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雜談無用!!棋魂雜談帖 (第三回)


文:風聲


第六話.決裂無用!

「你要放棄圍棋會嘛,咁我都退會!」當然三谷離開圍棋會不是為了引起小明的關注,讓她「倒追」自己頻頻遊說自己回來———更不是讓光後悔,要離開圍棋會請便,鬼才為你後悔一世哩

三谷為人沒什麼,他與人保持距離,一臉高傲、冷漠只是太過保護自己。看他在圍棋會外就沒朋友,以前只留在圍棋會所跟一班叔叔伯父下棋大概是沒自信也害怕與同年的孩子做朋友吧。直到光拉他到圍棋會後,他才慢慢的投入、慢慢的和小明及筒井他們打成一片,筒井在海王的學生面前搶著說三谷的棋力高明,小明為他做對戰紀錄筆記他莫名的感動⋯⋯可以看出三谷內心其實蠻自卑的,所以這些小事件才能讓他感到「原來還有人重視我」。所以他在圍棋會最珍貴的是得到了光他們的友誼(怎麼不順便讓他得到小明的芳心??T.T),對於三谷,他並不是為了圍棋或比賽而入會的,所以即使光離開了圍棋會,還是可以招收新血,還是可以湊夠人數去參賽,但是光不能再跟他們一起為比賽奮鬥了。三谷的反應老實說也是誇張了點,但可以想像三谷也是珍惜光這個朋友的,口口聲聲要一起實現的夢想,光卻為了個人的願望自己跑掉了,三谷覺得被背叛,氣憤到極點才嚷著要退會。

之後,想要讓三谷重新回圍棋會的並不止小明一個,然而大家努力遊說也沒用,三谷大概也有點心淡了吧。新世紀福音戰士漫畫版裏碇真嗣曾自暴自棄的離家出走,是因為他感到父親也好,美里也好,他們所要的只是「駕駛員的自己」,其實自己只是個什麼都做不好,平平無奇的無用鬼而已。若自己不是剛巧是適任者,父親又怎會把我叫來?美里又怎會關心我?我只是身不由己的被大人們利用著而已⋯⋯三谷剛被力勸回圍棋會,其中一點理由是「湊夠三個人,就可以去參賽了」,三谷大概會想成是「若我不是棋力好,你們又沒找到會圍棋的人,又怎會來找我?」(可能想得太多的是我自己:P),我們都記得一開始光也是因為三谷懂得圍棋,為了湊夠人數才拉三谷入會的!所以我不確定作者有沒有給予三谷這種心態,但也不否定自己的猜想。三谷也會回想到光興致勃勃的叫他去比賽,然後為了進棋院又放下圍棋比賽跑掉了,這不是在欺騙利用我嗎?我再也不要嚐到這種滋味了!而且那時也巳說明退出了,那再回去也沒什麼意思⋯話雖如此,三谷還是對圍棋會有一絲牽掛的,某天他偷偷打開了物理室裏放著圍棋會
用具的木櫃,發現了裏面的對戰紀錄⋯⋯

其實,三谷決心用實力打敗堂本不是為一時之氣,而是三谷是有點自卑的,所以他用真實力是為了向對方及自己證明他的棋力高強。可以回顧一下在跟堂本對陣前,三谷便巳在心裏跟自己說「嗯,我的確很厲害!筒井那麼討厭我也說我的棋力高他十倍!」,換成是亮根本就不用這樣「催眠」自己,而是想著該如何克服障礙(佐為)了。三谷平日一副冷面對人不是裝帥自以為清高,而是他人較內向,是個不懂開放自己的人。只要給予時間和體諒,三谷也會跟人坦誠相對的。所以與其說三谷需要的是信心,不如說是「扶持」⋯⋯

筒井出面說他棋力高,小明為他做對戰紀錄,讓他首次感到即使是鄙視自己所作所為的筒井,至少不會看輕他,即使是聲明退出圍棋會,小明仍視他為圍棋會的一員,所以經過圍棋比賽後,三谷和筒井的關係變好了,經過小明他們多次遊說,他也再次跑來圍棋會⋯⋯經過友情的溫暖,冷漠的冰山也是可以融化的。
三谷為人不至於絕情,小明筒井也不是想要參賽才拉三谷進會,只要放下防備的武裝,大家是能成為朋友的⋯⋯我想這一點是圍棋會的故事在棋魂裏能有獨特光芒的原因,雖然它不是光和亮的主線的重要劇情之一,也不如佐為離世讓讀者震驚嘆息,但是再熱血向上、再搞笑勵志的故事,能有這種溫情戲也是能溫暖人心的⋯⋯

有關我對三谷和小明之間的情緣的狂想,我在第二話裏都發泄完了,所以不用再讓看官眼睛受苦,呀!不過有一件事我想說的———

話說有一天我經過書報攤,看到漫畫月刊EXAM封面用了棋魂的一個人物————
「咦!是高中版的三谷嗎!?頭髮是曲的也是橙色的我不會弄錯的!真是歲月不饒人,他的樣子比實際年紀老成得多呢!加油啊!你要把小明搶去我會支持你的!唔⋯不過,真想不到三谷長大後樣子長的比加賀還壞啊^_^(笑)⋯咦,等等,我知道崛田由美不會那麼好人的!她只會讓跟主線有關係的人跑出來而已⋯⋯光的棋力都那麼強了她沒理由會讓三谷和光下棋的!(臉色變青)⋯⋯難⋯難道是我認錯了人???~~~~~~」

 

 

 

⋯⋯⋯⋯

結果,証明是我認錯人了,而這個頭髮是曲的也是橙色的人原來就是有名的高永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七話.苦惱無用!

