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漫談三國漫
文:Asurada
校對:Yangjr


  一直以來,不論在通俗文學或是漫畫世界裡,日本人對中國歷史最有認識的一節都非三國時代莫屬。而香港在日本漫畫及遊戲影響之下,大部份人亦同樣對這段歷史有一定的認識度。然而日本人眼中的三國,其實亦不是正史的《三國志》,而是「七分真、三分假」的《三國演義》而已。連日本文部省都推薦《三國演義》給學生來學習歷史,筆者就覺得有點兒笑話。

  雖然說不少日本人因為《三國演義》的內容影響而同情劉備,但另一方面又因為將曹操的形象和日本戰國時的織田信長重疊,而產生很多聯想和寄情作用。這種情感影響了後來的不少漫畫作品,而其中影響最深的就是李學仁老師的《蒼天航路》。另外不論古今中外,對中國軍師中智慧方面的代表人物,都會認為是諸葛亮,而漫畫方面亦幾乎是一面倒地將其神化。會提出反論的亦只有陳某老師的作品《不是人》,而這套作品卻是中國人畫的。雖然漫畫替三國人物下了不少註腳,但在正史的角度又完全是另一回事。筆者借這次機會,簡單以幾名三國人物來比較,不同三國漫畫描寫的不同和史實的比較。

三國漫畫簡介(中題)

  在開始之前,先談一下三國漫畫。就如前段所說,日本人對三國時代有頗深的情意結,而以三國為題材的漫畫更是恆河沙數。陳某老師進軍日本的《月刊COMIC 三國誌》(Media Factory出版),就是三國漫畫的專門誌,可見這題材確實相當受到日本人重視。

  但筆者能力和時間有限,沒可能看過所有三國漫畫,而且也不能假定各位讀者都看過一些較冷門的作品。所以今次只挑了幾本比較有名,在港台地區也較易找到的三國作品來分析。

《火鳳燎原》:陳某老師的作品,是繼其初出道時的代表作《不是人》後,第二套描寫三國時代的作品,以其獨特的手法以及大膽地起用司馬懿及趙雲為故事主角,加上其後現代的思想,描繪出來有別於其他漫畫角度的作品。

《蒼天航路》:李學仁老師(作畫:王欣太)的作品,以曹操這個一代梟雄作為主角,以其另一角度去描寫其「唯曹操一人」的三國世界。在故事中除了比其他作品多談及「性」之外,那種曹操情意結更令到作品中的三國世界,不論是仁德之輩或是才智之人,所有人都成了曹操的陪襯品。

《龍狼傳》:山原義人老師的作品,以現代人(雖然不知何解是日本人)穿越時空的概念去描述三國世界。其實故事有著很多的可能性,只可惜作者取向問題,最後成了不三不四的二流少年格鬥漫畫,是一套因為放棄大好題材而令人覺得相當可惜的作品。

  由作品的方向可以看到,每位作者對於三國世界的觀感的不同。陳某的《火鳳燎原》想寫一個後現代版的三國世界,故會有智勇雙全的呂布,各人的計謀亦變得異常的複雜,人物的深度也因此而大打折扣。《蒼天航路》則展現了日本人的織田信長情意結,將曹操的形象與信長揉合。整個三國世界以曹操為中心繞著轉圈,除了曹操之外三國世界再沒有人材似的,令各軍師弱化,只為成就曹操的天生異秉。《龍狼傳》中作者想以未來人的角度去參觀三國,但隨著故事的失控,一方面故事已變了「龍珠式」打鬥,另一方面人物也被劇本影響而扭曲,變得不倫不類。

織田信長情意結──漫畫裡的曹操(中題)

  在三國漫畫中,曹操這個角色的描寫在每一部都不同,而最具特色的可以說是李學仁老師的《蒼天航路》。《蒼天航路》中包含世人眼中「第六天魔王式」的曹操的形象,可以說是受到日本人的織田信長情意結影響。在日本人眼中織田信長和曹操都是一代梟雄,而且同樣是最終都未能一統天下,但卻是改變了一個時代的最重要人物。兩者在各方面其實亦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兩者同是在年少時荒誕不羈,信長更被人嘲為「尾張的大傻瓜」、織田統一尾張後就取消關稅和設立樂市,鼓勵商業,而曹操就實行了屯田制以及一些政治上的整肅、信長挾天皇以令諸侯,曹操就挾天子以令諸侯、信長以少勝多擊敗雄霸一方的今川義元,而曹操亦同樣以少勝多,擊敗稱霸一時的袁紹。兩人相似之處著實不少,亦難怪日本人會對曹操投以織田信長情意結。

