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死因聆訊庭第一期聆訊


文:方墨死因聆訊庭


死者:封神演義
疑兇:藤崎龍
生於:1996年
死於:2001年

死因庭出席名單:
首席大法官-
Yangjr

檢察官-
Sweet、Asurada

辯方律師-
殘兵之首

陪審團-
NobleScarlet 、ESCAFLOWNE 、Reny、豆豆、 Neo

法官Yangjr:「聆訊現在正式開始。請控方檢察官首先就作品評價提綱。」

檢察官Sweet陳詞:「封神演義,曾經在90年代中後期風靡一時,成為同人界的竉兒,還一度包辦puff漫畫賞的頭數名席位。藤崎龍在封神中將主角造型大翻新,各種時髦的搞怪造型,忍俊不禁的惡趣味,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而這一種形象主義亦令到以後的作品,相繼效法(eg.最遊記,網球王子之流。)。然而在其表象底下,封神其實問題多多,未必是最爛,但相當名不符實。在大玩惡趣味下,內在的問題被掩蓋,一在其拖戲,二在人物支線過多,做成角色過度搶戲,主角在中後期成了大配角。

  封神的死因是:以型男,索女大玩惡搞原著封神演義為賣點,結果雖然作者想將主角描寫成全書智略之最的角色,但主角太公望的古怪計策往往給人的感覺只是小鬼頭亂搞之下的產物,反而王天君和楊戩的計謀更為出色,最後之戰更慘成了主角與最後頭目來個以力鬥力的無奈結局。」

法官Yangjr:「控方檢察官還有沒有補充? 沒補充的話,將換辯方發言。」

檢察官Asurada:「法官大人,我們沒有補充了。」

法官Yangjr:「現在請辯方律師就作品評價提綱。」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陳詞:「我認為封神好的地方有以下四點-
  第一點-角色造型、性格鮮明,每個主要角色都有其定位,尤其太公望、妲己和聞仲三人的人物塑造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第二點-故事甚少犯駁之處,而且將命運「擬神化」,比其他同樣地以「人對抗命運」為題材的漫畫,更有說服力。

  第三點-大膽的世界觀,把科學、異星人和古代世界混在一起,構思新奇。

  第四點-雖則有惡搞的成份,但造出的笑點常令人忍俊不禁。」

法官Yangjr:「現在進入第二階段聆訊,請控方開始準備提證呈堂。」

檢察官Asurada:「現在就封神演義的死因有以下幾點證據
第一點-封神演義所帶出的形象主義,令部份讀者以及作者注意角色的造型多於故事的情節,令到故事的角色出場分佈不平衡,受歡迎的角色不是因為其劇情表現出色,只是因為其長得帥,例如:楊戩,其戲份本該在仙界大戰時才是最得到發揮的,但卻因為受歡迎,所以由初段開始出場率已差不多是最高的(甚至有陣子連主角太公望都不如,差不多可算是封神第一男配角...不過個別配角戲份太重絕不是好事。)而武成王、姬昌等不太受歡迎的角色戲份則少得可憐。而及後的最遊記以及網球王子則是「只賣形象主義」除了型男就是型男,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不過這是題外話,不說太多了。

  第二點-劇本上後期同樣的分節卻用上比初期更多的篇幅,而封神演義後期嚴重忽略了一些初期登場角色的交代情節(如姬昌,周公旦),只是是少數篇幅輕輕帶過,反而在角色之間的對決的篇幅和本是重頭戲的戰略性部份(主角太公望的真正戲份)嚴重不平均,重要的戰役輕輕帶過,反而對劇情幫助不大的單打獨鬥卻佔了故事超過七成的比重,這個情況在故事後更嚴重。單看封神計劃其中一個題目「伐殷」第一次伐殷的描寫和第二次「伐殷」的落差很大,其實大家都明白,因為讀者喜歡看型男獨鬥而不看作者不善長畫的戰略場面而簡化。但問題是這個落差太大了在七.之中找尋太上老君的篇幅和第二次「伐殷」相比,差距太大了!讀者都只記得找尋型男太上老君,而忘記了「伐殷」,最後的妲己的決鬥比賽更是沒有意義。

  第三點-主角太公望,作者一方面要將太公望描寫成智慧型的角色,這樣就應該貫徹始終,讓主角由始至終都用智謀來分勝負,為什麼到了最後才要來個合體,換個說法就算敵人多強,真正的智者還是不用自己出手的,何不說服/降服王天君幫助自己?(不論是萬仙陣還是太極圖王天君都可以用呀!)作者為了什麼要放棄智鬥而改以單打獨鬥?「一條計策,要的是成功,只要成功,你理得我是否小鬼頭亂搞之下的產物呀。 」不要給我將計謀白痴化呀!計策是一種智慧是一種藝術!傻瓜與傻瓜之間的計謀比試會有趣嗎?不要將讀者愚民化呀,到底是現在的讀者不會明白過份高深的戰術及戰略,還是作者沒有這個能力呢?到最後我想知一開始故事的目的是什麼?滅商殺妲己,但最後卻加了個女媧這個所謂最終頭目,何解?

