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 他文章

輕小說評論

王道的商業作品《艦隊收藏——陽炎起錨》
文:Man of Destiny

艦隊收藏相關的二次創作,無論是官方還是同人的,別說逐一分析了,單是整理,寫幾本磚頭書也寫不完。
而當中最受觸目,最為隆重其事的本家動畫,卻受到一面倒的劣評。有人質疑為何不直接把本來就評價不錯的《陽炎起錨》、《吹雪奮鬥記》等官方二創動畫化,甚 至有人表示隨便一部同人漫畫都比艦隊收藏動畫版好。
反過來說,中文版剛剛出版完畢、官方的二創小說《艦隊收藏——陽炎起錨》卻受到廣泛好評。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是因為角色本身受歡迎,但其實以人氣而言,陽炎 只是驅逐艦的中段班,遠不如另一部作品的主角,身為大船的翔鶴瑞鶴。即使同為驅逐艦,也有很多人氣更高的角色,例如第六驅逐隊、看板娘島風、大天使時雨等 等。
因此直接的說,就是《陽炎起錨》的出色,是作品本身寫得精彩。

實際上,整個「艦隊收藏」的計劃,最初其實不過是商業計劃,而且重點還不是遊戲本身。遊戲只是用來推角色,真正用來賺錢的部分是賣週邊。而對出版社角川而 言,主要就是指賣書,例如以艦娘為主角的漫畫小說等。
雖然動畫化本身可能並非最初就有的計劃,但出版小說和漫畫來賣錢就絕對是。因此,在這項目其中一環的小說《艦隊收藏——陽炎起錨》,本來就完全只是個商業 計劃。《艦隊收藏——陽炎起錨》的唯一目的,就是賣錢。
當然,筆者須澄清一下,說《陽炎起錨》純粹是商業作品,並非貶義。筆者從不反對,亦不會輕看商業比重較高的作品。真要說的話,經典如莎劇、名著話本小說 等,從一開始就是商業作品而非純為藝術而創作。後人視之為藝術,是因為作品中顯示出的技藝。即使被戲稱為稿匠,但創作時的高超技巧,亦使作品成為一流藝術 品。
反過來說,除非是不愁衣食的富貴人家為興趣而創作的作品,否則又有多少藝術品是純為藝術而作呢。在歐洲歷史中,偉大的藝術品從一開始就是為政治、宗教而 作。而到後來,藝術家則是被貴族富商包養。至於漢文化中,文學作品亦從一開始就是為政治、哲學服務。至於文筆分家,則是從文人分析技巧,到追求技藝而開 始。

有點離題了。總而言之,《陽炎起錨》雖然是純商業作品,但也是技藝高超的精彩小說。而最值得稱許的,是《陽炎起錨》的劇情,並非賣弄曲折奇詭、語不驚人死 不休而走偏峰。反之,《陽炎起錨》的劇情可說十分王道。
說起來,所謂「王道劇情」, 難聽點說就是老梗。然而,老梗並不代表劇情差劣。觀眾讀者會對老梗厭倦,只是因為劇情雷同,重覆性高,容易猜測。現今亦有人稱之為「套路」 。然而老梗之所以會老,正是因為王道劇情有一定水準,因此大多數作品均會以此套路發展。
其實所謂的王道橋段、劇情和架構,被視為王道自有原因。這些劇情展開最初出現時當然是令人眼前一亮,只不過套路被摸熟以後,就會產生大量變化模仿。而後人 再寫王道劇情,在大量類似作品之中,雖然難以突出,但只要有一定基本功,作品仍能有相當質素。反之技藝不足的創作者,為了避免老梗,反而亂搞轉折,隨意超 展開。如果劇情能自圓其說還好,但更多的情況是作品沒有剎車,爛尾收場。而當某一套路成功,便又衍生出大量仿作,最終成為王道劇情。如此週而復此,循環不 息。