  曹操的形象在不同的三國漫畫中都有完全不同的定位。《蒼天航路》中將曹操刻劃成一個「天上天下、唯他一人」的英雄人物,擁有無盡的求知慾和好奇心,而且不拘泥於現世的法規,追求變革。而在《火鳳燎原》中的曹操則是一個受到八奇擺佈的大老闆,所有計謀都是由八奇所設計,曹操本人的存在感並不強,令曹操在《火鳳燎原》給人的感覺和袁紹的分別不大。而《龍狼傳》中的曹操就更可悲,除了存在感薄弱之餘,還完全受制於「大魔王」司馬懿,連獻帝的重要性都比曹操來得重,實在令人覺得這個曹操太可憐。

  歷史上的曹操除了是一個有名的戰略家,更是一個出色的政略家、文學家和詩人。這些事跡在三國漫畫都鮮有談及,除了《蒼天航路》會表現其詩人的一面外,其他漫畫亦很少會談到。不過就算是《蒼天航路》還是描寫得太少,而且在政略家方面的描寫亦很有限。《蒼天航路》的曹操雖然重視政略,但給人的感覺是曹操遊戲人間,決策往往都太過兒戲。雖有各方面的才華,但卻重視自己的本能感覺居多,每每決策都是靈光一閃似的,就像個大孩子一般。這是「蒼天版」曹操的可愛之處,但亦是這個曹操給讀者感覺太兒戲。至於在文學和詩學方面的描寫,每每就靠曹植去帶過,而且亦不乏近乎病態的描述,就算是詩人來講,他們的行為算是帶點狂氣吧?

  「治世之賢臣.亂世之奸雄」是《三國演義》裡水鏡先生給曹操的批語,也是一般人對曹操的評價。曹操這個人雖然對部下的意見很重視,而且亦會很決斷地選擇其中最好的計策,並不是《火鳳燎原》中被八奇計算之內的老闆。為人雖然多疑,但亦不是《蒼天航路》中的曹操一樣,是個部下不能超越的存在。「多謀善斷」就是史實給曹操的評價,會接納部下軍師等人的意見或計謀,再在短時間選擇最好的以予以實行。雖然聽起來好像只是很簡單的事,但這種決斷力卻正是曹操和袁紹之間決定勝負的差別。

  其實史實中對曹操本人在「將才」方面的評價,遠高於他旗下任何一個將領,不論是張遼也好、夏侯一家也好,在作為一個名將方面的評價,沒有任何一人能與曹操的將才相比。《火鳳燎原》正因為角色太愛耍帥,令到曹操的本質被埋沒,成了一個普通的角色,實在可惜。《蒼天航路》又太過美化,替曹操刪改了不少惡行,或是將些惡行正當化。《龍狼傳》的曹操更糟糕,連一點史實曹操的影子都沒有!打個比喻,如果《蒼天航路》是一個王者的話,那麼《火鳳燎原》的曹操就是個把工作替給經理去幹的大老闆,而《龍狼傳》的曹操則是一個被下屬趕走、潦倒街頭的倒霉老闆,落差真的很大。不過,就算是描寫曹操最用心的作品《蒼天航路》,都始終未能發揮到曹操在政治方面的描寫(政策方面倒有不少)。歷史漫畫在政治方面的描寫,一向比較少,白白浪費了正史中曹操作為三國年代最優秀政治家的題材性,實在有點可惜!

是神人還是凡人?──漫畫裡的諸葛亮(中題)

  一直以來,不論三國漫畫或坊間都給予諸葛亮過度的神化的形象或評價。在日本人熟悉的《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是智慧之神的存在,不少三國漫畫的諸葛亮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演義》裡,那個戰可勝、攻可取、舌戰無敗、知曉仙術,幾乎可以說是上天下地無所不能的神人的影響。其神化程度可以用《銀河英雄傳說》中的楊威利,或是《亞爾斯蘭戰記》的那爾撒斯,這種級數的謀士去比較,實在是神化過度。而他的鞠躬盡瘁的形象,也造就了楊威利那種角色出來,成為一種超然的存在。