  本人覺得其實封神本來可以幹得更出色的,只要看過作品的短篇集就會明白。作者本可創作更多更多有趣以及稀奇古怪的情節/橋段,可惜卻在此作太執著於單打獨鬥,實在可惜!」

法官Yangjr:「控方有沒補充? 」

檢察官Asurada:「法官大人,我們沒有補充了。」

法官Yangjr:「現在轉由辯方辯護。」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第一點-究竟楊戩有否搶戲? 楊戩一出場就被譽為天才道士,懂得變化之術,而且為人冷靜,儼然就是太公望陣營的第2號人物,他的出場率和表現比其他配角高就是再自然不過。至於和主角太公望的戲份相比較,只要你留意,當太公望和楊戩同時出現的時候,太公望的主角地位就會特顯出來:初次和聞仲決鬥的時候,楊戩眾人不敵,是靠太公望拼死造出風之壁來保護眾人,最後博得聞仲的認同,眾人才得以保命;其後魔家四將來襲,由眾仙人出場應戰,但授與楊戩戰術的仍是太公望;其後到趙公明攻略,楊戩除了打頭陣外,其後就是各人發揮,而最重要的敵人,雲霄三姊妹和趙公明均是由太公望所打敗;

用回我之前所打的文章
  「根本太公望就不是個前線肉博的人,太極圖亦不是一件戰鬥用的寶貝(覺醒前)。而由趙公明開始,趙公明、聞仲均是他殺的、張奎是由他說服的(廣義上)、牧野之戰是靠他抵抗妲己的媚惑術、蓬萊島上申公豹等人見了他才走出了山河社稷圖、他加上妲己把女媧的肉體當成人質,使女媧放棄使用最強的寶貝四象劍、他佈下萬仙陣,使己方能傷害女媧、最後和女媧的對決更是主角的專利。以上每一件均是十分關鍵的事,而每件事都是由太公望完成。」

  我認為搶戲的定義是配角將本來應該由主角的份內事搶去,令到主角變成一個可有可無,抹去了都沒有人發覺的人,那才是叫搶戲,但封神就沒有出現以上的情形。還是控方認為,一個比主角更受歡迎的配角,帥帥地打敗敵人,那就是叫搶戲?那麼試問普天之下有那一套漫畫的配角是不搶戲了。

  至於姬昌、武成王戲份少?姬昌(文王)只是一個為周朝奠基的角色,你想他有幾多戲份?至於武成王,戲份少得可憐?你的標準是如何定的?造反一段姑且不提,對四聖、魔家四將王飛虎都有他的貢獻;還有和南宮适的烹飪大賽;協助太公望說服祟黑虎;和余化的決鬥。他出場不算多(但決不是「少得可憐」)但每次的出場都展現出武人的那股粗獷豪邁之風,令讀者明白作者想塑造一個怎樣的角色。無錯,他的出場是少過楊戩,但是否所有戲份少過楊戩的都不可以?一定要所有人的出場率差不多才算好?

  就控方第一點的批評,我認為一本書自然沒有辦法,亦不會令所有人的出場率一樣,封神亦不例外,但這樣卻絕對不等如封神如控方所言,只有一、兩個配角有戲份,而其他人只是跑龍套!
  第一點補充:其實在仙界大戰之前,楊戩的戲份主要是表現於和四聖王魔的戰鬥;與魔家四將的混戰和趙公明攻略的第一戰。但同樣的劇情,太公望先不算,哪吒、王天化和武吉都有和楊戩差不多的戲份。我想控方可否具體地指出,究竟作者是在那兒,又如何地在自覺或不自覺的時候,把戲份集中在楊戩的身上?

  第二點-除了第四節和仙界大戰之外,其餘每一節平均都是用2-3部完成,為什麼你會說「劇本上後期同樣的分節卻用上比初期更多的篇幅」? 退一步說,一套作品越到後期,主角要面對的敵人越多,敵人能力亦越強,故事亦去到處理伏線的階段,這樣的話,故事後期比前期篇幅多不是應該的麼?難道你想和最後魔王的決戰與對小嘍囉的篇幅差不多,一回秒殺?

  另外控方提到兩個人物來說明封神交代人物的篇幅不足,但事實上,姬昌一早就要死,而且在死之前作者已經透過太公望的回憶;姬昌說得崇黑虎來表現姬昌的為人,而事實上姬昌亦不算是些什麼的重要人物(與眾仙道和封神計劃相比) ,有兩、三回的人物描述已經足夠;至於周公旦,他的作用頂多等如《龍珠》中奘子的爸爸,你想他有幾多戲份?第1點時你才嫌楊戩搶戲,如果現在連這些二打六都有六七回的戲份,我想封神要變成100部的超長篇漫畫才可以了,不過到時又會否被人說暄賓奪主呢?

  封神是在少年jump上連戴的少年漫畫,他不是《西岐伐商軍事史》,亦都不是《太公望˙謀略的一生》。封神是一套少年漫畫,雖然太公望他們有戰略、戰術上的思考,但總不會變成戰略是重頭戲,個人決戰是點綴呀。喂,少年漫畫喎,你不是誤會你正在看《銀河英雄傳說》呀?

  以上是現實性的考慮,從故事設定上,仙道的對決亦是遠比人類軍政上的決戰重要,因為眾仙道都手持「能引發奇跡的道具」----寶貝。就算弱如火龍鏢,普通一揮都可以做成數十人傷亡,更遑論土龍爪(張奎ver.) 、傾世元禳等。人類士兵以人的什麼「十則圍之,倍則分之」戰略對仙道根本就是送死,除了派己方仙道和敵人對決外根本就別無他法。而且戰略只是構思,真正實行要用的時間絕對要比構思長,一句「分散兵力,把十天君各個擊破」的戰略構想,就可能需要數場仙道對決才能達成,故此,對決的篇幅比戰略性部份長亦是理所當然。不信你看銀英傳,是戰略描寫長?還是描寫兩軍交戰的篇幅用得多?

