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虎口餘生記﹣Comic Market 72戰記
文:傑特

  作為全球最大的同人誌發售會的Comic Market,一年兩次都是整個ACG界﹣或者更直接就是宅和腐界﹣的重點,過往由於工作和財政問題無法參加的筆者,難得在暑假兼身處日本,當然每一次都要全程參與吧!再加上同期還有超時空要塞廿五週年發表及飯島真埋的小型演唱會,那就更有理由要去了。

冬冷夏熱的comike
  相比起在已經進入初秋的Tokyo Game Show,Comic Market(簡稱comike)偏偏就在仲夏的八月和冬天的十二月舉行,因為這兩個時間都剛好是日本的長假,夏天是盂蘭盆節而冬天則是聖誕新年,都是傳統日本的大假期,所以機票也比平日貴,像筆者算一算其實參加這次C72的機票和在香港飛日本沒有什麼差別,也就是平日省吃檢用的錢都花在這裡去了。
  不過也正因為時間正好在八月和十二月,所以每一次的comike都是『冬冷夏熱』的,去年冬天雖然『只』有六、七度但因為在東京灣旁所以吃海風吃到差點掛掉,而今次則是三十五度的大太陽照頭暴曬,第一天在排隊還差一點曬到中暑倒地呢!其實這個問題大會也知道,不過日本的長假就只有這兩個,想改也改不成,所以也只有硬撐了。

徹夜組不死!
  雖然大會的目錄每一期的都會很強調地禁止在會場附近通宵等候、到五時才衝去排隊(為什麼五時?因為日本電車第一班是五時左右開出,所以大會以此為標準來評定最早開始排隊的時間)的所謂『徹夜組』,但說歸說,如果真的等到五時才坐第一班電車去會場的話還是會覺得不夠快的,尤其是當你想買的東西是貨少又多人排的話,那除了在會場附近的地方當『徹夜組』就沒有其他方法了。
  而事實上能夠在一開場衝進去各大手同人組或熱門商業區的數千人差不多都是在會場附近打遊擊的徹夜組,像第三天筆者替朋友去排某大手同人組時問其中一位排隊者什麼時間來的,他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於是筆者便問『你是徹夜組的?』他才不好意思地承認,事實上每一次都有數千個徹夜組在會場附近等待,不然你以為他們可以在一開始就衝到想去的地方買到想買的東西嗎?當然,大會的立場是絕對禁止這種行為的,因為萬一出現暴走族或不良少年行劫徹夜組的話,那大會就得背起責任了,因此,即使是漫畫如《現視研》也不會畫到徹夜組的劇情,以免被人說鼓吹當徹夜組,但如果連香港都有人做的話,那單是一天的人場人數就抵得上整個香港書展全展參觀人數的comike又怎可能沒有?所以你有你禁,我們有我們找地方躲工作人員,反正有明附近地方多的是,要躲很簡單。不過也有其他的方法,例如在最多人去的第三日之前的一晚,在有明附近的Zepp影山浩宣和遠藤正明就搞了一個通宵演唱會,結束時剛好就是早上五時,這樣既不用在公眾地方冒著危險排隊,又可以聽歌,一舉數得。
  不過當徹夜組也不是好玩的,如果你和朋友一起來的話還可以在排隊時輪流睡,反正由五時到十時足足五小時,每人睡兩個半小時也比不睡好,但如果一個人的話不敢睡硬撐就會出現悲劇,這時筆者看到的一個故事:第二天筆者一大早就去了Typemoon排海報集了,由於西區商業區外的空地就只有那麼一丁點地方,而且隨著時間的推進更要讓出空間給cosplayer,所以地方只會越縮越小,而單是nanoha project的人潮就已經足夠獨佔一大個平台,所以Typemoon只好將人龍推到西區地面的停車場去了,筆者就和二三千人在西區的空地上呆坐(由於人是一批批地放行,所以大部份時間都是呆坐在地上,等之前的一批人買完東西之後才輪到下一批人),而第二天不但沒有猛太陽,而且還有微風,所以不少人就乾脆睡在地上,既然有人這樣做筆者當然照跟,但卻不敢睡得太熟,就這樣半睡半醒二十分鍾左右就再次移動了,但這時卻發現身邊同樣在睡的人卻沒反應,筆者本者好心用手推一推叫醒他,可是他顯然是因為徹夜沒睡,所以叫不醒,而從其他人全無反應看到此君應昰個人來的,而筆者本著好心叫了三次都沒反應而人龍又移動了,所以只能暗說一句:『你都真係唔好彩』就走了。
  而此君的故事教訓我們:做徹夜組最好是找多幾個人,輪流看守就有時間休息,最少當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會怕被遺下來吧?

