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 他文章


輕小說評論

眼花撩亂,目不暇給:《烏鴉姬不宜穿華裳》
文:Man of Destiny

筆者在以往已經說過,在介紹推廣推理、解謎、偵探作品時,常常面對的一個難題是,如何在不劇透的情況下說明作品的優點(或缺點)。因為即使轉彎抹角的暗 示,或籠統空泛的分類,也已是充足的線索。而偏偏推理小說的讀者是世上最善於(或至少最喜歡)推理的人,即使一點點蛛絲馬跡,亦能推斷出種種結論。
舉個例,某本古早的「密室行兇」推理小說,其精妙之處,就是「密室詭計並非以機關,而是心理效果達成」。 但當作品介紹這樣說時,便已在某程度上提供了解答。當然,更不用說經典而且已經成為了梗的 《東方快車謀殺案》。當中兇手身份的精妙之處,就是......
總之在推介一部推理解謎小說時,只要打算說明其精妙獨特之處,便不得不在某程度上劇透破梗。但如不觸及或說明任何巧妙之處,卻又難以點出作品之好。如只簡 述作品背景梗概,便只淪為作品大綱。
筆者對此也想不出什麼解決方法,在推薦《烏鴉姬不宜穿華裳》 這本書時,完全不破梗、說明此作技巧或對作品分類。但當作出各種程度的解說時,勢必會影響各位閱讀此書時的樂趣。筆者只希望各位能不帶任何成見或預設閱讀此作,有完美的閱 讀體驗。
因此,在毫不劇透的條件下,筆者先說明對此書的評價,就是「眼花撩亂,目不暇給」 。如果是喜歡推理解謎的讀者,這是一部不能錯過、有意思的作品。去看就對了。

如果閱下並不信任本人推薦,或仍猶疑到底是否真該花時間閱讀這本冷門之作,下文會有更詳盡的分析解說。但進一步解說分析的代價,就是會破壞閱讀時的樂趣。 是否值得,請自行斟酌。

在上文中,筆者一再用了「推理、解謎、偵探」這組詞。這是因為實際上,《烏鴉姬不宜穿華裳》到底該屬於哪一類,筆者亦思考了很久。誠然,筆者經常強調創作 者不應受分類所限,但在分析整理時,分類便十分重要了。然而,創作正是打破類型的框架。而《烏鴉姬不宜穿華裳》就正是這種獨特的例子。
雖然《烏鴉姬不宜穿華裳》榮獲推理文學獎「松本清張獎」,但它到底是否傳統的「推理小說」,實在是個疑問。它有著傳統的「偵探解開所有謎團後,召集所有人 再說明案情」的慣例情節, 但這位偵探在書中現身的段落少得可憐,更不用說出來推理了。而「推理」的部份,與其說是推理,倒不是說是解說。因為很多的謎團,線索都沒有直接向讀者呈現(甚至原來有這個 謎,也是偵探說出來才知道),就已由作為偵探的角色直接向所有人(包括讀者)剖析說明。
這當然違反了很多推理作者的「公平競賽」規矩,即推理小說中偵探與讀者是公平競賽,得到的線索都是同樣的規定。但反正規矩就是用來打破的,只要作品好看就 行。無論如何,重點是這部作品不單「推理」成份不高(除非讀者自行的推理也算進去),甚至「偵探」的戲份也不多。因此嚴謹來說,很難把此作分類為「推理」 或「偵探小說」。想來想去,筆者最後唯有折衷地將本作定位分類為「解謎小說」。