話說回來,《陽炎起錨》的基本背景和角色設定,也不過是依據艦隊收藏的遊戲而設,與其他二創如漫畫、小說甚至動畫也是大同小異。因此筆者一直想不穿為何好 好的動畫可以寫成那個樣子。所有這些二創,從來都離不開艦娘的出擊、戰鬥、日常和軍旅生活。有些作品中會觸及提督和敵人深海棲艦。但一切素材就僅此而已。
當然,由於遊戲設定上的空白,各創作者亦有一定的自由。例如《陽炎起錨》中選取人氣較低的陽炎作為主角,是很聰明的選擇。陽炎實際上在一眾艦娘中並不算突 出,主要是因為她沒有太特別的捏他、個性或屬性。她不是頭腦派,也不是筋肉派,沒有某些艦娘那種特別的經歷或戰積,頂多只有與不知火的配對。但亦因此,在 個性的塑造上有很大空間。
雖然如此,築地俊彥亦只是根據遊戲中活潑的台詞,把陽炎寫成開朗的平常女孩。不是智力高,就不用鬥智,然後因為作者智力跟不上劇中角色,而令角色(無論是 主角還是敵人)變成腦殘。反正在艦隊收藏中,雖然也有敵人有智力的描寫,但更多的是敵人就跟蟲子差不多的社會架構,大都聽從幾隻較高等敵役的號令。當然, 這是因為根本設定上,遊戲對深海棲艦著墨不多,頂多只有暗示而已。雖然有些棲艦有語言能力,但根本上來說,棲艦是難以溝通、目的不明,只知道她們會以控制 海洋為手段。當然,田中不把話說死的原因有很多可能,但無論如何,《陽炎起錨》中的棲艦亦只是作為推進劇情,產生張力的敵役,而且沒有什麼奇詭的手段。頂 多只有一般的戰術計策,或隱藏的戰力。
其實,各艦隊收藏二創的基本架構並不難寫,因為作為戲劇中張力來源的衝突,一直就在那裡。深海棲艦的進迫,就是帶出衝突的來源。當然,《陽炎起錨》並不僅 止於此。陽炎面對的還有作品中的各種大小衝突,包括同伴、環境和工作等等。實際上,立場一致而意見不同的同伴,產生衝突、和解然後加深情宜,是很基本的橋 段。而在這方面,築地俊彥很巧妙地把陽炎安排進一堆問題兒童中,這樣不單每個角色均可有戲,亦不用擔心衝突、劇情量和劇力不足。而這些角色中,最明顯的就 是作為傲嬌角色的曙。
對創作者來說,曙是個十分好用的角色,因為她很容易跟人起衝突,而傲嬌個性不單十分討喜,更重要的是只要觸動到一個點,就能輕易和解。這中間戲劇性的變化 過程,其實就是所謂的劇力。沒錯,由於使用傲嬌角色便能輕易推進劇情,所以這屬性才會被視為王道配置之一。
除了跟棲艦和同伴的衝突,《陽炎起錨》還有描寫陽炎在其他方面的工作,包括統籌大型活動和當秘書艦。對戲劇來說,角色的「目的」十分重要,因為如無目的, 角色便不會有行動,或行動沒有意義。而「完成工作」就是這些劇情中陽炎的「目的」。然而,「完成工作」本是件沉悶無聊的事,那如何寫得有趣吸引便最考創作 者的技藝了。王道的做法就是在細節上下工夫,不單有說服力,同時亦使讀者感受到過程,以及在完成工作、達成目的時的成就感。當然,雖然陽炎處理了大量文 件,但作者只需取一兩件例子作為描寫,而無需冗長地說明陽炎如何應付每份個別文件。如何不致太過空泛並有說服力,但又不會淪落為沉悶繁瑣,仍然是看作者的 基本功、對實務和細節的理解。
正如職場劇中,既然是描寫某一職業,亦必須有該種職業的大量細節,而這些細節更須與劇情相關。否則只是換湯不換藥地把同一模板套用於各種環境。而更糟的 是,當細節沒有說服力時,劇情便會變得兒戲可笑。

在避開王道劇情時,為免讓讀者猜中劇情,很多創作者會寫出各種突然的轉折或反高潮。然而,反高潮換句話說就是當讀者期待有高潮劇情時,卻沒有高潮或逆預期 而行。這是很難駕馭的技巧。寫得不好時,讓讀者預期落空是小事,真正的問題是沒有高潮,劇力如飛機失事般急墜。
反過來說,《陽炎起錨》中多次出現預料中的展開。例如要救的人總是會救得到,即使遍體鱗傷,但就是沒有派便當。然而,雖然大家都知道會有這樣的劇情,只要 事前的鋪排充足,心理描寫踏實,讀者與角色產生連結並代入角色,讀起來仍十分過癮。當然,「鋪排、心理描寫」等,正是王道技巧。這些是基本功,無法取巧 的。有些創作者這方面的描巧不夠,只希望能取巧構思各種奇詭劇情,蒙中了還好,但更大可能是劇情一廂情願又犯駁。而這其實又是基本功不足的問題。
反高潮的其中一個關鍵是讀者預期。而讓讀者有預期,就是下伏筆了。契訶夫曾說:「如果第一幕中出現了槍,那劇終前就得有人開這把槍。」而反高潮則是一直強 調這把槍, 但到最終仍沒有開火。當然,有些情況下這樣寫也可以寫得好,但伏筆作為伏筆而起應有的功用,才是王道的技巧。在這方面,《陽炎起錨》中的例子不勝枚舉。然而為免影響各位欣 賞此作,恕筆者不舉例了。
那麼,當作品一如讀者預期發展時,如何產生危機感呢?其中一種技巧,就是危機過後,原來另有更大危機。就像各位玩遊戲時,解決掉最終首腦後,卻出現隱藏首 腦,而且還要即時用當下的血量、裝備和殘彈來應付。當然,隱藏首腦的出現牽涉到上文所說的伏筆問題。所幸艦隊收藏的架構設定中,隱藏首腦要多少有多少。

總結而言,《陽炎起錨》在劇情架構和描寫方面均是穩打札實的作品。即使每次戰鬥,勇敢的驅逐艦娘均只是憑著勇氣就直接衝上去,已方如何重傷就是不會死,但 由於鋪排細緻,依然精彩緊張。讀者或許能能輕易猜到後續劇情,但即使如此依然好看。這就是王道劇情的能耐。

後話:
當中文代理版的《陽炎起錨》全數發行後,身為提督,筆者自然非為它寫一編推介不可。然而坊間既已一致好評,推介文章甚多,筆者再怎樣寫也寫不出新意。
最初筆者有考慮過分析此作中的艦隊收藏相關元素,然而這些對並非提督的讀者而言並不重要,而一眾提督自然亦早已注意到。苦思良久,才得出本文的切入角度。
然而,書中有幾處原創增添內容,是筆者十分欣賞的。其一是「榮譽驅逐艦」,另一是「驅逐艦騎馬戰」,兩處均十分討喜,令筆者最為印象深刻。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