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港漫的滄海遺珠---評《絕世無雙》


文:殘兵之首

一說起香港的主流武打漫畫作者,大家心中第一時間會想起誰?十居其九會是玉郎、馬榮成、肥良,無可否認,他們的風格對其他作者的影響十分之大,但在現今的港漫中,就真是沒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作者和作品?不,還有一個,他用自己的風格走出一片天,他就是何志文和他的《絕世無雙》。

其實我對何志文的認識並不算深,他在自由人時代所編繪的《天若有情》、《流氓律師》我都沒有看過;雖有看過在天下時代的《英雄劍》,但老實說,印象並不是十分深刻。
事實上何志文真正令人開始留意的作品是在文化傅信時期,改篇古龍名著的《絕代雙驕》。
熟悉古龍作品的朋友都知道,古龍雖然多產,但同時他的作品亦都是出名良莠不齊。可幸《絕代雙驕》在古龍作品中算是一套結構、內容都比較完整的長篇故事,而何志文亦不負所托,以高水準的狀況之下將其改篇為漫畫,並且為小說中一些不什清楚的地方加以補足,在港漫史上可以說是難得的一套有好口碑的改篇漫畫。

隨著原著小說的推進,何志文並沒有貪得無厭為《絕代雙驕》加上難看的狗尾,在小說劇本完結的時候,他決定自立門戶,推出原創的長篇武俠漫畫《絕世無雙》。

故事簡介
龍飛舞和鳳無雙,兩個住在貧民窟中的懶惰小孩,時常貪睡的他們,發夢都想不到,他們會成為南宋末年上舉足輕重的人物,更想不到的是,在南宋滅亡前的最後歲月,他們不但會親眼見證著仙人、魔界的存在,還會深深體會到,人可以如何地去改變「命運」。

資料搜集詳盡,虛構與歷史交織的前半部
《絕世無雙》的故事可以分作兩個階段,前期的故事不離港漫常見的秘笈爭奪戰,國仇家恨。但令人驚喜的是,何志文在資料搜集上的嚴謹,對歷史與武俠的交融,均遠超於一般的港漫。

有看開港漫的人都知道,港漫對於朝代的考究一向以「求其」見稱,別的不說,就以「天子」為主角的某部港漫,我們可以發覺主角和歷史的關係其實是很淡薄的,什至可以說是無視歷史。主角會花數月至數年的時間去處理江湖上的私人事務,對歷史現實可以全不理會,作者最多是隨意找一件歷史事件讓角色參與其中就算(更遑論該歷史事件是如何被改至面目全非)。

但在《絕世無雙》中就不同了,身處南宋末年,角色的心理、行動均受到宋元交戰的影響,而他們身處於歷史洪流之中,他們的一舉一動,亦反過來影響當時的局勢。
何志文落了很大的功夫,將南宋末年的重大歷史事件一一鋪陳在讀者面前。而一眾角色亦穿插交融於其中:當襄陽守將呂文煥在圍城數載、苦無援兵,灰心喪志之下想向元兵投降的時候,木無言對其義正辭嚴的「責難」;在刺殺奸相賈似道的鬧劇中,眼看宋廷腐敗,而產生不同救國理想的主角兩兄弟;忽必烈名為攻擊宋朝據點的漢江,實為剿滅併宋的最大阻力,九魔寨其中之一的水中寨;在丁家州上,宋朝大臣孫虎臣決戰昔日的好兄弟,忽必烈派來的卧底萬世教主。在《絕世無雙》的世界,主角是真正溶入歷史中,而不是處身於一個孤立於歷史之外的江湖。

使用港漫罕見的題材,但略嫌失手的後半部
而隨著南宋首都的陷落,《絕世無雙》亦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宋朝餘黨退守南方,而主角亦暫時放下國仇家恨,遠赴極北的三陽峰,探索倒建神樓之秘。
《絕世無雙》開始之初,雖已有能呼喚天地神通的「魔界金典」和「萬變寶籙」,亦有吸人壽元的「還童不死功」。但神仙魔怪畢竟仍屬虛無飄渺之事。惟在三陽峰之上,三百年前的絕世奇人佛也魔重現世上,帶領一眾武林人士登上倒建神樓,揭露出原來在千萬年前,世上已存在著一個超古代文明,各種詭異的魔功仙法都是由該文明遺留下來,而世上亦有修練白仙術的姜氏一族,暗地裡保護世界而與修練魔功的人對抗。但最令一心扶宋抗元的龍飛舞震驚的是,在神樓內的一個能知未來事的光球中,見到了一幕命中註定的情景:宋朝的帝昺,在陸秀夫的陪同下,向著茫茫大海跳下去......