  另外我不是十分明白「第一次伐殷的描寫和第二次「伐殷」的落差很大」是什麼意思?是指篇幅還是什麼?勞煩控方可否再詳細說一下。
  至於找太上老君和伐殷,在篇幅上明明前者只有5回,老子還要在第三回才出現。先不說老子的重要性,單從篇幅上來說,和張奎的戰鬥雖然只有短短的3回(留意,和老子出現的篇幅相同。),但是其後的牧野之戰整整用了一期書。牧野之戰都是第2次伐殷的一部份,我為了方便整理,才將其分柝出來當第8點。故此,在第2次伐殷上,免治城只是頭盤,主菜是和紂王在牧野上的對決,足足用了差不多2期來說周滅商的過程,我真是怎樣也看不出,「太上老君的篇幅和第二次「伐殷」相比,差距太大了」這個結論來。

  最後我不否認最後妲己的決鬥比賽有拖戲之嫌,但每次戰鬥只用1回,而且可以交代眾人得到超級寶貝後的實力,我覺得還可以啦,不過你要說其是拖戲,我不反對就是了。

  第三點-有沒有發現,太公望的低能式計謀是用在誰身上? 無錯,都是用在一些無足輕重的人身上,如陳桐、方氏兄弟、雲霄三姊妹等攪笑角色身上,似乎是用來攪笑多個展示其智謀。但一當太公望面對大敵時,所使用的策略似乎並不幼兒化:開首直接去朝歌找妲己就是一個有趣和突破常規的「擒賊先擒王」的戰術;對趙公明原形時飛上對流層引冷空氣下降;與聞仲金鰲島對戰時的種種戰術運用;還有兩次伐殷時人類士兵的戰術運用,雖非驚世駭俗,出乎意料,但總不至於是白痴化呀?

  合體方面,引回我之前寫過的文章:
  「而所謂鬥智的戰鬥,其實蘊含一個前題:對方是有弱點可以擊倒的。如《jojo》中柱之男是怕波紋的,故此主角千方百計就是要把波紋打在柱之男身上,試想若果柱之男是不怕波紋的,主角的所有計謀還有什麼意思?
  回看女媧,她的弱點是什麼?以空間封印?可以,但當年要四名始祖才可做到。故此現在除了打擊她的肉體之外,就別無其他方法可擊敗她,但女媧的肉體又懂得再生,就算伏犧的每一擊都有雷公鞭的威力,都趕不上女媧再生的速度,那麼請問,伏犧可以憑什麼計謀,對女媧的那一方面可以造成致命的打擊?借戶愚呂弟的一句說話「在純粹的力量面前,技術是沒有用處的。」

  而且,若果以太極圖加上伏犧的計謀就可打敗女媧,那麼要封神計劃來做什麼?伏犧和三大仙人又為什麼要忍這麼的久呀,一開頭直接打就可以啦。
  另外,最後一戰單單是以力對力嗎?在戰略上,伏犧一直等待女媧力量的減弱、地球抵抗力量的加強;時機成熟的時候,聯絡三大仙人,以封神計劃集合仙道的力量,積可以和女媧、什至凌駕於其上的力量,當所有條件齊集後再和女媧開戰。正如《銀河英雄傳說》所言,真正善戰者不是靠奇謀妙計,以少勝多,而是創造對己有利的條件,在必勝的情況下以壓倒的力量擊潰對方,試想,若楊威利以100萬兵力圍攻萊莫哈特的二千兵力,他還需要什麼魔術奇謀嗎?.」

  控方提出「真正的智者還是不用自己出手的,何不說服/降服王天君幫助自己?(不論是萬仙陣還是太極圖王天君都可以用呀!)作者為了什麼要放棄智鬥而改以單打獨鬥?」的指控,令人不得不懷疑,究竟控方有沒有留心看封神,因為到最後伏犧的出現,就是太公望和王天君的合體,那還有什麼「說服/降服王天君幫助自己」的問題?而在對抗女媧上,伏羲就曾分裂成二人,以太公望牽制女媧,王天君去找尋女媧的肉體作人質,使女媧放棄使用最強的寶貝四象劍。
  另外,之前引文亦提過,女媧和肉體結合後實在太強了,連雷公鞭的威力亦不能對其做成太大的傷害,惟一有能力和其周旋的就是吸取眾人力量後的伏犧,都還要處於下風,再分裂王天君出來又有什麼用,太極圖就只有一個,太公望自己要用,而以王天君的力量,可以幹什麼?幫女媧抓癢?
  真正的智者是盡量不會自己出手,但當情況變成只有自己才有能力抵抗別人時,若果還不出手,那些人不是叫智者,而是叫「得把口」。

  最後一提,封神計劃的目的當然是打倒女媧,而女媧的加入不是最後才決定,早在封神第2部的時候,申公豹已經告訴黑點虎,妲己的背後有一股被稱為「歷史的道標」的神祕幕後力量,其後元始天尊和申公豹亦有再提及有關「歷史的道標」的存在,其後到牧野之戰時,才正式由妲己口中道出女媧的名字。故此女媧絕非後期才憑空跳出來。
還有,如果大家有看過封神演義的原著的話,應該知道妲己是被女媧派去媚惑紂王,雖然漫晝封神不是跟足原著,但在妲己背後再加多一個女媧,都不能純綷算是藤崎龍在胡亂杜撰。

辯方答辯完畢。」

法官Yangjr:「辯方答辯完畢。控方是否需要補充?」

檢察官Asurada:「控方有以下補充

  我不同意敵人越強,篇幅亦要加長這一點,因為主角們同樣會變強,只因敵人力量強大了就加長描寫有拖戲問題,如果這個道埋成立龍球時桃白白打幾期,布歐就要打一百期嗎?

