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很不錯的設定,很不堪的故事-----評《龍狼傳》


文:NobleScarlet

前言
《三國演義》,我國四大名著之一,在中國,其文學地位無容置議。這也是日本ACG界的一個流派:由漫畫、動畫的《三國誌》(即演義),改變結局的角色扮演遊戲《吞食天地》,到化身諸侯的戰略遊戲《三國誌》,以及當一個名震天下的武將,殺遍戰場的《真.三國無雙》。以《三國》為題材的作品可以說穩佔日本及國際ACG界的一個重要地位。而在講談社連載,由山原義人畫的《龍狼傳》也是《三國》這塊招牌下的作品。

故事簡介
1993年日本成田國際機場,有一架飛向中國的飛機上,載著由日本到中國的一群學生;學生們歡天喜地的參與這一次畢業旅行。但在其上,那一個中日混血兒—天地志狼,以及在他身邊的童年玩伴泉真澄,卻被一條龍吞了下去,到他們醒來的時候,卻身處中國的三國時代!

不錯的開始
以改篇作品而言,《龍狼傳》可以說是在設定上很大膽的一套。這種設定其實在少女漫畫已經用過很多次:主角(多數是女的)不知為甚麼掉到另一個世界,由和平時代去了紛亂世界,基本上跟《來自遠方/異境奇緣》、《闇河魅影/赤色天使/赤河戀影》、《夢幻遊戲/不思議遊戲》等作品一模一樣的設定,不同的只是主角對「異次元」熟悉之極。
這設定其實很有發展的空間,加上去「異次元」的人是一男一女,能玩的就更多。還有的,就是這種設定有兩條路可以走:主角跟著自己所知的歷史走,或是利用自己所知的歷史而做對自己有利的事。
一開始,志狼其實是想盡量維持三國歷史的正確,但在一開始,作者便已經一筆寫死了故事的走向:單福這個劉備軍軍師為救不應存在的人而死了!歷史上單福應該是在投魏後死的,但「歷史已經改變」,把能玩的路由兩條變作一條。如果要改變歷史,便別要主角想跟歷史走(因為一開始便沒可能);而要主角想跟歷史走,便別在一開始就封了這個可能性。現在的情況就是:主角志狼開始時,是想維持自己所知的歷史流向,但在他能夠做任何事之前,歷史便已經被改變!真的要改變歷史,又想志狼有「維持正確歷史」的想法,最好的方法是要志狼在故事中因為某些事件發生,而他必須要在歷史和人命之間作出選擇!這樣才能營造主角天人交戰,及那種無可奈何的戲劇效果。

主角大能?
另一方面,主角志狼及真澄的能力有著無可補救的設定誤差。二人能力的合理的設定,志狼應該是(1)「對三國歷史的熟悉」及(2)「對事情核心的掌握」,而真澄則應該是「對現代科學及地理(包括天氣)的知識」。但是,故事之中他們二人的能力是怎樣?
志狼在一開始為救單福,拿著一把50-60厘米的鐵劍揮向魏軍士兵的腿部。志狼能砍人,可以歸入(2)的能力,說得過去;但有決心揮劍卻不等如有能力揮劍。以那把劍的長度、粗幼等資料,通體鐵鑄的話,其重量不下十公斤!這對古代人而言不是甚麼大事,那些「文弱書生」也能在讀書之餘拿斧頭砍柴而不當一回事;但一個普通成長的日本初中三年級生,居然能夠揮得動這麼重的東西,難道志狼讀的中學是體育學校?他是舉重資優生?而他的資質也太恐怖了,居然能在不足半年之內,學會「雲體風身之術」!這可不是單單的肌肉力量,而是對人體潛能的探索!難道日本的收音機體操是雲體風身的基礎班?
至於真澄就更誇張。在名戰役「赤壁之戰」的前哨戰中,她對曹操解釋天氣現象「蒸發霧」的原理,這合理,因為她一直是才女,會看課外書很正常。但白冥虎對曹軍放寄生蟲,便不能不佩服她對資料的搜集、分析及整理的能力,以及日本的教育水平之高;之後她居然夠膽脫光衣服跑到幾近暴動的魏軍兵士中,也很難相信她是20世紀的太平盛世之下的普通日本少女。反而她幫華陀做護士,只要習慣便不是甚麼大事。但是,在赤壁之戰結束,她被黑瘴虎拿下,給送到獻帝劉協那裏,居然能夠一年長睡不醒!而志狼去救她時,卻能立刻醒過來!難道除了雲體風身基礎班之外,日本的體育科還教龜息?

