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OTAKU向的潮流大集炒∼Love Hina


文:傑特

90'的典型otaku作品

  自從GAINAX的《飛越巔峰/勇往直前》出現之後,ACG界出現了新的作品類別:御宅otaku系,(《究極超人R》只在內行的漫畫迷之間大熱,但當時未引起一般人的注意,不能算數)這類作品最大的特色就是其中放上一大堆的ACG元素,如果是otaku的話那就會看得出究竟放了那些ACG玩意,看得很痛快,但如果只要一般漫動迷就看得一個頭兩個大。

  除了過份針對otaku之外,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這類作品很多都是欠缺個人風格,作者過份集中於大玩ACG元素,即是別人作品的風格,結果就失去了個人風格。強如otaku老痞庵野秀明也得到了《EVA》才確立其前衛的影像處理(或者說『節省膠片加耍痞主義』更為正確)風格,之前的作品除了告訴觀眾他是一個變態級otaku之外什麼也沒有。如果連庵野都得花了這麼多年才建立起其獨一無二的風格(耍痞神技?),那其他二三流貨色就更不用說了。

  而赤松健的《Love Hina/純情房東俏房客》正好是這類貨色,如果還值得列他入流的話。

 

《Love Hina/純情房東俏房客》故事簡報

  主角浦島景太郎是一個為了完成小時候和一個女孩的約定而以進東京大學(東大)為目標的二年重考生,由於和父母吵架而離家投靠經營溫泉旅館”日向”(一般的譯法是雛田,但正式應該譯作日向,可以參考浦島晴香工作的茶屋)的奶奶。但去到旅館時卻發現早就改成”女子宿舍”。幸好到了外國的奶奶傳真回來將旅館的擁有權給了景太郎,不過條件是景太郎要當這女子宿舍的管理員!就這樣,景太郎開始了宿舍內美女如雲的管理員生涯。在這裡,景太郎遇到一個和他一樣都是以東大為目標的女子:成瀨川奈留,景太郎慢慢覺得,奈留很可能就是小時候和他約定一起入東大的“那個女孩”...

 

超典型的OTAKU向商業漫畫

   除非你完全不看ACG作品,不然即使你不是OTAKU也一定可以在《Love Hina》中找到一大堆其他ACG作品的影子,顯然作者赤松健是典型的otaku,而且還是九十年代出身的otaku(因為玩的多是九十年代的ACG作品)。另一點值得一提是漫畫內的”讀者服務”超多,數量已超過少年Magazine內公認”讀者服務之王”的《新戀愛白書》(笑)。不是洗溫泉就是女角脫光光,好像那一話不露一下讀者就會放火燒講談社(少年Magazine的出版社)似的,其實在赤松健的出道作《AI Love》(中文版:電腦情人夢,一套有很重《電影少女》和《我的愛神》影子的漫畫)前半部是沒那麼多讀者服務的,但在中段開始就忽然一下子每話都要給女角露一露,究竟是編輯的意思還是他想出來吸引讀者的點子可就不得而知了。

 

戀愛遊戲漫畫化

  整套《Love Hina》簡單來說就是一隻戀愛遊戲,而且還是《純愛手扎/心跳回憶》那種。作者將舞台設定為一間女子宿舍,再將少男最喜歡的美少女類型各弄一個放到日向莊中,最後將主角景太郎放入去就完成,差不多任何玩過這類遊戲的人都會做,沒有難度可言。

  至於作品風格和橋段氣氛,在頭七八集中的實在太過像高橋留美子的經典作《相聚一刻》前半部:數話一個小單元,約十來話一個大單元的輕量級胡鬧搞笑漫畫。橋段亦不見得新鮮,反反覆覆都是那兩三招,初看還會覺得好笑,但一看數本單行本就會麻木。感情線兒戲和膚淺,反正女角就是一定會喜歡男主角,不過作者赤松健倒還會想些較合理的理由讓女角喜歡上男主角,算是有一點出息。不像《I's》的桂正和連想都不想,反正女角一出場就自然對男主角有好感,簡直把讀者當笨蛋。

  但自景太郎考上東大之後故事風格便開始變成《亂馬1/2》那種瘋狂胡鬧漫畫,總之每期都打打鬧鬧,一堆脫線的橋段硬堆砌成每話的內容,連載開始時那種小品溫暖感覺盪然無存,可說是越看越生厭。

 

失敗的三角:景太郎、奈留和睦美

  如果是是模擬戀愛遊戲,三角關係差不多不存在(原因是這樣一搞遊戲就會變得太過複雜,女角之間需加入一堆劇情,由模擬戀愛遊戲變成戀愛AVG甚至互動小說),玩家絕對可以『一腳踏七八船』而若無其事。但漫畫可就不一樣了,由於要有戲劇性和故事推進,所以愛情漫畫的三角甚至是多角關係可說是必不可少。在《Love Hina》中的景太郎、奈留和乙姫睦美就是作者刻意創作出來的”正式”三角關係(而和日向莊其他住客的就是非正式的打游擊三角關係),但由於太重的”戀愛遊戲味”,使這段三角關係變得可有可無,不知所謂。

