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談笑換星斗,決算亂乾坤——《火鳳燎原》


文:Multivac


龍椅上,干枯的老人身前,坐著年幼的皇帝,便如他的私產一般,牢牢的握在手里。從門口進來了一個渾身血污的武人。衛士們的槍戟盡皆往他招呼,然而滿身如同刺?般的他,仍然一步步逼近座前。

“殘⋯⋯兵⋯⋯”
一只火鳳凰沖破云霄。
火海中,宿命的兩個人同歸于盡⋯⋯

這便是《火鳳燎原》的開篇。

東漢末年,天下大亂,群雄紛爭。

在如此短暫的歷史時期,集中了如此數量的出類拔萃的智勇之士,那個世界,充滿了驚心動魄、威武雄壯的大戰,以及變幻莫測的謀略,成為永恒的傳說。

因為那是一個英雄輩出,群星燦爛的時代。是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中,最為精彩紛呈的一個時代。無數男兒的才華與夢想,生命與忠誠,在時空中凝成繁星般的寶石,那是無數傳奇般的事跡。

他們是創造歷史的人。同時,也被歷史所創造著⋯⋯

★豈能茍爾化為群——“人”VS“非人”

《火鳳燎原》選擇的角度,既非傳統的蜀漢,也不是曹魏,而是三國最后的贏家——司馬。

眾所周知,現在改編三國題材并不是一件太討好的事。雖然以司馬懿為主角是前無古人,但是這種翻新透著的“刻意”二字是逃不掉的。即使是顛覆之作,也已經有日本的《蒼天航路》在先,為曹操翻了案,作者陳某若再走這條路,很容易與之重復。那么他究竟為何有此信心呢?

八個字:“出人意表,匪夷所思”。

故事一開始同所有的三國故事一樣,一開始是董卓亂京,獨攬朝政,司馬家并無政治權力,作為富戶成為被征招對象。而少年司馬懿派出秘密部隊“殘兵組織”,暗殺了董卓的軍師許臨,由此登上歷史舞臺——或者說,登上了歷史的后臺。

所謂的“殘兵”,成員都很年輕,個個武功蓋世,然而數量并不多。按照“顛覆”的原則,如果將其夸張化,在漫畫中成為一支足以影響歷史的力量,亦無不可。畢竟“人的因素”在中國傳統的戰略思想中有著重要地位: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但實際上,他們不是“人”而是所謂“非人”,均為傷殘人士,如獨臂、斷腿,其首領“燎原火”天生沒有痛覺。這樣的設定在武俠小說中雖有,在漫畫中尚不多見。港漫中雖間或有之,然而均為旁門左道,少有正面描寫。在《火鳳燎原》中,這一組織大大活躍,幾乎每一戰均有他們的參與。故事也就隨著他們的歷次行動一環扣一環的鋪開,各路英雄隨之登場。

不僅僅是殘兵,《火鳳燎原》中的其他人物也同樣“不是人”。袁方的計策,董卓的理想,呂布的陰謀⋯⋯劉備出場時竟然號稱董卓軍,洗劫了一座城池,似乎作者是要寫他假仁假義了;然而隨即又寫他救兩座城,更宣揚袁紹軍的好處而不是自己的聲名;以洞察一切的姿態同董卓接觸;自己武藝平平卻借助關張二人制造武功高強的假象⋯⋯

從頭到尾,從上到下,每一方勢力,每一個人,都在互相算計。

他們全都“非人”。

沒錯。陳某之前的一部三國題材作品就取名《不是人》。分別描寫了呂布、貂蟬以及魏延、諸葛亮、姜維之間的關系。雖然時提出了另類的可能性,然而那部漫畫的翻案傾向是過于明顯了,因此說服力并不強。而《火鳳燎原》在繼承前作思想時,更加注意鋪墊,使得作品的改變雖在意料之外,仍是情理之中,并且進一步地把這一理念擴大了。

每個人都是人精。唯有利用一切對自己有利的東西,才能存活下去。這就是這個時代的游戲規則嗎?

隨著英豪們逐漸登場,對他們的刻畫逐漸增多,作為主角的司馬懿反而較少露面,如同歷史般在天下爭霸時期一直默默無聞,更像一個看盡群雄的成敗起落的旁觀者。

誰能從這一團迷霧中看清天下的形勢?
誰能將這形勢為己所用?
誰又能將它導向自己希望的方向?

真的有人能夠做到這一切嗎?是孫?曹?劉?還是——一個認清一切的家伙,無論他是不是人!

