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Poly藝墟遊-同人有感、大專反思
文:夏目貝

2007理大藝墟

理大的藝墟好像比城大的夏祭(2000年)晚了一年開始(還是同年?不記得了),地點還是在邵逸夫樓,記得當時不論攤檔或是看的人也很少,小貓三兩隻的十分冷清,和今日的盛況不能相提並論。

同人有感

近年同人的畫功是提升了不少,有許多畫能媲美職業水準,不過內容仍舊沒怎麼進步。除了惡搞及H外,其他本子都沒甚麼看頭。當中不乏只刊登插畫或草圖的本子,畫風都熟口熟面,連二次創作也帶有濃厚的商業感,有趣之外,似乎沒有甚麼附加的價值,惶論是看到有甚麼熱情或抱負了。(其實這也是我近年退出同人活動的主因)

基於普遍暢銷商品仍是精品,而非本子,而本子只要畫得美美的,即使毫無內容還是賣得出去。近十年同人界對作品的編劇可說是完全不重視,這些畫師即使進軍職業圈子,頂多只是一個成功的插畫師,難成為好的漫畫家,暫時我仍看不到香港的日式漫畫的將來。

說回同人創作,小貝在多年前的拙文《漫畫三論》中提及過,漫畫有三樣重要的元素:內容、表達技巧和畫功。

當中重要性的排名,我以前認為是內容>表達技巧>畫功,和友人JIA曾深入討論,現在已改變了想法,變成表達技巧>內容>畫功。(順帶一提,JIA是少數我認識的同人畫家中,十分重視表達技巧的一位,他的網站值得定期瀏灠。而他跟我一樣,也很喜歡《功夫旋風兒》喔~)

我想說的是,畫功在評一套作品是否優秀時,根本不太重要。只要有好的說故事技巧,配以一個中規中距的故事,和人家看得明白的畫,已經可以造就一套佳作。如今年大熱的《交響情人夢》,作者二之宮知子的畫功也很破,但其表達音樂的手法和敍事方法都十分突出,足以在云云腐海萌海中脫穎而出。單單只是畫得漂亮(許多時候還要沒有個人風格),是不能成為一套好作品的。雖然畫風入時,夠腐夠萌的話,是可以當時得令賺大錢,但作品一完,就沒有人會記得。這樣的作品,只是商品,而非創作。

我們不能否認,同人界和香港的職業漫畫界有著微妙的關係,隨著本土的日式漫畫越來越風行,由同人入行的漫畫家的數目也增加了,說同人界為職業漫畫家的搖籃也絶不過份。這樣重要的一個界別,不斷停留在製作精品、畫大熱作品的二次創作和H本賺錢的層面,幾乎放棄去好好說一個故事,我們還能期待香港明日的漫畫界嗎?

大專反思

其實大專界應該想辦法改善同人界創意貧乏的問題,然而近年上莊的人,本身有很多都參與同人活動。換句話說,他們就是屬於看不到自身問題的人,亦沒有想過除了同人誌展銷會之外,能夠做些甚麼推進同人界的發展。大專界和一般興趣組織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視野是全港性的,有著推動本土動漫文化的使命。而所謂的「推動」,絶不只靠定期買入新漫畫給會員借閱那麼簡單。

雖然有些自吹自擂,但是也不得不以2000年城大夏祭作為例子。

城大夏祭乃首屆城大同人展銷會,為秋祭的前身,因為第一屆在夏天進行,所以便稱「夏祭」。(雖然名稱是我取的,但和我的筆名可沒關係,大概……)

當時大專界還未有同人誌展銷會,同人活動只有CW和漫人墟,而同人祭一早已摺了。一年一度的漫人墟自然滿足不到日益增加的同人組織,一年四次的CW便成了同人們幾乎唯一的銷售場。但是CW的攤擋收費昂貴,而當時許多同人組織都由中學生組成,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沉重的負擔,即使夠錢租檔,他們也必需考慮販賣高回報的精品來平衡收入,這樣對創作來說簡直是本末倒置。

我們就想,假如同人檔免除了租金的負擔,應該可以專心創作吧?但是甚麼地方可以給他們擺檔而不收錢呢?結論就是在大學。因為學會在借用場地上一毫子也不用付出,只需要一小筆宣傳和行政費用,即可舉辦同人誌展銷會。但是這個計劃是有難度的,一來老鬼們說過「我們試過搞,但是搞唔成,你地都冇可能搞得成!」來打沉大家,二來因為城大會把此類型活動立入Mega Sales的類型中,而每年Mega Sales的數目是定量的,並在早一年已抽籤決定了由哪個學會舉辦,在學期中途是不可能多加插一個Mega Sales的。我們試過跟抽到Mega Sales的學會交涉,但是最終失敗。就在大家都半放棄狀態時,我那屆的主席阿修羅便發揮他超強的行政手腕了!我到現在也不明白他是怎麼做的,但是他又真的成功說服到校方,在暑假期間插一個special event的檔期,舉辦一個有別於Mega Sales的活動。

這就是為甚麼第一年的夏祭會在夏天進行的原因。

本來我的想法是,不收檔錢、不收入場費,但是校方卻認為我們應優先為本校師生服務,所以便變成非城大生要收入場費這種安排。至於往後城大漫soc因此賺了不少錢,成為城大少數有米的興趣學會,則全屬於副作用,絶非舉辦者始料之事。可以見到整個安排都是本著推動同人界,而非單單為了好玩就做的。

另一個例子是同年開始的科大cosplay之約。(原諒我繼續自吹自擂,我一次過吹完就唔會再吹~)2000年那一屆,亦是jointu人開始齊齊玩cosplay的一年,我跟小四也是在那一年開始cosplay的。

在此又要提一提當時的大環境,因為cosplay的掘起,cosplayer不斷增加,CW便對cosplayer進行嚴格控制,包括租用locker、更衣場地和活動範圍等。而同人against cosplay的局面亦日益惡化,同人認為cosplayer阻著他們賣書,而cosplayer則認為自己為場內帶來人流,不應被如此對待,兩類人的網上罵戰是家常便飯。我一直都嚷著可以把兩者分流,但當時還沒有人認為cosplay活動可以脫離同人而單飛。

碰巧當時jointu為了採排問答比賽而book了科大場,後因該比賽改於西九龍中心舉辦而沒有用到,本來是要cancel booking,但和小四談過後,我們發現可以用來做一個純粹的cosplay event場地,於是幾條友在兩星期內就搞了第一屆科大cosplay之約。想說的是,有時候只要你知道你搞活動的目的是甚麼,過程並不是那麼艱辛和難以成事,只要你肯去想、肯去做就成。(但你別問我那年的GPA多少,我是不會回答的~)那些連請個嘉賓回來搞講座都說難的莊,我真是不知說甚麼才好。

後感

以上這些感想(窂騷?)是我作為一個由中一開始踏足同人圈,又玩了幾年jointu,一個香港動漫迷的一點反思。如果大家看完沒有唾罵我是「死老鬼」,而去思索一下這個命題的話,小貝感激不盡。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