  回應辨方封神是在少年jump上連戴的少年漫畫,他不是《西岐伐商軍事史》,亦都不是《太公望˙謀略的一生》。
  我明白,但比起寶貝戰爭,作者這一類描寫其實更加吸引。

  其實我個人是頗喜歡初期「擒賊先擒王」的戰術以及兩次伐殷時人類士兵的戰術運用,可惜故事中大部份時間都少了這一種智慧的描寫,反之其他角色的寶貝戰鬥卻用了十倍以上的著筆

  最後一戰單單是以力對力這一點,我們要追究的不是故事的原因,而是這個設定真的只這樣創作嗎?而是作者為何要放棄智謀的,而不是解釋為何要增強主角力量的自圓其說。」

法官Yangjr:「控方提證時間結束,現在開始辯方提證時間。 」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以下數點是辯方認為,封神比較特出的地方:

1. 人物描寫
  不諱言地,封神的人物描寫不是頂級的好,人物性格的立體性還未去到深刻細膩的地步。不過,話雖如此,封神在某些的角色的處理上,卻展現出和一般少年漫畫不同的地方。

i. 太公望
  不計佢既低能、耍賴,身為封神男主角的太公望,最吸引我的,是他那種不希望徒添殺戮的想法。
  一開始封神計劃的時候,他就已經抱持著:「有必要要將所有人都打倒嗎?」的信念而直飛朝歌,直接的去討伐妲己;對趙公明的時候,解救完人質之後,就沒有再打下去的意願;洞悉聞仲不在的時候,更決定和崑崙死對頭金鰲議和,平息干戈。雖然每次他想和平的意願都不能成功,但起碼他是真的嘗試過,相比起很多其他的少年漫畫的主角,整天嚷著:「我不想殺人!」,但卻從來沒有認真地想過要如何減少戰爭的少年勇者。太公望算是好得多了。加上其毫不熱血而且略帶奸狡(白痴?)的個性,可看出作者想做出一個和往常少年漫晝主角有所分別的角色。而我認為,在太公望一角上,他是成功的。

ii. 妲己
  貼番之前我在其他討論串打的東西:
「認真地說,籐崎並不只是創出一個『沒有誰是真正的壞人』的故事,他同時塑造了一個有趣的壞人--妲己。個人來說,這角色頗為特別,她壞事做盡,殺人時眼都不會霎一下。她不同於聞仲,她沒有戰鬥的禮儀;不同於王天君,她沒有悲慘的過去。她地地道道就是一個壞人,到最後她和地球溶為一體,都只不過是因為她覺得,成為地球本身比做世界的主宰更為高級。但這個真正的壞人卻似乎並不討人厭,籐崎能將一個純綷照自己的喜好,做盡壞事的人塑造成這樣,並不單單只是個「似乎是好人的壞人」這麼簡單。這份心思,我想是值得肯定的。」

  補充一下,不知是否由北斗之拳所帶起,很多漫晝的奸角都有悲哀的過去:不是在過去殺了自己的親人、師父;就是幼時受過很多的悲慘遭遇。若果是一個喜歡灑狗血的人晝封神,妲己一定是一隻幼時常受人類欺負的狐狸;又或者在比聞仲和四聖趕走的期間受盡折磨。但籐崎沒有這樣做,妲己完全沒有過去的負擔,亦沒有正邪的束縛,一切全是由她的喜好作決定,話說我已經很久沒有在漫畫中看到一個這麼「自由自在」的奸角了。而且,在封神中,妲己是真正的無敵,她的計謀從未失敗過,書中的所有人,包括最後大佬女媧和主角太公望,都被其玩弄於鼓掌之上,在一片陽剛、男性主義至上的少年漫畫中,妲己都可算是一個有趣而特異的存在了。

  以上兩個例子,可看出籐崎不甘心只是作出一堆公式人物出來,他大膽地在這些重要的角色身上注入與別人不同的原素,這種意念是值得肯定的。

2. 將命運「擬神化」
人和神對抗並不是封神首創,人和神的對抗早在聖鬥士星矢中已經出現過,但在那些漫畫中,神最多時做的,只是要毀滅地球或滅絕人類,換句話說,神和一般的暴力人物其實沒有太大的分別,同樣只是以暴力去剝奪別人的生命罷了。

  但在封神中的女媧就不同了,她不是要毀滅這個世界,什至,極端的說,她要世界和人類好好地生長,活得幸福,避免女媧原本星球的覆轍,她惟一的罪狀,就是絕對的操控。太公望要對抗的,不再單單僅是是威脅人類生命的存在,更是操控著人類整體歷史和命運的神。
和許多其他對抗命運漫畫不同,太公望要對抗的,不是不屈地抵抗命運所帶來的後果,而是要對抗命運本身。是要被控制下的幸福?還是要沒指引的未來?封神的中心思想為大家帶來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雖然不是首創,但總比只懂單單打打殺殺好。

3.故事少犯駁
  封神計劃雖然轉折什多,但每次的轉變都有提出合理的解釋。

  女媧在背後操控歷史亦解釋了妲己不斷對太公望放水的原因。

  而且在整體上,自趙公明之後,仙界大戰、伐殷、討伐女媧,劇情一氣呵成,絕少不必要的支線。雖然控方指出後期比前期篇幅長,但我想請控方留意,封神和龍珠不同的地方,是前者是由頭直落至尾的長篇故事;而後者,嚴格來說,是由數個中篇連接起來的長篇故事,有關聯但卻同時是獨立的。故此控方用桃白白和布歐作比較是不妥當的,因為兩者雖然力量有差距,但在故事功能上兩者均是屬於boss 級。若真是用龍珠作例,在娜美星上,控方真係認為打菲利和打他身邊那兩個跟班的篇幅應該一樣長?這樣的篇幅真係足夠營造菲利的壓迫感?又能否在悟空變超西的時候,把讀者的情緒帶上高峰?

  而且,我在反駁時已提過,:除了第四節和仙界大戰之外,其餘每一節平均都是用2-3部完成,請控方確切地提出,封神如何在「劇本上後期同樣的分節卻用上比初期更多的篇幅」?

