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被刻上烙印之後----------解構<<烙印戰士>>(判罪篇)


文:貝黑萊特


不知到烙印這東西會令人們聯想到甚麼呢?過去的傷痛?畜牧者對牲畜的記認?或是怎樣也擺脫不了的夢魘?無論如何,烙印的確能令人們產生的種種負面的聯想, 而將這些聯想放到<<烙印戰士>>的主人公格斯身上卻又合適無比。三浦健太郎的<<烙印戰士>>有著仿中古歐洲為故事舞台, 無論故事中的服飾, 兵器, 建築跟宗教等各方面都跟那時相差不大, 而唯一的不同就只是作品中的國家和歷史都是虛構。由於故事風格跟主題上的不同, 此漫畫一共可分為三個部份, 第一部份是用來交待烙印世界觀的序章, 而第二部則份主要以倒方法描述格斯的過去以及他跟格里弗斯的恩怨情仇。不過本文旨在探討的, 是第三個部份, 即主人公格斯經歷過九死一生的蝕, 被好友格里弗斯出賣, 並且給神之手刻上那個不祥的烙印後踏上復仇之旅的故事。

<<烙印戰士>>的第三部份暫時包括了判罪篇和千年帝國之鷹篇,這兩篇故事之內都有幾個小章節, 而每個章節內都有不同的故事和主題, 故此為了可以對故事進行較仔細的研究, 本人打算對每個章節都作分別探討。

<<判罪篇-----迷失的孩子們之章>>

這章除了和故事開頭的序一樣交待出蝕之後的兩年格斯狩獵使徒的過程之外,更加帶出了日後戲份頗多的聖鐵鎖騎士團, 對上涵接序章,對下又為新的故事埋下伏筆,在故事整体上有著串聯的作用。在這第三部份三浦除了寫以格斯為中心的劇情外, 還愛加插不少配角的故事穿插在中間, 而這些小人物所發生的事不單止會影響到格斯的主故事,還協助了作者在表達出該章的主題。在迷失的孩子們之章中,主要由小女孩西璐負責上述工作, 並由她口中說出使徒洛絲蓮的過去。西璐只是一個背景平凡,很多地方也找到的農村女孩,不過她卻是洛絲蓮兒時的玩伴,更和其有著類同的家庭背景, 過著備受壓制的生活。她希望格斯或洛絲蓮可以帶她離開村莊, 而兒時的洛絲蓮則希望逃到妖精之國, 遇到眼前的難關,雖然她們都選擇了逃避, 卻誰也沒能找到更好的現狀。隨著先後和格斯跟洛絲蓮待上一陣子,西璐終於發覺無論去到那兒都是充滿殺戮的戰場,而和格斯臨別時的一席話正是作者想在這章中加插的主題:

你逃走的地方,是不會有樂園的!你所到達的地方,那個地方,始終⋯⋯只是個戰場而已!

這段話的意思無非是人並不能透過逃避解決問題,只有勇敢面對逆境才有機會改變現狀。由此可以看出,雖然<<烙印戰士>>是以黑暗的風格而聞名,但事實上作者在當中表達的思想卻是意想不到的正面,而這種正面的思想在之後的章節中也絕非少見。

<<判罪篇-----縛鎖之章>>

<<縛鎖之章>>內容主要講述格斯跟聖鐵鎖騎士團之間的衝突,是判罪篇中最短的一章,戰鬥的規模亦無疑比較小。雖然如此,一個將會在<<烙印戰士>>不停出現的主題-----對中世紀教徒的批判正是由現在開始。要批判當然要找個典型的例子才有說服力,聖鐵鎖騎士團的女團長法爾納塞正是這個批判的切入點。這傢伙雖然身為團長,但卻是個缺乏才能又給寵壞的千金小姐,若副團長不是艾桑這老實人,又沒有善於計算的塞爾彼高幫助,這不得人心的團長恐怕早就被架空了。(她在誕生祭之章討伐邪教徒時就發生過類似的事) 當這未見過世面的大小姐與老練的格斯碰面時,她表現出的那些刻版幼稚的宗教觀自然惹來格斯的嘲弄,在跟格斯經歷一次與邪靈的殺戳後,法爾納塞對宗教原有的信心就更加開始崩潰。法爾納塞有著那些衛道之士的特點,她害怕面對自己的慾望,對任何事也要以宗教教條去衡量對錯,相信非黑即白的道德二元論,而對不合乎她那價值觀的人就打壓之。三浦主要利用她內心的矛盾交戰,面對格斯時的詞窮理屈和被邪靈襲擊時的無助來顯現她這種人的空虛與脆弱。法爾納塞其實是整套漫畫裡改變最大的角色,雖然沒甚麼機會跟能力參與第一線的戰鬥,但她之後在心態上的轉變跟成長在<<烙印戰士>>中也是一段引人入勝的插曲。

