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畫專題

時間與連載〜談動漫畫世界的時間線
文:傑特

不,這篇不是哲學又或者科幻的時間旅行理論,而是想談一下在漫畫又或者動畫之中的時間轉變的運用。有些漫畫永遠四年生,但也有些漫畫是主角和讀者一起成長,其中可是大有學問的。

連載時間相對論
我們一天有廿四小時,一年有三六五日,這是一個物理上的數字,不會因為其他原因而變成一天廿小時,一年三百日(最少,在地球是如此),但感覺這種東西卻可以讓主觀上的時間變快或變慢,這是一種心理上的時間流動。
但在漫動畫時間的流動卻可以和現實全無關係,如果各位是看《足球小將》成長的話一定會記得一個笑話:一場比賽一週播五天也播足一個月,而在日本更差不多半年!想想有一場比賽頂多少20分鐘,你要怎樣才可以將120分鐘拖到變成近五百分鐘的播放時間?至於近年的例子是《咲》,一場麻雀在連載打足一整年,由於在開始時主角正想起洗手間,因此漫畫完這一段時就被讀者吐槽主角的忍尿功力已經達到健力士世界紀錄了﹣有人能忍一整年不去洗手間嗎?
這種完全脫離現實的時間流動關乎很多原因,其中包括:比較可以原諒的劇情太密集,但每週只有廿頁又或者一個月三四十頁,由於漫畫只要不被斬掉又或者雜誌倒閉都可以畫下去,所以才會出現幾天的時間畫了足足大半年,而且最後還要是在兩個月時間刊登足足一半單行本的稿量才能趕及和動畫同期結束﹣對,是《鋼之鍊金術師》!但除了牛姐之外誰可以兩個月畫完一本單行本?不過她算是特殊例子,其他作者都會照份量畫下去,所以一場最終決戰如果畫上兩本的話如果是週刊就是半年的時間了。不過在動畫由於一季就是那麼多話,除非在BD出完全版又或者網路放送,不然就只能大刀大刀地斬,也變成不少觀眾抱怨的理由。另外也有些作者本身就是節奏比較慢的,又或者運動比賽要畫每一個動作所以變成拖戲,像當年《Slam Dunk》一場比賽可以打上五六本漫畫,即是48分鐘的比賽播了一年多!
至於比較過份的理由就是硬拖,將簡單的戰鬥拖長來畫騙時間。這種在動畫最常見,由於動畫播放一週可以播放漫畫好幾個月的份量(尤其是節奏奇慢又或者月刊連載的作品),一但動畫播放的話很容易就追過了原作的速度,如果不想暫停動畫就只有瘋狂灌水,最經典的例子就是《龍珠Z》拿美星五分鐘爆發但動畫拍了足足一年!但沒法子,鳥山明一週就是那二十頁,但東映又不肯暫停等連載,結果這個「五分鐘變一年」就成了很多龍珠迷至今仍提起的笑話了。

漫動畫世界的時間流動
上面談的是漫動畫中的時間和現實的時間差別,雖然很有趣但並不算是一種理論反而像是技巧甚至是一種無奈。而接下來就是一些漫動畫的創作上的時間理論了。
漫畫和繪畫不同的地方是漫畫必需要有故事,而故事就必需有時間流動才可以存在,甚至即使單格漫畫由於讀者知道漫畫外的事件前文後理,所以其實也是有時間的,所以只要是漫畫就一定會有時間的流動,問題是作者是如何去處理這種時間流動。

海螺小姐模式
在四格漫畫又或者生活小品漫畫基本上都是採用日本人所謂的「海螺小姐模式」,也就是故事雖然有四季,有聖誕有生日,但不管過幾個生日去幾次學校旅行,主角還是那個樣子,一過四十年。一如美國花生漫畫的主角永遠都是小孩子,加菲貓即使超過廿歲還是老神在在,這種模式好處是無需煩惱主角長大後怎辦,總之不斷Loop下去就可以了,尤其是四格漫畫很多其實都沒有什麼必需要有時間流動的理由,所以乾脆不加入這個要素會比較簡單。
雖然這種模式多出現在四格漫畫(當然也有一些是有時間流動,像《笑園漫畫大王》四本漫畫的最後主角們就畢業了,《K-ON!》也是如此),但一般漫畫也有不少作品採用這種模式,像《福星小子》就是這類的典型,而《搖曳百合》作者也是一開始就說明採用這種模式,甚至動畫第二季還拿這個來惡搞去了兩次學生旅行呢!不過這種模式在一般的漫畫上是有機會出問題的,常見就是校園漫畫中作者想加入後輩角色,而強制讓主角成長,但一加完新角之後又回到海螺小姐模式,結果就出現既有時間流動但又不斷循環的怪現像,例子包括《夢回綠園》和《妄想學生會》都是主角在連載中升了一級,但時間還是不斷在一年間循環,甚至作者在作品中自我吐槽:「都經過兩年一年生,好歹也有點學習吧?」
由於有這種問題,所以校園系漫畫會比較少用這種模式,不然就是將一些明顯的校園行例事避開如畢業禮等等,又或者減少重覆行事如海邊旅行之前畫過下次就畫學校泳池,上次上雪山下次就留在學校鏟雪等等,以減少過份的不自然感。如果主角已經出來社會做事那就比較簡單,因為當出來做事後這些時間性就會變得比較薄弱,那畫上十多廿年也沒問題,像某幾套萬年連載的漫畫如《烏龍派出所》就是這樣。
不過也有一些是表面看來沒有時間流動但其實是有的,像《城市獵人》表面看來時間沒有流動,但其實只不過是主角已經過了少年成長期,幾年間外表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所以要當一些之前登場的角色長大後再登場就會嚇一跳。