3. 只於有關大膽的世界觀,把科學、異星人和古代世界混在一起和惡搞的笑點,這處的主觀成份較高,算是自由心證啦。我覺得很有趣就是了。

  總括而言,在封神中我看到作者的巧思,是加插了很多有趣而與別不同的點子令到封神不是單單只是一部熱血少年漫畫,而是一套有特色的作品

辯方發言完畢-」

法官Yangjr:「辯方沒補充的話,接下來請控方回覆。」

檢察官Asurada:「男主角方面的結論我同意,但女主角(?)就不行吧!正因為妲己沒有什麼堅持,說穿了不過是一個空洞而任性的角色,正因為妲己沒有原則,只是一個隨故事而改變行動的角色,適當的時期就會消失,適當的時期就會出現,我不知作者最初設定這個角色時有否想過結局,但她的飄忽,她的任性,其實是方便了作者去控制故事的,但到頭來卻不用她去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作任何贖罪,還美化成一個和世界一體偉大思想的角色(一般認知)實在是有點兒那個。另外除了妲己和太公望以外,聞仲都是不錯的角色。

  簡單來講就是一邊作故事,一邊自圓其說,最後雖然說得通,但給人的感覺則很牽強。而妲己這個角色每每都在中Boss出場前就會自動失蹤一段時間,而且最初自封是比太公望更高一班的「軍師」,但後來卻又出現王天君之類更高的存在,故事初期最大的宿敵申公豹到了後期完全成了同伴甲的角色。

  故事有趣是有趣,但有趣度可以再惡搞一點(比不上作者短篇集及櫻鐵),無謂的戰鬥可以再減少一點(中期之前不少角色是為了令同伴升LV而存在似的eg:魔家四將之流),一些重要支線(金鰲、崑崙)可以寫得再好一點,重要的角色可以再重要一點(最起碼打最後頭目的七人,描寫可以再立體一點,起碼燃燈可以用雷震子代替可能會好一點,王天化這些初期重要同伴最後之戰竟然沒有出戰。)

  同意是有特色的作品,只可惜生在少年Jump,否則相信以作者能力絕對不只這個程度。最起碼減少一點用完即棄角色,減少一些無謂的戰鬥,多一點同伴的心理描寫及多一點謀略吧!

法官Yangjr:「接下來請辨方回應發言。」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1. 妲己的問題屬於觀點和角度的問題,控方指妲己是一個「空洞而任性」的角色,但我欣賞妲己的地方,卻正正是她的任性,有原則的敵人,聞仲一個便夠了,而妲己這位在少年漫畫上少見的快樂的魔王,而且妲己無原則麼?起碼我沒有見過她做自相矛盾、和自己的計劃有衝突的事。

  至於控方指摘妲己只是一個隨故事而改變行動的角色,但問題是,漫畫上有哪一個角色的行動是不隨故事而改變?我想這裏控方所指的,是角色隨故事而改變立場,出現前後不一的情形。但妲己有出現這個情況嗎?她的角色表面上是腐敗殷商,引導西岐滅商興周,完成歷史的使命;暗地裏則要瞞女媧,乘仙道和女媧相鬥的時候,乘亂奪取女媧的肉體。那麼在漫畫中,妲己究竟做了什麼,是違背了她的計劃?至少我沒有看到。至於妲己的消失,就只在仙界大戰時出現,而這個亦是戰略上的考慮,讓聞仲和太公望相鬥,消滅商朝最大、最後的助力聞仲。而事實上亦都因為妲己的離去,才使聞仲無後顧之憂,掀起仙界大戰,這不算是一種高明的戰略麼?為什麼會變成只是為了作者方便去控制故事的無謂舉動?

  嚴格地說,所有作品,無論漫畫、電影、小說,其中的每一個情節、角色的行動均是要代作者去講故事、去處理故事的節奏感,所以當我們要評論一個角色的行為時,就要從角色的性格,故事的結構去看這些情節和行動是否合理,若果單單只是說該角色是「隨故事而改變行動」、「是方便作者去控制故事」就評為不行的話,我想請控方可否舉例指出,在芸芸漫畫中,有哪一個角色是不會「隨故事而改變行動」、其行為是「讓作者難以去控制故事」而最後卻是一個成功的角色(或是一本成功的漫畫)?

  至於美化的問題,我在另一個討論串中亦有提及:
「至於「自然偉大論」,我覺得只是將「支配」擴至極點罷了:你可以隱居避開極權;可以和別人合力反抗歷史的道標。但你可以不呼吸空氣,不住在地上麼?可以不依賴自然麼?對於一生追求支配的妲己來說,與地球的合一,不就是支配的最高境界麼?」
是否偉大就見仁見智啦。贖罪的問題,就集眼開隻眼閉吧,既然漫畫中的好人都不一定有好下場,偶爾讓壞人消遙法外都不為過呀。 (而且我都唔想妲己悔過,一個任性的人在最後突然醒悟,痛改前非,為以前的事後悔?我唔要睇無線D師奶劇呀。)

2. 我同意,但我不過是指出封神不單是打打殺殺買美形,至少還有一點點值得思考的地方。

3. 真是很牽強?可否指出是哪兒呀?
喂,喂,妲己只在仙界大戰前失過,唔好講到佢成日曠工咁。
王天君有比妲己更高嗎?我看不出誰優誰劣,兩人無交手過,我只看到王天君一路對妲己都很服從,尊敬。計謀上王天君可能是前線人員,表現機會自然更多,但亦說不上是比妲己更高的存在呀?

  宿敵只是申公豹的自稱,我想包括連太公望、讀者在內,都沒有誰認真當一回事呀?點解控方說到好像申公豹是前期重要的奸角般?事實上前期申公豹只在殷太子事件上出過手,咁都算最大的宿敵?

4. 首先,有那套少年漫畫是沒有供同伴升LV的角色存在?你想一開始就打各大、中頭目?會不會快了點呀?無謂的戰鬥當然愈少愈好,但若果連升LV的戰鬥都稱為無謂的戰鬥,會不會太嚴格了?

  至於雷震子我都覺作者是浪費了這個角色,但王天化................ 他在去蓬萊島之前已經死了,你想他如何去出戰呀.........................

