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沾滿鮮血的憎恨之歌-評《RED紅色風暴》 
文:怪龍-卡西歐魯


友情、熱血等要素,可以說是少年漫畫最常見的要素,這樣的主題容易發揮、也容易引起讀者共鳴,但是現在市面上常常充斥著濫竽充數的少年漫畫,使得不少讀者開始對於這樣的題材感到反感,甚至出現了一種盲目的跟著罵「友情無敵」、「主角威能」的網友,卻不知這些劣作之所以劣,不是因為題材的問題,而是 作者沒有把題材發揮好。雖然是單純、老梗的故事,卻依然可以畫得精采並且值得玩味,筆者這次要評論的《RED》就是這樣的漫畫。
  
故事主旨

伊東伊衛郎是個日本軍人,然而因為戰敗卻又不敢切腹自殺而逃亡到美國,在那裡,他遇到了神秘的印地安人─雷德,而在一場因緣際會中,再度找回了武士的生存之道,決心與雷德一同踏上旅途,然而,在後來,伊衛郎得知雷德其實是10年前被美軍屠殺的威夏‧蘇族的最後一個族人,而當年屠殺雷德族人的布爾小隊,也漸漸開始有所行動...

RED-貫徹整部作品的一個字
 
《RED》是一部以19世紀末的美國為背景,一個印地安人對白人報復為主軸的故事,並且在這個故事中以原住民的角度(雷德)、移民者的角度(伊衛郎、村崎)與殖民者的角度(總統、布爾...)重新審視白人殖民美國的這段歷史。RED不只是這部作品的名字、主角的名字、也是整部作品所呈現出來的氣息。血腥的作品其實不算少見,然而《RED》並非單以露骨頭、露腸子這種血腥畫面取勝,這部作品除了見血量大以外,還多了一種狂野的暴力感。不僅如此,復仇的沉重、人心醜陋面的殘酷,使得這部作品更是充滿逼力。
 
無法消除的憎恨
 
這部作品是以憎恨為主題的作品,而村枝老師對主角雷德的描寫是「無法消除的憎恨」,或許動漫界裡面有不少角色曾經經歷過更悲慘的過去,但是對於憎恨的描寫,雷德卻依然是相當 強烈的。作者在雷德的少年時期藉由他在瘋馬那場戰鬥中的表現,以及他在交了朋友後依然在黃昏時會想起白河事件的舉動,強烈的反映出他的憎恨,即使是再多的友情、親情、時間依然是無法化開的。然而,這樣的雷德,在後來知道史凱芮的消息之後卻漸漸的改變了,甚至最後雷德的死就是因為他太過在意史凱芮 而造成。雷德對同伴間的感情,在最後一戰的時候也被總統的密探說出來了,「雖然我的人生...已經結束一次了...不過在結束後的生涯中交道的同伴,仍然是我的同伴!」 。在少年時,即使外在表現已經變成了開朗的雷德,內心深處卻依然是當年從屠殺中逃過一劫的迪尤雷;到他在青年時,即使背負著雷德這個「復仇者」的枷鎖,而內心深處那個在意同伴的迪尤雷卻被漸漸喚起,直到最後他向布拉克說出了自己真正的名字。這樣的對比,就是對雷德最鮮明的描寫。
 
以感性為型為出發點的東方角色
 
相較於雷德這個不斷沉浸在憎恨中的主角,伊衛郎這個感性的旁觀者角色扮演得也十分成功。《RED》是一部以西方世界為舞台的漫畫,但是主角之一卻是日本人,可能是為了強調東方人的感性面吧!伊衛郎在劇情中種種的表現在冷漠的角色群中顯得格外的突出,從第二集格烈敘述雷德的過去時,所有人都低頭不語,只有伊衛郎一邊落下眼淚一邊指責,到後來即使雙眼瞎掉,卻依然要追隨雷德的心理,都描寫得十分深刻。伊衛郎可說是這部漫畫裡面唯一會為了他人而感到憤恨不平的人,也可以說是讀者化身為劇情內角色的投影,畢竟雷德的那種被滅族的深沉憎恨感覺離讀者群們太遙遠了,一個旁觀者的想法對讀者而言是比較容易帶入的,因為這樣的描述了伊衛郎這個角色,反而強化了讀者對劇情的共鳴。
 
伊衛郎這個角色在第八集的郵輪事件後,從一個旁觀者、審視者的角色定位,漸漸變成了一個追隨雷德與史凱芮的協助者。最後一集的時候,他的雙眼恢復了光明,除了「主角威能」這類的解釋以外, 筆者比較傾向認為是他即使瞎了雙眼,依然陪著雷德走完整個旅程的見證。最後他在雷德陷入危機時,關鍵性的幫了他最後一次,可以說是他為雷德的最後送行吧!
 
