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不兒童的兒童漫畫?∼《超級小黑咪》(修訂版)


文:傑特

意外驚喜?

  相信很多漫畫迷一聽到所謂『兒童漫畫』第一時間腦袋就浮現出如”騙錢”、”幼稚”、”無聊”這類字眼。老實說,筆者也是其中一人,某天聽到妹妹對《超級小黑咪》這漫畫讚不絕口,心裡很不以為然,邊拿起漫畫邊學著《蠟筆小新》中的野原廣志的口吻:『這種爛兒童漫畫有什麼好看?看個兩三頁就......哈哈哈哈!』結果反而是一口氣將整套漫畫看完,真想不到一套原以為是騙小鬼錢的兒童漫畫會看得如此痛快,而且更在其中找到一些一般漫畫較少見的東西,真是一大驚喜。

 

故事簡介

  黑咪是一隻被一對老夫婦收養的野生黑貓,某一天被想征服世界(?)的剛博士捉去改造成一機械貓,不但有著強大力量,身上更藏有大量武器。不過黑咪卻沒有興趣和剛博士混在一起,仍回到老夫婦的家當一隻普通的貓,但麻煩卻不斷殺到...

 

MAD!MAD!MAD!

  每話開始時都是一群傢伙找黑咪,之後一輪大打出手,整個都市被幾隻貓弄得破破爛爛的,最後黑咪回到老夫婦的家過回和平日子結束。一般兒童漫畫都採用這類有固定故事模式的單元故事,因為別說是長篇劇情漫畫,就連故事略為深一點的單元漫畫他們也沒有耐心看,對他們來說,只要能夠看得爽快,笑得痛快就夠了。這一點《黑咪》絕對合格有餘,如要想一個名詞來形容這套作品,最合適的一定是”瘋狂MAD”了。

  一般搞笑漫畫都是胡胡鬧鬧的,但《黑咪》卻遠超出胡鬧這個程度而直達瘋狂的境界,要打嘛,就將整個東京化為火海,要尋寶嘛,就乾脆在後山(不知何解日本漫畫的小學後總有座小山)來次《奪寶奇兵》式的尋寶遊戲,到外國一去就去到亞馬遜河!小孩子打仗遊戲?竟出動到格靈炮和導彈!總之一味瘋狂,不論什麼橋段都去到盡,才不管有沒有可能和危不危險,總之越激越好,別說其他兒童漫畫沒這種膽子,就算是少年漫畫也只有GS美神時代的椎名高志和福星時代的高橋留美子可以相比,但要比暴力和狂野還不及《黑咪》,可見這套兒童漫畫其實一點也不兒童。

 

兒童眼中的成人世界

  一般兒童漫畫家(包括藤子不二雄)都盡可能將漫畫的層次停留在兒童漫畫的程度,不會讓小讀者接觸到太深或者太過沉重的題材。但《黑咪》的作者橫內尚樹才不管這些,他在《黑咪》加入不少不但是兒童、甚至連少年漫畫也難得一見的沉重題材,最佳例子就是五郎被出場的故事:五郎的父親經常虐打他,在一次旅行時認識了黑咪和牠的朋友超能力少女千惠子,五郎和千惠子成了朋友,不過當晚五郎因為父親再次虐打他而一怒之下放火燒山,結果在千惠子鐵拳之下醒覺而幫手砍樹防山火(即所謂防火牆,但有多少小孩子會知道原理呢?),但卻給大樹壓著,臨死前五郎向他那個酒鬼父親求救但父親卻見死不救,結果五郎就此被壓死。這段故事可算全作中最沉痛的一節,一般兒童漫畫或少年漫畫都會要五郎的父親天良發現救回五郎,但五郎的父親卻是自己逃走丟下兒子,這種殘酷但寫實的劇情有多少個兒童或少年漫畫家畫得出?連不少青年漫畫家也沒這種膽子,但橫內卻在一套兒童漫畫中放進這種劇情,單是這種膽量就很了不起了。

  以筆者的理解,橫內是想讓小孩子從漫畫中看一點點大人的世界,一般人以為保護孩子的最好方法是不該兒童太早接觸這個殘酷的世界,但這樣下來卻使孩子變成溫室的花朵,一但直接面對大人的世界就會不知所措甚至因而變得憤世嫉俗起來,所以橫內希望利用漫畫告訴兒童這個世界其實沒他們想像中那麼美好:好人不一定有好報,所謂”骯髒的大人”其實也只是為了生存而戰,為了生存的戰鬥沒有任何守則可言。特別是黑咪回憶起當野貓的過去更將動物界那種”弱肉強食”的殘酷哲理以相當血淋淋的手法表現出來,對於小孩來說這可能過於殘酷,但與其將他們鎖在溫室中還不如一點一點的讓他們接觸外間的世界,使他們長大後親身面對風雨時”文化衝擊”不會過於激烈,單從這一點來看《黑咪》其實也是滿有教育意義的。

 