辯方回應完畢。」

法官Yangjr:「現進入第二輪舉證聆訊 ,控方請於周五零時前作第二輪提證。」

檢察官Asurada:「第二輪舉證聆訊,無意義的敵角
  首先魔家四將和四聖,如果只為角色升LV的話,黃天化和黃飛虎最後都要死的,而雷震子後來作者都放棄了,但浪費的篇幅則不少,如果是為了增加他們的戲份做就他日他們死時,大家的感動就有點兒那個,反而令人覺得加入這一類可有可無的情節,是未經過深思的,只是為了連載拖戲灌水而出現。

  另外十天君的仙界大戰我亦有差不多的看法,十天君最初描寫為可封印聞仲的狠角色(雖則主使者是不死身的王天君)但後來十天君的下場竟然是拖延時間,實在有夠慘而另一邊廂聞仲卻一口氣殺敗差不多全數的十二仙人,實在是有點不合理。

  而且一方面角色的能力成長交代含糊,反而將重點放在角色的寶貝系統的強化,本來寶貝戰鬥有趣的地方不是以力打力的戰鬥,而是以千奇百怪的點子,各自用不同寶貝的屬性,以及環境去以「智」戰鬥,而故事亦因此著重交代太公望的「智」,但這方面交代的篇幅和單打獨鬥的情景比較則比較不足,由其過度強調七大寶貝的威力而令人覺得個人的能力不太重要,但可悲是故事最後要找上燃燈和張奎出來湊人數,實在有點兒那個(本來應會有雷震子的位置嗎?)」

法官Yangjr:「接下來是辯方回應時間。」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沒有魔家四將,我們就看不到一個永不言敗,為戰鬥而不惜鞭策自己到最後一口氣的戰士黃天化,若果單單是因為他要死就不用理會人物描寫的話,那麼天化死時和一些路人甲乙丙死豈不是一樣,我想不能這樣呀,若果真是這樣,他們就真真正正變成只是出來死的角色,到時毋需你們,我自己也會跳出來對作者大鞭特鞭。

  其實在故事中,王天君已提過十天君最大的缺點就是愛各自為政,不善合作,故此就算擁有比十二仙更強的力量都打不鸁崑崙;而在故事中,除了變成半妖態的楊戩和普賢外,基本上沒有人是單挑打敗十天君,在強度的描寫上我覺得是足夠的,而且,十天君總共有十人,若果每一個都寫到好像王天君一般的狠,不,就算只得一半,我想篇幅都一定會拉長很多,相反現在只將主力放在王天君的身上,不但不是拖延時間,還是減少篇幅的好辦法。

  至於聞仲打敗十二仙就要視乎對聞仲實力的評價,另外都關乎戰術使用上的問題,豪無疑問,單打獨鬥聞太師是穩勝的,但集結十二仙的力量應該可以和聞仲一鬥,這亦是太公望的構想,但曾和聞仲戰鬥過的普賢卻不是這樣想,他定下的戰術是十二仙分散力量去纏聞仲,讓他有機會潛入聞仲的死角進行自爆,確實地給予聞仲重大的傷害。由此可見,聞仲能殺敗十二仙並不是因為他們弱,而是他們採納了普賢的建議,分散了力量,就和十天君一樣,各自分散的力量是沒用的啊。這樣都不算太不合理呀。

  寶貝從來都是封神戰鬥的重點,鍛鍊本身實力在設定上就是不切實際的,你看一眾本身能力遠超仙人的天然道士,除了最強的黃飛虎之外,無論是武吉或黃天祥,都從來沒有和敵人來一場轟烈的大戰,為什麼?就因為他們沒有寶貝,故此就算本身實力再強都沒有用,這亦同時說明為何眾人見到燃燈的仙術會這麼吃驚,因為仙術就是可以不靠寶貝而引發奇蹟般的力量,不是普通仙人所可以練成。故此,在封神的設定下,個人的能力真是不太重要,如何發揮寶貝的十成威力才是重點所在,就如現在的戰爭,坐在坦克車內的人,比起那些苦修武術十數年的人,無論體力、反應都遠遠不如,但駕駛坦克的人,只要輕按一下,便可以令一個武林高手灰飛煙滅了一樣。放下了寶貝的仙人,和普通人根本沒有多大分別,所以封神的重點才會放在角色的寶貝系統的強化上,因為這樣在封神的世界內才有意義。

  至於以智戰鬥,我覺得控方是太執於這一點,封神和JOJO不同,JOJO的戰鬥設定是每一個人在戰鬥時都要機關算盡,故此,若果入面出現單純的以力對力的場面,我都會有些失望。
相反,在以力鬥力的漫畫,如龍珠中,雖然在戰鬥時都有些小技倆,但我們從來都不會指摘悟空對菲利時,為何不是要以智取勝,而是要變成超級撤雅人來以力壓人。

  綜觀封神全書,它的戰鬥是介乎兩者中間,作者從來無企圖將它變成如JOJO一樣,展開步步為營的戰鬥,從主要角色的寶貝,不是鞭呀、劍呀、刀呀、就是光線炮呀,我們就可以知道,封神的戰鬥仍是熱血少年式的,作者會隨不同的人物而加些智謀的表現下去(如太公望、楊戩),但某些熱血傻子,戰鬥狂,我們若果都要求他們的表現是智謀深算的話,就會破壞了人物的塑造,你能接受哪吒在戰鬥中老謀深算地算計對方嗎?我就接受不了。故此,若果要求封神全書的戰鬥都要表現智的話,人物的性格就需要重大的改寫,但這還是不是我喜歡的封神呢?
  最後,以張奎作為承繼聞太師的意志,我覺得還可以。至於燃燈⋯⋯(無言⋯)

