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為了下一代而戰﹣《醫龍》
文:傑特

  醫生漫畫一直都是日劇最愛的改編題材,尤其是那些以挖醫療界黑暗的更是熱門。而《醫龍》表面上也是其中之一的作品。但實際上故事要說的卻完全不是一般人想的那樣。

所謂的「醫療漫畫」
  醫療漫畫者,就是以醫生又或者護士為主角、描寫他們工作的故事的漫畫。這類漫畫在日本雖然不算是相當熱門,但卻不斷有新作推出。由被認為是醫療漫畫的殿堂級作品《怪醫秦博士(BlackJack)》開始,到現在還在連載的《孤島診療所》等,各式各類一大堆。其中大致可以分為動作系和劇情系,所謂「動作系」者,就是以不同的病症、手術作為故事的重心,其中像《仁醫》、《無敵怪醫》就是這類,主角不斷地解決各種外在(如環境因素)和內在(怪病)的難關去治好病人,簡單就是將少年漫畫一關關打過去的變成一個個手術去做就是。至於劇情系則是描寫在醫療工作的同時遇到的各種問題,最經典的當然就是以描寫權力鬥爭和醫生的職責的衝突的名作《白色巨塔》,另外《醫界風雲》則是描寫現代醫學界的問題的社會性漫畫。至於殿堂級的《怪醫秦博士(BlackJack)》雖然表面上是動作系,但實際上手塚的描寫重點卻是病人的人性,醫療過程跟本不是重點,所以算是劇情系作品。
  在這種簡單的分類下,《醫龍》當然是劇情向作品,很多人看了頭幾本就會很直覺地將這套作品當成是類似《白色巨塔》那種大玩權鬥、揭發醫院黑暗的作品。但實際上所謂的醫院黑暗卻只是作為故事主線的引子,作者想說的完全不是這一回事。

三線並列的劇本
  《醫龍》表面上是以加藤晶想打鬥心臟外科教授野口,改革大學醫院制度,而找上天才外科醫生朝田龍太郎,去進行一個超高難度的Batista手術來取得地位的故事。如果單是這條線的話的確是很典型的巨大組織的權鬥故事,不過這條線卻只佔故事的三份一。另外三份一就是手術,不過有趣的是Batsita去到中段已經沒有人在做了,雖然角色們還是得面對一個又一個的高難度手術,但手術除了救人之外亦成了心臟外科教授爭奪戰的工具之一。而最後的三份之一則是角色的故事,描寫一眾角色在這一場鬥爭中如何在理想和現實之間的妥協與堅持,而這部份其實才是《醫龍》的最重要部份。

理想與現實
  在故事中爭奪心臟外科教授的三個派系,代表的是醫院中三種不同類醫生的想法:加藤晶是改革派,她希望建立一個三權分立的系統,讓醫生可以專注地研究或訓練,以提升醫院的質素。至於國主笙一郎則是海外派,讓有材能的醫生能出國受更優秀的訓練,再帶動日本國內的整療水平。而霧島軍司則是保守派,他認為比起小部份的精英,更重要的是讓平凡的大部份醫生有安身之所,醫療不是少數天才的舞台,而是大部份平凡醫生默默努力的地方。
  這三派人在明爭暗鬥的時候,還得要面對野口在幕後的陰招,既要爭取支持也要計算形勢,可以說這場教授選舉和選議員並無分別:你必需要說選民支持你的理念,但又要計算各種因素,空有理想無法取勝,但沒有理念又無法打動人心。

為下一代的醫生們
  在這一場三方大戰之中,雖然只有加藤派是將重點放在改革,但其實三派人的背後精神是相同的,就是為了下一代的醫生。而伊集院登就是這一批醫生的代表。
  在故事開始時伊集院其實只是一般的實習院生,既怕事且隨波逐流。而隨著朝田的訓練慢慢地練出優秀的技術,甚至連敵人的霧島也欣賞伊集院的才能而加以培訓。伊集院代表的是絕大部份的醫生,雖然他們不像朝田是天才,也不完全像霧島般沒有才能(最少,霧島認為自已沒有才能),但只要好好的訓練就能成為優秀的醫生。這也是加藤晶和霧島軍司的共通點:他們都希望能讓有才能的醫生有更多的發揮機會,只是加藤偏向朝田,而霧島則偏向另一個也是一般醫生的代表木原毅彥。
  木原毅彥代表的是已經被醫院那個大醬缸染到發臭的醫生,他們已經過了成長最快的時間,甚至跟本沒有才能,所以他才會如此心醉霧島那種以凡人為主的哲學。雖然最後他是背叛了霧島(或者說因為霧島捨棄了支持者,所以木原才會作出那種行動),但最後他卻協助比他更無能的鱈淵純,這正正是繼承了霧島的精神:如果連像我這種凡人都不願意幫他,那還有誰願意?正因為我是凡人,所以更應該幫助同樣是凡人的人,即使只是一點一滴也要想其他人成長。
  作者並不打算在這套作品中找出一套改革日本醫療界的答案,這是不可能的。但不可能的不等於什麼也不做,每一個人都在他們能力以內去改變世界:朝田改變了他的團隊、霧島改變了木原、加藤則在體制中改變,而伊集院的成長也讓其他醫生認為「伊集院可以,為什麼我不能?」,讓年輕醫生們有一個向上爬的動力。整套作品就是一批中生代的醫生在未受到權力所毒害之前,以年輕的活力去為後輩們努力,讓他們飛得更高、更遠。

