUNSLINGER GIRL》的成功與不足之處作出評論及分析。

 

無奈與感概的支配

 

  就如同多數的月刊連載作品般,《GUNSLINGER GIRL》的故事舖排以單元形式為主,由角色的心路歷程及人際關係推展劇情。受改造成義體而擺脫殘障,卻要接受成為暗殺工具的少女們,與其專責教官組成名為「兄妹」的作戰單位,亦同樣是劇情主軸所在的主角。

 

  雖然《GUNSLINGER GIRL》的背景設定,就是政府公權為求反恐,而不惜對沒其他選擇的少女加以利用,但是作者相田裕在此並沒刻意強調如何憤世嫉俗,反而是相當含蓄地流露出一股無奈的感概。若說集團侵犯兒童、詐騙壽保行兇等暴行,或者以犧牲少女們來換取其他殘障人士再生機會之類,還算是描寫得比較露骨的話,那麼單行本第2期中會計師Filippo對Rico說「(還未長大成人的)妳還有許多可能性。」(實際上Rico等義體根本只有當暗殺工具這個可能性),或者單行本第3期中以Pinocchio來反襯洗刷記憶、不能為人的義體,則可謂在不明言下達致更懾人的沉重寒風。

 

  尤其若對照《GUNSLINGER GIRL》的原型,作者相田裕的同人誌舊作《GUN SLINGER GIRL》(1998年至2000年間共發表過6個短篇單元),則更見當中劇情處理上酷化的轉變。同人誌單元3中公社還沒對目擊者的無辜少年殺人滅口,可是到了商業連載第2回則換成了Rico一臉微笑地扣下無情的板機;同人誌單元5中專責教官Marco還有餘情去探望其義體Angelica已遺忘了的小犬,到了商業連載第10、11回卻是Marco為了培育Angelica的工作而連女友也落得分手下場,換來的卻只有Angelica因為早期技術滯後而努力白費的心灰意冷。這種近乎令人厭惡的陰鬱藍調,可謂更能反襯出義體們追尋點滴幸福的難能可貴,在不協調的缺憾美中形成令人注目的獨特格調。

 

躍動與漫然的異國風情

 

  當然,《GUNSLINGER GIRL》的單元形式舖排,亦自有其利弊所在。利者,自然是有較充裕的空間,去慢慢描寫角色們的點滴,不論是沉重的不快經歷,還是輕鬆的閒逸生活,都較易讓讀者感同身受。弊者,則是因為要顧及角色描寫為主,而難免令劇情主線變得較為模糊稀疏。《GUNSLINGER GIRL》的故事背景,是國家公權與以五共和國派為首的恐怖份子間的鬥爭,這個鬥爭過程到了單行本第2期,才逐漸明朗化為分離主義運動及維護國家完整間的衝突。本來在單行本第3期提及到,五共和國派正準備破壞墨西拿海峽大橋興建工程,是個不俗的劇情引子,可惜直到單行本第4期為止,還未見有更進一步的發展,這個問題也是作者該加以注意之處。

 

  談到公社與五共和國派鬥爭這條主線,其實亦有一定程度的現實根據。近代義大利向來都是先進發達的風光背後隱含著貧富懸殊的嚴峻實況,北部如Padania平原坐享產業革命帶來的經濟成果,南部則是被壓榨的罪惡溫床。虛構的五共和國派以爭取Padania獨立為其願景,就算放諸現實亦有相當程度的根據。(作中提及過的「赤軍旅(Brigate Rosse)」正是實際存在的恐怖組織)當然,義大利北部畢竟還是既得利益者,像自殺式襲擊那種過份激進的路線自不可能在作中出現。事實上較諸北愛爾蘭的IRA或者巴斯克的ETA,義大利主要的治安問題還是在南部眾多黑幫的犯罪活動。

 

  若不計較《GUNSLINGER GIRL》中以反恐作劇情主線,大概只是為了加重特務色彩及吸引力,那麼一些細節上的表現也挺合乎義大利的風土人情就是。讀者可見危機四伏的那不勒斯,亦可見文藝復興的佛羅倫斯,更可見時尚潮流的米蘭。尤其配合上作者相田裕那種線條簡潔、多作留白的同人誌式畫風,那就更是跟磚塊與木板搭成的中古平房建築舞台背景相映成趣,予人寬敞活躍之感。

 

悅目而又不至浮誇的鎗戰表現

 

  平心而論,像SISDE這種官方單位,為了採購及維修等的方便,物資方面都應該是愈統一愈好。就算社會福祉公社是特務人員機關,但鎗械的款式亦仍未免有過多之嫌,這只能算是作者相田裕的個人趣味及為吸引讀者的新鮮感而已。

 

  撇開上述問題不計,《GUNSLINGER GIRL》在鎗械運用及戰鬥場面處理方面的表現倒是相當平實。公社的鎗械款式大都集中於Beretta、FN、H&K、SIG等幾家歐洲名廠,以及按照義體與教官的體型差異來分配大小款式。作戰方面由簡單的前後夾擊、用擾亂性手榴彈作突襲,以至冒險地為救出人質而作佯攻牽制等。坊間偶有把此作與日本動畫《NOIR》(中譯《黑色天使》)作比較之論,但相較於《NOIR》那種近乎暴力美學的鎗戰電影風格,《GUNSLINGER GIRL》則是嘗試反恐鎮暴的實戰表現,兩者可謂各走不同路線。

 

  當然,《GUNSLINGER GIRL》也有一些比較觀賞性多於實際性的戰鬥表現,不過作者在此也有一定的補充理據去加強說服力。就像在單行本第1期中,Triela曾有過雙手持鎗這種吳宇森作品般的表現,但若細心觀察的話,則可見其實是先在營救Mario的衝鋒中把P230SL的全彈盡發,然後再用空出來的左手拔出後備的P7M8殲滅餘下敵人。尤其P7獨有的squeeze cocking(握壓待發)設計不用事先解除保險機關,對這種左手拔鎗的突發情況更是有其必要存在。除此以外,五共和國派殺手Pinocchio的用刀癖好,連同伙Franco都指其為不切鎗戰實際的愚昧,背後卻有著因為曾鎗殺無辜女童而留下的心理陰影,而在潛意識中對用鎗有所厭惡。兩者都可見作者在追求觀賞性表現的同時,亦不忘輔以實際性的補充理據。

 

總結

 

  綜合而言,《GUNSLINGER GIRL》的成功,主要在西方文化及反恐鎮暴的融會貫通下,構成眾多日本漫畫中頗為別具一格的作品,故此較容易受人注目。其個別單元劇情中的冷酷描寫,以及鎗戰場面上的厚實表現,都是值得一讚之處。至於整體故事主線的連貫性,則仍是有待改善的地方。到底能否更上層樓,則可要視乎作者相田裕在單行本第5期或之後的表現如何了,讀者們還要拭目以待。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