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Le Cirque De Karakuri-評《傀儡馬戲團》
文:怪龍-卡西歐魯

作品名稱:傀儡馬戲團 

 

作者: 藤田 和日郎

 

台灣出版社:青文

 

評論進度:單行本1~37集

 

  藤田和日郎的《潮與虎(魔力小馬)》是從筆者小學的時候就開始走紅的作品,而《傀儡馬戲團》在漫畫界更是掀起一陣軒然大波,可惜的是評價並不算頂尖,甚至有人將其歸類到劣作,然而,筆者卻認為此部作品有一些值得一看的地方(事實上,這部漫畫是筆者最喜歡的作品之一)。不過,即使身為《傀儡馬戲團》的頭排觀眾,筆者還是會公正的舉出各種優缺點,希望能作出讓各位讀者滿意的評論。

 

 

故事主旨

 

加藤鳴海得了一種奇怪的病,這種病─ZONAPHA症是一種「看到他人的笑容才能減緩症狀」的病,他為了生活下去,在馬戲團打工過著不斷逗別人笑的日子,然而,在一次偶然的邂逅下,他被捲入了才賀集團遺產繼承的紛爭中。才賀勝因為繼承了龐大遺產而被追殺,鳴海運用自己過去學來的中國拳法保護了小勝,並且遇到了神秘的 銀髮少女─白銀(愛蕾諾),白銀(愛蕾諾)是一個操作的巨大傀儡─丑角的少女,她長的十分美麗,而且文武雙全,但是她有一個唯一的缺點─她不會笑。 後來,小勝被綁架到他叔父在輕井澤的別墅去,鳴海和白銀(愛蕾諾)最後雖然順利救出他,然而 鳴海和小勝卻被活生生的拆散了,彼此都以為對方已經慘死的他們,逐漸的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兩百年前就發展開來的愛恨離合‧‧‧

 

 

 

少年漫畫見的龐大情節

 

這部漫畫當初吸引筆者的地方之一,就是其龐大的設定以及張力十足的故事了,這部漫畫剛開始的時候略嫌單調,但是到了小勝篇結束時,作品分為雙線進展,並且完全不同走向的雙線劇情之間又有著不少的伏筆在牽著,原本看的時候往往會覺得「劇情只不過是如此」,但是卻發現原本的劇情只是未來的鋪陳,直到馬戲團篇結束時,把兩條看似完全不相干、漸行漸遠的主線收為一體,這樣 將眾線收歸為一的震撼力正是藤田和日郎漫畫的最可看處之一。

 

當然,背景的設定上可說是有許多缺點(這點在後文中會提到),但是藤田老師巧妙的把追加的設定與過去埋下的伏筆合而為一,並且在新增要素的時候將劇情強烈的轉折以及從一線到另一線的切換,讓人不易察覺。《傀儡馬戲團》中,伏筆的定位是非常重要的,橫向來看,看似漸行漸遠的兩條雙線,不斷的用伏線在縫補著,以致於不會擴散的太嚴重。這部漫畫看似只有兩條主線:鳴海與小勝,實際上還穿插著數條伏線,包括:奇在聯繫兩個篇章時所在傀儡篇與馬戲團篇移動的動線、法蘭西奴在去世之後,從傀儡法蘭西奴到愛蕾諾的傳承,以及從傀儡篇就開始鋪陳的安傑莉娜,直至到了馬戲團篇才完全解開的重要伏筆。

 

時下的少年漫畫,大多都只是單線劇情,也就是說設定一個目標,然後使這個主線當作引子,帶出強枝弱幹的劇情,這樣的劇情商業考量其實非常重,而且容易走偏主線(筆者擅自給這樣的漫畫取了一個名字叫:偽主軸漫畫),優秀之作大多是喬段上設計或是題材發揮得很棒,如果能在劇情進展中不斷推進主線已經算是傑作,但是《傀儡馬戲團》卻有著少年漫畫極為罕見的劇情性與龐大設定,雖說水準比起真正設定龐大又有完整故事性的漫畫還是有一些差距,但可以說是少年漫畫讀者接觸這類型漫畫的一個跳板。

