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評館

The Man!談漫畫中的男子漢


文:傑特


男子漢,到底是什麼?
  各位看到本文的標題時大慨以為筆者這次打算談漫畫中的男主角吧?說對了一半,沒錯,這次要到的角色有不少都是漫畫中的男主角,但男主角卻不一定就是筆者定義中的男子漢,就算他們救了整個世界的也一樣。
  那麼,究竟男子漢是什麼呢?首先要搞清楚的是這個“男子漢”一字不帶有性別意識,即是女性也可以成為男子漢,或者以英文中的“The Man”較為容易去理解背後的含意。其次是為免亞貓亞狗都被冠以這個名號,所以定下來的要求極之高,所以很多被以為是英雄、救世主或者是王子(?)之流都很大可能被踢出去。

成為男子漢的條件
  那麼,筆者心目中的男子漢又是怎樣一回事呢?而要成為The Man又要有什麼條件呢?以下是列出來的條件:
1:他/她不能有任何明顯的致命性心理弱點!所謂心理弱點者,就是他心靈上不能有任何弱點給予敵人有任何可乘之機,又或者對方明知他有這個弱點但就是沒辦法用這個弱點去打擊他們。當然,他們更不能被自己的弱點所打敗,連自己都勝不了,那能談得上是The Man?
2:他們要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自信,而且更要使身邊的人一見到他就會放下心來:『只要他出手就一切搞定!』的信賴。當然,建築起這些自信是一次又一次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實績。
3:他能夠保護身邊的親友不受傷害,就算對頭明向親友們下手也不會成功。而本身就更不用說了,任何陰謀他們都能夠應付下來並連本帶利的反擊。
4:強韌的精神力!單只有肉體的強大只不過是武夫罷了,The Man必需要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就算到了最後也絕不放棄的決心,而正正因為這種超越極限的鬥志才能創造一次又一之的奇績。
5:對自己的不足以及弱點比任何人都清楚並勇於面對!不敢面對現實的不是The Man,只不過是一個不敢面對現實的蠢人。
6:聰明!不是會唸書的那種,而是在任何突發性的情況之下仍能以最快速度作出最準確的判斷其果敢行動。
要完全達以上面六個條件的人少得驚人,有些是主角也有些是配角,甚至不一定是正面角色!不過別搞錯了,他們不一定“必定”是少年漫畫的角色,也有少女的呀!至於不少以一敵萬的勇將偏偏達不到這些條件,這些例子最後會提到。

說完條件,該是這些The Man們登場的時候了。

姬川亞弓:華麗而完美的天才《玻璃面具》
  第一個登場的不但是少女漫畫中的角色,而且還要是女角,相信各位也嚇了一跳吧?
  亞弓能夠成為The Man不在於她的天才,而是因為她完美:在演技上她雖然不像麻彌般經常創造前所未見的角色,但她最大的優勢正是無懈可擊的多方面才華,亞弓不需要像麻彌般要靠方法演技才能掌握角色,就算一收到劇本後就要立即演出她也可以做得近乎完美。沒錯,麻彌是“無限的可能性”,但必需要在其他人配合之下才能發揮,假如其他人水準不足的話麻彌的光芒反而會破壞整套劇的平衡,但亞弓卻可以調節自己的實力去配合整個大環境,單單以純演戲來說麻彌可能較優秀,但亞弓卻是任何導演以至演員心目中最佳的對手,因為你不必擔心她會不會搞出自己應付不來的玩意(但麻彌卻是此道高手,當她對手心臟弱一點都會停掉),而且不論有任何突發事件她都有辦法應付自如,自己只要專心去幹即可,最重要的是她不容許失敗,所以就算其他人出亂子她也會應付過去,這不是最佳的演員,誰是?
沒有任何人能夠打敗姬川亞弓,麻彌也做不到,就連亞弓的心魔都沒法打敗她,其他人又怎可以?華麗而完美的她,是天生的舞台領袖。