商業大手有心玩野?
  其實筆者在這之C72也有一個不好的經歷:第一天買了同人本之後就替朋友排奈葉的抱衴套了,由於去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時半,所以早打定主意要排到下午二時,但想不到是四時多都還未排到!本來開始時還有精力和身邊的日本人閒聊打屁,但排到中段已經沒力了,只能勉強維持著不倒下,在三十五度的高溫加大大的太陽在曬下,不但將袋子的水喝光、又即時買了飲料、甚至托朋友買水來不致中暑死在會場。
  由於四時多筆者已經失去意識,所以當工作人員說『如果只是買設定資料集的人向前』筆者竟然跟了過去,當然沒多久發現後便和工作人員說排錯隊吧,工作人員問其他排隊者可不可以讓我回隊,但如果連睡著的人他們都不去叫,又怎會讓其他人插隊?反正是你自找的!甚至即使想從後再排過也不可以了,因為那時大會已經宣佈即將結束第一天,所以結果第一天我就這樣白白被曬五個多小時!
  當然,排錯隊是筆者不對,但更重要是,如果以站滿一個操場大約一千人左右來算(香港中學早會的算法,站滿一個操場大約一千人多一些),以目視來看人龍大約只有三四千人(那麼一丁點的地方怎可能站一萬人?即使連Typemoon算也不可能多於五千人),而nanoha project的櫃面最少有十人,以兩人一組人十五組,一個收錢一個交貨,十秒足可以打發一個人走,反正來來去去都只有那幾種東西賣,沒有消費稅當然是齊頭數,而且每人限買兩件收錢數錢交貨都可以很快,再加上之前派定購物單讓客人先決定買的東西、到時收單只要分工合作要處理一個人十秒也足夠了,如果將只買設定集的人分開排那更快,十個人五組算一分鍾三十個人好了沒有?一小時已經可以處理1800人了,那一天就可以處理12600人!但筆者看到卻是全無組織的混亂場面,連麥X勞都會的分工合作模式難道他們不會嗎?所以筆者有理由相信是那些公司為了『造勢』而故意製造人龍,想想有數千人在排自的展位多壯觀?而且同樣是人山人海,同人區反而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他們人手更少而且還可以讓客人看一看才買,但龍的移動更快,原因是同人組他們跟本不敢玩這種花招,萬一被大會取消參加資格就玩完了,但商業組、特別是Typemoon和nanoha project這些大手反正有錢,一大舊錢拿出來大會當然不會拒絕,所以他們就故意用這種小動作來造勢了。說真的,這種小動作也只有日本才玩得出,換了香港只是一百人都要三十分鍾的話證會有人燒了公司的展位,又怎會出現這種三四千人都要排一整天的離譜事?
  回到事件,筆者在排不到之後打電話給正在總本部的朋友,他聽到故事加上他又在RO的商業區受到類似的故事後,二話不說殺去國際部找負責人投訴,國際部的人似乎也同意這些大手的行為不妥當,但他們卻表示管不到﹣想也知道,所以也沒有什麼可以做的。可是第二天當朋友代筆者排nanoha時,卻發現第一天沒有的購物單出現了,結果他只排了個半小時就買到了,反而因為Typemoon沒有購物單所以還是排了近四小時。筆者有理由相信因為朋友向大會投訴而我們又是海外傳媒,所以大會為免醜事往外傳所以向這些無良大手警告,因此收到警告的nanoha project才會趕印購物單,不然為什麼第一天排到差不多盡頭還是沒看到一張購物單?
  所以作為傳媒就有這個好處:看不過眼就要投訴,不然他們不會改進,特別是我們可不像日本人那麼乖順來逆受。

群雄割據的C72
  至於C72的真正主角同人區,和之前有一點不同,過去兩年的comike都會有一兩套作品是超級大熱的,但這次情況有點不同,雖然香港炒得很熱的Lucky Star,但在會場上卻感受不到這種熱度,沒錯仍是有超多的同人誌,但能夠和之前的涼宮相比嗎?又好像差了一點,而一直以來都是超強勢的奈葉系,可能因為奈葉SS動畫版的作畫實在太『驚人』(可惜還不到圓心椰葉或賢者之舞的境界...)所以明顯今年的熱力是下降的,至於一直以來都獨霸一個區的Typemoon由於去年只有小說而沒有遊戲,所以威力也下降了,而旋風管家、寒蟬或者天元突破雖然也有大量支持者但卻不是最熱的,也就是說C72並沒有一套作品可以稱得上是稱霸整個comike的。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畢竟LS還是達不到去年SOS團那種瘋狂的程度,而新作又要年尾才出現,寒蟬動畫在7月才推出,加上也出了好幾年當然不再那麼火紅,奈葉SS的問題剛說了,至於幾套作品雖然都很好但也不到被大公司瘋狂抬橋的地步,所以結果就出現群雄割據的局面。不過今年年尾沒意外涼宮第二季出現,只要熱度未過的話相信又會再引起一次大爆發吧?

