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我不想殺人!∼漫畫中的善惡論(1):淺談漫畫中『殺人』的哲學


文:傑特

我不想殺人!∼漫畫中的善惡論(1):淺談漫畫中『殺人』的哲學
文:傑特

殺了不該殺的人?
  以下是漫畫中最常見的橋段:某個角色(十之八九是主角)因一件事錯手殺死自己的對手,從此該角色的心底便有了一個陰影,往後盡可能避免使用武力,甚至因此綁手綁腳,被其他死對頭打得慘兮兮的。
  當然,在少年漫畫誌上刊登的作品,有這種政治正確的取態實在無可非,但這種心態卻產生了一種問題,就是角色因為不想殺人而產生了一種相當婦人之仁的善良,甚至為了讓某某角色繼續保持乾淨的手而做成不必要的危機,又或者有著和角色的身份以及時代不相呼、甚至是有害的行為出現。而這裡筆者就是想和各位談談,是不是不殺人,就是真正的善良?不管什麼理由,殺人就是罪惡?還是中間有著相當的灰色地帶?

市村鐵之助:身為新選組卻不殺人?
  在《新選組異聞錄Peace Maker》中主角市村鐵之助由於父母被仇家所殺,所以要加入新選組為父母報仇,但當他看到沖田殺死對頭的浪人時,鐵之助所表現的反應卻完全不像是一個要為父母報仇的人的樣子:竟然質問起沖田為何下殺手!他的表情並非問沖田仍要對已被制服的敵人下殺手,而是責怪沖田殺人!第一種的話仍是情有可原,但後一種就無法解釋了,在那個時代殺人和被殺都是理所當然的,有必要對殺人這種事那麼震驚嗎?即使是第一個原因,如果是一段人的話對於沖田的斬草除根的作法不滿是正常的,但像鐵之助這種身負深仇的人來說就未必太過仁慈了,好像從沒想過為了復仇往往就需要有變成鬼的覺悟,甚至可以說,他對於復仇的決心是很不足夠的。
  同樣地,沖田等新選組隊士也不想鐵之助殺人,這種想法比起鐵之助不想殺人更古怪,因為對武士來說殺人和被殺是很正常的,並不存在殺人是不好的行為:在幕末的京都,不是殺人就是被殺,他們難道不知道一個持刀但不敢殺人的新選組隊士在京都出沒是自殺的行為嗎?而且在那個時代殺人跟本不算是一種罪惡,筆者實在想不到有任何理由沖田他們不想鐵之助殺人的理由。而往後鐵之助的表現更肯定了筆者的推理,鐵之助責任沖田不是因為他殺不反抗之人,而是他殺人,你完全無法想像一個活於幕末京都而且還身負深仇的人會這麼害怕殺人。
  一般來說作者都要以一句“善良”來解釋這種行為,但善良和害怕殺人是兩回事,善良的人可以不害怕殺人,只是他們不想殺,但害怕殺人卻非出於善良,而是一種恐懼心,一般來說這種恐懼心來於一:害怕法律性的後果,二:無法承擔殺人之後的其他責任和後果,或者三:害怕有人死在眼前。而鐵之助顯然是第三,而不是第一或第二。而會有這種心理病的原因正是因為父母在眼前慘死,所以他在不知不覺之間害怕有人死在眼前,有這種病的人別說要為父母報仇,甚至連在新選組混都不可以,因為一個不能夠殺死對手的人在新選組就等於不敢殺人卻加入特種部隊一樣,即使到了和吉田稔磨對決時雖然鐵之助表現出色,但最後殺死吉田的人仍是沖田,也就是說他仍未克服這個心理病,這是一件相當麻煩的問題。但更要命的是其他人不但沒有想法子幫他治好這個心理病,反而為了保住這種『善良』而不讓鐵之助殺人,這不是幫他,而是害他。所以最初土方對鐵之助的態度其實可能才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既然趕不走,又沒空去管他的心靈,就乾脆不讓他上前線,使危險度降到最低。
  作者為了不想讓角色的染上鮮血,結果反而因此讓角色的心理有問題,而且這種問題還是足以讓角色有殺身之禍的。如果只是想讓主角保持一個清白之身也未免太殘忍了些。

冴羽獠:能殺,但不殺
  剛才說到『害怕』和『善良』是兩回事,害怕殺人是因為不敢,恐懼心使他們下不了手,而不是出於理智性的,『殺人是不好的行為,人不能隨便奪走別人的生命』的想法,是一種感性上的抗拒而非理智上的判決,這並不能算是善良。
  同樣地在生死之間遊走,《City Hunter》中的冴羽獠不殺人顯然是出於理性上的決定,他不喜歡殺人,但當需要時卻絕不會手下留情。而殺死對手的決定,則不到最後都不會動用到的手段,但有這個需要時,他一定會敢於動手並負起一切後果。但二者有什麼分別呢?分別可大了,害怕殺人的人,他們即使到最後關頭都不敢動殺機,結果往往使事情更惡化到無法收拾,但能殺卻不殺的人,當到最後關頊時,如果平衡過得失,認為如果不下殺手的話後果將會相當嚴重,那就會絕不留情地出手,避免事態到達不可收拾的境地。他們有能力殺人,但他們絕不會濫用這個“權力”,這種人才可以算是善良。像不敢吃肉而不吃肉,不是因為他們有好生之德,只是因為害怕,但敢吃用卻不吃,才算是有好生之德。
  而這些『能殺但不殺』的人,他們從來不會為自己的行為想出任何辯解,也會為自己所作的事負擔一切後果,正因為他們能負起一切後果所以能夠將『殺』視為最後解決問題手段,事實上很多悲劇的出現就是當事人沒有考慮好殺人之後的後果是不是自己而夠承擔的,由於沒有想清楚所以才會隨便祭出這個手段,做成往後無可補救的後果。另一個問題是,假如他們有這種“能力”但卻沒有將『殺人』視為其中一種解決方法,那麼一但出事的時候往往無法下定決心去阻步事情的惡化,甚至成了使事情更加惡化的幫兇。
  套電影《舒特拉的名單》的一句話:權力不是你能夠殺人而殺人,而是,你能夠殺人但你放過了對方。