  《蒼天航路》的諸葛亮變化很大。開始時給人印象半仙不人,帶點妖邪味似的,完全不像一般見解甚至正史野史的諸葛亮,而那奇怪的「色慾論」更令人摸不著頭腦。但赤壁之戰之後,就完全回復成人所共知的那個諸葛亮的形象。畢竟在《蒼天航路》中主角還是曹操,為了突顯曹操的非凡,而刻意改寫諸葛亮亦可以理解。在《蒼天航路》的世界觀中,仙術幻術不是不存在的東西,雖然筆者最初對《蒼天航路》為何不神化諸葛亮這部份存有疑問,但亦明白這是為了不破壞曹操對人材貪慾的形象。如果曹操眼中有諸葛亮的話,以故事中曹操的人才搜集癖好是絕對不會無視這種人材的。但正因為《蒼天航路》中的曹操無視諸葛亮的存在,反而令一直以來曹操的描寫和諸葛亮之間的矛盾變得合理。

  而《火鳳燎原》中的諸葛亮雖然仍未出山正式幫助劉備,但已經鋒芒畢露,陳某甚至更借水鏡先生之口,將孔明描述成「神」。《火鳳燎原》的諸葛亮除了曾被水鏡先生批評「相人之術」差之外,其他如觀天象、測天變、行軍打仗的能力都給予其極高的評價。而且諸葛亮更被描寫成為人正直、忠於漢室,對忠義亦相當執著,與其說是忠於《演義》給人的印象,倒不如說是猶有過之!這和陳某出道作品《不是人》中的諸葛亮完全是兩個人似的,《不是人》的諸葛亮除了相人之術完全不行外,其能力亦只是一個要負起重大責任的平凡人。對於蜀國雖盡心盡力,但處事卻過於保守不曉變通,而且在生前什麼事情一個人獨力承擔,到最後還沒有提拔蜀國以後人才,只知猜忌有能力的魏延,而且不但到最後都沒有導正自己的錯失,反而設計滅口,導致日後蜀國更加的衰弱。

  至於《龍狼傳》中的孔明,除去因為主角龍之軍師這個絕對的存在之外,本來還算得上是個有用角色。除了妻子黃月英會仙術之外,論智慧方面亦是在劉備軍中除了龍之子以外的第二人。但《龍狼傳》為了神化主角天地志狼,反而令諸葛亮的角色愈來愈暗淡,變成只在志狼背後補位的「大哥哥」角色,與傳統的第一智者的形象略有不同。加上自《演義》起的宿敵司馬懿,現在變成了超越曹操的大魔王角色,而原本的宿敵角色卻被志狼搶了去,令到孔明更加配角化。筆者對這個時空的諸葛亮,他日是否還能對付大魔王司馬懿有相當保留。

  在這兒筆者倒想談一談史實的諸葛亮。正史中的諸葛亮並不如《演義》中那麼擅長於軍事戰術,其實他善於後勤補給的軍政方面,是一個能將軍政做得頗為完美的一個人。正史中的諸葛亮是一個出色政治家,遠多於是一個軍事家,所以與其說他像《銀英傳》的楊威利,倒不如說更像在大後方支援的卡介倫。而正史中的孔明也沒《演義》所說那麼忠直公正,雖然為人廉潔無私,但卻頗有權力慾。劉備死時交待孔明,要合作治國的輔臣李嚴,最後因細微的罪行而被逐。而他作為丞相的日子,亦沒有放手讓其他處理重要的軍政要務。就算是點名的繼承人蔣琬、費幃、姜維,在諸葛亮在生時也沒被任命執行多少實務工作。但由於諸葛亮本人要背負整個蜀漢的責任感使然,所以亦不能怪他過份慬慎的思考模式,而且亦不能因此抹殺其嚴以律己及簡樸清廉的作風。也許《不是人》中諸葛亮,不論在能力上,或性格上那些過於謹慎、用人多疑的缺點,才比較接近真正的諸葛亮。之不過書中談及六出祁山竟沿同一路線則是錯的,因為當時的確只有五次北伐,另一次是防守戰,而出祁山的戰役亦只有兩次,這倒跟正史有一點點的不同。

