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作品評論

《Giant Killing》的非主流動運漫畫思維
文:傑特

  一直以來運動題材都是漫畫的主流題目,而由六七十年代清一色的棒球到八十年代加入了足球、籃球以至其他種類的運動。雖然題材越來越多,但實際其內容並沒有太大變化﹣直到《Giant Killing》出現。

傳統的運動漫畫
  說到運動漫畫日本可算是大家。由六十年代的《巨人之星》、《野球狂之詩》到七八十年代的《Touch》.《足球小將》到九十年代初的《Slam Dunk》以至近年的《網球王子》(的確,這套其實應該算進去異能格鬥系那一邊的),又或者早一陣子因為足球熱而爆出一大堆的《足球風雲》等等,甚至勉強來說《大正野球娘》其實也算是運動漫畫的一種。經過四十多年的發展,早已經形成了一套獨有的哲學思維。雖然不是一定非照著做不可,但久而久之漫畫家都會受到影響而不自知,像棒球的「投擊對決情意結」就連足球漫畫也影響了(你什麼時候看見美斯會和C朗在中場一對一決鬥的?),不管好還是壞,這一套哲學思維已成了日系運動漫畫以至競技系漫畫的特色,如一山還有一山高,主角不容失敗,選手視比賽比生命更重要等等。
  不過,亦有一些漫畫家反思這一套玩了數十年的想法是否合符現實世界,或者說,是否只有這種思維畫的漫畫才有趣。而以寫實風格寫出《U-31》(畫:吉原基貴)而得到好評的綱本將也再次挑戰寫實風格,和ツジトモ合作畫出《Giant Killing》。

青年摩連奴的故事(大誤)
  和其他運動漫畫有點不同,在《Giant Killing》中當主角的是前日本國腳、因傷提早掛靴的達海猛,收山後的猛在英國的一支小足球俱樂部執教,但卻帶領這支球隊打進足總杯32強並擊敗英超球隊!這時達海的前母會、一支浮在降班邊緣的日本球會ETU聽到這個傳聞,便派球隊經理後藤和宣傳部的永田有里去英國。當二人看到達海創造神話之後,便決定將曾因季中轉去英超(日本球季中正好是歐洲的休季期)而害球會降班、被不少球迷視為叛逃的達海回來。面對著沒錢沒人的ETU,達海要如何將這支球隊帶回勝利的軌跡?
  如果是足球迷的話,看到達海的造型以及臭屁的個性,很多人都會想到那一位神奇教練摩連奴。對,達海的確有著很重摩連奴的影子,這套作品也是以他為主角,所以不少讀者也開玩笑說是青年摩連奴的故事。不過這套漫畫並不是只看達海在表現,或者正確的說,達海只是作品中的其中一個主角。

ETU的群象劇
  雖然故事開始是以達海回到母會執教,以將一支年年都在降班邊緣浮沉的ETYU帶回勝利的道路上。但故事的重心卻不是單以達海如何英明神武的老梗少年運動漫作法,而是以整個球會為中心,描寫不同的成員在漫長的球季如何去應付一個又一個的難題。
  具體而言可以分成四個部份:首先當然是達海的用兵,以他的戰術帶領球隊以小搏大收拾榜首強隊。其次就是椿大介的成長故事,由一個有潛質但心理質素極差的球員,進步成球會下一個世代的領袖。第三則是球員之間的互動,由世良的信心不足,黑田的急燥以至夏木的不穩等等。最後則是球場外的角色,由球會高層的苦惱到球迷之間的代溝等等。可以說,《Giant Killing》其實是一套以ETU為中心的群戲,描寫各人在球場內外的行為和想法。

真正的「Team」
  看日本的團體運動漫畫有一個很嚴重的迷思:就是球隊必需有一個皇牌,只要皇牌踢得好就必定贏球,他不在就保證輸球,其中將這種皇牌情音結。放到最大的肯定是《足球小將》,很多讀書都笑言其實故事中的日本隊就是「大空翼+其他人」,只要有大空翼在其他人是你我也可以,反而只要沒他那管你日向三杉還是葵也沒用。最有趣是故事經常強調友情,團體合作等等運動漫畫的老梗,但偏偏主角正是推翻這些老梗的頭號兇手!想想你有一個大空翼在,其他球員還需要踢嗎?乾脆在場邊BBQ好了吧!
  但在《Giant Killing》絕對不是這一回事,雖然王子是球隊中的核心,但他那種我行我素的個性卻極不可靠;椿天份和他的心理質素成反比;村越作為領袖沒問題但不是可以扭轉局面的類型;夏木就是老是胡思亂想;黑田則脾氣火爆;世良才能不足,別說是大空翼這類怪物,甚至連比較拿得出桌面的球員也難找。再加上球員財源不足更無法買下高質球員,所以如想贏球除了教練達海要有真本事之外,球員之間也要全力以赴才行,每一場勝利都是咬緊牙關拼命來拿到手。但因為這樣所以球隊中沒有一個是多餘的,不會有一些可有可無的人,也沒有一個是生死關頭將球交給他就可以了事的Fantasista,可謂粒粒皆辛苦。
  但亦因此每個球員才會有「我們都是不可缺」的團結性,沒有一個特別偉大也沒有一個是多餘,全員分工合作才能贏球,這才是現代足球的狀況,而不是其他運動漫畫迷信偉大球員可以改變一切的皇牌情意結。

