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漫畫三論


文:夏目貝
鳴謝:傑特

說到評論一套漫畫,究竟應從那個方向來評論呢?誠然,每一套作品都有其吸引人的地方。但慨括而論,評論可分為三部份:內容、表達技巧和畫功,排名絕對分先後。

把內容放在第一點的原因,是因為想各位認同:看漫畫是看故事而不是看圖畫。如只是要看圖畫的話,那還不如看插畫,因為插畫的不同風格和意境會更符合到你的要求。我所指的內容,除了一般所理解的內容,還包括了角色塑造、人物關係、故事架構、故事背景以及其時代的選擇,最後則是作者的主觀思想理念等。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思想和理念,這個思想可以是一個價值觀、一控訴、一種理念甚至只是一種感覺,這些情感想法可以通稱為作者主觀意志。而主觀意志往往左右了一套作品的好壞,不知你有沒有試過,一套作品不論故事、表達技巧和畫功都不差,但你就硬是不喜歡,其實問題不在於作品本身,而是很可能你不喜歡作者的主觀意志,簡單來說就是你和作者的相性不合!這就是所謂”畫如其人”了。

而主觀意志則可以帶出一套作品的中心思想,一套作品如果有個清楚明確的中心思想的話,那作品就成功了一半。不過,雖然很多時候作品中心思想不清不楚,但因為表達技巧好而補救了中心思想不足之處,事實上還真的有不少作品是表達技巧優於內容而深歡迎呢!

論到表達技巧了,所謂表達技巧不是單指畫面上的處理,而是整套作品的故事處理手法,最簡單的說法就是說故事技巧。由敘述的方式、畫面的處理,分鏡,以至到氣氛的凝聚全是表達技巧的領域,而這往往是作者個人功力的精華所在,究竟這是熱血少年、文藝愛情還是搞笑漫畫則全取決於作者的表達技巧上。表達技巧之不同可以令到一套作品完全不同風格、甚至變成另一套作品。

光談理論太過抽象,舉個例子吧!以花樣男子(台灣名叫流星花園,香港電視就叫暗戀日記)來說,動畫版和漫畫版就完全兩回事,原著漫畫版的氣氛是輕鬆爽朗的,重點放在角色的互動,還有不少的笑料。而動畫版卻是一套日式文藝愛情劇,還找一般藝人偶像配音!簡直是是一套電視日劇的格局!將無謂的笑料刪除,加強內心戲部份並把主線,道明寺和杉菜tw/筑紫hk的愛情以外的多餘枝節除去,再加上一些像電梯音樂般的BMG,出來的效果便是一個很浪漫的愛情故事了。這是一個很典型的表達技巧影響作品的例子。

說到這裡實在有必要拿出來一談,其實在表達技巧方面,應該盡量用畫面而非對白,試想想一套漫畫沒有對白仍是漫畫,但沒有畫面可就不行了。用對白來交帶當然很方便,但筆者卻認為是一種懶的手法,偶一為之當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但用得太多太濫就會令人生厭,特別是一些史詩式壯大故事盡可能減少旁白干擾讀者,而角色的心境及角色間的關係亦應盡可能減少對白描述,這是很影響讀者的投入感。太多的說明亦會減低畫面本身的力量,淪為童話繪本中的插畫一般。

到了最後就是畫功,有一點必須要注意,畫功其實不一定要越精緻越像真才好!畫不一定要畫得好,最重要與作品的風格和劇情,還有分鏡等表達手法的配合運用。例如一套校園清新漫畫如畫功太過於華麗或唯美反而會妨礙作品的基本風格的表達。例如Clamp的風格其實是不大適合畫簡單的小品故事,反之太過簡單的畫風作品難給人一種深刻的感覺,畫一些嚴肅的故事就不夠沉實。你可以想像吉原由起畫弘兼憲史的加治隆介之議嗎?可是近年來的讀者對於畫功的要求越來越高,甚至有走火入魔、本末倒置的傾向,認為只要畫功漂亮就好,故事平平也沒關係。這種想法令到不少經典漫畫因為畫功不佳而慘遭遺棄,實在可惜。在筆者來說,只要畫功不影響作者表達故事的技巧就算合格。其中柴門文就是好例子:她的畫功實在有夠爛,但她的故事和表達手法一流,加上角色的樣貌不鮮明,反而讓讀者有很大的幻想空間去塑造心目中的形象。所以總結來說,畫功只要配合就好,而不一定需要很漂亮。

漫畫三論為筆者對漫畫評論的一些看法,也是『漫評館』的基本評論原則和方向,特此為文。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