擅用人心弱點的反派
 
接著 談到這部作品裡面最大的反派─布爾。如果是光就「利用人心」這點而言,布爾可以說是描寫的十分出色的,利用與欺騙心靈有創傷的角色,這樣的反派在漫畫不算少見,然而村枝老師將自己描寫負面人性的功力發揮到了反派角色的身上,再由布爾給予他們虛偽的救贖,就這點來說,布爾這個角色塑造得很成功。並且在最後也揭露了他針對威夏族的具體動機,以及將國家導入戰亂的野心,使得他給人感覺不會像《黑貓》裡面的庫利得那樣一廂情願。
 
然而,比較令筆者不解的地方就是布爾真正的想法。在《RED》最後有提到,布爾是為了消滅留著自己回憶的威夏族來忘卻悲傷,然而自始至終卻沒有解釋他為何在前期將小隊成員送死的動機,究竟是他把布爾小隊也當成了眼淚的祭品?還是那只是他用來試著突破伊衛郎心防的說辭?因為筆者在心理分析方面較弱,所以就先採保留態度了。
 
利用意像的表達方式
 
就表達方式而言,《RED》擅長的是用像是幻境的意像來表達情境,黃打開貨櫃車門時,雷德眼中看到的是伊衛郎,隔了一下才發現是別人;村崎在翻找史凱芮的衣物時,突然胸口破了一個洞,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殺氣造成的感覺。而分鏡時用的方法是把幻境的景象和現實的景象各畫一張圖排在一起,讀者在看的時候彷彿就像故事中的人物一樣錯愕一番,是筆者覺得十分有趣的地方。而這種表達方式應用得最出色的一次,就屬第十八集格烈陣亡的時候了,那朵假花,就格烈而言象徵的是他母親對他的思念,也就是他身為「天使」的象徵,然而卻被藍色獵兵無情的貫穿,起初以為又是一個作者畫出來的意像,然而在翻頁後卻發現格烈真的重槍倒地,一連串的過程中充滿浪漫與悲傷的氣氛。
 
誇張卻未至不合理的戰鬥
 
第八集的卷末,石川賢老師曾經對這部作品作過評論,而筆者也將在這邊對這部漫畫的戰鬥作評,現在主要潮流的少年漫畫,常常拿現實中的名詞來詮釋漫畫中獨創的系統,這樣的做法有時可以增加新鮮感,然而看久了以後反而會讓人覺得越來越乏味了,現在有些潮流漫畫甚至會讓人覺得倒不如作者自創一個完整世界觀還比較好得多,然而《RED》卻可以把西部槍戰得題材畫得如此優秀,雖然稱不上是「非常寫實」,但是已經稱得上是道地。作者擅長在戰鬥中放入各種巧合及誇張的手法來營造戰鬥的氣氛,像是子彈互撞、各種不同的死狀等等,然而這些巧合的鋪排多是點到為止,不會有太過誇張的感覺。雖然也有流於老梗的例子,例如葛德的右眼那邊,但是這畢竟是少數,村枝老師在戰鬥氣氛鋪陳這方面來說是很強的,戰鬥雖然很短但是起承轉合都很完整,角色發揮得也很盡,雷德和布爾的最後一戰裡面,每個導致戰鬥轉折得要素都環環相扣,毫無拖泥帶水、威能扯盡的地方,光從這點,這部漫畫就可以比得過當今大多數的少年漫畫了。
 

《RED》V.S.《傀儡馬戲團》
 
看了這部,就不得不聯想到藤田和日郎老師的《傀儡馬戲團》。同樣是以憎恨作為發揮的題材、一大一小的雙線進展、兩個互相影響,卻又無法相見的主角...然而這部作品,正可以說是《傀儡馬戲團》畫得成功的樣子。
 
首先談到劇情結構,這部作品之所以與《傀儡馬戲團》類似,主要就是因為他們同樣都有雙線的進展,然而比起《傀儡馬戲團》單單只用1~2條角色動線來連接雙線造成的鴻溝,《RED》裡面在兩個主角間 移動的角色更多,並且兩個主角同樣都是威夏族的族人,這樣的做法使得雙線的呼應相當多,而且劇情的結構也更加厚實緊密 ,《傀儡馬戲團》裡面,小勝和鳴海的兩個故事給人感覺是完全不搭嘎的,兩個角色漸行漸遠,直到看了正二的回憶以後才再度牽起來,但是這時候主軸已經一轉再轉,慘不忍睹了,相對的,《RED》裡面的兩個角色一開始就是同樣的衝突開始主 軸-威夏族的屠殺,雖然說史凱芮和雷德也是一再的錯過,但是給人感覺這兩條角色線是平行的。
 
