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再談漫畫三論-內容


文:夏目貝


漫畫先以「內容」,再以「表逹技巧」,最後是「畫技」來分辨優劣,這一點我已在拙文《漫畫三論》中申明過。本文並不會修改前文的立場,只是想再進一步研究這三點與漫畫創作的關係而已。
漫畫是甚麼?漫畫就是「事的畫」,從最基本至最複雜的漫畫也離不開「事」和「畫」。兩者當中「事」是目的,「畫」是媒介,而能不能有效地把「事」以「畫」好好表逹出來,令人看得懂,就要看「技巧」了。所以,雖然一套漫畫的「內容」、「表逹技巧」和「畫技」都是必要的,但是以重要性排仍是以「內容」為先,「表逹技巧」為次,「畫技」最後。
以現代觀點來看,漫畫是一種「說故事的畫」。「事」和「故事」不同之處,在於「事」可以不需要角色,不需要矛盾或衡突來營造戲劇感,亦不需要有始有終;「故事」一般會有角色,講求戲劇感、事件間的關係和邏輯,要求有始有終

內容不代表故事,正確來說,內容包括了角色設定、世界設定、故事(或稱情節)和作者的主觀意志。以上四種元素並不是每一種都要做得很好,在許多的情況下,只要有一至兩項做得不錯已合格,四者皆有下功夫的便有機會成為名作(當然還需要表逹技巧和畫技的配合)。

角色設定
角色設定是設計角色的個性、背景、習慣、和其他人的關係及生存的哲學。角色是構成內容重要的元素,有許多作品就是靠別出心裁的角色贏取讀者的歡心,這亦是一般人比較能注意到的一種元素。許多同人作品或商業作品都十分著重角色設定,能設計一個受歡迎的角色,那麼作品便成功了一半。
所謂角色,其實都是帶有人性的個體。因為讀者是人,漫畫家也是人,所以任何角色,不論他是老鼠或變形蟲,他的內心必然合乎人性或人類的期望。《海底奇兵》的主角都是魚,但他的主題卻是父子情,鯊魚們改吃素是為了要和魚兒做朋友,這些都是非常人性的舉動。動漫畫角色可以飛天循地,有無限神力,但他的情感表現必須合乎人性和合乎作品的世界觀,這是一個規限。如果一個角色的行為違反了設定,而且也不合乎人性,便難以說服讀者和觀眾。在《最終兵器彼女》中,男女主角的基本個性是沒有問題的,但作者沒有把環境因素計算在內,他沒有推想男女主角在戰亂時的表現會有甚麼變化,仍沿用基本個性設定,就令人有種不協調的感覺,和故事背景並不配合。《異星奇龍》其中一個故事,女主角的種族是食人族,他們的信念是把別人吃進肚子裡,那麼別人的靈魂和信念也會一併吸收。她爽快切掉自己的手腕給男主角充饑,這個行為在一般世界內是不合乎人性的,但在這個角色的背景設定下,此行為就變得合理。總括來說,角色的表現必須合乎人性和設定,也就是要自圓其說。
角色設定的重心是主角,故事的情節是由他帶著走的。如《ONE PIECE》中的路飛,他旅行的目的是找到ONE PIECE成為海盜王,整個故事便由他而起。但也不是所有作品都會把主角捧上天,有時主角並不是故事的重心,他可能是一個旁觀者、協助者、參與者或事者。例如《漩渦》,男女主角是誰、有甚麼個性並不重要,故事的重心在漩渦身上,不在角色身上;有時作者會故意淡化主角,以突顯情節或其他配角,《功夫旋風兒-柔道篇》的主角功太郎便是淡化了的,比起《功夫旋風兒》,《柔道篇》中主角的影子淡化了不少,這因為作者要突顯三四郎和伊賀等角色;少數的例外是你根本搞不清楚誰是主角,這種情況會出現在單元和四格漫畫中,《笑園漫畫大王》的主角是誰呢?知世好像不是,大阪也不是,要說她們是集體主角嘛,又很難分辨由加里老師和神樂算不算是主角一部份,所以《笑園漫畫大王》是沒有主角的;一些注重事的劇情漫畫也會出現沒有主角這種情況,如果你要去找《十四歲》的主角,相信你是找不到的。早期出場的雞博士沒多久就瘋了,美國出現時故事已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每個角色都不是故事的重心,你難以分辨誰是主角。
第二主角和配角的設定比起主角設定是簡單多了。第二主角也是主角,但他是依附主角存在的,少女漫畫中的男主角,少年漫畫中的女主角多數是第二主角。第二主角和主角的設定以互補關係最多:主角聰明,第二主角就是草包(《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的金田一和美雪);主角單純,第二主角就鬼靈精(《搞怪家庭》的雅彥和紫苑)。主角和第二主角同系的情況也不少,但成功的例子不多:二人都內向害羞(《第一神拳》的一步和久美);二人都熱血(《漫畫狂戰記》的炎尾和萌);二人都笨(《亂馬1/2》的亂馬和小茜);同系的配對如果做不到互相輝影的情況,便很難討好人,二人有同樣的缺點更是令人看得納悶。比較成功的例子是《命運之子》的更紗和朱理,但他們的地位相當,不同剛才舉的例子中,主角明顯比第二主角重要。
主角和配角的設定以對立關係最常見,最好的例子是《功夫旋風兒》,功太郎是好色、愛玩鬧、潛設定是忍者的長髮少年,天光寺就是認真、有原則的光頭武士。《玻璃面具》的麻彌外表平凡、頭腦笨實但擁有演戲的本能,亞弓就是漂亮、聰明、天分不及麻彌但有深厚的戲劇基礎。互補、同系及師生關係的配角也有,但始終對立是最常見的。