<<判罪篇-----誕生祭之章>>

誕生祭之章是判罪篇最後一章,其長度更在前兩章的總和之上,由此可知這章無論在劇情和要表達的東西也比前兩章多。此章的確比前兩章都要複雜,以一片末日境象和一連串神喻作開端,然後將故事分成格斯、卡思嘉及聖鐵鎖騎士團作三線發展,最後這三線的人物聚集一起作一氣呵成的大解決。格斯的復仇之旅在這章中亦有所發展,其一是女主角卡思嘉正式加入格斯隊伍,其二是在回憶部份中戲份甚重的格里弗斯,在末日亂世中轉生復活,這兩個轉變就令日後故事走向更加明確。

卡思嘉失蹤後,格斯才警覺到自已除了報仇之外還有重要的人需要他保護,這無疑為故事帶出其他可能性,換句話說,到之後的劇情既可能是格斯繼續復仇,但也有可能是尋找醫治卡思嘉的方法,總而言之誕生祭之章及之後的劇情已不再是單純的復仇之旅。另一方面,格里弗斯由沒有實体虛無飄渺的神之手轉化成人,亦意味著格斯的報仇的目標變得更加具体,而不再是不著邊際的向一個異世界的人算帳。跟據這漫畫的設定,神之手根本不會害怕格斯的物理攻擊,甚至只利用那個烙印上的痛楚也足夠令格斯喪失戰力,在三浦不推翻這設定的情況下,理論上格斯的復仇一定會失敗。但如果格里弗斯變回一個人,那麼他就有機會被格斯斬掉了,故此這種轉變亦令<<烙印戰士>>的結局多了一個可能性。

三浦在這章中所要表達的思想或批判,多是透過卡思嘉和聖鐵鎖騎士團的兩條故事線帶出。海神之子是難民的集中地,那兒除了品流複雜外,法王聽更三五不時在那兒捕足異教徒,導致人人自危,互相告發。卡思嘉流浪到了海神之子,並受到以露加為首的一班妓女的保護。和海神之子的普通難民不同,露加一眾主張團結齊心,在困難時刻更應無分彼此,到最後海神之子發生大災難時,露加一眾都得以在九死一生中存活下來。三浦想借露加一眾的事表達出人在危急關頭更應互相接濟,並且不被群眾和恐懼影響,以理性尋找解決方法才有生機,這點其實在露加平時的說話和判罪篇最後一幕經已明言,和海神之子那群自私自利,到水浸眼眉時才把神掛在口邊的難民相比,露加一眾的寬厚和堅強就更加突顯了。

在聖鐵鎖騎士團這條故事線中,三浦繼續了他在縛鎖之章對中世紀教徒的批判,而且更趨白熱化,批判的焦點亦集中在一個比法爾納塞固執百倍的人身上。如果法爾納塞是一個典型中世紀歐洲的神職人員,那麼血聖書摩滋古斯就是神職人員中的激進份子了。摩滋古斯對宗教的信念不單止堅定不移, 而且更是走火入魔,雖然平時會做善事,但給他因著神的名義而受到宗教迫害慘死的人卻比他救的多千百倍。作者好象有意無意地突出摩滋古斯這種人的愚昧固執,所以使他在毫無理據亦不允許他人質疑的情況下堅持信念,使他不停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也使他即時被使徒利用變成怪物也不知就裡的當作是神蹟。亦因為如此,當愛說教的他被那個從不會花唇舌爭辯的格斯斬掉時,讀者也會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吧! (雖然三浦在作品對教徒中進行如此諷刺,但他絕不是反他們的宗教和神,而只是針對人的行為,這點可在其後千年帶國之鷹篇的劇情看出)

在誕生祭之章的最後,格斯隊的名單已經形成,已經尋回的卡思嘉、一早已是隊員的巴克、死纏爛打的伊斯多洛、曾經是敵人的法爾納塞、塞爾彼高,都在海神之子和格斯並肩作戰過,只是欠個共同行動的理由和名義而已,其實三浦塑造這些人物時,也應該是想令他們在下一篇故事加入。格里弗斯的復活,格斯隊的形成,就為緊接下來的千年帝國之鷹篇揭開序幕⋯⋯.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