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熱血、寫實、In your Face! 《Slam Dunk》


文:傑特

九十年代最優秀的漫畫家
正所謂『江山代人人才出』,說到這一方面筆者留意到日本漫畫家的一個很有趣傳統:平均五年就會有幾個不錯的新人出道,而平均十年就會有幾個大師一起出現。如八十年代初同時出了鳥山明、北條司、高橋留美子、安達充以至蛭田達也等等,五年後就出了桂正和、結成正美、石渡治這些雖不算大師、但卻是漫畫界的中堅份子。到了九十年代則出森村讓次、藤田和日郎、和月伸宏和這次要談的漫畫家井上雄彥。
在這一批90’(其實他們出道不一定是九零年,只是取個約數,前後出道的也會算進去,不過太早或太晚如八八或九三當然不算吧!)漫畫家之中筆者以為井上不論是才華還是上進心以及進步幅度都是同期一眾漫畫家之冠,特別是出道長編作《SLAM DUNK》的表現更是出色,完全不像是一個第一次畫長篇連載的漫畫家應有的水準。

《Slam Dunk》故事簡介
櫻木花道直到升上湘北高校已經失戀達五十次了,但對於追求純愛之心卻一點不變,就在第五十次失戀後幾天一個叫赤木睛子的少女問他:『你喜歡打籃球嗎?』,由於睛子正正是花道喜歡的類型,所以就連籃球是什麼也沒搞清楚就說自己喜歡籃球。不過花道很快就知道睛子其實一直暗戀同是高一的籃球好手流川楓。更慘的是因為睛子誤會了他打流川而討厭他,就在最失落的時候經過體育館更和籃球部的主將起了衝突,但沒料到的是籃球部主將竟然就是睛子的哥哥!

傳統為本,創意為副
單單看角色的基本設定以至故事的架構《SD》和一般時下流行的熱血少年漫畫沒兩樣,都是一個熱血少年主角配一個酷酷的男配角,男主角暗戀傻呼呼的可愛女主角而女主角卻暗戀男配角,這種公式到不行的熱血少年漫畫制式泛見於各大大小小的少年漫畫之中,完全沒有任何新意可言。但作者卻在這種近乎玩到爛的公式之中加入各種變化,使原本平平無奇的格局變得極之有趣;如流川的酷基本上只不過是睡得太多面部肌肉硬掉的結果、櫻木的熱血單細胞可說漫畫界同類角色之最、長得像大猩猩的籃球隊主將是女主角晴子的哥哥、 加上表面上是宿敵的櫻木和流川但事實上櫻木根本連當流川的對手的資格也沒有以及極之爆笑的失戀五十次等等。作者在各種已經老掉牙的公式中加入了不少變化,使讀者看來較有新意,而不會太過流於坊間一般同類漫畫的窠臼。

挑釁文化下的籃球世代
真正使《SD》作一般運動漫畫不同的地方不在於角色或橋段,而是在這些元素下的精神,那《SD》的精神是什麼?以兩句簡單的話來說明就是“踢對方的屁股”和“In Your Face!”。
第一句“踢對方的屁股”語出自前NBA的名將查爾斯.巴克利,他認為到球場上不是為了和別人交朋友,也不是單單求勝那麼簡單,而是要徹底的痛宰對手,將敵人修理得頭也抬不起來,比喻起來就是用力將對手的屁股踢得開花,只要細心留意就會發現這種極具侵略性的打球哲學是《SD》中大部份主要角色的打球理念,他們不會像《足球小將》般場上是君子場下是朋友,也不會像《Dears Boy》般打得溫文儒雅比婆娘更婆娘,他們下場就是為了痛宰對手,打得漂不漂亮沒關係,贏得粗野也沒問題,最重要是要踢得對方跳起,徹底地痛宰對手,引某籃球鞋的宣傳語句所說就是“娘娘腔別到球場!”。
至於In Your Face是一籃球術語,意指在對方的頭頂上灌籃,在籃球場上沒有什麼比這種動作更能帶給對方羞辱的了,加上灌籃這種本來就是充滿威嚇性的得分動作,加起來就是“我吃定你了!”的支體語言,還有比這個更加羞辱的嗎?這類極具挑釁生的動作和語言在《SD》漫畫中到處可見,由櫻木在花形頭上灌籃到福田攻得櫻木頭破血流再到豐玉的一大堆垃圾話(Trash Talk,也是籃球術語,指挑釁性的語言如櫻木的自大說話以至赤木撞到清田的話都是這一類),總之就是不但比賽贏你,連氣勢上也要贏你,不將對手吃得連骨頭都不剩絕不離場,而如果對手沒有這種拼生死的決心就別到球場,對這群人來說籃球不是運動,是戰爭。
最適合來形容《SD》中的這群將打球當成殺人放火的傢伙,只有一個字:Tough,台灣籃球評論大師曲自立將這個字譯為“強悍”,實在再貼切也沒有了。