再來是談到時間點分配的部分,藤田老師作品裡面的一大缺點就是時間點分配的不夠好,常常動不動就是幾百年,導致必須追加「不死者」之類的設定才能漸漸補足(無論是《潮與虎》還是《傀儡馬戲團》都有這種感覺),而《RED》在這點就做得明顯勝出。從威夏族被屠殺、第七騎兵隊消滅、格烈事件、雷德踏上報仇之路等等,時間點都掌握很好,與《傀儡馬戲團》相同的是,《RED》採取的也是一個先有現代和過去兩個時間點的故事,再從現代與過去之間插入一個時間點來說明故事的做法,然而西魯巴林克是從第二集就有的伏筆,而雷德在威夏被屠殺到與伊衛郎認識的這段時間,正好也有一段「空白」來讓村枝老師交代整個因果關係。更甚者,《RED》裡面有著不少歷史人物與歷史背景設定,能夠將自己架空的角色、設定與歷史要素完全融合,並且發展出這樣複雜的故事,這部作品的水準之高,可見一般。《RED》裡面劇情急轉的狀況其實不少,例如布爾和沃達斯的雙重身分,然而這些要素都有在過去多少鋪陳了一下,看完全部劇情以後再重新看一次,對於角色的一些小動作安排就更能感受到作者的用心。
 
 《RED》裡面,和藤田老師有點不同的地方就是角色心境上的描寫 手法。藤田老師所擅長的是利用第一人稱的文字敘述來描寫心境,讓讀者在閱讀這些文字的時候,配合角色的表情、行動而有所共鳴。相對的,村枝老師所畫的角色描寫,是從一些單純的行動、互動,讓讀者以旁觀者的姿態去觀察角色的行為,並且發出共鳴。例如在伊衛郎在客輪甲板上第一次見到布爾的時候,因為布爾他無恥的表現而顯得無奈,並且為了過去被殺的歐恩、雷德的憎恨感到憤怒的一連串動作,只是幾句淡淡的對白,卻讓人充分感受到了那種心境。
 
少年漫畫常見的要素之一,就是「角色的過去回憶」,這點要是運用得好的話,可以很合適的營造作品的氣氛、甚至可以當做提升角色戰鬥力的理由(當然,要這樣用的話,不能太誇張),而表現得差的話,便會破壞劇情的結構,使得讀者看到黑頁就會想略過 。《RED》就反派角色的心結描寫方面安排的十分出色,而正派角色除了最重要的雷德和史凱芮以外,似乎只有格烈的描寫是十分令我眼睛為之一亮的,從一開始用弒父事件當作引子,之後漸漸揭露他與他母親的互動,最後引導到總統特務們的過去,而伊衛郎這樣花了一兩集只畫出他與村崎的友情相對的就太婆媽了,安姬的過去回憶更是個過大的支節,這種故事筆者認為在最後一戰時穿插著幾幕回憶甚至會更有震撼力。
 
不願意面對的罪惡
 
《RED》裡面所檢討的一大主題,就是國家發展下所隱藏的憎恨的歷史。在故事裡面,不少角色都曾經有過自己的「罪」,像是伊衛郎在戰爭時脫逃、格烈殺了自己的父親等等,而每個人在面對自己的「罪」時採取的做法也不同,伊衛郎為了幫助自己找到生存之道的雷德,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而格烈和布爾小隊的成員們卻不斷的逃避自己的罪惡,藉由殺戮來尋求自我安慰,這大概也是最後作者只讓伊衛郎存活的原因吧!在完結篇的最後,古洛佛總統為整個歷史與故事下了一個總結:「已犯下的罪,是不會消失的。所以就只好自欺欺人...一點也不正義,所以自稱正義之國;一點也不平等,所以自稱平等之國...就像這樣。」我們所接觸的歷史,多是由歷史中殘存下來的勝利者所編寫的,然而在造就歷史的過程中所導致的犧牲,卻不會因為時間的過去而消失,不管如何的逃避、掩埋,國王的新衣終究會有被識破的一天。不管是個人還是族群,要怎麼去看待這些我們不願意面對的「罪」,就是這部漫畫所要檢討的東西。
 
總結
 
雖然《RED》的歸類是在青年漫畫,但是筆者個人還是喜歡把這部當成少年漫畫看,而且是藤田和日郎老師風格的燃燒系少年漫畫(村枝老師與藤田老師似乎也是舊識),光就角色與劇情而論就可以稱得上是經典級數的作品,負面情緒的描寫來講更是現今漫畫界中的鶴立雞群,不管是覺得「熱血少年漫畫一定沒有深度」或是「深度漫畫一定沉悶無聊」的讀者都十分推薦。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