時間流動派
當然有更多是漫畫的主角是會成長的,又或者有明確的時間流動。這類作品的時間流動快慢就要看題材的選擇了。一般運動競技系作品的時間流得最慢,像《足球小將》就是最神奇的一套:這套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的作品,如果算起來大空翼應該是七十年代初出生的,理論上現在應該已退役了,但他現在還在踢世青杯!當然其中一個原因是作者不敢換主角,而且又不能將舞台推到世界杯這種等級﹣即使高橋陽一這種大空翼至上﹣對,不是大日本,是大空翼。因為沒有翼的日本就什麼也不是,但有的話天下無敵﹣也不敢畫世界杯,始終讓翼捧起雷米金杯的畫面也真是太扯了,高橋陽一再厚臉皮也還不到這個地步,所以當看他們成長的球員現在也都退役,大空翼還在打世青杯。
至於劇情向的作品速度就會快得多,像小說《銀河英雄傳說》扣掉前傳的話大約是五年左右,和連載時間接近,而且因為有一個少年尤利安的存在,所以會很明顯地看出一個角色的成長。不過這種以角色成長為重點的作品最麻煩是如何一點一點地讓角色起變化,所以這類作品會採用兩部制,第一部和第二部隔了好幾年,像《白兔糖》就是採用這種方式,這樣既可以避免又長又臭的吃飯睡覺劇情,而且這樣也可以方便將劇情轉到另一個階段。不過也有一些強者是可以在長期連載中讓主角一點一滴地成長的,如《鋼之鍊金術師》的愛德華.艾歷克就由最初期的小不點去到最終戰之前已經長成一個高個子的帥哥了。不過妙的是這套作品的時間是採用「短時間集中衝線」的玩法,也就是重點的劇情幾天可以畫上大半年,但其他時間一回就跳了三個月,這樣既可以保持緊張的節奏但又不會出現實的時間和連載的時間差很大的不合理場面。
當然也有一些節奏比較穩定的時間推進,這點浦澤直樹可算是專家,他的作品的時間流動相對其他漫畫家來說是十分穩定的,不會有一大段時間是比賽又或者動作,但生活劇情卻兩頁帶過,甚至像時間跨越十多年的《二十世紀少年》也只是將劇情分成兩部,其間的推進相當穩定,不會有頭重尾輕的感覺。

毛記式「穿崩」?
比較特殊的例子是《功夫旋風兒》和《玻璃面具》,這兩套在故事中的時間其實只是數年,但連載期卻超過廿年以上!而《玻璃面具》更誇張是有十多年完全停載,直到近幾年才由第42集開始重新畫(也就是將之前多達一百回近千頁的漫畫打進黑歴史),這下可好了﹣之前畫的還是二十世紀,但重開之時已經是廿一世紀!所以出現在41集前後的科技產品完全兩樣的妙事,像42話速水使用電腦,而櫻小路優拿可以拍照的手機等等。本來這也不是大問題,但要知道原來的故事設定是月影千草是戰時出生的(《玻璃面具》是七十年代開始的),但如果改作廿一世紀的話那千草那一段故事就完全搭不上了﹣七十年代的日本經濟已經起飛了吧?
至於《功夫旋風兒》則完全是日本時裝進化史:連載開始時主角的服裝還是八十年代初的流行,然後是八十年代尾的Heavy metal風,到九十年代的滑板仔裝,到廿一世紀手機流行的時代,但在故事中其實只過了三年!只不過因為沒有像月影千草這種和時代有關的劇情,所以還不是大問題。
所以像《第一神拳》就真的很堅持了,因為故事開始時是八十年代尾,所以雖然畫了一百集但主角還是沒有手機﹣因為劇中只過了好幾年嘛!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