當我見到佛也魔娓娓道來遠古的超文明的時候,心下不禁一驚:不是會有激光大炮呀?幸好,何志文沒有在這處著筆,反而是著墨於探討命運能否改變。
說實話,在港漫主流中,探討命運的故事實屬少見,而在探討命運的漫畫中,主角不堅持改變命運的可以說是更加少見,但在《絕世無雙》中,主角並沒有如大多數日漫般,執著於一定要改變命運,反而是主張順其自然,憑良知良心去做,那管要做的事是否已經命中註定。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是佛也魔決定要逆天改命,而龍鳳二人的大哥皇帝病亦不甘黎民受命運擺佈,二人決定聯手,引發大地震,他們的所作所為引致天下大亂,而鳳無雙為了喚回大哥的良知,決定越級挑戰佛也魔。而皇帝病擁有看見未來的異能,他知道在這場戰鬥中鳳無雙不會死,誰料鳳無雙在決戰時竟然一心力求死在佛也魔的掌下,因為他要皇帝病知道,有時候就算能改變命運,都不一定是有意義的事,而皇帝病見狀亦不禁反問自己,究竟六道變了又如何?世人快樂的標準應該要由誰人去訂?
我們時常就會將命運和強權聯想在一起,將命運當成一種壓迫和制限,但事實上,改變命運是否就一定是好事呢?何志文在《絕世無雙》上的確提出了一點值得思考的地方。
但遺憾地,雖有佳句,何志文在處理整個課題上卻不是處理得很好,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港漫的讀者層和日漫的不同。日漫讀者可能不介意一兩回全是文場的連載,但港漫就不同了,全文場的一期往往會下趺一兩千書,於是導致作者不敢亦不會在書內加太多的文場。而在要兼顧武打戲的情況下導致主角沒有機會去好好想一想「改變命運」和「順其自然」這兩個課題。同樣地在表現上,一方面要交代南宋的滅亡走向,又有佛也魔的逆天改命,更有原來真正的命運(南宋沒有滅亡,帝昺成中興之主),太多的變數和局面使得作者難以駕馭,對抗命運的點子變成流於片面和不夠深入:最後龍飛舞在改變命運上的取態搖擺不定;而他決意要帝昺跳海逃生如何等如改變命運亦語焉不詳;而結局最後的一句「命運可以改變」亦顯得不倫不類,命運究竟是由龍鳳兄弟改變,還是由佛也魔改變?始終都交代得未夠清楚。

自成一格的武打表現
雖然後半段在內容的表達上不及前半段好,但無可否認,在取材和設定上,《絕世無雙》比一般的港漫來得嚴謹和有心思。在格局表現上,正如志文在結局的後記中所言,展現出非馬榮成、非黃玉郎、非肥良的風格。在武打方面,,比起天下的以意境化招;玉郎的氣勁亂射;肥良的定格「甫士」。《絕世無雙》內的武功是真正做到各有特色,手法表現上亦能突出每一種武功的特點,不會出現蓋著招式名就分不出哪一套武功的情形,而招式上亦非只是單單名字不同、氣勁顏色不同或背後的「動物靈」不同。在武打表現上,我會給予《絕世無雙》頂級的評價。雖然有很多讀者不喜歡入面的魔法武功,但其實放眼現今的武打書,有那種武功、神兵異能不是描寫到出神入化?只是何志文老實地說這些是魔法仙術罷了。而打戲上惟一令人詬病的是,在全數196期裡面,真正的浴血死戰不多,就連最後對佛也魔和八思巴的一戰都給人虎頭蛇尾的印象。令人印象深刻的反而是中段鐵拳拚死保護楊開去和配角完顏烈火對八思巴的最後一戰這兩場決鬥。尤其是完顏烈火這個角色,有勇有謀,戰鬥時狂氣滔天但心思細密,平時更是有智有謀,成為忽必烈的惟一對手,表現實在遠勝其他角色。

經過三年多的時間,196期的單行本之後,雖然不盡完美,但何志文終將他心中想的世界成功地描繪出來,可幸地他沒有讓無雙像其他曾經成功過的港漫一樣死拖爛拖下去,而是果斷地為作品畫下一個完滿的句點。最後,希望當大家想起港漫作者的時候,除了馬榮成、肥良、玉郎外,還可以再加多一個名字,何志文。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