 

 

 

強烈的呼應與映襯

 

在這部漫畫裡面,對於劇情的鋪排還有人物心靈的漸變上,作者運用了許多的呼應與映襯,例如一開始鳴海、小勝與白銀(愛蕾諾),以至於在最初時間點上的白銀、白金、法蘭西奴,與中間時間點的正二、汀與安傑莉娜,在前兩個時間點上的悲劇,從橫刀奪愛的橋段,以至女主角最後死亡的劇情,明顯互相的呼應,而主角三人─鳴海、小勝與艾蕾諾分傑繼承了最初的三個主角─白銀、白金與法蘭西奴的記憶,愛蕾諾同時也是法蘭西奴傀儡,藤田老師把一開始白銀(愛蕾諾)不會笑的橋段,與之後逗法蘭西奴傀儡笑的兩條路線 流暢地重疊在一起。生命之水,在這部漫畫的佈局上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它是一種可以傳承人的意志的萬靈藥,傳承人的意志─使得劇情得以產生共鳴以及前後呼應外,喝下的人會成為不死人這點,也詮釋了時間點上衝突的地方,也可以充分利用這兩百年的時間設定,將人的行動歷程與當代的科技發展配合,合理化背景設定,能將這樣的設定徹底發揮,實屬了得。

 

除了強烈的前後呼應外,這部漫畫中蘊含的強烈對比也是值得讚許,從小勝之章結束後,由一個故事發生的「點」拆成兩條主線,而這兩條主線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映襯, 傀儡篇是令人熱血沸騰的動作漫畫,馬戲團篇卻是令人會心一笑的生活小品;鳴海隨著傀儡篇劇情的進展,漸漸的墮落與變得可怕、偏激;相對的,小勝在馬戲團篇裡面不斷的獲得了心靈上的成長,最後變得勇敢、光明。最初白銀在法蘭西奴失蹤之後,翻山越嶺了數年,終於找到了法蘭西奴,結果卻是 悲劇結束;而後來安傑莉娜 與汀相識,在她到日本之後,換成汀去尋找安傑莉娜,卻看到令她失望的結果。這顯示出藤田老師在編劇的時候還是有試圖對劇情加以掌握,雖說略嫌混亂但仍然看的出條理。

 

 

 

從不算成功的開頭到漸入佳境

 

老實說,筆者認為小勝篇這個開頭開得實在是不夠好。太多用完即丟的角色,常常是某個看起來很強的傀儡師,結果只有被秒殺來襯托丑角的強大,但是到了最後的高峰─輕井澤別墅爆炸逃亡的時候,丑角也沒有建立關鍵性的大功勞,藤田老師可能想要畫出一個像電影一樣的劇本,但是卻使得砍殺組入侵的時候一些橋段就很多餘。要說有可看性的地方的話,就是小勝在被綁架期間漸漸成長蛻變,與最後小勝與鳴海的離別了。小勝篇一開始的重心是放在鳴海上的,對於小勝卻沒有過多著墨,但是到了後來藤田對於小勝的刻畫也就漸漸便多,直到最後暫時取代鳴海的主角位置,那時劇情出現了第一個劇烈的轉折,小勝篇也告一段落。這篇的完整性確實是比其他篇要略高一籌,但是劇情若是控制在兩本單行本內的話還可以變得更精練,一些可有可無的角色要嘛就好好的經營刻畫,要不然就直接刪去省得畫蛇添足。不過到了傀儡篇了以後藤田老師就有大幅的進步了,不但敵我角色都有鮮明的特質,對於角色想法的描述更是一點都不馬虎,這是值得讚嘆的地方。

 

 

 

強烈的情感表達與人物刻畫

 