  先說景太郎和奈留,這一對在第一部的大部份時間都是”我不知你愛我,你不知我愛你”(即《第一神拳》鷹村說的那種要黏不黏的混脹愛情故事),是戀愛故事最容易發揮的橋段,只要加多一個配角(如睦美)介入變成三角關係那劇情的推進和高潮的製造就易如反掌。但睦美最大的問題是欠缺主動性,往往地位反不如其他日向莊的住客,由於她不是日向莊的住客又是後來出場,做這種拆散男女主角的”反派”工作絕對比其他角色都合適,只要睦美能夠加多一些感情戲,使她對景太郎更主動,那就絕不會只流於搞笑故鬧的角色,但事實?她甚至比起日向莊其他住客更不重要,有沒有都不要緊(說老實的,筆者很有理由懷疑睦美是不是真心愛景太郎還只是把他當成好朋友,如果她真是愛景太郎的話那她未免心胸太廣大了吧?一個女孩可以那麼輕易的把自己所愛的男人讓出來而若無其事,那麼她的愛深極有限!更離譜的是她之後還要在景太郎和奈留身邊混,拜託啦!『分手亦是朋友』這種例子不是沒有,但絕不可能是睦美和奈留這類未經世事的小女孩!在這方面顯然是『有違人性』)。

 

多而無當的日向莊眾女

  日向莊的女住客們雖然平均分擔”第三者”的工作,但往往都是點到即止,而且和女主角奈留沒有衝突,結果爆不出火花,看起來就沒有緊張感。原本愛情漫畫的精彩地方主要來自這種因為三角關係而產生的角色衝突,但在《Love Hina》卻完全感受不到,沒有衝突的火花,故事就沒有高潮,就算加再多的笑料都沒有用,讀者笑完就會忘了故事,相當失敗。

 

妒忌,這是什麼?

  凡是多角戀愛『妒忌』就一定會出見,人之常情嘛!可以是像『相聚一刻』響子那種因各種因素而極度抑制但忍不住爆發的醋勁;也可以像《橙路》鮎川圓為了不想傷害好友而將一股愛意和妒忌向肚裡吞,表面還要裝得若無其事(雖然最後還是要做逃兵跑去美國,堅強如圓都忍受不了自己的愛郎和自己的好友戀愛,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但在《Love Hina》卻完全感受不到其他女角會因吃醋而對奈留懷有敵意,而奈留亦不會因為其他女角喜歡景太郎而討厭她們,完美得筆者以為她們是天生不會吃醋的,雖這是每個”一腳踏七八船”的齊人的夢想,但這也未免做得太露骨了。

 

浦島可奈子:出得太遲的第三者

  到了第二章,作者總算發現了這個問題,加入了和景太郎沒有血源關係的妹妹可奈子和奈留搶景太郎。但為時已晚,因為景太郎和奈留已經轉變到”你知我愛你,我知你愛我”的情侶關係,這種關係可說是愛漫畫中最難處理的:男女主角最後都會在一起,既然都互相了解心意,那還有什麼好玩?就算奈留和可奈子的衝突再多都沒有用,因為奈留已是立於不敗之地!如果奈留身邊還有男角奈留倒還可以對景太郎死心、移情別戀來製造高潮,事實呢?奈留”離奇”的身邊就只有一個景太郎,連變心的機會都沒有,就算作者要奈留死心讀者也是不會相信的。至於景太郎方面,由於景太郎一開始就決定了選定了奈留,而奈留又知道景太郎的心意,所以就算可奈子的”攻勢”再猛烈也是無用,除了製造一大堆胡胡鬧鬧的搞笑劇情之外什麼也不是。

 

”傳說之樹”東京大學

  說到東大,在這漫畫中除了作為一個『幸福』的象徵如《純愛手扎/心跳回憶》中的”傳說之樹”之外就什麼也不是,基本上作者對於東大可說一無所知,總之男女二人只要能一起上東大就可以得到幸福,甚至是同音字如某個遺跡叫東大的都有回樣”功能”。天!那還不如去燈塔更加方便(日文東大和燈塔同音)!其實單是一起進東大就會得到幸福這件事就巳經夠荒謬的了,完全沒有理由毫無根據,簡直就是隨便亂說一氣嘛!比起來傳說之樹反而更有”實績支持”。

 

多餘的”童年的許諾”

  漫畫開始時是因為景太郎童年時和一個女孩許下諾言要一起進東大,作為一個引子開故事沒有問題,但是到了故事後段景太郎卻仍在想奈留是不是”那個女孩”,奈留竟然還在想自己是不是那個女孩就不知所謂了,最重要的是景太郎已經和奈留成為情侶,那麼是不是”那個女孩”又有什麼關係?是不是只要奈留不是那個女孩景太郎就要和她分手?他們的感情關係只建立在這種兒戲的諾言上,只要沒有諾言那就算愛得多深都不行?那究竟是諾言還是咀咒呀?