既然是「解謎小說」,首先必定要有謎題, 之後還要有解謎的人。而既然上文已說過,本作中的「偵探角色」到最後一刻才出場,那解謎的重任自然落在讀者身上。
在製造謎題方面,《烏鴉姬不宜穿華裳》用了大量的敘事詭計。甚至可以說,對讀者而言,通篇的謎會成立,也是因為敘述性詭計。這也難怪,畢竟敘述性詭計唯一 用來欺騙(或美其名為「誤導」) 的對象就是讀者。
因此筆者不怎麼喜歡敘述性詭計。首先既然被誤導的只有讀者,那這場與偵探的較量從根本上就已不公平。況且,筆者不喜歡被愚弄的感覺。而更重要的是,特別是 某些「敘事者即兇手」的作品,只能說是作弊。敘事者不單可以刻意隱瞞、忽視不利自己的事情,某些作品中的更直接說明之前某些段落是謊言。如果這樣也可以接 受,那之前讀者的推理根本是白費氣力的,因為文本本身已經不可信,那這本「推理小說」還有什麼價值?誇張一點的說,敘事者通篇在寫自己的不在場證明,到最 後才告訴你「全都是假的」,那你收不收貨?因此這種 「敘事者即兇手」的實驗,即使很有創意,在筆者看來仍是失敗的,不能接受的。
只有幾種情況是例外的。首先是小說中早已說明文本的來歷(例如被發現的日記、記錄等),讓讀者對此後文本的可靠性有概念。又或者是搞笑作品,例如《生徒會 的一存》系列中,敘事者在文本中自稱「攻略完成了所有女角」。  因為所有人包括女角們都知道敘事者是來亂的。
話又扯遠了。無論如何,所幸《烏鴉姬不宜穿華裳》並沒有「敘事者即兇手」的詭計。況且本書中的主要段落均沒有第一身視點的敘事者。那為何筆者會在上面對這 點作一番批評?而這與《烏鴉姬不宜穿華裳》有什麼關系,則請各位讀完本書後再自行領會了。
總之,《烏鴉姬不宜穿華裳》中雖然通篇都是誤導,但實際上書中每句都是事實,只是每句都會引導讀者到錯誤的方向。書中從第一句開始就已經在誤導讀者,一直 到最後一句才點明真相。
然而,由於正是作品中每一句都是事實,而且各種最細微的線索從一開始就已向讀者透露,因此讀者比較不會感到被愚弄或冒犯。反而像是看了一場華麗的魔術表 演,眼花撩亂,目不暇給。一直到最後一段,真相大白後,掩上書頁後才舒一口長氣。

對讀者來說,不公平或資訊不平等的另一點是,這是一部奇幻小說,有自己獨特的世界觀和設定。而且由於本書的設定如此獨特,並非主流奇幻的「異世界魔法精靈 矮人冒險者公會」套餐,讀者一開始的資訊就已不多。而一些獨特設定,除非故事發展或有人解說,否則讀者只能被蒙在鼓裡。當然,看得仔細的讀者也許能從蛛絲 馬跡中略知一二,但始終難以推測出全盤真相。這也是讀者落後於書中角色之處。

因此,這是一部佈局嚴謹、精密細緻、設定奇特的解謎小說。作者佈下了一組環環相扣的謎題,而讀者要跟上劇情和設定就已經夠眼花撩亂,只能像看精彩的魔術表 演一樣,不斷猜測真相,直到最後一刻解開所有謎底為止。作者如何以敘述性詭計佈局,以及如何解開真相,就是本書精彩之處。

本書佈局中當然有遵循古典推理的法則或老梗。例如上文提及過的「偵探解開所有謎團後,召集所有人再說明案情」的慣例,固定而封閉的場景,及在其中有著千絲 萬縷關系的一眾角色。只是一一說明就會破梗,例不如讓各位自行在書中欣賞。這也是本文中對本書的角色、劇情或背景一句也沒提及的原因。

最後,本書中有著獨特的完整世界觀及設定。如只出一部作品,也實在太可惜了。因此在維基條目中可見,作者其後又以同一世界觀寫了幾本續作。這亦說明本書在 日本受到一定程度的歡迎。
反而同樣流行推理小說的中文閱讀圈子(或最少,台灣)竟然只代理了首作,其後作品一律沒有消息,實在十分可惜。無論如何,《烏鴉姬不宜穿華裳》本身是十分 完整而獨立的作品,即使無法看到續作,單以本書而言,已經十分值得欣賞。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