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Angel Heart 天使之心》
文:mok

最近終於有機會看《Angel Heart 天使之心》(簡稱《天使心》),並心血來潮,寫下這篇文章。說實在的,我目前看到單行本第十六期,而看這作品時,我對它的評價一直在改變,加上它尚未連載完畢,所以難保我寫完這篇文章後會否對它的評價作出修改。

《天使心》的作者北條司,於1979年完成他的處女作品《宇宙天使》,及後又先後推出《我是男子漢!》及《猫眼三姐妹》兩部作品。到了1985年,他膾炙人口的長篇故事《城市獵人》正式推出,此外亦發表過《天使的禮物》、《白猫少女》、《非常家庭》等一系列創作,直至2001年終於推出這篇文章評論的作品——《Angel Heart 天使之心》。

《天使心》講述台灣黑幫正道會的殺手——玻璃心,因為厭倦殺人生活而自殺。組織為了患救垂危的她,決定搶劫一個用作移植的心臟,並將它移植至玻璃心體內,使她重獲新生。可是沒有人料到,那個被搶劫的心臟,是屬於《城市獵人》的女主角慎村香的,而玻璃心更因移植了她的心臟而擁有後者記憶。玻璃心在香的引領下,終於離開正道會,在新宿找到《城市獵人》的主角犽羽獠,並把他當作自己的父親看待。另一方面,她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其實就是正道會的首領李堅強。李堅強為避免把女兒再次捲進黑幫裏,決心隱瞞他與玻璃心的父女關係,並將女兒託付給好朋友獠,透露香瑩才是玻璃心的真正名字。於是,獠與香瑩這對父女展開新的共同生活了。

在此一提,《天使心》是北條司利用《城市獵人》的角色所構成的新作品,但與後者並沒有故事的延續性,故它並非《城市獵人》的延續篇,讀者亦應把它們當成兩個獨立的故事看待。這點作者在漫畫單行本第一期經已聲明。

《天使心》的故事開首相當精采,原因並非香瑩的勇悍,亦非《城市獵人》的經典人物重現讀者眼前,而是香瑩被移植心臟後所帶來的心理衝突充滿可看性。單行本第一和第二期,講述她移植了香的心臟後,不但擁有後者的記憶,還繼承了香對獠的思念。正因如此,香瑩才會離開組織遠赴新宿尋找犽羽獠。然而,玻璃並非完全接受香的思緒存在於自己體內,一直對香的意識感到恐懼和抗拒,甚至打算以自殺脫離香的「控制」。那時的香瑩陷入萬分矛盾中。

與此同時,獠一直對去世的香念念不忘,所以當他知道香瑩移植了她的心臟後,原本吊兒郎當的他不禁充滿迷惘,甚至在情感上把香瑩與香視作同一個人。然而,獠在理性不斷提醒自己己:「香就是香,香只有一個!」。換句說話,連獠也陷入感情和理性的衝突中。

北條司對《天使心》的故事開首處理得不錯,既能引起以往《城市獵人》讀者的注意,香瑩的內心矛盾亦可吸引未接觸過這部經典作品的人。就我來說,當見到獠與香瑩那種迷惘的心境時,不禁推想起他們的角色發展,例如香瑩會接受香的記憶,甚至把香對獠的思慕當成自己的真正感受?抑或是繼續與香的記憶抗拒?另外,假若香瑩真的把香對獠的思慕當成自己的真正感受,此舉會否引起香的不滿,甚至產生香瑩與香的內在爭執?同時,獠的想法又會怎樣?他會以什麼眼光看待香瑩這少女?

坦白說,當時我被這衝突關係迷住了,一心想知道日後發展,繼續觀看二人在迷惘中如何自處與探索。可是,當看至單行本第三期時,我的期望落空了!我萬萬想不到北條司會為這可看性極高的衝突關係驀然畫上句號!他把香定位成獠的情人;而香瑩因為移植了香的心臟,於是被定位成香的孩子;獠則分別成為他們的情人及父親。就這樣,三人各安其位,獠與香瑩的內心衝突消失了,矛盾沒有了,那時我有種被北條司欺騙的感覺,真可以用「茫然若失」來形容啊!

另外,我也想在這裏談談劉信宏這角色,他的形象在早期與日後存在很大差異。劉信宏是正道會青龍部隊的優等生,在訓練生時期就對香瑩存在好感,而香瑩亦把他視作最重要的伙伴。他在單行本第三期正式出場,那時獠與離開組織後的香瑩正受到青龍部隊攻擊,劉信宏更與她在一棟大廈內單獨相遇!當時劉信宏表明他的感受,把對香瑩的掛念與愛意告知對方,而且趁她心慌意亂時輕吻她一下!及後,他為了保護香瑩不被青龍部隊所殺,不惜背叛正道會,用炸藥一下子消滅半數攻擊獠與香瑩的青龍隊員!劉信宏那印象深刻的出場,令讀者一時覺得他是個冷靜的,身手頗了得的,甚至帶點世故成熟的小伙子。

那麼日後呢?劉信宏日後的形象是怎樣?相信看過《天使心》的讀者都很清楚,他竟然在北條司筆下成為了一個儍小子和搞笑角色!他在貓眼咖啡店當上侍應生,經常說錯話被海坊主打,又被香瑩戲弄,剛出場的世故眼神不再浮現,甚至被新宿的安眠藥黨騙去他用第一份工資買來送給香瑩的禮物!天,劉信宏,你真是青龍部隊的優等生嗎?面對陌生人,你應該有察覺危險的觸覺吧?