以朝田為中心的群像劇
  的確,故事的主角是朝田龍太郎,但實際上朝田卻不是故事的中心角色,手術上他是主角沒錯,但在教授之爭主角其實是加藤,而且霧島和國立的戲份也極重,甚至去到後半朝田的作用越來越少,最後兩話甚至變成重傷者讓伊集院作他的第一次主診手術。而在成長部份伊集院是主角,但木原其實也很關鍵,甚至國立的兒子在擺脫過於偉大的父親的陰影而找到目標亦很重要。至於一眾中生代的醫生像荒懶、飽文以至加藤、霧島在提拔下一代而努力,以及野口在整場權鬥中的影響亦佔很重的戲份。
  可以說,這就是一套成功的群戲:雖然有一個人是主角,但故事卻非以他為中心,每個角色都有他們的作用,在他們的部份活躍,並作出互動。他們不是以圍著朝田這個太陽而走的跑龍套,亦不是野口操盤下的人偶,而是擁有自己的意志,眾人不同的意志互相影響而發生劇情。

沒有壞人
  一般玩權鬥的作品中總要搞幾個壞人出來,畢竟沒有壞人就顯不出主角的正確,。但就像《白色巨塔》中沒有絕對的好人和壞人,在這套作品中並不存在所謂真正的壞人,像本來好像是大反派的霧島,但看下去就會明白其實他和你我都是同樣的人,有軟弱的地方,但因為他明白軟弱所以才會去保護和他同樣軟弱的人。至於野口則一直擔任大反派的角色,為了守護打倒無敵政敵而得到的權力和地位而行動,但他亦是一個愛太太的人,在面對眾叛親離仍不屈服。一如他說朝田和他是同樣人一樣,其實野口在權力上的固執就是朝田在醫療上的固執,二人都在自己最擅長的領域上發揮強大的影響力,即使到最後一刻亦不低頭。而即使最後知道自己再無勝望,仍然以一番話來讓霧島和加藤永遠記著自己:霧島永遠記得這個將自己推到地獄的惡魔,而加藤則永遠會以野口為戒,不重蹈野口的覆轍成為一個獨栽者。
  在作品中沒有單純的壞人,也沒有完美的好人,每個人都有弱點,有自私的地方,朝田也會權謀術數,加藤也會耍陰招,但野口也有善良的一面,複雜的人性描寫而不是單單的二分法。

大器晚成的新人?
  說到漫畫,作者乃木坂太郎雖然1968年出生,但要到2000年才正式出道,之前的經歷完全不明,而《醫龍》就是他的第一套長篇,但不論分鏡、作畫都完全不是新人等級的成熟,不論角色外表以至動作處理都十分冼練,而且沒有新人常見的在長篇連載中畫風不斷改變的情況。此外雖然故事原案是醫療作家永井明提供,但因為永井在04年死亡,所以其實差不多整個故事都是乃木一個人負責,以一個第一次畫長篇連載,在如此複雜的故事架構和大量角色之下,還能夠畫出一個如此精密並有深度的故事,這絕對是非大師不能辦到的本事。
  所以說乃木在之前沒有參與過漫畫制作實在難以相信,是那個漫畫大師的助手?還是本來當美術設計結果轉行當漫畫家?但最少不會是成人漫畫家,不然擁有這種精密的作畫的成人漫畫家不可能沒人發現的。

英雄就是你和我
  以劇情向的醫療漫畫不外乎是寫醫生的生活像佐佐木倫子的《愛心動物醫生》、《迷糊天使俏護士》,不然就是上面提到的《醫界風雲》、《白色巨塔》等。《醫龍》特別的地方是他不會高談大道理,妄想以一人之力去改變整個醫療界,也不是一味揭露陰暗面但無能為力,而是在可能的範圍下各自努力,一步一步地將改變傳開,再一傳十,十傳百地改變一間醫院、再去改變世界。這比起面對巨大的現實而無力,又或者妄想一步登天的要來得踏實多了。
  而最重要是,他們各自的努力其實都只是為了救人,一如最後伊集院那一首很嘔的歌所說的「Hey You,Say You,Hero」那樣,英雄不單是朝田,也不單是加藤,而是你和我,每一個救人的醫療人員也是英雄。
  這就是《醫龍》的結論:每一個為救人而努力的醫生,即使犯過錯也好,誤入歧途也好,只要帶著這著這份決心而努力的,就是英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