情與義.值千金

  日式少年漫畫最愛強調友情的可貴,強調的程度真的看得眼也痛了,但在《黑咪》中作者對友情那部份其實不太強調,反而集中於一種日本漫畫很少會出現的感情-義氣。

  別以為義氣只有在中國武俠小說中才會出現,其實日本也有義氣這種感情,日本傳統黑幫就是以這種感情作為行事準則(《王牌至尊》中的武藤國光就有這種古風)。在《黑咪》中最有這種味道就是剛博士和M仔這一對,由於剛博士救了M仔一命,所以M仔為了剛博士上刀山下油鑊都在所不辭,而且對剛博士不離不棄。另一組就是黑咪和浪子,牠們的友情建立於生死與共的戰鬥上,浪子的一隻眼甚至給黑咪挖走,二人的關係既是死敵但也是曾一起戰鬥的戰友,這種亦敵亦友的友情其實很有電影《英雄本色》的味道,特別在黑咪的回憶篇更是一套動物版的《古惑仔》。至於黑咪本人表面上無情無義的狡猾貓,但骨子裡卻是”兄弟有難,兩協插刀也在所不措,受人恩惠,就算拼了老命也不過份”的熱血個性。這種江湖式情義就連青年漫畫也是買少見少,但竟然出現在一套理應給小孩子看的漫畫中,實在不得不向作者寫個”服”字。

 

兒童世界的「男人美學」

  另外,《黑咪》也很強調男人的氣魄,一種有異於少年漫畫的英雄氣慨,如M仔對剛博士說:『理想,不是拿來炫耀給別人看的!而是用來挑戰自己的!』哇!比起那些只空談夢想的少漫畫,這句多有型!而明拿經典小說《老人與海》來玩的一話,最後一幕英波夫那句:『我這一生人,只有鏟除這東西才有意義!』簡直就是男子漢的金句!而黑咪教訓小太郎句更是對那些年紀少少就輕生的小鬼一記當頭棒喝:『你以為這個世界沒有你預料不到的精彩情節嗎?但我不認為這個世界如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在斷言一個遊戲「無聊」之前為何不再深入的發掘一下?你的人生是不是無聊,多等十年再說也不晚。』這話實在太帥了!這些才是男子漢的話,活要活得精彩,死也要死得轟烈!

 

漫畫史上最”惡爺”的主角

  除了一些以流氓或者不良學生為主的少年漫畫會偏向凡事以暴易暴之外,大部份漫畫都主張不能亂用暴力。但《黑咪》卻剛好相反,黑咪絕對可以入選漫畫史上最蠻不講理、窮兇極惡的主角;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奸矛手法層出不窮,以牙還牙以血還血,總之只要看不順眼就拿機關炮攻擊,有可潛在危險的一律破壞!總之”有殺錯,冇放過”,而且手段相當兇殘,不是用劍將建築物斬成一段段就是以格靈炮破壞大樓,再不然就是導彈橫飛,而貓和人的戰爭黑咪竟然用槍射貓殺手!,絕對是將”兒童漫畫不能教壞小孩子”這種論說踢到大西之洋去了。幸好只是日本,如果在美國一定會被衛道之士認為是校園槍擊案的影響之源,遭禁止出版之刑。(笑)

 

OTAKU趣味連發

  《黑咪》另有一點不是兒童能夠理解的是大量OTAKU惡趣味,其中不少是七八十年代的動畫和特攝:黑咪一開場給剛博士改造就是拿《假面騎士》來開玩笑,在百貨公司和改造貓軍團一戰簡直就是假面騎士大戰邪惡假面騎士軍團的橋段。而電燈柱羅密歐不但作美達露打扮,更問M仔:『你想要機械身體嗎?』『我本來就有啦!』,如是《銀河鐵道999》迷一定笑死。至於大玩《奪寶奇兵》橋段、小學老師叫GM、女消防員將消防車加個勇士(《機動戰士高達》中的MS名)鼻、以至M仔將消車直接改裝成上勇士下消防車以及其中一個刊頭是魔霸這種典型鋼彈迷的惡趣味更是多不勝數,筆者很懷疑有多少小鬼會理解這些笑料並笑出聲來,不過筆者自己倒是看得很爽就是了。

 

超暴力的畫面處理

  《黑咪》的畫面和分格處理和故事風格一樣瘋狂,總之就是大破壞,飛彈橫飛炸藥亂爆,其程度連少女漫畫界首席特技兼反應彈專家(笑)田村由美都甘拜下風,但其兒童式的畫風使這種爆炸場面不會流於過份暴力,脫離現實的畫面使暴力感覺減少。不過某些鏡頭作者也會使用一些極具衝擊性的畫面,如五郎向父親求救但父親卻自己逃走那幕,作者以近半版單格畫五郎被父親捨棄的絕望、憤怒的表情,雖然一句對白也沒有但震撼力驚人,可見作者的畫面處理功力相當不俗。

 

誰說兒童漫畫兒戲?

  看罷《超級小黑咪》筆者對今天的身童漫畫有相當大的改觀;在簡單的架構下加入深沉的思想,在胡鬧的劇情中帶出特別的情懷,而且敢於挑戰很多漫畫的”教育守則”,這些東西就算是少年漫畫能夠做到的也是屈指可數,但作者竟然輕易的將大人世界的殘酷、江湖中的義氣激情結合在一套嘻嘻哈哈的兒童漫畫中,實在很了不起。

  現在誰還敢說兒童漫畫兒戲?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