藤田系漫畫另外一個優秀的地方,就是在於人物的刻畫,他曾經說過:「一個非常強壯的人,背後一定有讓他變強壯的原因,而且一個角色一定同時要有強的部份和弱的部份,這樣的角色才會美麗。」確實,他所塑造 的角色,都有強烈的行動動機與鮮明的人格特質,不會像現今ACG界盛行的「量產風」一樣,所謂的量產風就是一味的去塑造人氣角色樣本來吸引讀者,男的角色就一味的耍帥、耍美型;女的角色就是賣萌、賣撒必死。這樣的罐頭角色在ACG界頗為盛行,連藤田老師其中幾個弟子也感染到了這種風氣,不過在一些作品如《烈火之炎》或《美鳥伴身邊》的一些設定中還是略看的出他們在角色營造上的創意(至於有沒有加以發揮至完善就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再來是談到灑狗血,藤田老師的漫畫之所以感人,是因為他把人生的路,變成了一條條「追尋」的歷程,在他的世界裡,一個人之所以會行動,就是因為身體或是心靈上有無法獲得滿足的地方,就像法蘭西奴一樣,體內少了一塊重要的「齒輪」,而在人世間汲汲營營的尋找著,而最後人走到劇本的尾端時,終於會尋找到自己所一直缺少的東西,而因此能含笑而終,如此安排角色的退場,比起一般只強調悲劇結尾的漫畫要好的多。另外順帶提到,在單行本第21集,鳴海與阿爾萊奇戰鬥時所說的話:「人不是因為會死才美麗的,而是因為即使身處痛苦,依然不忘自己還活著,因為會笑,人類才顯得美麗。」,這句話確實貫徹了《傀儡馬戲團》的軸心思想─笑容,但是筆者認為大然對於這部漫畫的翻譯要顯得好上許多:「人不是因為會死才美麗的,而是即使在痛苦之中,依然不忘留下活過的證據,能夠含笑面對死亡,人才顯得美麗。」當然,大然不按理出牌的翻譯是眾所皆知的(笑),不過筆者認為這樣更能顯現出那些已經陣亡的白銀們的信念,以及他們 在劇情進展中心路的歷程。

 

一個角色之所以會有行動與思想,動機是很重要的,而信念的動機與行為的動機絕對不可以相提並論,像是《海賊王》的魯夫,他之所以航海,之所以四處冒險,目的是為了成為海賊王,但是他並沒有具體的想說成為海賊王以後要做些什麼,所以他在一路旅行下來並不帶有任何思想色彩,只是抱著單純的心冒險。而《JOJO冒險野郎》第六部裡面的布加拉提,他的目標是成為幫派的幹部,而成為幫派幹部以後要作什麼呢?作者幫他安排了一段插曲,說明他是為了遏止毒品的蔓延。漫畫並不是事件,而是故事,在故事裡面角色的交代更是能讓讀者設身處地去了解,藤田使用的方式是讓角色背負上各式各樣的業幛,透過這個完成自己任務的使命感,帶出他們的各種個性塑成以及想法,最後讓他們在死亡時放下重擔,死而後已,完成了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

 

最後要提到的是反派角色,藤田老師曾經不只一次表明他在反派角色的刻畫上是直接帶入自己的個性黑暗面 ,例如《潮與虎》的白面者和《傀儡馬戲團》的無臉司令。在藤田老師眼中,一個英雄之所以正派,並不是因為他沒有黑暗面,而是因為他能夠勇於站出來對抗自己內心的黑暗,將這個哲學套用在漫畫的創作上,難怪能畫出憾動心扉的作品。

 

 

 

以抉擇來戰勝命運

 