鷹村守:鴨川軍團的領航人《第一神拳》
  比起亞弓的完美,鷹村守的人格問題一堆堆,他不但是麻煩的制造者,而且作惡起來除了鴨川會長之外沒有管得了他,是個不定時計時炸彈。
  為什麼他是The Man?鷹村雖然老是胡鬧,但他卻是鴨川拳會的動力來源,正因為他不斷向上衝,所以其他人也被他的魄力所感動而不斷前進。一步正正因為有鷹村替他背起所有責任,所以才可以安心的獨自苦練,一但沒了鷹村而要一步當老大,他就明顯地失去平常心了。而最困難的是為了報答發掘他出來的鴨川會長,鷹村毫無猶疑的將所有責任背起來,他背負著的不單是會長和後輩的期望、也背負著支持者、對手以至整個日本拳界的期望,其他人面對這麼大的壓力搞不好一早就瘋了,但鷹村就是完全若無其事的接下來,一步又一步的往越來越難爬的頂點前進。他不是像《足球小將》的翼完全感受不到壓力,從他那句:『拳王的拳頭是很硬的』聽得出他無時無刻都在忍受著沉重的壓力,但他就是不倒下,並一直贏下去。
鷹村不是亞弓般能以天才將各種難關剋服的類型,雖然滿身傷痕,但他仍然一次又一次的贏下去,繼續引領鴨川軍團的眾人向進進。

新堂功太郎和天光寺輝彥: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二人組《功夫旋風兒》
  由於節省版位,所以只好將功太郎和禿子天二人放在一起,不過他們是二為一、一為二的完美組合,一起談也不算過份。
  一般的二人組都有一個特色是合起來才強大,一但分開來就破綻百出(如蒼月潮和虎就是典型)。但功太郎和禿子天卻不是這種傳統二人組,他們分開時已經以一敵百的怪物,就像渡瀨麻由美所說的“One Man Army”,不管任何強敵都能單獨應付,但當二人一合作其總戰力就會幾何級數跳升,就算再不可能的任務他們也可以將不可能變成可能。另一個特點是雖然二人經常合作但戰鬥時他們卻保有格鬥家的自尊從不會二對一,從無數的死鬥中活過來的經驗使他們有自信單打獨鬥天下間沒有他們打不倒的對手。而且不僅是肉體強大那麼簡單,他們二人的集中力完全超乎常理,這種強大的集中力足以應付敵人任何陰謀,而且使他們在實戰中極少犯上錯誤(當然,像《L》中麻由美被捉完全是因為他們跟本沒想過麻由美會被捉,所以是少數失手的例外)。在《柔道篇》中功太郎展現的正正是這種從生死線中練出來的特質,這種特質絕對要比任何肉體的強大更能剋敵制勝。
  一套漫畫中能夠有一個The Man其實就已經很了不起的了,但在《功夫旋風兒》中竟有兩個而且還在同一陣營,也難怪他們經過無敵的死鬥和難關仍難能使自己身邊的同伴活下來,並創造一個又一個的奇績。

楊威利:不敗的魔術師
  雖然《銀河英雄傳說》楊和萊茵哈特是被認為不相上下的好對手,但說到The Man,楊顯然將萊茵哈特壓下去了。
  楊的偉大不在於其天才的戰略頭腦,而是他往往在“不是勝利就是死”的重壓下一關又一關的衝過去,他可是姬川亞弓和鷹村守的結合:他像亞弓般有著舉手投足即光芒四射的才華、但也像鷹村級背負著所有人期望的壓力,不過楊不像鷹村般咬緊牙關去爬、也不像新堂或者天光寺般多次在生死線之中活過來的拼老命,楊以他一貫慢不經心的態度應付一個又一個的難關,在這些血戰之中楊並沒有失去他做人的原則﹣這是The Man最重要的一點,只有以堅持自己的原則、打敗自己的心魔、努力去最後才算得上是男子漢。萊茵哈特不但一直是順境、而且他在心靈上有著太多太多的弱點,因此比起來楊就更顯得無隙可乘。
  即使萊茵哈特能在戰場上打敗楊,但他仍然不可能超越這位不敗的魔術師,因為他最偉大的不是才華,而是一個堅強而且正直的心靈。楊沒有被心魔打敗,但萊茵哈特卻輸了,這就是差別。

牙羽獠:身經百戰的城市獵人《City Hunter》
  在開始談獠之前得要說清楚,這裡談到的獠是《City Hunter》那個人而不是《Angel Heart》的那位,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這兩套作品也沒有直接關係,請留意。(關於《CH》和《AH》之關的問題有機會再談吧!但可以說的是《AH》只是以《CH》的角色開始的新故事,就像《艷陽少女》借用《CH》中的海怪和紗羅作角色一樣)
獠本質上是很接近姬川亞弓那一類天才型人物,他只需輕描淡寫的出手任何問題都可以解決。但他不像亞弓般一生出來就是如此,獠是經過無數的苦難,身心留下無數的傷痕才到達現在的境界,使他能夠從容的應付每個難題不單是才華,還有年輕時受過無數的苦難。但獠並沒有被這些打倒,別說慎村之死沒有打亂他的理智,就連海原神出現在他面對仍能保持冷靜計算,但他不是冷血動物,而是他壓抑著自己的情感繼續作戰。他很清楚怒火只會把自己燬了,這正正是經歷過各種死鬥的人才有的智慧。
  真正的牙羽獠絕不會是《AH》中可憐的狗,而是快樂活躍於黑白世界的獵人,沒有人能改變獠的快樂,即使是香的死,這才是真正的City Hunter。

