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評《花樣男子》


文:夏目貝

我並未要求她給我很多,但是她卻給我更少。
-李敖〈紅玫瑰〉

李敖先生的這兩句話,正好道出我對《花樣男子》的結局的看法。沒有驚喜、沒有高潮、沒有感動,也沒有餘音裊裊。中途因事腰斬的作品除外,我從未看過如此不痛不癢,有沒有也可以的結局。
《花樣男子》共有36期,筑紫向在第26期道明寺告白,拖拖拉拉要死不死的多畫了十期才完結。道明寺要去美國這件事,在35期中段已經透露出來,用整整一期的篇幅交帶身後事,也未免太長了。
一套漫畫,尤其是長篇漫畫,最重要的是結局。起始畫壞了是很糟糕,因為這會影響到作品的壽命,但只要作者熬過了危險期,而後來越畫越好的話,就自然會吸引新的讀者來看。但是,若一篇作品本來起始和中段都畫得好好的,但到結局卻不知所謂的話,讀者對該作品的評價將會打個五折。當一套出色的長篇漫畫快到結局的時候,不論作者還是讀者都會十分緊張。作者固然擔心他的結局會不被讀者接受,一般讀者興奮地期待結局,漫迷則生怕漫畫家一時脫線,不知畫個甚麼結局出來破壞了整套作品。筆者在看《MONSTER》結局的時候,就看得頁頁驚心,部份原因是浦澤出神入化的事技巧勒緊了讀者的心,另一方面則是怕漫畫家自己了作品,當然浦澤的表現沒有令人失望,這也是《MONSTER》上殿堂級作品的原因之一。
失敗的例子有石渡治的《網球愛將》,不論起始、橋段或角色塑造也做得很好,就是畫壞了結局,令這套作品頓時降了級。一個精彩的結局,比得起十個帥哥美女角色,結局是一套漫畫的靈魂。教畫漫畫的書通常有教人怎樣展開一個故事,卻很少提及怎樣畫結局,可見大部份人都不那麼重視結局,虎頭蛇尾的例子俯拾皆是。
我從不期望《花樣男子》的結局有多精彩,神尾葉子不是、也不想做一個偉大的漫畫家,只要有留意她的1/4頁,就可以知道她是一個多「混」的漫畫家,和清水玲子簡直是兩個極端。《花樣男子》中段的成功對神尾來說,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我並未要求她給我很多,但是她卻給我更少。」
我沒有期望,而她也竟然可以令我失望,這是神尾厲害的地方。