當我發現《天使心》的故事發展如此,心間不禁有個很可怕的想法:北條司安排香瑩移植了香的心臟,會不會是想在不動搖香的舊女主角地位下,安排獠與另一個美女開展新瓶舊酒的《城市獵人》故事,乘機多賺一筆?無可否認,那時我對《天使心》的評價到了最低潮,但還是把它看下去,且很快就察覺《天使心》的故事風格與《城市獵人》有很大不同。而劉信宏的性格轉變,是為了讓他更調和地融入這故事風格中,以及與香瑩日後的相處。

《天使心》自單行本第四期開始,漸漸把著眼點轉移至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描寫上,鎗戰火併成為次要,香瑩、香,甚至獠都成為治理他人情感傷口的角色。同時,因為內心衝突的消失,作品氣氛亦較單行本頭三期輕鬆多了。那時北條司開始把香瑩塑造成一個平日俏皮,但發現他人情感傷口時又變得心思細膩敏感的女孩子。在此構思下,若劉信宏仍保持著世故形象,恐怕就會與平常俏皮的香瑩格格不合。雖然香瑩俏皮性格的定立始於單行本第七期,但北條司把劉信宏的性格改變,是為了預早配合他與香瑩的相處吧(雖然我仍覺得劉信宏的轉變過於突兀)。

好了,現在就談談《天使心》的情感描寫。獠與香瑩身邊發生的事很多,他們這對城市獵人的工作漸漸變成處理他人的情感關係,當中很多帶有親情影子,尤其是一種「非親生的父母子女親情」。例如單行本第四期,李謙德充當正道會首領兼哥哥李堅強的替身,沒有結婚,必須隱姓埋名,更把哥哥的女兒香瑩當作自己的親兒女;單行本第六期,小夢與Mad Dog雖然不是親生父女,他們卻把對方看成是親生父親和女兒;單行本第七期,裕司與裕介這對兄弟雖然是棄嬰,可是對收養二人的褔留夫婦眷戀難忘;單行本第八期,遠山真一把親情寄托在雅子身上;第十一期,相田邦雄對路劫得來的嬰兒依依不捨;同期,白虎部隊的白蘭把隼鷹會的早川首領看作父親,而早川亦把她當成女兒;到了第十三期,更講述雅子心底希望香瑩及未來能夠是自己的女兒;第十六期,楊玉芳把戰場的孤兒看成她的孩子。這類有關「非親生的父母子女親情」故事,出現之多使人咋舌!但回心一想,這些故事旨在扣緊獠、香與香瑩的非親生的父母女兒關係,亦有意帶出他們三人親情的合理與真摰可貴。

另外,可能北條司考慮到部份《天使心》的讀者並未接觸過《城市獵人》,對作品中起著關鍵作用的慎村香會感到陌生或印象稀薄,所以在單行本第九及第十期明顯加強了慎村香的過去描寫。單行本第九期講述香瑩遇到慎村香在學生時代的戀人,從而說出香在學生時代的往事,亦令香瑩因為受香的心臟影響而明白戀愛是什麼。至於單行本第十期,說香的姐姐早百合找到了獠,而北條司就趁這機會補充香在童年時代的生活,以及她對新宿這城市的依戀,還指出她與吊兒郎當的犽羽獠活得很開心。北條司透過這兩個單元故事,從愛情與親情入手,令慎村香在讀者中的形象更為清晰,加強沒看過《城市獵人》的讀者對她的了解。

還有一點必需說的,就是《天使心》這作品是講述香瑩由殺手變回普通少女的成長過程。她在五歲起就接受組織訓練,被剝奪情感、同伴及普通人的生活方式。直至她遇上犽羽獠和香,才逐漸回復為一個普通少女。如單行本第三期講述她明白什麼叫親情;第五期說她開始有朋友的概念;而第九期則明白什麼叫戀愛。此外她在新宿這城市亦結識到海坊主和雅子等伴伙,亦漸漸熟習普通人的生活方式。所以,香瑩在治療他人的情感傷口時,她亦被身邊發生的事、朋友、親人甚至新宿這個城市治療。

最後,我想說說《天使心》內出現的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北條司過份強調感情描寫,尤其是那種「非親生的父母子女親情」,結果令大部份單元故事流於內容相似,熟口熟臉。沒錯,他處理溫情場面的功力不差,角色的心理描寫細膩,情節富感染力,在淚水中總可見到希望的明天。然而,那種情感描述實在太多太密,在單行本第六至十四期更是連綿不已,一時間真令讀者感到吃不消。幸好他及早發現這個問題,在單行本十四、十五期起開始把情感的描述變淡,而第十六期有關研製細菌疫苗的故事更有點回到以往《城市獵人》的模式。

第二個問題,就是過份強調慎村香對香瑩的影響。雖然香瑩在單行本第三期找到自己的適當位置,在角色上不再與慎村香構成衝突,不過香的意識始終存在於她的身體,影響她的思想,甚至短時間如「鬼上身」般控制香瑩行為!沒錯,是香的心臟救了她的生命,亦是香引領她過新的人生。不過,香瑩這種被人思想控制的情況真是挺糟糕的,甚至連認誰作父親,或愛上什麼人都不是自己控制……幸好,北條司似乎察覺這個毛病的嚴重性,並暗示香瑩總會有取回真正自我的一天。在單行本第九期,香在學生時代戀人夏目芳樹曾對香瑩說過:「分別存在著的兩個人,早晚一定會成為一個人的。你成為真正的香瑩那一刻,總有一天會到來。」但願這番話不是北條司的無心之言吧。

最後,我還是要強調一句,《天使心》的故事尚未完結,我對這作品日後的評價難保會否作出修改。期望北條司能在這作品上再創高峰,令《天使心》成為一部與《城市獵人》一樣的殿堂級作品。在此,亦寄望香瑩有一個幸褔人生。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