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畫專題

銀魂的「反河蟹」堅持
文:傑特

  說《銀魂》,不管是以今天的標準還是廿年集英社黃金年代的標準來看,都難以算得上是經典名作。但作為今天少數玩下流笑話的少年漫畫來說,卻有著一份個人的堅持,或者說,《銀魂》的存在代表著不向主流妥協的低俗文化。

少年誌的低俗系
  一直以來以性器官、屎尿屁等玩意當成笑料的創作就一直不斷,香港八十年代就有一大堆電影是玩這些東西了。而日本在八十年代也是這類低級搞笑最旺盛的年代,講談社的主力當然是長達廿多年的搞笑格鬥漫《功夫旋風兒》,不過嚴格來說這套應算是劇情系格鬥漫畫。至於集英社則是人材輩出,德弘正也的《不文泰山》可算是當時的同系代表作,甚至可算是今天的《銀魂》的直系祖先。至於《幕張》則到今天還有人不時提到,《IQ博士》也是這個年代的代表作品。至於久米田康治早年的漫畫也是這類。一般而言如果是在青年誌連載的話笑料就會走色情向,而在少年以至兒童誌的話就一定是屎尿亂舞。
  不過正如今天你已經很難在電影院看到大玩屎尿屁的喜劇,同樣日本也過了這個頂峰年代,低俗笑料漫畫越來越少,雖然色情搞笑系還是有幾套《B型H系》、《妄想學生會》在堅持,但像《元氣三姊妹》除了頭兩三集玩了不少不好笑的色情搞笑,之後就已經變回一套瘋狂胡鬧型的漫畫了。至於《臘筆小新》其實過了二十期之後低級搞笑已經越來越少,去到臼井儀人晚期(35~臼井過身為止)更近乎淨化成為兒童漫畫,套臼井早年經常在漫畫中的自虐梗『吹雪丸越來越不好看啦!』,去到後期真的只是一種慣性收視,以及將漫畫當成一位老朋友般繼續看而已。
  至於低俗笑料會沒落其實不是社會不容低俗,因為比起這類低俗笑話在日本很普遍,不論中二學生還是四二大叔都會開,低俗笑話一直有他的市場,甚至不單是男生喜歡,女生說起這類低俗搞笑甚至比很多大男人還要狠。其實問題是出在能夠玩的都在那十多年被一堆好手玩過了,有什麼低俗梗是未玩過的?再嘔再亂搞都有人玩過,去到一個後來的漫畫家已想不到有什麼可以玩的地步。而在這個年頭還敢玩屎尿屁,而且還要在少年Jump這種主流少年誌玩那麼兇就只有《銀魂》,至於另一個還在堅持的《妄想學生會》雖然是在少年Magazine,但一來是四格二來玩的都是相聲梗,真的需要打碼的畫面比較少,甚至很多是必需要懂日語才明白笑點,比起傳統的低級梗其實算是較溫和的。
  
動作加相聲式的搞笑
  回到《銀魂》,上一回筆者談到以手法來分搞笑漫畫不外乎是動作(即畫面)和相聲(即言語)兩種,雖然將二者混在一起的並不新奇,但《銀魂》的厲害在於他什麼都去到盡,不管是低級還是相聲都是全力以赴,總之就是以熱血漫畫的方式來玩低級搞笑。其中惡搞MHP那一篇就極之噴飯,低能惡趣味連發,單就畫面就已經夠絕核了。但單是這樣還不夠,《銀魂》另一名物就是吐槽,本來單是銀時他們在亂搞已經夠爆笑,但再加一個正常人去吐槽他們的惡搞就讓笑料有畫龍點晴之效,所以新八雖然在故事中是作為半個主要視點而存在,但如果沒有他的吐槽整個故事就會變成暴走個沒完而失去控制。套《妄想學生會》中作者評津田的吐槽『本作品的和平都建築在津田的吐槽上。』,同一道理《銀魂》的吐槽都是建立在新八又或者銀時的吐槽上,一但連他們也在耍寶整個故事就會陷入無法了事的情況。可以說,吐槽其實就是作者空知英秋用來將暴走搞笑壓在一個可以控制的情況下的一件最大武器。想想其他以誇張搞笑的漫畫,由於沒有人去吐槽,往往變成越玩越過份,最後就是衝到海裡回不了頭,但有了吐槽就可以在關鍵時將車子煞停。
  (說到這個車子比喻筆者得拿一段版位來說明:筆者一直認為動作搞笑梗其實就像一架往碼頭的盡頭衝的車子,越衝得貼海邊就越厲害。搞笑梗也是一樣,越去得盡就越爆笑。但這種玩法也得冒著衝過頭掉進海的風險,也就是梗玩老了變得不好笑,又或者不知如何收科而爛尾。其中梗玩老的典型是動畫《元氣三姊妹》的前半,一個只能玩兩三分鍾的乳頭梗和尿袋梗竟然玩上七八分鍾,再好笑的梗拖那麼長也變得不好笑了。至於收不了科的就更多,單是《福星小子》就已經一大堆,而《絕望先生》更是多不勝數。不過這類作品是單元性,所以大可以將這個爛尾梗放到最後,那下一回當沒事的重頭再來就沒問題了。但這顯然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從這也看到以誇張動作來搞笑,其實是很容易衝過頭跳海的。)