  總結諸葛亮這角色在三國漫畫中的影響力最大,他幾乎決定了整個漫畫的方向,任何三國漫畫中的主角定位都幾乎一定要經過諸葛亮這一關。諸葛亮這角色太突出,一套漫畫的角色平衡度要掌握得好,諸葛亮太弱不行,因為只是弱化(或是現實化)諸葛亮一人就令到主角的能力局限了。《不是人》是陳某反思諸葛亮神話後得出的答案,諸葛亮的能力能不用神化,只因這只是一個短篇,就算諸葛亮如何平庸都不會影響故事的結構和張力。雖然《蒼天航路》為了突顯曹操,在諸葛亮出場時扭曲他的存在價值,但最後都無法不在後期改變路線,讓孔明回歸「正路」。《龍狼傳》這種主角無敵論的典型作品,如果主角龍之子都不及孔明就沒有戲唱了,但因為作者不敢抹殺諸葛亮的神化形象而逼得不斷神化主角。只可惜山原義人的想像力不足,龍之子的超然變得平平無奇,諸葛亮就在這個智慧不足的主角之下就被進一步地弱化。在《不是人》中敢將諸葛亮大幅弱化的陳某,來到《火鳳燎原》則為了讓角色耍帥和情節「計中計化」,即使將諸葛亮和其他軍師(主要是八奇)進一步神化亦在所不惜,否則其他被視為在臥龍之下的「智者」的智慧就變得不夠說服力。陳某為了將諸葛亮推上神檯,甚至借水鏡先生之口將其寫成「神」,就知道諸葛亮在三國故事平衡度的重要性了。

撕開《演義》的假象──漫畫裡的劉備(中題)

  要數日本人認識的三國人物,除了諸葛亮最多人認識外,另一個一定是劉備。一般人對於劉備的印象大都是「仁德」兩個字,又或是諺語「劉備借荊州,有借無回頭」之類。《演義》裡劉備的仁德形象可謂深入民心,這從故事裡荊州居民跟隨劉備逃亡、杖打督郵,和作為徐州牧時的德政都可展現。而不少漫畫要描述劉備的仁德都是會從這些例子出發,但是劉備在歷史之中的評價,其實並不是單純是一個爛好人而已。史實中的劉備是一個略會一點劍法,而且將才方面還有一般程度,好像有名的博望坡之戰就是由劉備親自指揮的。而且權術方面的運用亦不是無能之輩,在生前更是清楚諸葛亮的才能和野心。而且懂得將孔明控制,以平衡蜀國內部的權力平衡,保留到蜀國內的人才不至埋沒,這情況在其死後,從諸葛亮掌權後,蜀國的人才凋零的情況就可以清楚看到其中的差別。

  當然這也不能一概而論,在三國漫畫裡的劉備亦有頗多的新詮釋。如在《蒼天航路》中的劉備,給人的感覺與其是劉備,不如說是劉邦還比較貼切。書中劉備為了逃避曹操軍的追擊,將馬車上的行李、以至妻兒都拋落馬車的一節,更是和史實中劉邦為了逃避頂羽的追擊時的情況一模一樣。李學仁老師設計這一幕,除了是要將劉備這個角色因應故事時勢的轉變,而將劉備這個角色重新定位之外,更成功用和劉邦同一樣的事,而令劉備那種漢室最後的末嗣,作出更刻劃的描寫。令到在《蒼天航路》初期那個貪生怕死的小混混,比較合理地成為後來成為蜀漢之主才出一個轉接。

  《火鳳燎原》的劉備在短短的故事前後,性格描寫都有很大變化。從連載初期的劉備以劫一城救二城的計謀,還有挾持董卓一事中,可顯出他其實是個性靈活變通的人。到了「三英戰呂布」那一役之後,劉備的描寫則變得比較迂腐,但卻比較接近《三國演義》。分別只在於這個劉備比起《演義》和《蒼天航路》更加仁厚,但同時亦更加平庸,更加受到身邊的人以及時代的擺佈。這個劉備的霸氣雖然不及李志清版本的《三國志》,但本來劉備就不是一個霸主型的人物。因為《火鳳燎原》不同於往常的三國漫畫,主角不是劉備而是燎原火(趙雲),其描寫被淡化亦比較正常。畢竟在《火鳳燎原》中連曹操都被弱化,作為曹操的宿敵(?)角色劉備被同樣平庸反而合理。