★上兵伐謀——“智謀”VS“武力”

凡用兵之道,以計為首。——《百戰奇略》

一切較量首先都是智謀的較量。

如果說所謂“戰略”,是“一種分配和運用軍事工具以求達到政治目的的藝術”的話,那么《火鳳燎原》中的英雄們,無一不是這種藝術的大師。

兵者,詭道也。正因為如此,各種的詭計,偽裝、欺騙、夸大、隱蔽、情報戰、心理戰⋯⋯被作為重要的軍事手段加以宣揚。而“智謀”所帶來的奇跡般的結果,也成為用兵家向往的對象。尤其是在中國人的戰略思想中,“智”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不戰而屈人之兵”向來是用兵的最高境界。《火鳳燎原》正是把“智”發揮到極致的一部作品。

漫畫一開始司馬懿策劃的暗殺許臨的計劃,便已經計中有計。讀者原本以為一番打斗后終于暗殺成功,不料鏡頭一轉,死的不過是個替身;再一轉,原來這也早已在司馬的計算之中,許臨的安排不過把被殺死的時間推后了一點點。然而這僅僅是一個開場白而已。《火鳳燎原》中幾乎每一個計謀都是一石數鳥,絕難料中真正意圖。而爭斗的雙方將計就計,往往置之死地而后生,奇變迭起。

例如諸侯聯合軍撤退一段,袁方發放軍糧,收買人心;荀彧卻堅不放糧,反而為曹操收得兵馬,一變也;討糧的難民是董卓特地派來消耗聯軍糧食的,又一變也;袁方為求速決采取武將單挑,三變;袁方的真正目的卻是消耗己方的武將,剪除日后的異己,四變也。奇謀連環,給人的感覺除了佩服,就是——寒——

《三國演義》原本就充分強調了智謀。可是《演義》只不過寫了一個孔明,就已經招來了“多智而近妖”的酷評;而在《火鳳燎原》中,每一個人都有極高的智慧,各路諸侯無不心思縝密,老謀深算,再加上以“水鏡八奇”為代表的軍師人才,以及司馬家和殘兵部隊,包括董卓、呂布在內,遠遠超過人們對其“智力值”的期待。簡直如同把曹操的城府與諸葛亮的智計混合在一起,增幅1000倍后廣為分配給各個三國人物一樣。或許應該稱其為“妖云群行”了吧?

臥龍、鳳雛,以及袁方、荀彧都出自水鏡先生門下,這種“軍師養成”倒還不算特異;而以勇將聞名的呂布、華雄、文丑,也都智計深沉,呂布是董卓的第二軍師,而其智謀還在首席軍師的許臨之上,也有著與其野心相稱的陰謀計劃⋯⋯

這正是《火鳳燎原》的最大特點:

《火鳳燎原》中的群雄逐鹿,不是斗勇,而是斗智!

不錯,并不是單純擁有武力便可以征服天下的。或許正是因為這一想法,原本應該有所表現的武戲,如文丑同呂布的戰斗,反而被輕輕帶過了,倒令人十分遺憾。

★名將的條件——“理想”VS“野心”

有智將,也有猛將,能超越這兩者的區分,足以讓部下對其抱著不敗信心的指揮官,即為名將。——《銀河英雄傳說》

由于漫畫尚在連載中,三國群雄登場的還只是很少一部分,劉關張僅僅微有聲名,曹操剛剛登場不久,還沒有孫權的戲。即使現在這些人物,也已經給人留下了非常強烈的印象。每一個人都稱得上優秀的人才,這就是三國時期群星璀璨的世界!

就以重點刻畫的呂布來說,原是有勇無謀、背信棄義的寫照,而《火鳳燎原》中的呂布不僅有著明確的目標,更有著通盤的計劃,如何獲得董卓的信任,如何博取士兵的崇拜,如何抓住矛盾、利用形勢,樹立個人威信,布局鏟除異己。同時他十分冷靜,總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一步步邁向自己的目標。

這個三國第一武將再加上陰謀家的頭腦的話,豈不是天下無敵?陳某刻意把呂布塑造得超強,“不是人”。反而令人十分好奇他如何才會被打敗,——或者,在這個世界中他根本未敗?“馬中赤兔,人中呂布”并非浪得虛名!

相比之下,作為主角的司馬懿更像是一個觀察者。燎原火的武功不在呂布之下,司馬懿的智謀也算是頭等人物,然而他們兩個在“理想”方面則大大不如呂布。到目前為止,司馬有沒有提出過任何長遠的計劃?沒有!他只是不斷的解決眼前的問題。《晉書》上說他“少有奇節,聰明多大略,博學洽聞,伏膺儒教。漢末大亂,常慨然有憂天下心。”若要做翻案文章,這應該是其所本;然而至今我們還未看到他有什么積極主動的表現。或者說,他的戰略思想是呈守勢的,暗殺許臨是為了保住司馬家;參與洛陽之亂目的是救出大哥。就連燎原火也是一樣,雖說要對付呂布、董卓,卻沒看他說出什么目的。也許日后作者會揭開真相,現在則只好存疑了。

再來看劉關張。劉備似乎真的是以救蒼生平天下為己任,而當他們發現這個目標無法借別人之手來實現時,他們開始著手建立自己的實力。關張二人為了讓劉備成名而刻意進行的“三英戰呂布”表演,把劉備推上前臺。而劉備本身對此也有所體認,并不拒絕——從這時候起,天平就應該開始傾斜了吧。起初他們同樣是一直跟蹤著局勢,在戰場旁邊觀戰:但是當他們卷入對天下的爭奪,是否還會在有機會殺死董卓的時候竟然說“如果殺掉你,天下只會更亂”呢?