雷奧:永遠的王者《北斗之拳》
  在《北斗之拳》之中真正的勇者不是拳四郎,而是那個帶著將天下踏在腳下的霸氣的雷奧、永遠的拳王。
  在世紀末的亂世之中,雷奧以他強大的實力以及獨有的個人魅力去創造他的帝國,在這個動亂的時代雷奧選擇了以暴力和霸權去創造他的天下,放在眼前的無數強敵雷奧一個又一個的打敗了,雖然他失去了一切,但他絕不後悔。他不像拳四郎般有著可以信任的同伴,他唯一相信的不單是自己的實力,還有自己的意志,他相信自己所走的路是正確的,並咬緊牙關往霸王之道走,即使最後他敗於拳四郎也一樣不後悔自己的一生,『我對今生無悔!』這番話就算是上面所提的數人也不一定說得出口,但雷奧絕對有資格說得出口。
  其實,真正的“世紀末救世主”不是拳四郎,而是雷奧,只有他以暴力在地獄般的亂世創造出的時代才能夠有較平穩的世界,拳四郎救的只是眼前的人,但雷奧救的是整個世界。

齌藤一:獨來獨往的壬生狼《浪客劍心》
  雖然緋川劍心是作品的主角,但他卻是滿身破綻,反觀同樣經歷過幕末死鬥的齌藤一卻完全反映出經歷過動蕩時代的武士擁有的強悍。
  齌藤和劍心不同,他由始至終堅信自己所走的道,劍心雖然為了改變日本而將自己投進修羅場之中,但他卻沒有將自己化作修羅的覺悟。但齌藤卻有,他為了貫徹自己所信的正義而孤獨向前進,他不在乎別人的感恩或者仇恨,也不在乎在明治時代背負者失敗者以及前朝的孤臣孽子的惡名(其實在維新之後數十年這些舊政府的份子一直是新政府打壓的目標,這狀況直到二戰結束之後才消失。),只為了繼續自己以至死去的新選組同僚的使命。最艱難的是他連一個同伴都沒有,最初他以為拔刀齌是唯一相信著共同理念的同志,但當知道拔刀齌不會再出現的時候他終於感到天下之大原來再沒有人和他走在同一條路上,這種孤獨可想而知。但他仍然繼續走,只為了那三個字:『惡.即.斬!』
  齌藤很像牙羽獠,二人都是孤獨在修羅場上的獨行俠,面對腥風血雨的來襲,齌藤仍以他那個比《銀英傳》的羅嚴塔爾更目中無人的冷笑、以及貫注新選組信念之劍一一瓦解。

杜拉:蹤橫天際的女英豪《天空之城》
  一開始談的是女性,那麼最後一位也談女性吧!來個首尾呼應。說到女英豪,宮崎峻女將一直以“大家姐”形像深入民心,而其中最突出就是《天空之城》的杜拉。
  杜拉和上文提到的諸人不同的地方是她不但年紀最大、豪氣也最大!她在喪夫後獨力帶大三個笨兒子,幹著蹤橫七海的空中海盜的工作。見過無數風浪的她可說天下之間沒有事是能嚇得到了她的,大塊肉吃、大碗酒喝、財寶大把搶!管你是礦山老大還是軍隊都擋不了她,老娘就是空中海盜、就是要搶財寶,你拿我怎樣?她不但勇猛過人,而且才智雙全,是名符其實的女中丈夫。
  從杜拉身上我們看到中國古時綠林好漢的豪情,杜拉就像《水滸傳》的好漢般氣魄過人,上天下地無所不在。

結語
  其實漫畫界除了上文提到的一眾The Man之外還其很多,不過因為篇幅有限所以只有割愛了,而這次集中在一些打打殺殺的人也非筆者所願,如《空中羅漫史》的男主角占姆斯就是平凡生活中的The Man,還有《紅茶王子》中的內山美佳也有這種氣質,不能談他們實在很遺憾,希望日後在其他文章中再談他們好了。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