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以搞笑漫畫探求”武道”∼《新功夫旋風兒-柔道篇》(修訂版)


文:傑特

長編作之痛苦

  只要是講談社週刊《少年Magazine》的老讀者,不可能不知道<功夫旋風兒>這漫畫,由一九八二年起開始,到現在超過二十年的劇情超長編劇情搞笑格鬥漫畫。如果是單元故事超過二十年的作品隨便數數就有好幾套,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不過單元故事由於每期或每數期都是獨立內容、但大同小異的故事,所以要混個三四十年不是難事,特別是如秋本治的《這裡是葛飾區龜有公園前派出所 》那種每期大同小異、以時下流行的題材畫的搞笑小品別說是混二十年,四十年也不是問題,反正隔一段日子就將舊內容加一點新人物重畫一次又可以騙多一次稿費,輕鬆簡單。

  不過劇情作品就沒那麼好混了,一來起承轉合的控制比起短篇要困難得多,二來角色的戲份分配和個性、還有角色連戲等問題都是相當麻煩的問題。尤其是少年漫畫那種一週二十頁、一月八十頁連載形式要有系統組織差不多是不可能的。所以劇情前後矛盾、角色個性不連貫、甚至是設定前後不符、忘記角色甚至原本死掉的角色竟然復活的”神績”都不是什麼新鮮事,至於劇情重複又重複加大量無聊橋段灌水拖戲也差不多是常例。為了避免這些慘事出現大部份少年漫畫家都喜歡畫單元式又或者是主線簡單的格鬥、運動漫畫,一來這些漫畫在各方面都好控制,二來不必花太多心血來想劇情,讀者又看得輕鬆,一舉兩得,可惜的是即使是這些簡單得很的題材往往也會拖戲爛尾,實在離譜。 

  但《功夫旋風兒》卻是其中的少數”異類”,故事雖然拉得極長,卻極少灌水拖戲,從沒有因為不知如何接下去而硬加一大段打鬥的情況出現。劇情結構緊密,人物個性十足而且極少有多餘角色出現(即是除剛出場時之外其他時候沒什麼戲份,可有可無的角色,例子如Love Hina的莎拉),至於前後矛盾的問題雖然仍有,但數量還算少,而且也不是影響主線,再者實在也隔得太久(由十七卷到五十八卷,超過八年!除非一口氣重看不然不會發現。)所以這些錯處也是可以隻眼開隻眼閉的。

 

超級大外傳

  當作者蛭田達也完成千葉流篇後本來是一個大好機會完結《功夫旋風兒》的(雖然筆者很難想像蛭田拿畫《功夫》以外的漫畫)。不過正如五十九卷後記所言,他在收集資料時找到一大堆有關柔道的資料,不同以乎很可惜,二來他覺得有很多事是想讓主角新堂功太郎去做的,再加上向讀者開的很多”支票”(如讓功太郎的父母出場等等)仍未兌現,結果在結束千葉流篇後一個月開結新一章《柔道篇》,標題則加個新字,全名叫《新功夫旋風兒-柔道篇》。

  雖然名義上主角仍是新堂功太郎,但實際上在柔道篇中的真正主角是西鄉三四郎,而新堂則退到第二線負責搞笑等”任務”,所以整個柔道篇可算是功夫旋風兒的外傳。不過這個外傳可說是漫畫史上最長的外傳--二十七卷!差不多是”舊”功夫旋風兒連載總期數的一半,而且比起很多漫畫都要長,蛭田在柔道篇後記表示原來只想畫個五至七卷,但結果竟然拉長數倍,而且更是越畫越勇,實在厲害。

不過由於蛭田畫得太過興奮,結果原先“預定”交代的東西一件也沒有說,唉!

 

故事簡介(當然只是柔道篇)

  高校四年生的新堂功太郎(即是留級生),在新學期開始時認識了天才柔道少女三船久美和空有一身才華卻是膽小鬼的西鄉三四郎。因他們的緣故而捲入第一柔道部的”家事”內,在一次”慘劇”中(幫了自作自受的傢伙還要給恩將仇報,最後更慘被摔得反白眼,夠慘了吧?)和第一柔道部主將伊賀稔彥作柔道比賽,雖然結果是伊賀勝出,但伊賀卻不認為自己打贏了新堂,為了再和新堂交手,伊賀以極端流的土地作餌向新堂下戰書:如第一柔道部在校內柔道大會予選勝出那原是極端流空手部的土地就會變第第一男女子柔道部所有,反之則還給極端流。為了搶回自己的土地,新堂決定向來未玩過的柔道進軍,極端流柔道部成立了!

  

主題:武道是什麼?

  有別於”舊”功夫旋風兒,柔道篇故事沒過往的複雜,故事流程簡單,也沒有什麼大陰謀或者生死鬥之類,以蛭田的功力要在學校大會上搞花樣絕對難不到他,但今次卻要選一個單調的題材,原因為是為了突顯今次柔道篇的主題--武道是什麼。

  在這裡筆者得先解釋一下”武道”在柔道篇的含意,在柔道篇中武道泛指所有戰鬥形式的理論,而非單單指某一項格鬥技,說得哲學一點的話,在這裡所說的武道其實就是指武術的哲學,雖然武學原理各家各不同,但基本的哲學卻是一樣,就如故事中伊賀所言”萬本歸宗”的意思:各種武道的源頭其實都是來自同一點,而這一點在柔道篇就稱之為武道。

 