緋村劍心:不殺的懲罰
  在《浪客劍心》之中,緋村劍心因為在幕末時誤殺自己的妻子,所以在鳥羽伏見之戰後決定不再殺人,只帶著不能殺人的逆刃刀四處流浪,幫助需要幫的人以減輕自己的罪孽,關於這種贖罪哲學筆者將會另文詳談,現在要談的是,他這種決定,到底有什麼意義以及帶來什麼後果。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之中也談到,劍心明明人在江湖卻立下不殺之誓是一種玩命的行為,因為身為一個武士任何時候都有可能被殺,對方可以下殺手但自己卻不能殺人,在『選項』少一個的情況之下自然就處於下風,而這也是他贖罪的一種形式:因為單是幫人對劍心來說是不夠的,他需要更多的束縛,讓他在幫人時受到更多的考驗,這樣他才會覺得自己受到處罰而不是幫個人就算數,而因為齌藤不知道劍心這種潛意識地自虐的“自我懲罰”而指責他的時候,劍心無言的原因就更明清楚了,他完全同意齌藤的指責,但他卻不能對齌藤說這正正是他不殺的原因!一方面他知道因為不殺而經常使自己和同伴陷於險境,另一方面他認為自己所受的苦仍不夠,因此陷於一個兩難的局面,殺人嘛?那自己之前所受的一切痛苦就是白費,不殺?那往後肯定會與到更多更兇險的情況,他沒有自信可以在“受罰”的狀態下應對。
  至於他在京都篇時的表現一如之前的文章所指,劍心當時的的心態並不是在明治十年的京都,而是元治年間、腥風血雨的幕末京都,他的敵人志志雄和他一樣背負著血罪,由於是『同路人』所以劍心便能以一種『清埋門戶』的心態戰鬥。而且假如志志雄的計畫成功,整個日本又會再進入混亂的時代,那在幕末為他而死的人,不管是敵是友都不再有意義,所以即使大久保利通不死劍心仍是會去京都的,只不過對方竟然連像大久保這種大人物都可以肆無忌憚地下手,使他驚覺事態已經進入了非不立即下決定不可的地步了。對劍心來說,自我懲罰只是個人的問題,但志志雄事件卻關乎整個日本的未來,他不能因為一己的問題而置全日本的未來於不顧,在這一點上他的確和齌藤一同樣是個真正的武士,以大局為重,一己的榮辱根本不算什麼。

小岡與基路亞:殺與不殺的相對性
  說起《Hunter X Hunter》的小岡和基路亞,除了他們是少年漫畫界有數的BL組合(笑)之外,二人之間的差異也是相當大的,小岡心地善良,但基路亞卻是殺手家族的一份子,一個對任何人都很好,另一個卻可以隨便地動手殺人,二人的對比看來很大,但實際上呢?
  沒錯,小岡的的確很討厭殺人,但他卻絕不是盲目的反殺戮,所以他對於基路亞並沒有什麼反感,像一開始的賤阱塔基路亞第一次出手殺人他就沒有說什麼,而往後知道古勒比加殺死旅團的人時他也沒有覺得反感。小岡厭惡的只是濫殺無辜而非單單的殺人,所以當旅團的羅布拿加因同伴胡步勁被殺而感到傷心時他就生氣了:既然你知道失去同伴是這麼痛苦的事,為什麼又要胡亂殺人?而他討厭炸彈魔也是同一理由,對小岡來說,殺人是一件很嚴重的事,他並不反對(但也不讚成,最低限度在小岡的腦袋中從來沒有將殺人放入解決問題的方法清單上)將殺人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但對於將殺人視為一種“原因”卻十分厭惡。
  至於另一邊基路亞由以前的隨便殺人到往後的克制,原因絕不是他受到小岡的善良感化而放棄殺人,只不過是因為小岡討厭殺人所以他才不殺﹣即使小岡從沒要求過他不殺人,對於殺人這種事基路亞既不感到高興但也不討厭,在家族的教育之下殺人和殺雞其實沒什麼兩樣,同樣只是一種行為,但這不等於基路亞不善良,就像一個好媽媽好太太也一樣會切魚斬雞,不是她們殘忍與否的問題,而是從小就沒有人告訴過她這樣做是不對的。回到基路亞,因為小自就受到殺人技術訓練,所以他跟本沒有想過,也不可能想到殺人這種行為是不好的,他的“留手”只不過是不想小岡討厭自己而作出的制約,因此雖然他是一個殺人如吃飯一般平常的人,但他的天真本質並沒有改變。
  從這裡可以看到,所謂『殺人=壞』,『不殺人=好』只是一個相對的問題,對於基路亞和旅團的人來說,殺人不是錯,他們的價值觀之中跟本不存在殺人是錯的想法,只是一種他們日常慣用的解決問題手法。而小岡則認為殺人是不好的,但卻不會全盤反對殺人這種行為。從而可以得知,所謂殺人的良心問題、善惡對錯往往關乎角色的成長環境、家庭教育以及四周的人的影響,而不能單單的二元分法就可以解釋的。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