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雜談無用!!棋魂雜談帖 (第二回)


文:風聲


第三話.困惑無用!

通常,跟主角是死對頭、當「永遠的對手」之類的角色,本應是作品裏繼主角外最出盡風頭的。
可惜,在亮的前面,有一個來自平安時代的棋藝天才把本屬於他的舞台照射燈給引去了———噢,他甚至快把主角那份也給佔去,讓小光和小亮站在黑暗的舞台角落當觀眾———

亮開始注意光,是因為這局太超乎想像了。自小巳得名人父親教授圍棋,本身實力有多少自己也心中有數。可是最詭異的是,擊敗他的那個進藤光,『他自稱從未試過跟別人對弈』(by 市河小姐的口供)他也親眼看見的,對方拿黑子的手勢那麼外行———那麼,他那驚人的實力又是什麼回事??(崛田由美如果在此想中途把棋魂轉型為驅魔漫畫,可以安排亮在第二次敗陣後,一次走到馬路時,和一名和尚擦肩而過⋯⋯
和尚(雙眼一閃,轉身):「這位施主,請停步!」
亮:「⋯什麼?」
和尚:「貧僧感到施主身上陰氣很重,最近施主可曾遇上邪門之事?」
亮:「有!有個從未下過棋的小孩,他一局就破了我十年功力⋯⋯」

本人註:資料來自香港文化傳信出版社Gorgeous Characters Guide第244頁棋魂年表-千年追思,亮跟光同年出世,亮在2歲時跟隨父親學圍棋,至光初次上圍棋班為12歲,亮跟光同年,如此算來即亮接觸圍棋有10年,有疑問者可自行向原作者崛田由美求証)

對於光的實力大惑不解,亮忍不住要再跟光見面,可是光聽到棋賽有獎金的事後,說出了「當一下職業棋手,隨便拿兩三個冠軍也不錯」的話,亮沒弄清楚光說這些話是不是鬧著玩的便勃然大怒。在讀者眼裏,也許覺得亮的反應未免太誇張了吧,人家光說個話好像開罪了他全家似的。
但別忘記亮一直以父親為尊敬仰慕的前輩,成為棋士是他的理想,光說這種「下棋賺錢拿冠軍」的話等於貶低了他心愛的圍棋的價值與神聖地位。你有這麼優厚的天份、這種人家多年鑽研也未必能得到的造詣,你竟然不好好珍惜?你說當一下棋士隨便拿幾個冠軍?你把圍棋和努力奮鬥的棋士當成什麼了?!這種不尊重圍棋的混蛋,我要代替圍棋來懲罰你!也許有人覺得亮全力投入圍棋簡直是浪費珍貴的童年和少年時代,將來也會後悔沒有度過快樂的童年的。但是,能追向自己的夢想不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嗎?圍棋,對他來說有重大意義,看完亮的演出後,我們還是不要隨隨便便取笑他人的夢想吧!就是那麼一分鐘不到的笑聲或是幾句你說了就忘掉的戲言,你就傷到別人的心坎⋯

原本想給亮說些什麼的,但是——怎麼說呢!有關他的事件幾乎都是圍繞「光神秘實力之謎」/「光從後追趕過來」等等而發展,再不然就是他進入棋士的世界⋯一開始佐為借光之手打敗亮開了懸疑之勢,間中偶有揭開謎底的機會(Sai事件),但是⋯謎始終是謎,其他事件就花在(?)亮積極鍛鍊實力,為了迎接進藤光的挑戰。實力的謎引起的亮的疑惑及想要解開謎底固然引人入勝,但是這點子也不好濫用,間中做個事件吊吊讀者就算了。這方面算是做得不錯,但亮的劇情反而顯得三谷的事件、圍棋會的事件更加吸引———並不是因為情節氣氛營造得特別出色,而是因為亮的部份做得⋯⋯較平凡⋯(有沒有好一點的形容詞呢??)