和谷和伊角在棋魂裏被安排作「重考的難兄難弟」,原本為人好勝,一臉傲氣的他理應或多或少也能勉勵一下伊角,如同太極一樣,兩個人正好形成一長一幼一陰一陽一攻一守的作戰組合(什麼呀~|||||),偏偏和谷自己也陷入了重考的陰影裏,經過三年重覆的「考試、落第、備戰」三部曲後,和谷也變得不耐煩了。塔矢亮和他沒有過節,首次見面卻被他粗聲粗氣對待就正是因為和谷經過多次努力,也得不到成果,自不然會對亮這種有名人老爸圍棋天份的『過關合格也輕鬆過人的優等生』不爽,尤其是取得棋士資格的道路是有多崎嶇,看過棋魂的我們也略知一二————

不爽還不爽,和谷頂多也是在言語上衝一點或發個脾氣就算,不會因為輸了棋就把對方當成大敵或世仇,輸棋的滋味不好受,其實是源自和谷對棋士這個夢想的憧憬,所以才一次兩次的嘗過考試落第的滋味,還是堅持要考下去。光第一次考職業試就順利合格,和谷多少也會眼紅的,但沒辦法,主角做事總比配角順利,世界原本就不是公平嘛。光合格的同時,和谷也終於如願以償了,但是當上棋士,日後迎面而來的就是無數的競爭者、無數的棋局、如果心理質素不夠好、沒有鬥志的話,在這非「成」即「敗」的圍棋界對和谷來說就反而是夢想變殘酷的現實,職業試其實提供了很好的機會讓有志成為棋士的人先承受被淘汰及力爭上游的滋味,你覺得難受嗎?你心灰了嗎?這就是職業棋士的生活,不能保持平常心的人請馬上退出!
和谷第三次重考,心緒巳開始被「重考三部曲」影響了:「只有我們這些落敗者,停滯不前,沒法再進一步!」夢想是夢想,但現實裏棋士這個職業未必是最適合他的———我是這麼覺得。
其實沒有重重競爭,不當棋士一樣有很多機會下圍棋,伊角可以去圍棋俱樂部混,和谷可以上網下棋下個痛快———不過他們兩個堅持為夢想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也是值得佩服的,崛田由美雖然忍心讓小明被冷落,但對這對重考兄弟也是仁慈的,最後她也讓他們當上棋士,脫離「重考地獄」啦!

 

第八話.敵手無用!

其實,緒方在棋魂裏也是個地位不輕的要角喔,有很多事情都要有他才能順利引發的,例如光第二度跟塔矢名人的見面,是緒方急急抓住了光,光的棋院「入學試」申請有他幫忙才順利,還有亮一度因光的棋力太令他失望而鬥志低落,是緒方特地帶他去看看棋院的光———論露面機會,他多於人氣極高的加賀,論對作者的「作用」,緒方比筒井、三谷、小明都好用多哩!(後者三人都跟主線無直接關係,除了他們認識光。而緒方本身是棋士,又是塔矢名人——佐為對手的弟子,又認識亮,不用他推動事件用誰?)再加上緒方也有挑戰老前輩,登上新一代棋神之位的野心,這樣便可以成為主角光的未來敵手了,緒方又可以兼顧亮和光兩方的事件引發人/旁觀者,又可以做光的死敵(不是光和亮那種對手關係,而是『魔頭』那種),對崛田由美來說真是「好使好用」!

我想緒方的地位是較特別的,甚至我猜想原本他是崛田由美給光設下的一個魔頭也說不定,塔矢名人眾多弟子中,有關他的描寫最多。崛田由美又特地給他獨立寫了跟桑原本因坊對戰的段落,相反其他棋士都是(說得難聽一點)因為有光/亮/院生才有機會「沾光」出場,關於緒方對於亮和光的想法,應該是希望他們成長夠了,然後坐在名人的位置打敗他們吧。(不然他不會推薦光考「入學試」,又讓亮去棋院看光)對於「神之一手」這最高造詣,就本人看過的部份他好像沒在意,在緒方的腦海裏頭較像是常有「打敗敵人,唯我第一」的想法。他應該是那種渴望挑戰的人,越爬越高是他下圍棋的原動力(在Character
Guide有一幅圖,是緒方拉著光要他叫Sai和他比拼的一幕)。和桑原的對局中,桑原笑笑的向緒方示威「省省吧你,你出術以為老子我不知道喔」,原來面對無法擊倒的大強敵時緒方也會出此下策的!為求勝利,不擇手段,比起挑戰的刺激原來緒方寧願要勝利??是嗎?

關於緒方,目前為止所感覺到的是這麼多,哪一天他跟光下奕時就有好戲看了。不過崛田由美也把棋魂「了結」掉了,沒可能了吧。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