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八十年代的英雄傳說﹣《Banana Fish》


文:傑特

八十年代少女的經典

  說到漫畫的光輝年代,不論是少年還是少女都是八十年代,少年的就不必說了,隨便一挑都是大師經典。不過少女也不輸人,雖然時間晚了一點,但多位大師也是在這個時間打出名堂的。而且比起現在只有一兩位仍然是第一線的大師、而其他同期的退的退、轉去月刊的轉去月刊,少女漫畫的大師們仍然有很多在第一戰打拼,相比起來她們的漫畫家生命就長多了。

  而在這些八十年代的少女漫畫大師中,以吉田秋生和田村由美是公認的動作漫畫大師,雖然二人風格不同,但都擅長處理一如動作電影般的場面,尤其是吉田秋生的《Banana Fish》更可說是八十年代少女動作漫畫的頂點,其中的刺激火爆更足以讓很多少年甚至青年漫畫家汗顏。

 

《Banana Fish》故事簡介

   1985年,紐約的一名不良少年幫老大亞修.林克斯(Lynx,即山貓)追查著一個名字『BANANA FISH』,但因而和他的幕後老闆、墨手黨首領帝諾發生衝突,而且事情更變得越來越激烈。就在這個時候亞修無意中認識了一個由日本來的少年,奧村英二。 一隻處於紐純地下世界的山貓和一個生於日本和平世界的純真少年,本來兩個完全不可能走在一起的人竟然建立起一段感情,但也因而將英二帶進一個血腥的世界之中。

 

八十年代的美國動作電影

  雖然作者吉田秋生以一種毒品(麻藥)“BANANA FISH”來作為故事的開始,但實際上這種藥品只是用來帶出故事的開始,及用來作為亞修和帝諾的衝突導火線而已。除此一之外就沒有太大的用途,特別是到了故事中段故事重點已經轉移到帝諾和亞修之間個個人衝突,BANANA FISH已經離開了故事主線變成一件小道具。

  比起其他漫畫作用品,《BF》有著很重的美個動作電影的味道,由角色、故事編排以至劇情推進都活脫脫是一套A級的美國荷里活動作電影的格局,故事的節奏明快爽朗,沒有什麼婆婆媽媽的橋段,也少有感情戲,只是在一輪激烈的戰鬥以及另一場激烈的戰鬥之間的一個小緩衝才會加入一些笑料(盡管不很成功,從之後的《夜叉》來看,吉田並不是那種會畫搞笑橋段的類型,也沒有什麼幽默感)或者文場感情戲。整套作品都拉得很緊,超過七成、甚至八成都是動作場面。如果是少年冒險漫畫也算了,但以一套少女漫畫這種文場和動作戲的分配就很少見了。

 

純淨的Gun Smoke氣息

  同樣是以槍戰作為作品的主要動作場面,但《BF》不像《City Hunter》,如要簡單地解釋二者的差異,就是兩套作品同樣有著筆者形容的Gun Smoke,但《CH》卻夾雜著酒味、香水味的大都會浪漫氣息,但《BF》卻沒有這種氣息。再用一套西部槍戰漫畫《Red》比較,同樣是有Gun smake味,但在《Red》卻混著泥土氣息、動物的氣息以及鮮血的味道,但《BF》也沒有。從這兩套作品就突然了《BF》其中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這是一套很『純』的槍戰作品,並沒有夾雜其他元素。其實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因為因應舞台和角色的特質,或多或少都會帶著其他氣息,不過《BF》你就完全感受不到這種“附加物”,乾淨得不得了,甚至有一點乾淨過頭的感覺,當然,會有這種感覺出現的主因就是主角亞修.林克斯的“完美形像”所致。

 