超時空要塞廿五週年發表會
  至於另一個讓筆者上京的理由就是超時空要塞廿五週年的紀念發表會了,由於當場還有飯島真理以及福山芳樹﹣正確的說法是Fire Bomber演唱會,那作為飯島小姐的歌迷自然沒有不去的理由吧?
  這個發表會在是在十八號、comike第二天舉行,筆者和朋友離開那個『人,就像垃圾一樣』的有明而來到日本青年館,有趣的是在未開始時青年館的大堂竟然在搞卡拉OK比賽!到正式開始一來就是飯島真理唱了四隻歌,但由於飯島小姐之前遇上車禍身體未回復,所以多是一邊彈鋼琴一邊唱的unplugged,狀態也不算好。然後就是主持的速水奬和監督的河森正治,這時當然是發表新一輯的超塞動畫Macross Frontier(暫名),由於只是片段還看到不什麼劇情,但當看到字幕說這次配樂會是菅野洋子擔任時全場都WoW了一聲,而這次也發表了新的女主角的聲優中島愛,還是高中生的中島愛是在數千人選出來的新人,最初筆者還以為只要可愛就好(事實上現在很多從聲優學校出來的正式聲優也只是可愛就好,其他不管...),但之後中島愛即場唱了一首由菅野洋子作的Macross Plus的插曲Voice就真是嚇了一跳,首先是菅野的歌絕對不是那種很容易唱的偶像派K歌(還要只用鋼琴作簡單伴奏、幾近清唱!),但中島一樣唱得有版有眼,而且當唱到後半有一個停頓位、全場以為已經唱完而拍掌時,她竟然一點也沒有荒亂地在掌聲過後清唱下去!歌已經難唱中段更差不多半清唱只有幾聲琴音伴奏,但她一樣唱得不錯,果然選角時是有考慮到唱歌這一點的,所以中島才會這麼有大將之風。

發表會=Fire Bomber演唱會?
  接下來就是福山芳樹的Fire Bomber演唱會了,由於在宣傳時一直都是將飯島的名字排在福山之前,所以在場的極少數飯島迷(指筆者和朋友)都想唱幾首就輪到飯島吧?但結果是福山的Fire Bomber一口氣唱到尾,中段還加入了神奈延年客串唱幾首,雖然最後飯島也出來再合唱一曲,但出來的感覺就變成了福山的個人演唱會了。
  雖然之後筆者和朋友們都十分不滿,但現在冷靜下來細想其實也不無道理,首先飯島也表明她車禍後身體狀態不佳,再加上第二天還有一個個人演唱會,即使身體好對於一個少上台的人來說要連續兩天都開演唱會實在太大負擔了,更別提現在的飯島小姐了,所以個人善良願望是大會為了不讓飯島太累而減少她的部份,而要福山多唱幾首。另一個問題是飯島從來都不是Band Sound歌手,要她在大場搞氣氛也實在不大適合,而且當場很多人擺到明只是為了聽福山唱歌,對飯島的歌完全不懂(一如我們對福山的歌完全不懂一樣),連跟著唱都不會,那又如何可以帶熱氣氛?在各種不同的問題下飯島就只有唱了四首歌,變成飯島反而像友情客串的嘉賓一樣。
  當然,如果是福山的歌迷的話當然很滿足,但對於一心只想來聽飯島的我們來說就真的有一種貨不對辦的感覺了。

飯島真理的club house 演唱會
  經過一場滿不是味兒的『福山演唱會』之後,終於輪到飯島真理在渋谷的一間club house演唱會了,其實比起在大場,這類小型的、只能站二三百人的小場地其實才是飯島小姐這類型歌手的最佳舞台,而飯島小姐也真的充份發揮這種小場的優點:她不是遠遠的偶像明星,而是近在我們身邊的歌者,一種很親切的、溫暖的感覺,即使彈錯了她也不會打混算數,而是立即重彈一次,雖然這和職業音樂人那種出錯也要當沒事的做法不同,但反而有一種很親切自然的感覺,事實上雖然飯島小姐晴明她的身體狀態很差,台上的她也真的看起來很累,但仍很努力地又唱又彈,除了中段的兩隻歌和最後的一隻歌是錄音伴奏之外其他時間都是自彈自唱,充滿表現了她的琴藝,而且雖然她自稱『只有六成功力』,但仍十分地出色,感覺上只是有點失準而已,甚至比起之前一日的還要好,個人感覺甚至比SRS上更好,所以雖然全場只唱了一首超塞的歌,但筆者和朋友們仍是十分滿意,試問現在又那裡找來這麼優秀的歌手?
  當演唱會結束後朋友本著一試無壞的心態,在簽名會時試問能不能合照,當然會場的工作人員阻止了(不然個個都合照那就沒完沒了),但飯島小姐卻叫我們等一等,就這樣我們就站在室企十半小時,直到飯島小姐出來和我們合照、再目送她坐的士離開後才走,絕對滿載而歸。

後記
  其實像這次上午去comike下午聽演唱會是真的很累的,筆者第二和第三天到最後腳好像要斷掉一樣,痛得快要死掉,而之後的兩天也是累死人,甚至連上課都沒精神,可見comike是如何地消耗體力。
  更慘的是由於這次作戰失誤所以跟本沒有挖到什麼好東西,所以下次C73一定要再好好定戰術再出擊,而筆者也會在C73開始前來一篇更新版的comike攻略,好讓各位去得comike不多甚至未去過的朋友不會像筆者般入寶山但拿得不多寶物。(甚至唯一的寶物Tony簽名的旋風管家精品也是前輩殘黨主席的友人讓給我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