禾稈中的珍珠
其他角色沒有甚麼大問題,因為山原沿用日本人對三國人物的傳統印象,雖然不突出,但沒有大出錯。最佳的地方,便是對曹操及周瑜的翻案。曹操是奸角,這是羅貫中站在劉蜀的角度所作出的評論;但曹操的所作所為,為的是甚麼?山原把他的出發點解釋為「終結這個亂世,使平民百姓能安居樂業」,可以說是使曹操有著大義的立場。而因為羅貫中,赤壁之戰的功勞,好像都變成了諸葛亮的:借箭、借東風,使周瑜的「奸計」落空,更使周瑜跟黃蓋的苦肉計不至一敗塗地!但正史之中,諸葛亮只是說客,向孫吳提出水陸夾攻曹操的「百萬大軍」(其實有沒有四十萬也成問題…),赤壁之戰根本就是孫吳對曹魏,劉備軍只是在陸上「打落水狗」而已。還有,周瑜聽到諸葛亮的「獻二喬」時,羅貫中寫周瑜勃然大怒,山原則寫他臉色突變,但立刻就回復冷靜。個人覺得,山原筆下的周瑜才襯得起「孫吳的外務大臣」這個頭銜。

被玩爛了的三國
其實《龍狼傳》到赤壁之戰為止,都是不過不失,雖不能叫好漫畫,但最少還能掰得到。但一過了赤壁,整個故事便立時失控起來。先是真澄進了皇宮,志狼能不能救到她也成問題(事實上真的救不到),而志狼在故事開始部份的目的—回到20世紀的目的,已經被他完全拋諸腦後,變成比普通英雄救美故事更差。到後來那些「似慢實快」、「念體」等等,根本就變了怪物大戰!玩爛中原不特止,還要遠征塞外,去匈奴鬧個天翻地覆。期間還搞了甚麼大地之神的代理「大狼」出來,簡直就由三國時代變了群魔亂舞喇!
還有的,就是那「純潔得恐怖」的角色們:曹丕有甚麼女人沒看過?連有當世第一美女之稱的甄氏也是他的妻子,蓮花這黃毛丫頭拉開衣服看傷口,他居然會臉紅?那個劉協也沒出息,看著真澄居然跟她玩純情,不擒不上?那時的劉協也已經不是小孩子了,還來這個「遠觀而不褻玩」?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呀?《火鳳燎原》中的劉協有型威武得太多了!

結語
正如以上所說,赤壁之戰是《龍狼傳》的分水嶺:赤壁之前的《龍狼傳》是一套不錯的漫畫,不能叫經典,但離爛漫的距離還遠得很,比「還可以」的程度高出不少;有不合理之處但還可以掰回來。赤壁之後的《龍狼傳》則絕對是爛漫畫之一,角色的力量一個比一個強,一個比一個誇張,主角群卻只能跟著敵人的力量一起誇張下去…說實話,跟《龍珠》相比還真差不多,但《龍珠》之中十個有九個不是地球人,強得誇張還能接受(雖然很勉強),但《龍狼傳》之中卻沒有一個不是貨真價實的地球中國人!就算把肌力退化計算在內,他們的能力還是誇張得太離譜了!可能日本人喜歡這作品的原因,是那半個日本人能跟三國群豪拼個不亦樂乎吧?
以劇情分析,《龍狼傳》根本就找不到地方可以把故事完結!山原義人大概在後悔:「為甚麼不在赤壁之戰時把這漫畫完結了呢?」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