最後的完美英雄

  在以前,英雄一定是完美的,是沒有任何缺點的完人,但隨著時代的轉變,這種完美型英雄是越來越不受歡迎了,所以英雄越漸漸“凡人化”,甚至問題多多的問題兒英雄也出來,又或者熱血滿點熱血漢等等。而亞修則可能是日漫界這類“完美型英雄”的最後一位。

  在亞修的身上,你找不到任何缺點,不但長得俊,身手又好,頭腦更是聰明得不得了,沉著冷靜,膽大心細,在他身上你找不到任何缺點,是幾近完美的主角。不過這也成了這類主角絕種的原因:將主角寫得這麼神,要替他安排危機就會十分困難,而且在橋段的設計上也很費工夫,所以也導致這類型的主角在漫畫上漸漸消失,現在重看便有一種不寫實的感覺。

  由於亞修實在太完美了,為了故事的推進較容易以及替他製造一些弱點,所以“女主角”奧村英二就上場了。

 

貨實價實的“女主角” 

  不管從那個角度來看,奧村英二都是故事中的“女主角”,雖然他是男生,但他並不是第二男主角,而是擔任亞修的“背後的人”,當亞修的心靈避風港。而他在故事的定位也是傳統故事中女主角要做的事,例如被壞捉去當人質之類。

  雖然往後二人的確是經歷過很多苦難,但一開始二人會走在一起除了說“一見鍾情”之外也真是沒有其他比較合理的解釋,來說明亞修為什麼會對這個日本小子有好感。反而英二對亞修的感情是日久生情的那種,比較自然。而英二除了當亞修的『那個』之外,另一個作用就是在一連串的動作和一連串的動作之間來些文戲,讓亞修有些比較“凡人”的一面,而不是一味打打打。

 

失敗的宿敵

  要簡單來說明李月龍這個角色的出現,就是“宿敵”!由於帝諾既不美型層次也低,這種禿頭歐吉桑要當大帥哥亞修的最終敵人自然門都沒有,所以作者便創作出李月龍這個角色來擔任“美型惡役+主角宿敵”。而從設定上也看出月龍和亞修二人是剛好的正負二極:亞修是陽性、月龍是陰性,亞修擅長戰略、而月龍則耍陰謀,亞修十項全能、月龍則手無搏雞之力等等。

  不過這顯然是一個失敗的角色,因為帝諾這位大叔實在太強勢了,加上他一直都處於主導故事的地位,因此月龍自然變成第二反派,戲份不足便沒有機會讓他建立主角宿敵的地位。更慘的是帝諾的活躍遠超作者最初估計以外,因此最後月龍都無法建立一個強烈的印像出來,變成一個大配角,不論帝諾還是亞修都不視他第一目標,只是一個鬧鬧場的配角,想起來還是滿可憐的,即使是歐撒這種二流小角色也曾經讓亞修苦戰吧!而且也是亞修必需要除掉的危險人物,但月龍連這種“地位”也沒有,雖不至於沒有也可以,但以一個原先創作為主角宿敵的角色而言也是夠慘情的了。

  因此日後的《夜叉》才會出現靜和凜這對雙生兄弟出來,完成在《BF》中想做但失敗了的角色設定。

 

主角事前升級法?

  其實亞修在一開始的設定只是一個身手不凡,頭腦聰明的街童,因樣子俊又有才華而受帝諾賞識而成為街童首領的。不過當亞修襲擊帝諾失敗而要出走洛城之後問題來了,一般的敵人已經不足夠製造更大的危機,為了讓亞修受到更大的考驗所以不得不強化帝諾方面的攻擊。但另一個問題是如果帝諾提升“戰力”,那亞修自然也得提升本事才行,但又不能夠像少年漫畫般接受特訓提升主角的實力,堂堂大英雄還得臨急特訓?太遜了吧?