放下外貌不談,亮的鬥志可嘉、文靜、風度翩翩等,都早給其他棋魂迷說爛,我就省點功夫留來寫別的了。不過值得一提在首兩戰亮雖被佐為打擊得蠻重,但他的心理質素不錯,君不見在光冒充中學生參賽時,佐為借光之手又下了一局精彩的棋,亮在觀戰之後,他的反應是自己沒機會跟光切磋棋藝,真不甘心!他還把這名強敵視為日後的目標:「我終於明白,如果無法超越你,就永不能成為棋神。」他甚至主動跑到葉瀨中學對光說:「我等著你!」越挫越勇,不愧是未來圍棋界的新星。
我認為比起「光以無敵實力打敗自己」,亮發現「原來自己的『敵手』實力不過如此」這個打擊才致命,還好後來光爭氣了點進了棋院。這樣也好,早一點見識天外有天日後的棋士之路才能經得起風雨。

想起來伊角大哥還未領教過佐為的厲害,要是第一集圍棋會所的一局換成是他對佐為的話我很消極的認為結果是(一)伊角的心靈一角從此被這個『從沒下過圍棋的新手』抹上一道陰影
(二)伊角大哥終於領悟了「天外有天」、「棋海無涯回頭是岸」的道理,從此放下圍棋立地成佛(?),縱然棋院裏的奈瀨、和谷等力勸他留在棋院重拾成為棋士的志願,他巳經大徹大悟,心無雜念退學了=____=|||||(我好像對伊角沒什麼信心⋯⋯)

佐為退出了,亮好不容易能跟光正式成為「棋魂孖寶」,不過我沒看到這裏,亮大概還是一樣一副彬彬有禮、持重認真的樣子吧?雖然這樣的第二主角好像有點乏味,不過亮不必變得像光一樣,因為這些也是亮獨有的特質!

 

第四話.陰影無用!

論美色(!?),伊角慎一郎可說是小火田建老師筆下的奇蹟人物了,一個「美型大躍進」讓伊角由不起眼+平凡脫變為眉清目秀、令女生口水直流的俊美少年,其儀表甚至可以跟大台柱佐為一爭高下!甚至每每在眾多談及伊角的文章中,總有「小火田建美容院」一詞的出現(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呢?^_^)。

俊俏歸俊俏,空有外表是沒用的,一個有魅力的角色除了美好的儀表外,還需要有獨特的個性去配合,讓讀者日後都會記得他:溫和、親切、熱愛圍棋、斯文———好在小亮和佐為還有伊角沒有的特質,不然他們三個的個性都可以混在一起談了:塔矢亮的積極進取,佐為的不怯生及樂觀都讓讀者記住了,但是伊角大哥除了「出道」初期的小小劇情外,其他有讓他大發揮的——職業棋士考試卻倒顯出他意志易受影響的一面。也許這也是伊角要拖到棋魂後期才能學乖並加入棋士世界的原因:心理質素問題。

當越智跟伊角談起塔矢亮對光的評價時,我還以為他小小年紀就會用心理戰術打擊競爭者自信,從而影響他的水準,好狡猾(精明??)呢!事後卻發現是我太陰謀論而已⋯⋯不過,越智的一席話卻真的影響了伊角的戰鬥;對戰中,伊角把越智的一番話,連同光對洪秀英的棋局、光以前的話統統都回想起來。然而現在是棋局當前,容不得任何出錯!結果是,伊角因分心而把大好機會斷送了,至於光也被他害慘了一陣。要是光之前的戰果不夠好的話———嗯嗯⋯⋯光可要「下次努力」了——

