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畫專題

搞笑漫畫的理論-耍寶與吐槽
文:傑特

  作為娛樂為第一功用的漫畫,搞笑可算是最傳統的分類。雖然越來越多作品是走嚴肅路線,但搞笑系卻仍是不動的主流,始終很多人看漫畫就是希望能夠拋開煩惱笑個半天,就像上戲院看一套無腦低能搞笑片,是沒營養,但卻很爽。

主流的搞笑系
  在開始談搞笑系作品之前,首先得將一個看來很像但卻不同的類別分別出來,就是幽默系。幽默和搞笑有著相似的地方,同樣是想讓讀者笑,但幽默追求的是一種深度,一種看完會會心微笑、苦笑等感情。這種幽默有時是刻意的,但更多是作者在不自覺地表現出來的一種感情,再和讀者產生共鳴而帶出的反應,這是一種沉濳的感情表現。但搞笑卻不同,這是一種刻意性地引你笑的手段,整個故事可以有內容,但更多是全無內容地、單純只是為了搏君大笑而創作。相比起在笑容的背後帶著更多的沉思的幽默,搞笑系可以說比較單純,又或者說膚淺也可以,但就是很簡單的一個目的:讓人捧腹大笑。所以雖然二者看來有點像,但實際上卻有著明顯的差別。而這次的主題是後者。
  搞笑系要分類可以從表現手法、作品種類、以至題材等等來分。如果每一個分類法都要筆下來的話這篇文章可能要長三倍,所以筆者大膽地以表現手法來分類,而不管題材、少年少女、以至節奏等等分類法。一般而言現時主流的搞笑作品可以分開兩類:第一類是動作搞笑,以肢體、表情和動作來作出搞笑的效果。而第二類則是相聲類,以對話來作出搞笑的效果,以下是簡單地談這兩類搞笑風格的特點。

古式的動作系搞笑
  說到誇張系搞笑可算是搞笑系漫畫的老祖宗了,由七八十年前在報紙連載的四格漫畫,到五六十年代手塚治虫的搞笑,七十年代的永井豪,到八十年代的高橋留美子、九十年代椎名高志、以至近年的畑健二郎等等都是這一類。
  這類型的搞笑基本上是以肢體動作、扭曲的表情和脫離現實的表現效果來搞笑,最典型是是《福星小子》,這套作品可算是現代同類搞笑的鼻祖,後來者如椎名高志、赤松健到現在的若木民喜也是這類。這種動作式搞笑的最大特色是笑點來自一些脫離現實的表現效果,像《福星小子》中諸星當被電到見骨頭,被櫻花老師踢飛,又或者阿當和面堂用槌子和日本刀打起來等等,這些笑點都是很視覺性的,一但換了是文字又或者聲音很多笑點就表現不出來。由於有畫面幫助所以很多笑位都會越玩越奇想天開,想想《神所知道的世界》的艾露希是消防車控,但換了是廣播劇的話就很難表現她對消防車的狂熱了,因為不論是消防車、救傷車又或者警車的警笛聲都一樣嘛!但動畫只要畫一架車放在一角就搞定了, 又可以畫她畫消防車的圖等等,比起大量說話一張圖就可以解決一切,這也是動作系搞笑的優點:觀眾可以超越文化、言語去感受笑點的所在,像《City Hunter》那個大槌就是萬國皆通的笑點了。又或者《元氣三姊妹》老三的陰沉,都是不需要文字單看畫面就已經足夠了。

無止境的一山還有一山高
  這類搞笑作有一個好處,只要漫畫的表現手法許可就要多誇張有多誇張,管你手刀這一格將腦袋一分為二,下一格主角又是會行會跳。又或者這邊廂主角被扁成木乃伊,但下一格卻立即生龍活虎。這種很漫畫式的搞笑表現手法可算源於手塚治虫,他畫的漫畫就常出現將角色打飛兩三個畫格(對,是畫格),又或者從這個畫格爬上另一個畫格等只有漫畫才會出現的表現手法。由於有了大師在前,所以後輩在畫面上的表現更是隨心所欲,因此當我們看到《絕對可憐Child》皆本被超能力壓到牆內時,我們不會質疑這樣被整的皆本為什麼下一格可以沒事地跑來跑去,因為這類動作系搞笑基本上是建立在一個誇張的表現手法領域上,
  不過這類搞笑會出現一個問題,就是誇張手法有其限制,而且當有了前人玩過之後你就不能玩了,而且變化也相當有限。例如《City Hunter》中獠的小雞雞特技,沒錯真的玩到出神入化,但從此之後就沒人可以再玩這一招,因為真的什麼都被北條司想過了,再加上蛭田達也在《功夫旋風兒》的低級宴會技,後輩漫畫家即使強如空知英秋也想不到比這兩家「玩雞達人」相比較,沒錯他也玩得很低級,但單就玩男性的性器官這個領域卻顯然不足,這就是這類搞笑的弱點所在:第一個創出來的是天才,第二個就是抄襲的笨蛋。
  另一個問題是你必需不斷有新點子,而且一個比一個爆。因為同一個橋段只要多玩幾次就會看厭,你總不成一天到晚都是景太郎被奈留打飛吧?(雖然也真的如是...),所以漫畫家需要想出大量的搞笑梗不斷反覆換來換去,一但沒梗就加新角色再將老梗用新角色玩多一次,長期下來就會出現彈性疲倦,讀者漸漸覺得不好笑又或者老掉牙,最後就是草草下場。至於不斷提升等級又會出現「龍珠效應」,即是越推越誇張到最後收不了科的結局。