《花樣男子》的故事初期是由道明寺司、花澤類、藤堂靜和牧野筑紫的四角關係支撐起來的,其中道明寺和藤堂靜是較弱的角,故事主線都放在花澤類和牧野筑紫身上。道明寺司是在花澤類去了法國後才榮升為第一男主角的,在這之前他只是一個插科打渾的丑角。
從開始到花澤類去法國為止,是第一部份。第二部份開始,花澤類就從主角的地位,悄悄地溜到第二男主角的位置去。以神尾的價值觀來看,這幾乎等於宣佈花澤類和筑紫永不會成為情侣。從這部份起,故事張力來自道明寺的暴燥性格。沒錯!不是他的家境,而是他的個性。雖然道明寺是一個富家子,但這並不是構成劇力的元素。花澤類也是富家子,但筑紫沒有因此而覺得彼此的距離很遠,令她沮喪的是藤堂靜,不是花澤的家境。第二部份的矛盾位在筑紫雖然覺得道明寺對她很好,卻受不了他那種暴發戶的野蠻個性,筑紫怎樣克服這個心理慞礙,就成了這一部份的重點。第二部份是《花樣男子》最好看的地方,也是令她走紅的原因。
第三部份是由道明寺的媽媽道明寺楓出場開始直到結局,她的出現帶出了一個重要的訊息:筑紫已接受了道明寺的愛了。因為構成第二部份的元素已瓦解,所以作者便要製造另一個衝突,就是豪門惡家婆對窮家女小媳婦。故事發展到第三部份已不特別吸引,反正讀者已知道筑紫接受了道明寺,她不會和花澤一起了。本來惡家婆的出現,只是把劇情帶到結局而已,讓這段感情有一個大敵人,打到大敵人之後就可以「齊歡唱,同慶賀」了。
在漫畫結構「起、承、轉、結」當中,道明寺楓的出場是轉,然後就該到結了。相信對故事結構有點認識的朋友都會知道,「起、承、轉、結」中以「承」最長,「轉」一般最短。但道明寺楓的登場是在第15集,這個「轉」拖了20本單行本!差不多佔了整套作品的三分之二!由第15集開始,除了道明寺楓之外,故事便沒有其他的敵人了。故事就在筑紫不斷敗給道明寺楓,逃走、收拾心情再挑戰、再敗、再逃走⋯⋯的循環中混過去。途中即使有其他男子追求或勾引筑紫,如花澤和阿門(假道明寺),但是因為作者已說明筑紫的心意屬誰,所以起不了作用。同樣小滋和阿海也起不了作用,道明寺怎會接受相親的安排?怎會因失憶就和別的女生在一起?這樣是引不起讀者的緊張感的,只是覺得像拖戲了罷。其實就在道明寺到小漁村找筑紫時,是結局的好時機。作者大可說道明寺到小漁村找筑紫,許下甚麼山盟海譬,而筑紫也提起了勇氣,二人手拉手地直接找道明寺楓談判,說服了楓或說服失敗,二人私奔,也是一個大團圓結局。雖然未必是甚麼可歌可泣的結局,但在適當的時候收尾,也能保存作品的完整性。
神尾沒有在這個時候結局,反而把二人的關係搞得拖拖拉拉糾纏不清。可知道道明寺和筑紫這一對好看的原因是他們的個性都很火爆,時常擦出火花,雲吞水般的愛情故事套在花澤和靜這一對還可以,絶不適合道明寺他們,反而令筑紫看起來婆婆媽媽的不討好。作者此時已不懂得處理道明寺和筑紫之關係了,因為她錯過了結局的好時機,所以只有不斷灌水拖戲。結果是製造出很多有個性但沒作為的角色如小滋和阿門,令作品變得更雜亂。
西門的番外篇「一期一會」本來寫得很好,以此來發展他和優紀的支線也好看。可惜神尾畫蛇添足,回憶就讓它是回憶好了,為甚麼又要給阿更出場呢?阿更的出現令優紀對西門奉獻式的愛情淪為九流的三角關係,這樣的發展令西門不能選擇阿更,選擇優紀又落於俗套。最後神尾竟然把他倆的關係畫成是性伴侣!西門不把優紀當情人,優紀也說只有這麼的一次,一切在她的心中已結束了。他們不是戀人關係卻造愛了,不是單純的性伴侣是甚麼?我不是在衛道,單純的性伴侣其實沒有甚麼,我執著的是這樣並不符合角色的個性。性對西門來說是很平常,但對優紀來說還是第一次,以優紀固執的個性看來,她不會以上床造愛為她的愛情終站,說她以此為起點還差不多。不是不能造愛,而是造愛之後優紀對西門應該更難捨難離。西門也是一個紳士,他以前就因為優紀是一個認真的女孩,所以不和她造愛。當西門決定上這個女孩子時,其實他已下定決心和她交往,不管她怎樣想也好。這樣做才符合心思熟慮的西門,反正他就不是和優紀上床後拍拍屁股,說句:「多謝招待」就走的人。
至於道明寺和筑紫的關係就更搞笑了,不管筑紫已是第幾次主動擁抱或吻道明寺,事後道明寺都是一副驚訝相,筑紫也一定是「心中小鹿亂撞,哇!我怎會這個樣子?」天啊!哪有一對交往已久的情侣會為了接吻而忐忑不安的?他們的床戲到結局還是沒看頭,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歇,讀者已不見怪。
另外一個用了多次但神尾仍妄想可以令讀者震驚的,是道明寺退學去美國的事件。結局那一次包括在內,道明寺去了美國三次了。但筑紫和其他人仍是一副天崩地裂的反應,完全沒有消化過這消息,也沒有人會認為他這次去美國也是很快回來。角色們可以耍笨,但讀者對這個消息早已麻木,結局不論說他會去美國四年或是八年,大家也會猜想他會很快回來,連一點期望感也沒有。
總言之,《花樣男子》的結局是「有沒有都沒差」這個程度而已,沒有甚麼大場面,也沒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平平凡凡的就完了,實在不適合道明寺和筑紫這一對。神尾的失敗之處是不斷重覆她僅有的橋段:造愛,造不成;分手,復合;去美國,回日本;第三者出現,第三者退出等等。其實她既然橋段不多,就應快些完結,不要自暴其短,36集的《花樣男子》,畫成18至20集就很完美了。俗語云:「落雨收柴」(下雨收柴,指見到事情不行了,便草草完結。),神尾是落雨也不肯收柴,才弄至如此田地。又一證明漫畫家需要自覺,知進退,見好收才能成大家。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