  在這部作品裡面,充滿著難以逃脫命運掌控的角色們,正如無臉司令所說過的一句話:「命運就是地獄裡的機器」,這個機器沒有人可以違抗,就像操縱傀儡一樣的操縱著人們,所以小勝注定要成為無臉司令的新身體、愛蕾諾注定要繼承法蘭西奴的記憶、露西爾注定要看到自己的村子慘遭殲滅‧‧‧但是,人並非完全無法抵抗命運,藤田提供了一個關鍵,就是在第一集一開始就出現的「決定」, 人確實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是他們可以決定自己未來的命運,正如同第三集小勝所說的:「如果人生是一條一條道路的話,我的人生就是碰到了岔路‧‧‧」,不管人多麼努力,依然難以走離命運的道路,但是他們可以選擇要往哪一條道路走。《傀儡馬戲團》裡面的角色都是不甘於命運,這部漫畫看下來就有如人類與天命的競爭,不管是反派角色的白金、法蘭西奴,或是正派角色的小勝、鳴海、愛蕾諾,都是以一股戰勝命運的氣魄推動整個故事,這是一種超脫正邪刻板觀念的生存哲學。

 

 

 

背景取材

 

《傀儡馬戲團》對於馬戲團私底下的生活,以及辛苦的訓練,以至於各司其職的工作,都有詳細的考察,但是既然是描述馬戲團的漫畫,這樣的功課當然是要做的。另筆者比較有趣的是傀儡部分所運用的典故,像是法蘭西奴傀儡,是由哲學家笛卡兒的傳說所改的故事(相傳他在女兒:法蘭西奴死亡後,製造了一個法蘭西奴自動傀儡)所得到的靈感,而自動傀儡的四大長老造型與名字,是由中世紀的喜劇《Commedia dell'Arte》中的角色取的,不過有趣的是,「普爾耐契拉」也是這個劇裡的角色名,而「丑角」的法文就是「阿爾萊奇」,由此也可以發現藤田原本是想把典故用在懸絲傀儡中的,但是卻因為增加自動傀儡的要素而把其它人名套用在四大長老身上,並沒有經過謹慎的鋪排。

 

 

 

這部漫畫是邊畫邊補完的

 

在講到這裡時,首先要讓各位讀者知道的是,這部漫畫是邊畫邊補完的。 島本和彥曾經在《新漫畫狂戰記》裡面用「富士鷹操筆樂」影射藤田老師,其中還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自白:「我為了牢牢抓住讀者的心,連載開始時‧‧‧不斷加入令人有新鮮感的橋段、插曲,結果故事規模越來越大,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在自掘墳墓!!」正如他所說的,從單行本第七集以後,整個劇情就開始嚴重的失控膨脹,一直到馬戲團篇小勝回憶的時候,才又漸漸收起來。但是即使如此,整個劇情的重心還是大幅傾斜向傀儡篇,從主要劇情的概述、主角的實際行動,幾乎都是在傀儡篇完成,而馬戲團篇單純就是為了解開傀儡篇的謎題而被回憶佔去了太多篇幅,以一個出道將近20年的畫家,這樣的表現的確不應該。如果要筆者舉這方面的正面例子的話,筆者會舉村上紀香的《龍》為例,當龍在中國四處旅行、失去記憶被人搭救、尋找黃龍璧玉的下落時,另一線的主角田鶴在從演員到導演的生活描述的有聲有色,這就是比較均衡的雙線佈局方式。

 

 

 

故事走向的突變令人難以接受

 

在前6集裡面的小勝篇和馬戲團篇,《傀儡馬戲團》走的都是「真實世界觀」的路線,當然,有懸絲傀儡的存在,但是依然改變不了他的走向是有部分理論在支撐的寫實背景,小勝因為遺產的爭奪而四處逃難,遇上了窮困潦倒的馬戲團,協助他們東山再起,而白銀是背景神秘的少女,從小接受某種重要任務的訓練,操縱著巨大的懸絲傀儡,這一切都沒有太多魔幻成份在,但是進入 傀儡篇時,突然追加了一堆魔幻的要素,當然,這是早就在小勝篇就有的伏筆,但是故事走向的突然改變,讓人覺得很不協調,到了第22集的時候,突然又追加了「超科技」的要素─<傳送>,這樣的九彎十八拐,實在是讓人有過於雜亂的感覺 。