絕對寫實的運動漫畫
另一點和一般日式運動漫畫不同是《SD》非常講究寫實性。
一般運動漫畫,特別是球類漫畫“必殺技”往往是不可或決的,好像主角沒有幾招必殺技就畫不下去似的,而這些入殺技由將一般特別技演化出來到完全天馬行空的都有,漫畫家挖空心思就是為了想一招切合主角風格的絕技,情況就像《新漫畫狂戰記》般炎尾燃的弱點『沒有必殺技就畫不下去了』。做成這種現像的原因有兩種;其一是漫畫家希望借必殺技的修行方式來拖夠頁數,而且以必殺技去決勝負也真的比較帥也較易制造高潮,而結尾也較易想,反正必殺技一出就穩贏了,不必用腦。另一個原因就是因漫畫家根本不熟悉該種運動!所以要用一堆必殺技去拖戲使漫畫看起來有氣勢。第一個原因最有名的例子是以《巨人之星》為首的棒球漫畫,後者問也不必問當然是《足球小將》。
但在《SD》卻絕不是這麼一口事,除了最初櫻木的人牆攻擊是漫畫效果現實不可能之外,其他一切動作都是高中生可以做到的,像流川的空中二度灌籃日本可能沒人做到但美國的高中生做到的不少,而櫻木不計人牆每一招都是實實在在可以做到的,至於故事中出現的一大堆籃球技巧和戰術運用沒有一招是現實高中籃球做不到的如“trangle-and-two zone defense”、“box one”甚至全場緊迫防守都是高中以至大學會使用的戰術,而個人技更普遍如“fake away“、“Crossover”等等都是一眾高中球員的拿手好戲,寫實正正是《SD》的一大特色。
沒有必殺技那要如何制造高潮?那就要看漫畫家對於該運動熟悉不熟悉了,而井上對籃球的熟悉和熱情是不用懷疑的,而他在處理比賽畫面的技術更是首屈一指,不論是球賽的熱烈還是球員之間所擦出的火花都能完整地表達出來,加上井上對於運動員動作上力量的表現實在是高手,力量感完全表現在漫畫之中,所以讀者看起來實在夠過癮。能夠和《SD》相比的也只有《第一神拳》而已。

深入而特別的角色描寫
說深入描寫角色的感情井上一這在《SD》中的表現好得不像一個新人,初見井上這一方面的長才是三井那一段,往後井上在描寫各角色的背後故事以及比賽心理是一次比一次冼練,既不會過份淺薄平淡也不會亂灑狗血,他不想將《SD》搞得像少女漫畫般每個主角都有無法治愈的心靈傷口(有馬?)但又不想讓角色形象化欠缺深度,所以井上在每個重要角色之中都加入一段屬於他個人的故事以深化讀者對角色的理解,免得角色流於一般『主角的手下敗將』刻板形象。
另外將主角的對手打成反派是非常流行的三流手段,總之主角對手總是一臉奸相,而且這些對手一定打不過主角,主角最強論加正義論理所當然的畫得臉不紅手不震。但在《SD》卻一反傳統,首先主角的湘北隊中五個位置在其他球隊都有一至兩個比湘北同一位置球員更優秀,這樣的設定使比賽看起來更加緊張而不是主角一出必勝,而湘北球員的外表更比其他球隊的隊員看來更似反派,這種大膽顛覆傳統運動漫畫的手法實在是高招,也顯得《SD》和一般運動漫畫的與別不同。

每個角色都“有根有據”
雖然井上在整套《SD》中提過的NBA名將只有三個(分別是賈霸/渣巴、巴利和喬丹/佐敦),但實際上卻有一堆NBA球星化身為各球員在漫畫中登場。
說到這一點如不是超級NBA迷不會看得出的是全作品中除了小角色之外只要是有實力的主力球員都是以各NBA球星作籃本的,在這裡舉幾個例子:主角櫻木是將丹尼斯.洛民加查爾斯.巴克利作原型,流川當然是打小前鋒的佐敦、赤木是尤恩/伊榮、宮城則是KJ、三井就是歷治.米拿等等,由於每個球員都差不多一定找到相對的球星作原型,所以如是NBA迷一定會玩這個“球星配角色”的遊戲玩個不亦樂乎。)

為保自主不惜腰斬
全作品之中最為人垢病的自然是那個相當草草了事的結局了,至導致這種結局出現的主要原因是作者井上和集英社的糾紛:出版社的立場當然是希望受歡迎作品能夠一直畫下去吧,畫到漫畫沒人看為止,但對漫畫家來說沒有一個想自己的作品畫到變成爛貨才結束的,『好頭好尾』是任何一個創作人的目標。井上其實在畫豐玉時已看得出他開始失去畫《SD》的熱情,但集英社當然不想當時的超級台柱《SD》結束而要他繼續畫,一般漫畫家在這種情況之下只有繼續畫一途如《金田一》或者《柯南》,但井上就是不想這樣,所以把心一橫乾脆在山王之戰後將連載結束並離開集英社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期間只是畫個網上漫畫幫補一下,往後甚至轉到講談社的青年誌《Morning》開始他的《浪客行》連載,能夠作得這麼絕的漫畫家實在不多,可見井上實在有種。
不過井上始終是集英社出身的,所以他往後也替集英社畫一個輪椅籃球漫畫《Real》,當然,集英社見到《浪客行》成功而向井上重修舊好這也是不無可能﹣再次証明只要有本事,就可以讓大公司低頭。

大師鋒芒初露之作
筆者有個論調:一個偉大的漫畫家在他的初次長篇連載就已經展現出大師氣度,如當年北條司的《Cat's Eye》、高橋留美子的《山T女福星》以至鳥山明的《IQ博士》,說井上的最佳作品筆者一定會說是《浪客行》,但《Slam Dunk》毫無疑問是告訴漫畫界又一名大師出現的聲音:不論是角色的設定以至故事的表達都極之出色,雖然不是沒有缺點,但以一個剛出道的新人來說實在厲害得不得了,而往後在《浪客行》中見到的創作理念和手法更是源於此作,想了解井上雄彥的創作歷程這是一部不得不看的作品。
即是沒有興趣研究井上這個漫畫家這套作品也是值得一看再看的,看罷你們或許會將家中那一堆堆《足球小將》掉到垃圾箱去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