  因此吉田秋生使用了一種筆者稱之為『事前升級法』讓亞修提升實力,簡單而言就是當有需要時亞修的能力就會大幅提升,而作者則在這時加入一段故事解釋亞修其實一開始就有這種能力,只是以前沒用上而已。所以才會出現亞修由一個聰明的街童變成有著一個天才的腦腦兼電腦專家,再變成受過殺手訓練的頂級戰士。實力三級跳。不過如果只是因為帝諾寵愛亞修就給他接受這麼好的“專材教育”的話也難以說服讀者。所以作者便說帝諾想將亞修訓練成為接班人,因此給他最好的教育。

  其實很少會用上這種方法來提升主角的實力﹣為什麼少呢?很簡單,就是這種做法很容易出現犯駁和前言不對後語的問題。而在《BF》也有出現,最明顯是以故事結尾時和軍隊一戰時亞修的實力來看,故事開始後不久突襲帝諾根本沒有失敗的可能。尤其是這麼一個天才而言,根本不可能想出這種近乎強攻型的無謀作戰。而且也不可能遭受到故事前半部所遇到的危機,因為白不可能不教他在被敵人追殺時的應付方法。

  至於另一個題目就更嚴重了,特別是對於考証認真的讀者來說是會受不了的,就是帝諾希望將亞修訓練成接班人,如果帝諾是一般黑幫老大的話沒什麼問題,但帝諾可是意大利黑手黨教父,有看過電影《Godfather》的朋友都知要進黑手黨高層必需要是西西里人,更別提是教父了。如果帝諾是黑手黨怎可能想到讓一個美國白人繼承事業?根本不可能的,而且訓練繼承者為什麼要接受殺手的訓練?因為偉大的“DON”(黑手黨教父的稱呼)是不可能親自出手殺人的,甚至連犯法的事都不會親手做,其中是經過多重經手人才會由小角色去犯罪。如果真的要亞修當繼承者,那該送亞修去哈佛大學唸書,而不是教他殺人。這個設定其實也算是很嚴重的了,因為不像月龍是中國王室後人這種無關痛癢的附加設定(反正他即使只是普通華人黑幫也沒問題,根本不需要硬要他成為什麼王室後人,而這個設定也和故事一點關係也沒有),而是關乎主角在一大段時間的經歷,以及故事的往後的發展和主角的心理影響,這並不是隨便可以打馬虎眼的。

  不過八十年代的作品也不能要求太高了,這種取材不足的情況多的是,也不能老罵吉田。

 

劇情需要自動變弱?

  另一個《BF》很嚴重的問題是亞修的能力往往會因為“劇情所需”而自動變弱。像他被白嚇一嚇就自動投降了,雖然他很清楚白的實力比自己強,但也用不著連打都不敢打就自動投降吧?如果英二被捉還有話說,但人還在自己那邊,這麼輕易就投降未免太軟弱了吧?

  之後在帝諾家那種反抗也不符合他那天才般的頭腦,如果只是一般街童出身的不良少年還有話說,但亞修可是有天才般的頭腦兼殺手級的實力,難道連假意順從帝諾再找機會挑走都想不到嗎?帝諾又不是每天晚上都『上』他,而且對他好得不得了,亞修本人又不是那種只因為討厭對方就是戲都不肯演的類型,他又在帝諾手下混了那麼久,難道連裝個樣子順從都不肯嗎?即使不願意,以他的智慧找法子逃出來也不是什麼難事,即使是監牢以他的才智也有辦法應付,更何況吃得好住得好的帝諾家?