 

藤田老師在畫這部作品的時候,不少地方都是遇到瓶頸,接不下去故事了,才追加新的設定,以讓之前的故事合理化,但是這樣的方式,使得整部作品流暢度相當的差,像是<傳送>還有露西爾與法蘭西奴的血緣關係,都缺乏伏筆的鋪陳,設定在東添西加之下,這部漫畫就像一個高大卻補得坑坑洞 洞,一副隨時會倒下來的建築物一樣,相較之下,藤田老師的前作:《潮與虎》劇情就顯得乾淨的多,不會像 《傀儡馬戲團》一樣讓人看了會覺得對於過去謎題的解釋拗得很硬。

 

 

 

忽快忽慢的故事節奏

 

《傀儡馬戲團》在故事進展的節奏上掌握有待加強,像是傀儡篇接近完結的時候,那群白銀與四大長老玩了那麼久的遊戲,這些橋段基本上都可以不必要。這裡也可以看出藤田還未想好接下來的劇情,恰好又適逢劇情高潮前,所以就把節奏放慢,而小勝在黑賀村的訓練基本上也是可以再加快速度的,原因同上,再加上鳴海已在傀儡篇搶下不少戲份,而小勝卻缺乏表現,所以讓助手的Idea輪番上陣(笑)。但是這樣不是在一兩集塞一大堆劇情,就是好幾集都沒有進展的推進方式,筆者認為很不可取。

 

 

 

背景設定的越補越大洞

 

這部漫畫究竟是邊畫邊想的,還是一開始就寫好劇本的,其實還是有機可循。從背景設定的漏洞上就可以看的出許多缺失。最容易發現的就是「白銀的血」了吧!目前《傀儡馬戲團》裡面的設定是:白銀的血裡面所包含的「生命之水」如果直接注射到自動傀儡的體內的話,就是一種毒藥,然而如果自動傀儡飲下生命之水,經過胃部的處理器後,就可以增強自身的機能。但是一開始的弗萊歐就吸光了瑪麗的血,他的機能卻完全沒有改變(照理說生命之水即使是微量也可以發揮作用的)。在馬戲團篇小勝與鳴海擦肩而過的時候,那個自動傀儡吸了愛蕾諾的血甚至大呼難喝,太不試貨了吧,這就是所謂的「良藥苦口」(笑)?甚至這個設定出現的時候也是一個問題,胃部處理器的設定是正二講出來的,但是喝了生命之水可以增強機能的設定是在龐泰洛到了中國白金的生命之水處才得知的。這實在是矛盾呢‧‧‧

 

另外,愛蕾諾的回憶也是一個明顯的問題,在單行本第三集的時候,愛蕾諾有密室恐懼症,她說「她在四歲前都被關在一個小房間裡,門外有一隻操縱著傀儡的手」,但是在正二的回憶中,白銀只是被藏起來不被別人知道,她身為傀儡這個想法是到了裘貝隆接受訓練的時候,汀再變成正二將她洗腦的。從前兩點可以看出,這部漫畫不少地方是有著衝突與不合理的地方,而藤田老師再增加橋段的時候,利用追加新要素將舊有的漏洞補上(正如同上一段所講)。

 

前段的討論典故也有提到一些未經謹慎安排的地方,,不過應該沒有讀者是透過這點發現《傀儡馬戲團》是邊想邊畫的吧(笑)!