★正史中的星辰——“擬真”VS“架空”

平常坊間的三國故事,大多源于《三國演義》;然而眾所周知,《演義》本身也逃不過架空。

問題的關鍵,便在于“求是”與“求似”之間了。

“求是”者,仍是說史實,只不過采用新的詮釋角度。例如董卓,正史中說他“性麤猛有謀。”董卓作為一名梟雄,是歷史巨輪的直接推動者,此后的洛陽焚城,與呂布“城下一聚”,能騙過袁本初,也扣得上“有謀”二字。又如漢獻帝,可以同董卓商議禍亂之事,十分早熟,故董卓立他為帝,年方九歲。在《火鳳燎原》中,他主動拿出漢室歷年財富的鑰匙,并說對董卓說“你是虎,我是騎在猛虎身上的龍”,倒確實是小時了了。這其實并未脫離歷史,然而看起來仍是十分新鮮。

所謂“求似”,探尋的則是“可能性”的存在。著名的“溫酒斬華雄”,本是《演義》的虛構;歷史上華雄是被孫堅軍擊敗。那么《火鳳燎原》要取哪一種方案呢?答案是“都不選”。讀者看到這一段的處理:關羽一刀斬下了華雄的——右臂。華雄負傷返回,被呂布安排的張遼殺死。這便是“篡史”了。許《演義》虛構,難道不許漫畫虛構么?

而“燎原火”這個人,初看只是普通的原創人物而已。可是隨著故事的發展,在劉備等人的誤會下,他卻漸漸化身成為——
張飛:姓趙的,報上名來!
燎原火卻只把手往后方指了一指。
張飛:后面?后面是焚城大火啊!
⋯⋯那么,叫趙火嗎?
劉備:我看,是指上面的天吧?
關羽:那么,是趙天?
“還是⋯⋯⋯⋯⋯⋯叫趙云?”

這真是個天大的誤會。然而歷史上關于趙云的記載甚少,除了知道他是被公孫瓚派去跟了劉備而外,背景家世,并無詳細記載。有這樣的空間,便給了作者乘虛而入的機會。

趙云竟是一個不相干的人!

作者的功力也由“篡史”而更進一步達到“創史”的水平。

★“成功”VS“局限”

《火鳳燎原》的一個成功之處,是人物的塑造。作者特意安排了許多能夠突出角色性格的情節,無論是否符合歷史,給人留下的印象都非常鮮明。飛揚跋扈的董卓,讓人猜不透的劉備⋯⋯哪怕只出場短短幾面的許臨、董璜,也都讓人歷歷在目。

整體說來,《火鳳燎原》非常華麗——不是指外表,而是那強大的武功與智謀。

英雄人物同其他人之間的實力太懸殊了。“水鏡八奇”的智謀可以抵得上一支大軍,凡人如公孫瓚在其中就討不到半分好處,完全是讓人宰割的份。這種壓倒性的優勢,不僅在智謀方面,在武功方面也是一樣。

另一方面,雖然計謀出人意表,但是計謀的使用過程卻有其窠臼。往往是這樣的模式:某甲早就設下計策,大家中計,于是紛紛佩服某甲;隨之某乙又提出一計,正好推翻某甲的計策,再次博得齊聲喝彩——這樣反復幾次之后,讀者對計謀的期待便降低了:反正一山還比一山高嘛。

這的確是一個局限,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作者筆下雖然有許多超強的人,但是都不足以成為唯一強者所致。“水鏡”門下的弟子,雖然名氣很大,但是司馬懿、呂布也未必就輸給他們。“陷于被動者同樣有翻盤的機會”這樣的想法,應該更能為大家接受。若是能加以豐富,那便再好也沒有了。

《火鳳燎原》中有不少引人注目的要素,司馬懿和燎原火的的美少年造型,張飛的“大花臉”造型等。然而最令人吃驚的還要數三國第一美女——貂蟬的設定:她,竟然是“他”——一名宦官!

在出人意料這一點上,這是成功的設定。然而它的致命之處就是,“只用一次”。

知道了這一點之后,猜測下面的劇情,呂布與貂蟬之間的戲劇沖突,便可想而知了。正如讀者一旦知道“燎原火”會成為“趙云”,在最初的驚訝過后,很自然的就會想到隨著劇情的發展,在曹魏的司馬懿與在蜀漢的趙云之間必然會爆發矛盾。

這確實是《火鳳燎原》有創意的地方,但是也顯得十分“八卦”——太過追求獵奇因素。這自然可以說是它“商業化”所造成的,但是目前看來,這種程度的亂蓋依舊在可以自圓其說的范圍內。

無論如何,《火鳳燎原》是一個另類。它給人的不是殺戮的血腥,而是智慧的快感;比戰略,比政治,比人才,比外交,除了神兵,還有奇謀。是智慧和才能的碰撞。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三國,畢竟是策略的時代。會戰斗,只是武士;會審時度勢,方可稱君王。這才是三國之魂!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