  來到《龍狼傳》的劉備,其存在感就更加淡薄。雖然這個劉備的個性其實和《演義》幾乎一樣,不同的在於《龍狼傳》的劉備只是一個好好先生,除了仁德之外就幾乎沒有任何才能,幾乎對軍師唯命是從。這個《龍狼傳》版本劉備,比起任何一個版本的劉備更加像一塊佈景版!如果《龍狼傳》中曹操飾演的是潦倒街頭的倒霉老闆,劉備就是扮演一個無關重要的客串大配角。《龍狼傳》為了描寫歷史改變,令到原創人物太多的同時,亦浪費了不少歷史中對故事有用的史實角色及題材,實在浪費了「回到過去、改變未來」這種故事發揮的空間。如果是需要龍之子這種仙人級的角色,來實踐龍珠式格鬥的話,大可以隨便找個原創角色又可以,又或者像《封神演義》那樣完全原創由孔明或劉備當仙人亦可以,無需大費周章去繪畫回到過去這種題材,反而令故事變得如此白爛。

成功的歷史人物、失敗的故事角色──漫畫裡的司馬懿(中題)

  就如大家所知,司馬家是是三國時代的最後勝利者,而奠下篡魏根基的就是司馬懿。基本上司馬懿這個角色在《演義》裡的定位,只不過是故事後期為了幫諸葛亮製造一個有實力的「宿敵」而存在似的。無錯!沒有諸葛亮的話,就沒有司馬懿存在價值了。

  但是在三國漫畫中其重要性則因作品而異,如在《蒼天航路》中的司馬懿就只是曹操手上一名普通的手下,其人物特色就只有「狼顧之相」而已,一直對曹操不是唯命是從就只是提出意見,暫時來講完全是一名普通到不行的路人角色。來到《龍狼傳》則大幅度改變,因為《龍狼傳》是以「結果論」來設計故事的,原本應該是大魔頭角色的曹操就成了配角,而大魔頭一角則改由從結果論上真正的大惡人司馬懿來飾演。只因在政略上的成功而成了三國時代最後勝利者的司馬懿,本來只是一個文官。但來到《龍狼傳》則為了要製造一個和主角在智及武各方面都能成為最後Boss級宿敵的存在,司馬懿的能力就完全超越了怪物的程度,變得完全不是一個人類似的強。定位上亦不再是曹操手下,而是在RPG世界中坐在城堡指派手下,操控人心的大魔王。單是這個司馬懿的存在,《龍狼傳》就不過是一套勇者挑戰魔王的作品,而本來應該是重點的改寫歷史的賣點就已經被破壞了。

  來到《火鳳燎原》,司馬懿就成了故事主角,但對故事的重要性並不及《龍狼傳》中的司馬懿影響力大。《火鳳燎原》中的司馬懿名義上雖然是主角,但問題是故事中喜歡耍帥的角色太多,首先八奇和呂布已經明顯比司馬懿戲份還要重。而司馬懿雖是殘兵的幕後老闆,但和殘兵的連動性其實不算很多,一來殘兵是獨立暗殺部隊,二來亦經常會善自行動。和殘兵最多連動的反而是八奇和呂布,司馬懿只不過是一個司令官,負責在後方下達指令而已。就像好萊塢電影的《查理天使》裡的大老闆查理,你能說他是主角嗎?

  之不過,《火鳳燎原》的司馬懿比起之前其他版本的司馬懿則有趣得多。首先雖是強調其富家子弟的身份,但他會為了商業利益出手殺害影響家族生意利益的人,亦會為了家族利益而救人。這個司馬懿一切的目的都不是為了權力、名聲或影響天下之類,而是非常簡單──為了錢!這跟把他寫成大魔王、軍師或陰謀家的作法相映成趣。

  《火鳳燎原》最多人知道的一個關於司馬懿的設定錯誤,就是年齡!就主角之一的司馬懿在故事開始時的設定年份時的史實年齡,應該只有12歲左右,而「七奇」諸葛亮亦只有10歲、龐統也只有12歲。如果三個天才兒童當年在反董聯軍陣中表演算數,情景一定相當有趣(笑)。想像一下,水鏡先生帶著一班由10歲的小鬼到年過40歲的學生,到關東陣營裡解謎,12歲的學生得到鳳雛的名號,及後10歲的學生更和一位12歲的小鬼合力解開一班大人解不開的暗號。唔……當時其他一同來的學生,由其是年紀比較大的幾位,心裡一定不是味兒,難怪水鏡先生不認同七奇的答案,否則關東陣營的一眾將軍一定會覺得水鏡八奇是一個笑話(汗)。而另一主角趙雲(燎原火),在故事開始時的史實年齡亦應該三十出頭。說起來司馬懿和趙雲還算得上是忘年之交呢,但年紀這麼大才繼任殘兵之首,為何還說成是「年輕首領」呢?(笑)