  他們二人經過那麼多事件,感情已經比當年許諾的小女孩深厚得多,最重要的是景太郎是喜歡奈留的,只要奈留是真的喜歡景太郎就成,其他一切根本不重要,最後竟然還在擔心這個,還在怕自己如不是那個女孩的話怎辦,簡直是白痴得到了極點,倒是景太郎這時表現男子氣魄算是有種,不然這對九流情侶實在有必要灌水泥沉屍東京灣。

 

浪費角色的典型

  其實不單是故事,就連角色都是取自其他ACG作品,主要的"取材來源"是赤松健的出道作品《AI Love》,再加上大量其他ACG作品如《EVA》、《Cowboy Bebop》等等,甚至是《浪客劍心》(其實《浪客劍心》已經是左抄右抄的了...)都有!不過倒是”取材”還不差,而且赤松健也很用心的設定角色。所以各個角色都算得很討好。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浦島晴香:她在故事中的戲份不重,但很有個性,她和瀨田那段關係在作者”開估”之前可說是最有趣的部份--讀者都料道他們過去一定發生了一些事,但正因為讀者不知道,所以就更引發了不斷的想像。反而是之後公開了二人的過去就一點也不有趣,浪費了之前花那麼多工夫去營造的神秘感,實在可惜。最後還要他們結婚(虧筆者還以為這個年代還會這麼老土加三級的只有武內直子一個的說),簡直老土得殺人不償命。

  還有景太郎的兩個友人灰谷和白井,其實他們在故事中絕對可以有更多的發揮,不論是作為景太郎的愛情顧問還是和其他女角一同胡鬧都是勝任有餘,對於故事和笑料都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作者只在開始時給他們比較多的戲份,之後他們就只是以兩塊極少用的活動背景板。實在太過浪費了。

  而完結之前兩前竟然還弄個新女角出來也是另一白痴行為,除非作者打算下一套作品以這個女角為主角,不然只有大白痴才會在作品完結之前兩期還要弄一個新女角出來而她是全沒戲份又不重要的。

  不過,這作品的女角除了奈留之外又有那一個是重要的?

 

同人誌最愛的技巧

  說到表達技巧《Love Hina》實在平平無奇,簡單來形容的話就是《亂馬1/2》加上《AI Love》的風格。不過對於一套沒什麼個人風格、只是左抄右抄的漫畫而言,實實在在的技巧就已經足夠了,還要作過多要求就絕無天理。說到畫風赤松的畫是最容易模仿的類型,差不多只要花點工夫就可以畫得似模似樣,所以大受一眾同人漫畫家的歡迎(笑)。

 

因市場需求而大熱的小品

  其實這套作品能夠在日台港大熱,筆者和數位漫畫迷友人都大惑不解,一套沒有個人風格又沒有特色的三流貨色為什麼會大受歡迎?經過一番討論後得出了一個結論:漫畫市場近年來已再沒有一套算是夠格的搞笑愛情小品漫畫,特別是自從《亂馬1/2》之後漫畫界就突然缺少了這一類作品,赤松的出道作《AI Love》實在太過重《電影少女》和《我的愛神》影子。但是《Love Hina》就加強在搞笑部份上,最重要的是:連載的《週刊少年Magazine》一向缺少這類作品!在完全沒有競爭者又沒得比較之下,真是不紅也難。

 

『苦難歷程』的結束

  其實到了可奈子登場以後故事便越畫越爛,橋段完全是一大堆不合情理的故鬧情節亂砌,角色更是亂搞一氣,如素子本來是很有個性的,但作者硬要她愛上景太郎後就越來越不知所謂,既不會和奈留爭風吃醋也不會主動向景太郎進攻,但她又不是暗戀,這樣還不如不要素子愛上景太郎更好!結果她除了當背景胡胡鬧鬧之外就什麼也不是,不知所謂。

  更慘的是故事末段差不多每話都是一堆生硬情節的硬堆砌,連讀者都看得出作者是因為想不到要畫什麼才將舊橋重用又重用,真的讀者看得辛苦,漫畫家又畫得痛苦。

  而故事完結時不但日向莊的所有女角都進了東大(果然是一個低品質大學生的年代!連東大都不能倖免),而且還是男女主角在日向莊結婚為結束,想不到除了武內直子以外、廿一世紀的今天還有人會在故事結束時讓女主角穿婚紗那麼老土。

  看到這套作品結束時筆者還真有種”總算都結束了”的感覺,不過最高興的大慨是作者赤松健吧?特別是故事後段那種”捱得一期是一期,捱得一版是一版”的畫法,真是讀者和漫畫家一起經過的苦難歷程呀!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