後來伊角終於也振作起來把越智打敗了———可是,之前的失準太可惜了。明明準備充足、功力也夠———所以伊角他犧牲了一次合格的機會,來提醒我們,考試可以重考,但良機無take 2!!
失敗了,最重要的是懂得檢討不足之處再站起來。雖然在這次考試後伊角又落第了,但至少他曾好好的跟越智對戰,不致於陷入永遠的低潮,伊角,把那些陰影撥一邊吧!
嗯,突然想到要是伊角是當司機或賽車手,像他這樣分心可是太危險了!當然,人非草木,我們要求他步步精確,局局精彩也是很沒有道理的。

大概多次重考讓伊角心裏有揮不去的陰影,其實伊角是可以變得開朗點的。和谷雖然比他開朗,但是還沒能做到讓伊角放鬆心情,教他笑看成敗,因為和谷的內心也被重考這個陰影壓住、他自己也很緊張棋局的成敗!同病相憐的朋友活在重考和考試落第的陰影下,士氣高極也有限⋯⋯只靠和谷是不行的了,還是讓伊角多認識幾個像加賀的損友吧,讓這些和圍棋無關的豬朋狗友帶他出去棋院外見識一下,讓伊角不用老是被「重考」和「對手」這些事情影響心情,繼而影響身心健康,為了伊角大哥的人生,值得啊!!咦~~~!!幹嗎有果皮垃圾飛過來啦!!!

 

第五話.反叛無用!

一出場,先用煙頭灼到棋盤上指出關鍵的一著,之後很扯高氣揚的說:「圍棋討厭死了!塔矢亮算什麼,也不過是我的手下敗將!」
好囂張的出場方式啊!!XDDD

雖然出場次數比小明還少卻很受棋魂迷歡迎的加賀鐵男,熱愛將棋,卻被老爸強踼到圍棋班,還要遇上比他強的小小亮———我想加賀在圍棋上也有一點天份的,亦下了不少功夫(他跟光相遇時該巳放下圍棋一陣子了,也能在圍棋賽中過五關斬六將,以至光離開圍棋會時跟一年生的對局也寶刀未老)也許是好勝心支持他在不喜歡的圍棋上積極進取吧!但加賀老爸卻覺得兒子還是沒變強了,因為前面還有個小小亮。(小小亮「好心」的讓賽卻弄出了反效果,加賀不覺得高興還從此討厭他)

老實說加賀讓人喜愛的正是他的豪爽性格,比起拘謹的亮、自信有待加強(起初)的伊角、老好人的小明&筒井和陰沉的三谷,這樣一個我行我素言出必行的加賀實在是越看越———爽!!!在棋魂裏負責帶動氣氛的角色中,和谷卻還是被「重考」的陰影壓住,不能瀟灑的看輸贏,有時演出稍為沉重,光初時的活躍很多時是「細路仔唔識世界」的少年輕浮態度,而佐為,一邊是圍棋高手的精深的思維及成熟的頭腦,另一邊的精神年齡快能跟小朋友看齊⋯論個性各人都有可愛的地方,不過能讓本人看得很爽的還是加賀啦!找找看有加賀的部份,除了童年陰影那一處稍為陰沉,但其他有他的劇情,氣氛及進行都會變得明朗起來。第十八冊加賀順勢假扮筒井的故事,相信很多同好都看得很開心吧!

加賀讓人看得爽,還有若干原因!
第一!朋友有難,拔刀相助!!
第一次看到加賀,看到這個說話囂張無禮的將棋小子的表現,我以為這傢伙是來鬧場的,以後再登場也是以「搞事者」的身份出場。可是當他知道光的實力(事實是佐為)後,他想到的事就是拉光過來,自己也參一腳,湊夠人數來讓筒井有參加中學圍棋賽的機會!!

拔刀相助是說對了,可是「朋友有難」呢?哪裏來的朋友呀??