辯方回應完畢。」

法官Yangjr:「控方是否需要回應?」

檢察官Asurada:「控方回應
  王天化的勇敢和死的悲哀,我覺得是有點灑狗血的,黃天化這個角色好大程度是因為作者連載後期,覺得女禍之戰派不上用場,才要其死的。其實我覺得十天君的情節已算是太長,而且又沒有驚喜,十天君的程度和最後妲己派出來的強化妖怪仙人差別不大,(十天君之戰中,比較有好感的是孫天君一戰)都是一群空有力量的笨蛋。另一方面十二仙對聞仲一戰中,太公望亦在場,不過奇怪地十二仙只聽從普賢這個自爆作戰,我們的智將太公望反而只是任由十二仙輕生。

  先談寶貝作戰,我覺得以作者的取向先不論七大超級寶貝,其實連載初期有不少特殊功能的寶貝,和JoJo的替身能力相似是要靠「智」而不是「力」去對抗的,這一部份我覺得作者的創意是頗不錯的,可惜是由中期開始已越來越不見這一種智鬥,而改用寶貝之間的以力比力,這是白白浪費了一個好題材的,就是在封神中個人的術是不重要,「仙人」不過是寶貝的發電機而且,但還是會有實力的差別以及力量的成長,我要談的就是這部份的不清晰。另最後的七人中張奎作為承繼聞太師的意志,但之前的故事中還不過是個小角色,連趙公明的寶貝都可以給了哪吒,我覺得這部份是有點勉強。」

法官Yangjr:「接下來到辯方舉證時間。」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封神人物描寫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他摒棄了常用的「角色過去悲慘法」。

  在少年漫畫中,無論奸角或主角大多都擁有不幸的過去,最佳的例子莫過如《浪客劍心》和《鬼眼狂刀》,他們不但時常沉淫在悲傷的回憶中,更在決戰的時候大聲嚷出來,彷彿害怕沒有人知道般。而主角往往更要擔當心理治療師,就算醫不了都要表示同情或理解。
在封神中,不是它的角色沒有悲哀的過去,但這些過去卻只會變成角色行為的原動力,而不像其他的漫畫般,變成纏繞角色的夢魘。

  如太師聞仲,他因為單戀的對象臨死托孤而矢誓要保護殷商,但在戰鬥的時候,他從來都不會碎碎念地叫朱氏朱氏,亦不會大嚷什麼要守我的承諾。是男子漢的,決定了要做一件事之後就毋須要別人的同情或理解。

  同樣的情況亦都展現在太公望的身上,太公望全族均被妲己唆罷的商朝拉去給王配葬,被元始天尊帶走的主角,便開始萌生出要建立「沒有仙道的人間」,其後在對抗妲己的時候亦連累到一族的後人遭酷刑致死,雖然如此,因過去的遭選而立志的太公望從沒有好像劍心一般的自我埋怨,族人的死反而使得太公望更堅定的向目標進發。

  而且在封神中,主角從來都沒有去當心理醫生的角色,就以王天君為例,他的過去使得他變成一個邪惡的存在,但當得知王奕的過去後,無論太公望、楊戩都從沒有以同情或諒解的角度去對待王天君,亦從未嘗試在戰場上「說得」對方,因為在對戰的時候,我理得你的過去是如何如何,你是敵人就是敵人,你做過的事不會因為你悲慘的過去而獲得原諒,我們無理由亦無需要去同情敵人。心理醫生?留給別人造吧。

  另外控方提起寶貝,就不妨讚讚作者的寶貝設計,不,不是寶貝不同的功能,而是寶貝的設計,如將叫名棒變成捲筒狀喇叭;花狐貂是好像鐵人28般用搖控器搖控;呂岳座下宛如生化部隊的寶貝服裝等,都是令人覺得有趣的設計。

辯方提證完畢。」

法官Yangjr:「控方請回應。」

檢察官Asurada:「首先是有關角色沒有自怨自艾的問題,的確這是封神的優點,但反過來亦是缺點,因為除了聞仲,太公望,黃飛虎之外。其他好像妲己、趙公明就成了沒有什麼理由只因壞而壞的角色,申公豹則成了由始至終都不知幹什麼的角色,以及一眾十二仙,十天君,魔家四將等都是一群「為了什麼而戰?」「因為各為其主!」的情況,說得好一點是角色們不受過去影響,說得差一點是正因為他們的描寫不夠立體。

  而有關寶貝的設計,雖然抄襲的有不少,但描寫得好的都有不少,但可惜是七大超級寶貝差不多全是力量型的寶物,令最後之戰沒有什麼驚喜,而且亦有點雷聲大雨點少,七大寶貝最後只是用來打打女禍的分身而已,實在是有點可惜。

  不過我承認一部份智慧戰的寶貝不錯,但只是太少了。」

法官Yangjr:「最後開始結案陳詞階段,請陪審團開始準備,現請控方先開始結案陳詞。」

檢察官Asurada:「法官、各位陪審團。
  封神演義的作者--藤崎龍老師是一個創意十足,有著無數惡搞點子的有趣漫畫家(詳情可見其短篇集及櫻鐵),可惜不知是其對於長期連載不甚了得,還是在少年Jump的風格下不得不讓步。

  在封神演義這套作品中,大膽地使用智慧型而不是戰鬥型的主角-太公望,但出來的效果則不是想像中的有智慧,而是一個頗白爛的,而角色的重要性完全取決於--有型程度及人氣,最後一戰來了一些如張奎,燃燈這些好像突然殺出來的角色,申公豹這個空口說白話的宿敵,一開始為了封神計劃而找尋的同伴,除了哪吒及楊戩這兩個人氣度較高的角色外,其他角色都是在和前段劇情沒有什麼關係的,最後成了如故事描述另外幾人的有型程度比主角更多。而最終頭目女禍與主角的對決則是像龍珠則的大戰一樣,完全以力打力,計謀只是成了劇情的調味料。

  而第一女主角妲己,則沒有性格可言,只是一個任性的角色,計謀表現不突出,最後還來個地球大結合,實在是令人看得不明所以。

  另故事中設計了大量有趣的角色,但浪費的亦有不少(代表:雷震子,周武王)而故事中描寫計謀的情節亦完全比不上個人對決。故事中有不是情節是拖戲,而沒有什麼作品的如魔家四將、寶貝大戰等。