  史實的司馬懿,雖然在政治能力上並不及曹操般,有如改革者一樣的政治目光,但在朝中權謀角力的手段也許還在曹操之上。不過在曹操在生之年,司馬懿為了保存性命就已經盡了全力,在《火鳳燎原》中的打草餵馬一幕的出處,就是司馬懿後來為了減輕曹操對算自己疑慮,而不論份內事和份外事(餵馬),都盡心盡力去做。結果令曹丕在曹操面前大為加賞,曹操才慢慢放下對司馬懿的疑慮,而司馬懿才能夠在曹操在生時逃過一死。另外在軍事方面,雖然有人認為司馬懿在這方面比不上諸葛亮,但實情應該相反,司馬懿面對諸葛亮多次的北伐,都能完全防禦領土,已經不簡單。而且如果司馬懿太早滅蜀的話,會對自己篡魏的計劃有所影響,作為三國時代最後的勝利者,司馬懿實在老謀深算的人。

三國世界的Dororo?──漫畫裡的賈詡(中題)

  賈詡在三國時代中不算是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不論在正史或野史中比重都不高。至於今次為何會是漫談三國事談論的人物之一呢?這大概是筆者的情意結而已,賈詡在一般人的眼中是曹操多名重要軍師之一,不過排名則在荀彧以及郭嘉之後,而亦有被評為「謀士中的呂布」這種對其忠義方面質疑的說法,簡單來講評價不太好就是。

  《蒼天航路》裡賈詡的表現,只是一個畏首畏尾的窩囊,或是一個自稱腹黑(黑心腸)的謀士。曹操對於賈詡的表現,與其說是重視,不如說是像小孩子對表演者的下一步的好奇心還比較適合。這個賈詡雖然三番四次痛宰曹操,但給人印象還是一個在曹操手中跳舞的小謀士。不過當曹操在赤壁之前遭到意外(食物中毒?),而不在陣中時,還是能發揮那種連主子都成為謀略道具之一的手段,來控制局面。比起正經八百的郭嘉,或是一切以曹操為重的荀彧,在這裡賈詡是發揮其獨有的魅力。

  而來到《火鳳燎原》,賈詡又成了另一個人。這個賈詡能夠犧牲主子牛輔來一敗呂布,這種超乎常理的謀略就是賈詡口中的「黑暗兵法」。書中賈詡一直都運籌帷幄,例如三言兩語就令馬超退兵、離開長安以避過會因李傕和郭汜的猜忌而遇害,一切都彷彿在其掌握之內。最後連曹操的「挾天子以令諸侯」之計都是由他提案的,甚至乎現在投效張�亦是為了曹操的後著佈路。恐怕將來曹操被張�及賈詡大敗的一役,在《火鳳燎原》又會有另一番的演繹。這個賈詡的高深莫測,實在是太過厲害,這種連主子都可以作謀略的道具的作風,正正是賈詡這個角色最大的魅力,亦是其爭議所在。

  史實的賈詡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首先在中國人的傳統中,「忠臣不事二主」可謂人常。雖然是在亂世之中,但在三國年代中,像賈詡這種先後出仕董卓、牛輔、李傕、張繡到最後曹操,連續仕過五位主子的人並不多(先不計劉備),的確很難以忠臣稱之。亦有人稱之為「謀士中的呂布」,以諷刺其不忠,但問題是賈詡並不像呂布般刺殺自己的主子,亦沒有像張松一樣出賣主子,每一次他都只是覺得和主子不合或是不能再輔助才離開的。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賈詡的選擇亦無不妥。

  再談談賈詡的能力,可以說賈詡一生中的謀略可謂絕無出錯的,而且與其為敵的人,差不多無一不是死路一條的,不論是呂布、馬超甚至乎曹操都不例外,可以說是一生絕無對手。而其極懂得政局下的生存之道,在賈詡投靠了曹操之後就變得低調,不會輕易發言。知道「楊修之死」的人都會明白,曹操本身是一個猜忌心頗重的人。正所謂伴君如伴虎,賈詡的選擇其實亦算得上是一種聰明的明哲保身之道。

由配角變成主角──漫畫裡的呂布(中題)