有!在這裏是指筒井哩。我們可從筒井對加賀的態度中看出加賀雖然不尊重圍棋(其實用煙頭灼到棋盤的場面跟SLAMDUNK裏三井用煙頭灼到籃球上的情形也⋯⋯),但他們卻不是敵對狀態,加賀不單幫筒井參加比賽,還教筒井不要一味看棋譜下棋,筒井也接納他的意見了,而且筒井沒為加賀撕掉棋譜而討厭他就証明他們關係還不錯(不然拿三谷初入會的情況來對比看看好了),還有筒井接納加賀的好意,我們才能看到光初次參與中學圍棋賽呢。(人家三井說「我要摧毀籃球部」加賀卻是「我要建立圍棋會」XDDDDD) )

第二!熱心助人的好少年!!
「啥呀!用煙頭灼棋盤(破壞公物!)、撕掉棋譜(不愛惜書本!)、迫小光參加中學圍棋賽(強人所難!)的這傢伙———」
「囉唆!!除去第一點不談,本大爺答對問題,要怎麼處置獎品是老子的事!而且一開始是那小子接受挑戰,願賭服輸,公平得很!」

查看棋魂有他的情節,除了初登場的黑暗面外,加賀都以「粗魯不守規的正人君子」(?)的形象示人。雖然討厭圍棋,但偏是他常造福圍棋會,拉光一把晉身到不同的層次!
對圍棋會的幫助,有:讓筒井有機會參加圍棋比賽
給予筒井意見,筒井放下棋譜比賽,意外勝了海王的學生
在中學圍棋賽初段大顯身手,讓葉瀨中學順利殺至跟海王對陣
無形中為光與葉瀨中學圍棋會造就「緣份」
棋魂第十八期加賀篇,成功為圍棋會拉進兩名新會員

對光的幫助有: 強踼光參加中學圍棋比賽,讓光有機會初次參與圍棋賽
讓光立下決心考進葉瀨中學和筒井一同為圍棋賽奮鬥
被三谷的阻撓搞得進退兩難的光,加賀支持他當院生,還給他製造正式「退會」的機會

加賀:「怎樣呀!!知道要感謝老子了吧!!」

第三!爽快直率的個性!

伊角大哥在職業試中是讓人看得頗沉重的角色,(對不起啦伊角,要拿你做例子了~)不但走不出害怕失敗(重考經驗所累)的陰影,他甚至還影響了書外的讀者讓大家跟他一起墮入重考的黑暗裏⋯⋯(崛田由美編劇精彩引人入戲??)但是加賀就不同了!!有他在,我們如同看見雨天後的太陽,加賀是那種爽快,絕不會被小事弄的拖泥帶水的人。加賀雖然討厭圍棋,但他從此就變得完全無法下圍棋嗎?沒有!最激動的行為就只有撕棋譜了,我們平日看到的加賀卻是一副不可一世龍精虎猛的模樣,在將棋部裏是屢獲獎狀的猛將,他能下喜愛的將棋,想必日子還是快活的,在第十八期的漫畫裏無論在加賀篇還是佐為篇,他也很有朝氣呢!看到筒井到比賽了還拿著棋譜下子、光跟三谷、筒井和自己下棋時有所猶豫,他也叫筒井放下棋譜、叫光用直覺決定每一步,並非對心思慎密的下法不認同,而是這些畏首畏尾的做法毫無建樹,不如放膽大踏一步!

看回加賀初回憶他老爸迫他下圍棋、和小小亮的對局,『圍棋』或多或少也是他童年裏的一個不快回憶,但在棋魂裏他也再次拿起了黑子白子———中學圍棋賽、光的退會、圍棋會招收會員等,雖然有撕掉棋譜的激動行為在先,但也可看到在朋友需要他的幫助時,加賀也會再次下他「最討厭的圍棋」。我們很高興的看到加賀在棋魂裏能自由的下心愛的將棋,興趣才華都盡情發揮^_^,可是加賀也跟棋魂裏其他帥哥們一樣是單身貴族,有點孤單的樣子,突然想到把純品乖巧的奈瀨配上加賀如何??想來效果也會很有趣的———(謎之聲:又不是晴子和櫻木,醒醒吧你!)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