源於相聲的相聲系搞笑
  至於相聲系搞笑一如其名,其實來自日本的一種舞台搞笑表演,一個負責裝笨而另一個就指出他耍笨的地方,在術語上裝笨的叫耍寶役,而正常的叫吐槽役。這類由日本關西開始的表演運用在搞笑漫畫上就是現在的相聲優搞笑。
  相比起動作搞笑,相聲系的歴史要短得多,而且早期都是結合在動作搞笑之中而不是獨立出現。但直到九十年代開始這類相聲系越來越多,特別是輕小說由於受限於文字上無法作出誇張式的搞笑,所以能以文字表達的相聲系就越來越紅了。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涼宮春日》中的阿虛,這套作品如果沒有阿虛的吐槽整個故事保證會變得沉悶無聊。至於《妄想學生會》更是全程由頭吐到尾,因為四格漫畫的表現手法限制很大,所以只能以文字上的梗來搞笑。而在這種畫面限制很大的漫畫中相聲系所能作出的效果要比動作系的來得簡潔有力,一個梗少起來可以兩格甚至一格就能玩完,而不需像動作搞笑梗可能要花上兩三頁來作起承轉合。另一個優點是這類梗由於以文字來玩,所以只要扭一扭,幾個花樣交換來出的話四五種梗就可以玩上很多期。此外因為是文字關係所以可以大玩同音字遊戲又或者冷笑話,只要吐槽者在適當時間吐槽作出笑點即可。
  至於變種的就是由讀者吐槽,角色耍了寶然後留白,讓看漫畫的讀者們自己吐槽,這招在愛情喜劇最常見,《旋風管家》就有不少笑點就是需要讀者去吐槽才玩得起來的。另外也不一定需要對白才可以吐槽,像經典邪書(?)《由莉亞100式》雖然都是色情搞笑,但如果沒有男主角以摔角技去吐女角們的槽的話,整套作品就只不過是一套軟性色情漫畫,但因為有了男主角那種「一擊必殺」的吐槽和作者在每一回結束時解說男主角該回使用的摔角技,讓那些色梗就變得很有搞笑效果了。也就是說在相聲系搞笑中,色情的耍寶是必需以不色情的吐槽去反擊,否則就只是單純的黃梗, 一點意義也沒有。

一隻手打不起巴掌
  當然一得自然有一失,這類相聲搞笑的最大問題是很靠文字,簡單來說就是必需對日語有一定認識的人才看得明白,不然讀者別說笑不笑得出,甚至連看不看得懂也不知道。像《妄想學生會》就常玩一些日語梗,你不懂日語的話即使有翻譯但笑點也會減弱。這點在萬國共通的動作搞笑完全不同。
  另外相聲梗不能拉長來玩,動作搞笑可以一個梗玩上多頁,但相聲卻最多一版就要結束,一拉長的話本來好笑的也會變得不好笑,節奏要夠快,要一針見血才有效果,這點相比起動作搞笑可以很粗支大葉,相聲的搞笑其實是比較精緻的。另一個問題是相聲系搞笑需要互動,即是必需有一個人去當耍寶役,另一個才可以去吐槽,不然就什麼也搞不起來。但動作搞笑就沒有這個限制了,好像《元氣三姊妹》可以一個吐槽役也沒有,而一整班人在胡鬧,反過來《妄想學生會》在動畫卻玩了一回一將吐槽役和耍寶役分開、而結果是兩邊都沉悶無聊的「相聲搞笑失敗實例」(最狠是制作組還拿這個來自虐...)。
  
二者比較
  可以說,相聲系搞笑比較適合限制比較大如四格之類的作品,講求互動性,只要選定幾個類型的題材交互使用就可以玩很長,但受限於文化等外在因素,也很難將氣氛炒熱,或者說吐槽就是要以搞笑的方式將氣氛冷下來而存在的。至於動作搞笑則可以很輕易的將氣氛拉到最高點,而且花樣很多,相對容易創作,但容易玩老招式是最大弱點,太多前輩大師讓後來者能玩的空間越來越窄也是問題。
  至於將二者合起來的最佳例子就是《銀魂》,不過這就是下一回的題目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