戰術的簡單易懂
  運動漫畫不外乎兩種,一種是主角威能壓倒一切,最後搞到必殺技亂轟。另一種則為求寫實而加入大量戰術運用。但那些一眼就看到是抄一些足球教科書的戰術,不但看得無聊而且只是另一個方向的非現實(高中球員有需要練意甲的戰術嗎?又或者將NBA的一大堆戰術照搬到高中大賽上!),讀者看多了也只覺得是作者拋書包,這樣搞的話還不如看主角一個扭九個算了,最少還比較熱血。
  去到《Giant Killing》雖然也是走寫實風,但並沒有強調什麼戰術和組織,連球隊排4-4-2還是4-5-1也沒提過幾次。作者將重點放在臨場的戰術運用上,如故意放個空位讓對方向空位進攻,反而變成減低對方進攻選擇的戰術,又或者不停讓對方的守將衝刺來打消耗戰等等。這些都是很簡單、很容易在畫面上表現的,更重要是,這些戰術不是公式的一大堆術語,而是門外漢也明白的簡單名詞,既不會將亂掉一堆書包,也可以保持「鬥智」的特色,更重要是娛樂性高之餘又不會有一種主角威能亂發的問題,贏得也有說服力。
  另外雖然故事是描寫ETU的成長,但沒有出現一來就連勝的把戲﹣一支上季才勉強留在J1的球隊,在原班人馬之下換個教練就可以立即變成榜首勁旅?太不可能了吧?所以即使到了現時漫畫的連載部份其實只算是輸贏各半,季初甚至輸到達海問後藤『你想我還可以輸多少場(才被炒)?』!即使之後贏了一些強者但還只是中游隊伍,雖然總比要護級好但也談不上一支勁旅。但這樣讀者亦比較服氣,也是這套漫畫在同是球迷的讀書間受到好評的理由:他們像一支真實的球隊。

球迷眾生相
  至於球迷這種人,則不論是任何一種運動漫畫都是被無視的一類,除非球迷亦是球員的朋友家人,不然休想有編幅去談他們,球員好像在空無一人的球場都能踢球似的。
  但職業球員的薪水從那裡來?不就是球迷的門票和買紀念品的錢嘛!沒有球迷球員去吃西北風吧!所以在《Giant Killing》作者花了很多編幅去談ETU的球迷,甚至比起球員更有趣和寫實。
  在《Giant Killing》中球迷分開兩種:第一種是由田沼等幾個大叔組成的球迷團,他們本來是達海年代的球迷但因為達海離開球隊也變得無聊而離開球場,而直到達海回來才重新支持ETU。這類球迷其實是佔最多的,特別是非本土型球迷(如香港人),他們因為某個球星又或者某種踢法而支持一支球隊,但當球星離開又或者戰績不佳就會退出,完全是追星型球迷。而另一種是羽田那一類死忠型球迷,他們不管球隊變成怎樣,無論風吹雨打都會和球隊只同進退,甚至會因而作出激烈的行為,這類球迷多是本土性球迷,他們看不起田沼那類一但球隊低沉就捨棄而去的做法,以和球隊同甘共苦為榮,由於他們認同的是球會本身,所以無法接受背叛球隊的做法,但反過來他們的支持卻是最堅實的。
  在故事中兩批不同類型的球迷互相衝突,代表著兩種不同類型的球迷之間的矛盾,並以此描寫出其他運動漫畫從來沒有畫過、但現實上卻是不可缺少的一批人的故事,事實上他們的打氣也真的為球員帶來幹勁,始終每個人都希望有人支持,特別是職業運動員更是如此。而球迷也是人,他們也會有自己的想法,有些只想看有趣的比賽也有一些是對球隊不離不棄。

以小搏大的故事
  作品名既然叫作《Giant Killing》當然就是以弱隊踢贏強隊的爆冷作為題材,所以雖然故事是看達海帶一支弱強去取回光榮,但以達海那種喜歡教弱隊、比起贏球更喜歡「有趣的比賽」的個性,相信只要球隊變成一支可以爭冠軍的強隊的話就會離開去另一支弱隊吧?
  不過這也好,因為職業聯賽是一種每年都有的比賽,贏得了一次冠軍還有下一次,那只會沒完沒了,但在達海這種個性之下漫畫隨時都可以結束,沒有找不到該結束的機會而拖爛的問題在。
  總之不管漫畫什麼時候結束,當讀者只要好好享受「Giant Killing」的樂趣就好,其他的管他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