貫徹「我Cheap,故我在」
  《銀魂》能夠比其他同類低級搞笑成功的一個理由,是在一大堆屎尿嘔吐物亂舞、Just We定春依利沙白到處跳的情況下,還能保持平均一年有一個巨大認真長篇的劇情向劇本。像剛電影化的紅蓮篇,真選組動亂篇,到歌舞妓町內亂篇等都是認真嚴肅的劇本,由於有這些絕對是熱血少年向的劇情,就能在玩低級梗玩到累和玩到讀者開始厭的時候筆鋒一轉,讓整個故事推向少年Jump的王道「熱血、友情、勝利」三本柱,讀者在捱了大量低俗梗後突然換上一堆少年Jump王道,自然會有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而且大長篇的好處是既可以順理成章地讓新角色登場(像高杉、九兵衛、神威、平子都是這類),也有足夠戲份去描寫新角色。由於有很充足的時間去描寫角色的心理和認真的一面,那接下來到搞笑部份就有很大的空間去讓他們形像崩壞了。
  對,雖然空知在寫認真劇本也有一手,但他很清楚自己能在少年Jump混不是因為他能寫認真劇本,比嚴肅比劇情向要空知優秀的漫畫家要多少有多少,但他們卻不能像空知一樣拋棄羞恥心地亂搞。也就是其他擅長編劇的漫畫家和作者都會有自尊心,即使搞笑也會有個限度,但空知就是無限制地向極限之海進發,所以他才能在修羅場般的少年Jump混下來:比搞笑的,沒有他的編劇能力,比編劇的,卻沒有他的低級趣味和無差別惡搞,空知正好就取了二者之間的空位存活下來。
  所知空知英秋能夠混到現在,最大的武器就是他很自量,他知道自己的長處就是夠低級,夠Bad Taste,而不是劇本好角色好。

同步超高的動畫版
  至於動畫版《銀魂》則是另一個奇跡:一般動畫制作組和漫畫原作者總會有一定的距離,甚至常有作者和制作組的想法完全不同,拍出一套和原作完全不合的作品。但《銀魂》動畫版卻是剛好相反,動畫班以高松信司(即伊利沙白,這個擺明惡搞Q太郎的原作角色動畫由高松信司來配音,甚至現在高松自己也用伊利沙白當網名)為中心的制作組,卻是和空知鬥玩,二者同步達400%!
  其實在最初的一年動畫組還比較自重,很多梗都沒有去得太盡。但到第二年開始上手,或者說發現晚上六時的黃金時段觀眾不介意看到近藤在電視上秀那話兒(在黃金時段千萬個家庭、正在吃飯的觀眾面前露械,《銀魂》即使不算絕後也算是空前了吧?),制作組也越玩越兇,甚至原創的劇情玩得比漫畫更神經病。而空知看到動畫組放手亂搞也不甘示弱地暴走,在兩邊互相較勁之下讓《銀魂》創下了搞笑動畫的不少傳說,像剛提到的露械,又或者大量打碼畫面亂舞,經典的「新阿姆斯特朗炫風噴射阿姆斯特朗砲」,近藤的名句「蠢蠢欲動」還有另一個金句「To Love超有趣的」等等,都成了一眾觀眾一想到就噴飯的劇情。
  而動畫組因為利用了動畫的特點,所以玩了很多聲優梗、假結局梗、假電影版梗,總之就是奇想天開什麼也來,像一整節只用一個畫面再加三個聲優的Sound only,傳說中的「白夜叉降誕」假預告篇,銀八先生等等,其天馬行空而且不留情面就有如訪問中高松表示「空知老師大力地將球投過來,我們只好全力將球打回去。」。兩邊的良性互動下讓動畫版成極少數可以超越原作的例子。

長玩長有
  很多單元長篇都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是劇情的話在集英社的死拖爛拖之下最終爛尾收場,而單元又會越畫越無力。但《銀魂》則是集二者的優點:當單元拖到悶就換認真長篇,而當一連數月的高潮過後又回到單元惡搞上,節奏控制隨心所欲,那就不容易出現過於公式化的毛病。因為觀眾不知那一回空知會突然又來一個劇情大長篇,所以每一回都要看,而當你以為熱血滿點的時候,卻突然掉出一個低級梗讓所有讀者呆在雜誌前。
  不然坊間傳說「猩猩玩弄讀者的股間。」是隨口說的?沒有這種玩弄讀者股間的本事能在少年Jump混下去嗎?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