  最後要一談的是人稱「人中呂布、馬中赤兔」,在三國時代中有名的戰神呂布。呂布這個名字在以後的歷史中都是戰神的代名詞。通常在一個戰場之上能稱之為「再世呂布」者,多為那個時代中最勇武的人,其次才是「再世關羽」或「再世張飛」,可見呂布的勇武形象多麼深入民心。

  先談《蒼天航路》中的呂布。這個呂布完全是憑本能為生的,作為一隻化身成人的兇猛野獸,人心及智慧在這個呂布身上都不存在的,有的全是對權力的慾望。這個呂布其實並不明白權力的價值,只因受到權力美味的吸引力就想據為己有的野獸而已。雖然《蒼天航路》中的呂布勇猛無人能及,但是再兇猛的獅子亦敵不過人類的智慧,所以在曹操這個主角面前,呂布只算是一隻被獵人盯上的野獸,最後理所當然地就給人道毀滅了。

  接下來是《不是人》中的呂布。這個呂布其實是普通不過的人,只為了不斷向上爬不擇手段,而到了死前才覺悟到,自己最渴望的只不過是「和自己心愛的妻子相聚」這種普通不過的願望而已。可是直至到死這個願望都不能實現,含恨而終。這個武冠天下的勇士,最後還是死在無名士卒手上,實在是很可憐。這個呂布的思考方式,其實和現代人價值觀是很相似,現代人往往是重視追求名利而失去了所謂的道義,陳某用這種方面的描寫,來為被冠以不義之名的呂布平反,而這個呂布的理念亦延續到《火鳳燎原》的呂布身上。

  最後是《火鳳燎原》中的呂布。簡單來說,陳某最喜歡的角色是呂布,所以估計呂布就是陳某在《火鳳燎原》初期設定中,為了主角殘兵而設下的最終Boss。它擁有有別於所有作品中對呂布的描寫,一般而言對於呂布的描寫大多數都只會是四個字──「有勇無謀」,但是《火鳳燎原》巧妙用了「士氣論」中,為免百戰百勝的敵將令己方將士畏懼,而貶低對手為「有勇無謀」的說法,將呂布的形象一下子扭轉過來。正因為這個解釋,《火鳳燎原》中的呂布不單是智勇雙全,而且精通謀略。為人雖然不義,但卻憑自己的實力得以扶搖直上,不單以計除去華雄等對自己的阻礙,更以政變除去董卓以及李儒等人。

  可惜的事,雖然呂布智勇已經達到「不是人」這種非人的等級,但在《火鳳燎原》中智謀方面卻有八奇這個更高的存在。最後呂布還是根據史實敗及賈詡,自始之後呂布在故事消聲匿跡了一段不短的時間。這段時間中和呂布曾戰至不相伯仲的主角燎原火,就敗給許�再加上自稱新戰神的馬超。正當新敵角的出現,而令人感覺到呂布地位有如一般少年漫畫般,因為新出場的敵角會越來越強,而令角色像那些本來強大、但因而追不上角色實力差而淪為二線角色的時候,陳某就讓陳宮這個軍師加入來代替呂布的頭腦,令本來因為「分心」而「弱化」的呂布再一次得到力量方面的提升。這種奇怪的法則令呂布再一次成為戰神,雖然最後還是敗於主角們「合體技」之下(笑),但無可否認陳某的確是相當喜歡呂布這個角色。有時候筆者甚至會認為,陳某是因為捨不得太早就寫到呂布之死,才將《火鳳燎原》主線故事拖長到這個地步。

  史實中的呂布所記述的事跡其實不多。由董卓任命呂布為近身侍衛來看,呂布這人的武力方面的能力,應該比行軍打仗需要指揮能力為高。而呂布殺董卓的原因是因為與董卓的一名婢女有染,不過是否名叫貂蟬就不得而知。另外,呂布的坐騎赤兔馬的確在正史中有記載,但呂布死後就再沒有赤兔馬行蹤的記載了。最後到「三英戰呂布」這個在大部份三國漫畫中描寫得很精彩的一幕,在史實中是不存在的。因為呂布的三位好對手劉備、關羽和張飛,在虎牢關之戰時三人都不在現場,所以根本就無可能有「三英戰呂布」。雖然「三英戰呂布」的情節相當精彩,但純粹虛驚,的確有點可惜。

綜合分析(中題)