  其實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之後英二他們去救出亞修而設的,如果亞修不被捉那之後的一段就沒戲唱了,而且為了讓英二他們成功更將白用月龍來使開,使到救出戰容易許多。除此之外實在無法理解月龍要請白的理由﹣他根本不在亞修的敵人名單前列!亞修也不會想和華橋黑幫直接衝突,他只要不惹亞修根本不會有什麼危險,何需請個保鏢保護?至於亞修也只有在這種“劇情需要”才會在那段時間由一個才天戰士變回一個十歲不到的屈強小鬼,竟然用絕食作為反抗,沒錯,寧死不屈是很帥,但以他的頭腦除了這條路應該還可以想出其他方法脫險吧?即使他不知道白已經不是帝諾那邊的人一樣可以有其他方法,而不是用絕食這種消極的手段。

 

壓低敵人抬高主角

  其實《BF》和《蒼天航路》甚至《GTO》都有同一個特點,就是只有主角是天才其他人都是笨蛋。除了故事需要而讓亞修突然無力化之外,其他時候亞修都是無所不能的,他想怎樣就怎樣,根本沒有人可以阻止他。他能想做他要做的事,其他人不管使用什麼方法都無法阻止他。本來月龍是負責去做阻止亞修的神通廣大的人,但因為戲份分配出問題,結果他除了當走來走去的大布景版就沒有其他用途。

  另一問題是作者設定帝諾不會殺亞修,所以亞修更是可以自出自入,要幹什麼都可以,完全是不公平的戰鬥:亞修要殺誰就殺誰,但敵人卻要留住亞修的性命,結果只有不時使用人質這種下三流的手段,也順便突顯了亞修的堂堂正正。相比起來歐撒就像樣多了,因為他不像之後的對手般要留住亞修的命,而是不惜一切地殺死他,這樣危機感自然重得多,而不像往後那樣每個都想活捉,但亞修就想怎樣就怎樣,這實在太不公平了。

 

很做作的悲劇收場

  像亞修這種營造得完美無缺的英雄,十之八九結局都一定是悲劇,就像神話史詩上那些悲劇英雄一樣。不過像亞修過往的一貫風格,他在“劇情需要”時的能力就會自動下降以配合故事發展,而他被殺也在這種理論下出現:堂堂亞修.林克斯竟然只為一封英二的信就會失去集中力,而被敵人偷襲得手?如果英二被捉還有話說,但只不過看封信他就突然對四周的環境失去集中力,不管怎樣都說不通,那封信又不是說英二死掉又或者要和他分手(笑),但就因為這種近乎不是理由的理由就被幹掉,那之前被他殺死的數以百計的人一定會哭泣的。

  不過也再一次引證出,紅顏果然是禍水,連一個男人版的“紅顏”英二也可以讓超級英雄死得如此不明不白,威力十在驚人。

 

爽快的美式動作電影畫面

  相比起其他少女漫畫,《BF》的動作場面實在畫得不錯,相信應該是參考了很多電影和電視劇而畫出來的。逼力十足以餘動作更是利落,而且意外地沒有太多耍帥的地方,相當的實在硬朗,從這方面看出吉田並不是喜歡讓主角擺出一堆耍帥動作的漫畫家,也很附合亞修的形象:超級英雄根本不必耍,他本來就已經很帥了,多餘的動作是沒有必要的。

  另外吉田也大量運用美國電影常見的分鏡處理,像亞修和奧沙的決鬥就十分之荷里活。往後他從醫院逃出來,以至和軍隊一戰都有很強烈的電影味道。這點和日後的《夜叉》其實是一脈相承的。而最後亞修死的那一幕更完完全全是美國電影常見的結束手法。

 

不論如何,經典還是經典

  盡管,筆者在這篇文章之中挑出一大堆問題,但不能否應的是,《BF》肯定是少女漫畫界的經典之一,一來故事和情節的處理都遠超同期的少女漫畫,甚至少年漫畫。二來畫面上也大異於傳統少女漫畫那種陰柔的線條,以明快硬朗的筆觸來畫,甚至比很多少年漫畫還要剛陽,即使在今天也是少見,更別提差不多二十年前的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了。

  所以,即使有多批評也無法動搖《Banana Fish》在少女漫畫史上的地位,而這套以及姊妹作《夜叉》已經足夠讓吉田秋生成為少女漫畫的大師了。或者說,正因為他的不完美,才突顯出這作品的魅力?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