世界設定
故事發生在甚麼地方?現代?古代?中國?西方?那兒有沒有甚麼魔法般的特殊能力?有沒有甚麼異於現實世界的價值觀?這些都是世界設定要考慮的事。不要以為發生在現代的故事便不用考慮世界設定,因為漫畫世界始終和現實世界有出入,如果不修改一下的話,將會對故事的發展有很多制肘。但留意一點,世界設定一旦定案,就不能再修改,可以加入,但不能刪減,不然作品就會出現前言不對後語的情況,並且減低情節的可信度。許多格鬥漫畫都出現這種毛病,明明說某種戰士因基因突變而千年才有一個,是世上最強的人,但轉過頭來又出現兩個三個四個同樣甚至更強的戰士,這樣不是不行,但之前營造的感覺都被他自己破壞了,讀者也不會再信甚麼最強戰士的了。
世界設定必須配合故事類型,嚴肅的、硬派的故事的世界觀和現實生活相差不遠,例如《MONSTER》;搞笑故事的世界設定就可以很寬鬆,《山T女褔星/福星小子》的世界內,時間沒有流轉,不論過了多少個情人節和暑假,主角們仍是高中二年級,這個世界的角色也是不會死的,諸星無論受到多強的攻擊,飛得有多遠,他下一格就會沒事。《深宮幽情》和《源氏物語》同是發生在平安朝的上流社會,但大臣千金的琉璃可以像個野丫頭到處跑,而親王私生女的紫之上就三步不出門,這也因世界設定的不同使然。
《HUNTER X HUNTER》、《ONE PIECE》、《NARUTO》和《鋼之練金術師》的世界是特別打造的,他們對獵人、海盜、忍者和練金術師的定義和現實世界不同。這時候就要看他們的世界設定打造得完不完滿,可不可以自圓其說了。重要的是一旦設定了,之後就要跟,不能自打嘴吧。《五星物語》不斷改世界設定和世界歷史的例子是少數的,在內容層面上亦是不能接受的。

故事(或稱情節)
一般作品不是以角色為主導,就是以情節為主導,所以情節也是內容非常重要的一環。比較流行的說法是「起、承、轉、合」構成一個故事,但這是比較微形的看法,只適用於短篇作,不適用於大部份長篇的動漫畫,你在長篇作中根本找不到哪兒是承,哪兒是轉。長篇故事的結構,我會另文再寫,按下不表。現在我們探討一下故事的最基本元素,香港有句俚語是「搵戲來做」(意即故意設定一個不可能發生的情況,再由此發展劇情,有不合理的貶意。),其實每個故事都是「搵戲來做」的,問題只是高手低手的分別。平平無奇的事是不好看的,我們必須在事件中加入不平衡的因素,這種因素就叫衡突或矛盾。
戲劇感的營造,就在於製造衡突和消除衡突之中,處理衡突是一種重要的表逹技巧。故事中出現的第一個衡突,往往會被視為故事的主線,例如《漂流教室》的衡突位是末日和求生,整個故事也往這條主線發展,中途又出現其他較少的衡突,再消失,直至結局才消除第一個衡突。有時我們會碰到第一個衡突在故事中段消失,然後出現了另一個衡突,第二個衡突消失,又出現第三個,不斷繼續,又或者出現了衡突,但沒有消除它。此時我們難免會覺得故事的劇情鬆散,看不到主線在哪裡。例子有《幽遊白書》,故事的第一個衡突是死亡和復活,但不久主角已經復活,於是作者便又製造另一個衡突,一直重複直至結局,所以《幽遊白書》給予人一種結構鬆散、主線含糊的感覺。
主線是重要,但不是必須的。劇情類的作品是一定需要主線的,但輕鬆小品並不需要。所謂的「拖戲」,其實只會發生在有主線的作品上,拖戲是指作品蹺到和主線關係不大的支線上,拖延主線的發展。我們從來不會說《叮噹》和《蠟筆小新》拖戲,因為他們沒有主線。《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和《名偵探柯南》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金田一》除了每個單元的個別主線外,沒有一條主線貫穿整套作品,而《柯南》卻有黑衣神秘組織這一條主線,所以《金田一》是不會也不能拖戲的,除非他一個單元畫足一年,而且加入許多無無謂謂的支線;但是《柯南》因為有明顯的主線,所以當與主線無關的事件發生太多的時候,讀者就會覺得拖戲,這是青山剛昌創作時的漏洞。

作者的主觀意志
作者的主觀意志其實就是他的價值觀,一套作品並不一定要有主觀意志,但不論作者有意或無意,也免不了在作品中流露他對事情和生命的看法。這是非常主觀的,也沒有標準分好壞,我們只能憑自己的價值觀去決定,是接受還是不接受。《沉默的艦隊》的大日本主義你接受到嗎?刃森尊對女性的看法你接受到嗎?少女漫畫中的「帥哥定義」你接受到嗎?《浪客劍心》的「不殺」你接受到嗎?這沒有對錯好壞,只有接受與否而已。
能成為名作,引為佳話的作品,多半含有作者對事物和人生的一些看法;但相反,有時讀者厭惡一套作品,也可能因為討厭作者的主觀意志,這是一把雙刃刀。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