  不同的漫畫作品中,每每會集中只描寫一些重要角色,來避免因為角色過多而出現的混亂情況。但在三國漫畫或歷史漫畫,則由於受到出場人物本來就很多的規範,為了因為避免角色過多,而令故事太過拖戲或是人物重點失去平衡,正確做法都是集中一部份的角色去描寫,淡化其他不太重要角色的戲份。

  在這方面來說,《火鳳燎原》可謂最失敗的,先是本應重點描寫的兩名主角:司馬懿和燎原火(趙雲),往往因為陳某要描寫心目中的後現代三國世界,而慢慢將本來的故事重點,由兩名主角轉移至八奇以及呂布身上而令故事停滯不前。《火鳳燎原》的最大問題,就是九成以上的角色都喜歡耍帥,正因為人人都耍帥,結果就是沒有真正突出的角色,每一個角色都充滿智慧的問題,就是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的出類拔萃。而為了令呂布及八奇等眾多角色較為突出,陳某又越來越淡化了曹操的優點,反而郭嘉、荀彧等人更加功高蓋主似的。而諸葛亮為了要突顯其與主角之一的司馬懿的宿敵地位,更加要冠以神的名號。

  陳某在《不是人》之中就是找到三國漫畫中,「不平凡之中的平凡」之路而突圍而出。但《火鳳燎原》則完全相反,將一直以來簡單的謀略複雜化到另一個層次的程度。其出發點本是頗有創意的,但就犯了格鬥漫畫中遇強越強的無間公式之中,就好像今次主角的力量要打破一塊大石,下次就要打破一座山一樣,為了要令劇情更加吸引讀者,今次計中有計,下次就計中計中計,最後沒完沒了,實為《火鳳》最大的敗筆。

  來到《龍狼傳》這套以現代人穿越時空的概念去描述三國的漫畫,其實故事有著很多很多的可能性。只可惜作者取向問題,最後創造出司馬懿這個大魔王級的奸角,令到不論是曹操或是諸葛亮都成了主角龍之子以及司馬懿的陪襯品。而一眾名將更成為將「虎豹騎」和龍之子的仙術神化的踏板,故事亦由中原打到匈奴,現在已經完全不像是三國漫畫似的。

  至於《蒼天航路》則和《火鳳燎原》相反,為了要突顯主角曹操的超然地位,將所有角色都平庸化或是弱化。不論是曹操旗下的猛將軍師,還是敵陣中的智將謀士都無一幸免,一律成為曹操這個主角的陪襯品。感覺好像整個三國世界中,除了曹操之外其他人都不過是平庸之輩似的。

  這裡發現一個頗有趣的情況,就是不論是《蒼天航路》、《火鳳燎原》、《龍狼傳》以及《三國演義》也好,都有一個人物共通點,就是角色之間的宿敵論以及交集問題。《蒼天航路》為了突顯曹操就要強化劉備的戲份,但與此同時則同時減弱司馬懿及諸葛亮在故事的重要性。而《火鳳燎原》則強化了司馬懿及諸葛亮的能力,並將曹操及劉備的描寫變得被動,能力亦被弱化。《火鳳燎原》有個有趣的地方,在諸葛亮未出場前,劉備還是一個會用計的角色,但諸葛亮一出場之後,劉備就好像變得迂腐了,非常奇怪。在《龍狼傳》當司馬懿變成大魔王,曹操、劉備和一眾三國人物變得微不足道之時,雖然因為主角龍之子的關係,而令諸葛亮成為不了司馬懿對等的存在,但是諸葛亮卻成了一個賢者似的角色。就這方面來講,諸葛亮在故事性方面的弱化,的確比起其他人為低,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嗎?

  《演義》中曹操是單純的奸,劉備是單純的仁,而諸葛亮和司馬懿則要到前兩者都出舞台後,才正式上場較量,四人的能力的平衡是不會同時存在的,這是一個頗為巧妙的情況。正因為諸葛亮需要一個對手,司馬懿才會站出來,如果沒有諸葛亮,司馬懿就沒有出場必要了,這種在《三國演義》開始出現的人物關係,直接影響後來的所有三國漫畫。(全文完)

 

註:表-
190年關東陣營時各角色年齡

曹操 36歲
孫堅 36歲
劉備 30歲
呂布 35歲
荀彧 28歲
郭嘉 21歲
賈詡 42歲
周瑜 16歲
龐統 12歲
諸葛亮 10歲
司馬懿 12歲
趙雲 33歲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