古流說道理

  由於今次的戰鬥不關生死,而只是單純的比賽,因為武道這個主題就更易突顯,不過蛭田卻不是一開始就大刺刺的去談武道的真義,而是花了不少工夫,以”真主角”西鄉三四郎的成長和中途才出場的配角鮫島春樹的成長去解釋蛭田心目中的武道到底是什麼,這種做法是相當”古流”的(即是老一代的漫畫家愛用的手法,如北條司就很會此道),因為自從《EVA》之後不論漫畫家還是動畫家都喜歡以對白或獨白,用相當露骨的手法去表達主題思想,這種做法好處是理解力不足的讀者可以輕易了解主題思想,但缺點就是扼殺讀者思考空間,使讀者的分析理解力下降,結果就是一些無知小鬼把作者奉若神明,拿著作者的理論當金科玉律,任何提出如作者不同的理解都視之為大逆不道,完全無法接受別家觀點。但是到和別人辯論時卻只會搬字過紙的提出這些理論,不管對手提出什麼反論都只會用這一套理論反擊,說了等於沒說(某把神秘聲音:漫畫、不是用對白來畫的)。

  至於以角色的成長或行為去表達主題思想是相當花工夫的一件事,而且還要兼顧劇情和角色等問題,所以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非高手不能做好。以柔道篇為例,開始時先由三四郎和鮫島敏樹提出問題讓讀者思考什麼是正確的習武心態和武道中殺與不殺的問題,等到一段時間後再由主角新堂以行動指點迷津,最後由角色自己領悟並實踐出來。故事中提出正反兩方面的觀點,等到讀者思考得差不多了的時候才由作者借新堂口中透露出他的想法,再由角色來”實證”,這樣不但說服力高,而且讓讀者有很大的思考空間,實在厲害。

  

極為節儉的角色運用

  蛭田是漫畫家之中極少數對角色的設計運用相當節儉的人,其程度甚至達到吝惜的境地:差不沒有角角色設計出來是沒有作用的﹣當然不算那些給主角修理的小角色吧!只要是較為重要的角色作者都盡可能給他戲份,都給他一些表現機會,如龍野真悟如果在其他漫畫中他休想有那麼多戲份,而且形像也只是很刻板的死硬派傢伙,但在柔道篇中他不但劇份極多,而且個性鮮明,使讀者留下深刻印像。

  其實這一直蛭田的特色,而早在”舊”第二十五卷中的啦啦隊四天王時就露了一手,本來如四天王這種過場角色是不可能有多一點戲份,有個像樣的名字和外表,敗得似樣就該偷笑了,但是他們不單有不少的戲份,而且還真有一點男子氣慨,最厲害的是之後的故事竟然還常有機會再出場,雖然只是搞笑角色,但單是記得他們以及讓他們出場就夠了不起了。

 

源源不絕的笑料

  對於畫搞笑漫畫的漫畫家,最頭痛自然是在想笑料的時候了,有不少搞盡腦汁、連屎尿屁都出齊但仍無法令讀者笑出來的悲慘例子。但蛭田卻有著完全相反的問題:他手上的笑料太多了!由高級到低俗、由開其他作品到開自己的玩笑,他的笑料簡直是取之不盡。為了盡可能用每一個想出來的搞笑點子,蛭田只好將故事拉長以放入更多的笑料,結果自然是劇情大幅拖長了。這也算是蛭田的特色:其他漫畫家因為想不出故事而拖戲,但蛭田卻是想得太多而拖戲!

 

玩過頭了吧?

雖然柔道篇的確有很多優點,但也有一個大問題:玩得太過頭變成拖戲!雖然一時玩古田任三郎、一時玩跳躍大搜查線是很過癮,但玩著玩著就過了火,本來即使新加的角色,以劇情頂多只需十五六本就可以了事。但這老小子就搞出廿七本!其中有不少是過份玩野而和故事主線無關的,而一些特別角色雖然創造得很好,但和主線沒有關係,這些角色亦是使篇幅三級跳的完兇,使到本來簡單的故事竟然成了功夫史上最長的系列,甚至比最精彩的千葉流篇還是長,而且更和當初想交代一些特別角色和功太郎之母差個十萬八千里,即使作為他的忠心讀者如筆者,也實在不得不罵罵這個老小子。

別具一格的『解畫』

  有別於以往的《功夫旋風兒》,在柔道篇內加了大量柔道的專門術語和知識,這些術語和知識一般人是絕不會懂的,為了讓讀者明白只好加上註解。不過如果單是在書頁的上下邊位加一大堆注釋又實在太死板,所以作者便將解說的大任交給”真男主角”西鄉三四郎去做,這比起以作者身份去說一大堆理論親切又有趣得多了。

 

已達化境的畫面處理技巧

  論畫面處理技巧和分格運用蛭田是少數達到化境的一位,特別是處理格鬥場面簡直一絕,角色的動作清脆利落,絕不拖泥帶水﹣這正是蛭田達也所以是蛭田達也的原因,論到處理動作場面蛭田可說是日本的大師級人物。他處理格鬥場面追求動作行雲流水,優美有如舞蹈,將李小龍的結實打鬥加上成龍的搞笑式動作格鬥,再配上他深厚的武術研究根底,作出止此一家別無分號的戰鬥,同時結合了威力、實在和美感的動作場面。

當然,他的分格也同樣爽朗明快,有時在畫面處理上甚至相當瘋狂。一時大玩頁邊的空位,又一時連續數頁都是小孩子般的塗鴉,特別是明抄《古畑任三郎》那兩回簡直經典!總之花樣百出,目不暇給﹣即使玩過了頭變成大拖戲。

 

平凡中見功力

  和過往相比,今次柔道篇故事和情節都較為簡單,但卻在小支節中盡見作者的多年功力,少年Magazine頭牌漫畫家果然沒有浪得虛名,單是人物的設計那些新秀漫畫家就算花十年都不一定學得會。而即使只是簡單作品,但大師出手就是不一樣。別的不說,單是動作場面就不是那些三腳貓可以理解的了,更別提學習呢!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