 

最後,這部漫畫裡面角色的強弱真的是亂七八糟,當初每次登場就一附不可一世的樣子的四大長老,到了中後期根本變得手無搏雞之力,地位從領導者變成跑腿的未免差距太大。更 誇張的是,輕鬆打敗四大老的席爾維斯特竟然被小勝打敗,一個10歲的小孩,喝了生命之水,經過了一些訓練就可以打敗200年來最強的自動傀儡?那之前那些被輕鬆打敗的白銀實在都應該去走廊罰站了(笑)。一路上鳴海也是不斷的施展主角威能過關斬將,雖說藤田他真的練過中國拳法,所以畫出來的動作也是紮實而不至於難看,但是這樣的戰鬥流程實在是令筆者不滿(主角威能加上熱血逆轉式),比起這樣,他的徒弟─雷句誠畫的戰鬥實在是比這有出息的多。

 

 

 

在眾人的唱衰下為作品負責

 

當劇情大爆炸的時候,許多讀者都唱衰這部漫畫,筆者不才,當初還被這樣龐大的劇情深深著迷,但若一開始就知道這部漫畫是邊想邊畫的話,筆者自己也難以相信這樣的劇情可以收的起來,但是藤田最後還是辦到了,現在無臉司令登場之後,原本到處亂跑的眾線不約而同的指向了同一個目的,這樣算是奇蹟嗎?筆者並不覺得。藤田老師如果當初沒有堅持下去,放棄這部作品另開的話,現在《傀儡馬戲團》的謎題就永遠是一個羅生門了。藤田老師堅持不懈的解開過去不合理的地方,在這部作品的創作歷程徹底發揮了他的編劇才華以及責任感。《傀儡馬戲團》表現出來的水準並不差到哪裡去,但是身為一屆大師卻只畫出這樣的作品的確是顯得有待加強。

 

 

 

機關傀儡之神

 

目前《傀儡馬戲團》的最新篇是「機關傀儡之神」,但是筆者總覺得過去邊畫邊補的病處在這最終章開始發作了。沒錯,剛開始的最後四人登場與小勝打的照面,氣氛營造和緊湊度都還算不錯,但是進入鳴海篇以後步調就放慢了,一回打鬥就又拖個兩三集,新篇開始時的磅礡氣勢蕩然無存,推測可能是藤田老師消耗不掉人設,必須一一交代的緣故吧‧‧‧尤其白銀0喬治的死就是一個尾大不掉所以落得草草收場的例子,雖說另外一個白銀0是早就出現過的伏筆,而阿紫花對龐泰洛的戰鬥更是把生命之水這個有漏洞的設定又拿來鞭,這個設定在《傀儡馬戲團》本來就是大洞了,遮都來不及還去摳,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挖墳自跳」(笑)。希望藤田老師能盡快將這部作品步入最終回,給讀者一個完整的交代。

 

 

 

總結

 

雖說藤田老師在畫《傀儡馬戲團》的時候確實有不少地方遜於《潮與虎》,但是比起其他不少漫畫家是因為江郎才盡,畫出劣作自砸招牌,藤田老師是為了自我超越,卻因為目標太高而不幸折翼。現在的漫畫家缺少的正是這種自我突破的精神 ,《傀儡馬戲團》雖然並不算是極為成功的作品,但是可以看出藤田在畫這部作品的時候不斷的挑戰自己的極限,並且基於對作品的喜愛以及對讀者的責任感,對於善後也有妥當的收拾。現在的故事已經接近尾聲,相信經過了這樣的磨練以後,藤田可以創造出遠超過《潮與虎》與《傀儡馬戲團》的另一部經典名作。

 

 

 

 

佳句摘錄

●沉穩並堅定地相信自己,不停不停地努力,直到最後不行的時候,就笑一個吧!(第一集‧鳴海)

●該笑的時候,就不該哭。(第三集‧鳴海)

●不為別人著想的「真理」,是不會發出任何光芒的。(第十五集‧白銀(初))

●人不是因為會死才美麗的,而是因為即使身處痛苦,依然不忘自己還活著,因為會笑,人類才顯得美麗。(第二十一集‧鳴海)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