  寶貝的設計上有不錯的發展創意的空間,可惜是作者重用的除了太極圖外都是力量型為主,實在可惜。

  我的結論是封神的確不是最白爛的漫畫,但卻有著不少缺點,而且世間有著其完全不乎的評價,以這種程度的計謀的確算不上是重視智鬥的漫畫,只是一套有大量型男的一般以上少年熱血漫畫。」

法官Yangjr:「接下來到辯方結案陳詞。」

辯方律師殘兵之首:「法官、各位陪審團:

  網站巴哈姆特有一句名言:「你的王道不等如我的王道。」雖然在這裏被當成小白名言之一,但在某種程度上,我是深深信奉這一句說話。

  綜觀控方對封神的批評,主要的模式是「封神的X,應該用A的方式表達,但作者卻用了B,這就是不好。」但問題是,A這種方式表達是否絕對?是否只有用A的方式才算是好漫畫,用B的方式就是差的?其實說穿了,這其實是控方的一種期許,只要用A這種方法才算是符合控方對一部好漫畫的評價。

  但問題是,十個人看漫畫就有十種不同的要求標準,你要求它要用A的方式,我要求用B的方式,這永遠都是一種衝突和無法解決的狀態,除非有人能指出B這種方法有本質上的缺憾,如和故事設定衝突;如行為和人物性格不符;或這種作法違反大眾常識等等。遺憾的是,控方從來都沒有詳細指出B的缺憾,只是重複地指出這樣做是差、是不應該的。

  就如控方最執的一點:封神的戰鬥應該是以智取,而不應該以力鬥力。但問題是,控方從來沒有詳細指出以力鬥力如何破壞了封神的故事和戰鬥。控方唯一的理據,就是太公望號稱是智的主角,故此封神的戰鬥就應該是以智掌控一切,而不應該以力鬥力。

  但封神的戰鬥風格是什麼?由第一戰對陳桐開始,到擒王貴人,就如我在先前發言所提,封神的戰鬥風格從來都不是JOJO式的機關算盡,亦不是如龍珠般純綷以力鬥力,而太公望的個人戰鬥風格而是類似狐忍那種,在以力鬥力的戰鬥中加插一些小計謀,綜觀太公望在封神中的戰鬥,這類使奸耍詐的地方從不或缺。(女媧的最後一戰容後再談。) 是否太公望一動刀綸槍就不可以,就會變成有負智者之名?

  而且除開太公望不談(OKOK,楊戩都歸為太公望一類好了) ,哪吒、王天化、雷震子等角色呢?連他們都不可以以力鬥力?全部角色都要變成細心、有智慧?若果不是的話,究竟封神的以力鬥力差在哪裏?控方從來沒有提到以力鬥力差的地方在哪兒,只是不斷強調,「封神智的描寫不錯但篇幅太少,主力都放在以力鬥力上。」是的,以力鬥力可能不合控方的脾胃,但又如何呀?這只是控方不喜歡封神的原因而不是封神不好的原因啊。

  與女媧的一戰亦一樣,控方質疑最後一戰為何是以力鬥力,當辯方提出辯解的時候,控方回了一句:「最後一戰單單是以力對力這一點,我們要追究的不是故事的原因,而是這個設定真的只這樣創作嗎?而是作者為何要放棄智謀的,而不是解釋為何要增強主角力量的自圓其說。」

  是的,這個設定不一定需要這樣創作,但若果最後伏犧單單用計謀就可戰勝女媧的話,就會出現我曾在回應提出時的疑問:「若果以太極圖加上伏犧的計謀就可打敗女媧,那麼要封神計劃來做什麼?伏犧和三大仙人又為什麼要忍這麼的久呀,一開頭直接打就可以啦。」這裏又再次出現A和B兩種不同的表達方式。這時就要靠故事的設定去看可以去支持哪一種表達方式,就以力鬥力,辯方已提出證據;但以智敗女媧呢?控方似乎還未能解釋辯方提出的質疑。

  到妲己的描寫,任性難道不是一種性格嗎?當有人問你:「你女朋友的性格如何?」你回答一句:「很任性!」這難道不是一種答案嗎?控方一方面承認作者寫出妲己的任性,一方面卻仍說她沒有性格,這不是自相矛盾嗎?誰說奸角一定要有變奸的理由?一隻妖怪(狐妖) 天生冷酷嗜殺有什麼問題?有過去的奸角實在太多了,天生的邪惡才是妲己的魅力所在。與地球的結合作為對支配的伸延,真的是很難理解嗎?

  最後浪費人物這方面,我不得不承認這是封神有缺失的地方,畢竟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漫畫。至於拖戲方面,我回應時已提過,這裏就不再重複了。

  總結而言,辯方認為,封神演義這套漫畫,無論角色描寫或世界設定上,都表現出作者一些巧思,雖然,它還未夠資格作為一部流芳百世的經典,但辯方認為封神絕對是一部好的漫畫,絕不應只當它為一套被集英社盲目捧紅的爛漫畫。

辯方結案陳詞完畢。」

法官Yangjr:「控辯雙方完成陳詞,請各陪審團成員表態是否支持。

陪審團名單如下:NobleScarlet 、ESCAFLOWNE 、Reny、豆豆、 Neo」

陪審團ESCAFLOWNE:「本人以控辯雙方的論點作比較,結論是: 支持殘兵之首。」

陪審團豆豆:「我同上,一樣是支持殘兵之首。」

陪審團NobleScarlet:「支持票投:殘兵之首。」

法官Yangjr:「由於餘下兩票不足以推翻,因此宣判辯方上訴得直,恭喜恭喜。」

第一期死因聆訊【第一期】(完結)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