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深入專題

談漫畫中三角關係的創作理論
文:傑特

作為以愛情為故事主軸的漫動畫之中,三角關係是最常見的一種,雖然在漫畫史上出現無數動人的愛情故事,但其實歸納起來常見的卻是來來去去那幾種,這次筆者想談一下我們在漫動畫中常見的幾種三角關係模式。

三角關係常見的理由
雖然也有人喜歡看男女主角你濃我濃,但正如某個作家的話:『幸福的家庭個個一樣,但不幸的家庭卻個個不同。』,一條直到通到底的愛情故事很容易就會厭煩了,尤其是作為以愛情為中心的創作如果男女主角無風無浪到終點,誰要看如此無味的愛情故事?
當然,一對的愛情故事即使不加入第三者還是可以很多風浪,但始終不是每一套都是羅密歐與茱麗葉,而且這種劇情可是很難寫的,又容易陷入婆婆媽媽的父母逼害的老套,更別提在廿一世紀這種調子還有多少人認同也是問題。但三角關係就不同了,「第三者」永遠是不敗的題材,不但變化多而且橋段相當容易寫,尤其是「主角的感情苦惱」是永恒的主題,寫起來參考資料﹣不管是創作還是現實﹣夠多,不愁想不到怎樣寫。
雖然三角關係有很多種不同的組合,但歸納下來其實不外乎以下數種:A愛B,但C中途亂入的「第三者模式」;B和C是好友但同時愛上A的「友情愛情不共存」,和B和C同時愛上A的「正等三角形模式」,以下是這三種主流模式的介紹:

「第三者模式」﹣變不變心?
這種模式最常見於少女漫畫,不論是《惡作劇之吻》入江直樹和相原琴子的故事,又或者《只想告訴你》中風早翔太和黑沼爽子,以至更多的少女漫畫的戀愛模式都愛採用這種模式。這種模式的好處可多了,首先是一開始男女主角已經鎖定,那不管之後怎樣加由於男女主角已經決定所以不管怎樣寫都不會出現暴走的問題,安全系數相當高。其次是第三者由於是中途亂入,要寫得她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可以,搶人家男友的壞女人也可以,甚至其實是男主角的青梅竹馬也可以,可以發揮的空間相當大。而且其中還可以加一大堆古怪東西下去提升男女主角結合的「難度」,使故事的變化更大,也可以拖得很長,但也可以隨時結束,彈性很大自然多人用。另外由於這是加新角的最佳籍口,所以也常是作者想不到如何推故事時突然掉一個新角來拖戲,甚至連本來不是以愛情作主線的漫畫也常拿這一招來灌水﹣連《第一神拳》也搞這一招!
這一類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剛剛提到的《惡作劇之吻》或《只想告訴你》,男女主角一開始就認識,然後中段有第三者出現,衝擊男女主角的感情,但最後還是走在一起,這很王道但也是萬試點萬靈,畢竟不論男女讀者都希望看到男女主角由始至終都在一起,不管第三者的條件有多佳但也不變心﹣因為現實變心的例子和不變心的例子那個比較多大家都心裡有數,漫畫世界還是不要將如此殘酷的現實畫出來吧!
當然也有變心的例子,常見的方式是女主角最初愛上的男角並不是真命天子,反而是和主角每天都在吵的男生才是真命天子,這種也是少女漫畫常用的王道展開,《花樣男子》牧野杉菜最初喜歡花澤類但後來轉為喜歡道明寺司就是其中最常見的典型,一般這類模式設定都是女主角對最初喜歡的男角其實並不算是真正的愛情,但和另一男角在爭吵之中卻慢慢建立起感情,最後才發現真愛是對方。至於比較特別﹣或者說比較殘忍﹣就是殺掉主角最初喜歡的那個,那主角漸漸改為喜歡餘下來的那一位,《生徒諸君!》的沖田成利就是因為這種原因領便當退場了。至於《Touch》則有點不同,因為打從一開始南就喜歡達也,只是達也以為南喜歡的是弟弟和也,所以二人要到和也死後才真正地發展﹣不過這應該算在下一種模式之中,等一下再談到。
而較少見的是主角變心愛上另一個,連主角之位都變了,最經典的應是《NANA》中的小松奈奈,她的變心次數在少女漫畫界的主角中應是紀錄保持者:高中時和上班族搞不倫、專科學校為了遠藤章司而跑到東京、然後再搭上一之瀨巧最後奉子承婚,她最狠是每一個年代只愛一個,但一分手就可以完全忘記上一個男友的感情,這種變心比換衣服更快的方法在少女漫畫界可算異類,因為也受很大的批評﹣即使不是『處女情意結』但也沒幾個讀者想看到一個現實上那些到處玩男人沒兩樣的花痴女當主角的。
另一個有名的例子是《超時空要塞》一條輝最初喜歡鈴明美但中段改成早瀨美沙,但這個例子的重點並不是放在男女主角身上,而是在被拋棄的「元女主角」明美身上!對明美的同情讓她擁有超然的地位,如果她最終還是和一條輝在一起就會變得很沒趣了,要知道理所當然的快樂結局並不等於最能讓讀者難忘的結局,不幸往往比起幸福更深刻。
當然,以這套基礎還有更多的變化,但版位有限還是介紹到這裡吧。

「友情愛情不共存」﹣友情的衝突
這一種筆者稱為「橙路模式」,就是主角春恭介愛上女主角鮎川圓,但女主角的好友檜山光卻同時愛上恭介,恭介不想傷害光的心而圓也不想傷害親如姊妹的光的感情,變成友情和愛情衝突的舞台。雖然不是第一套玩這招的漫畫,但由於《橙路》這套難得在少年Jump連載的愛情漫畫實在太有名,所以用「橙路模式」大家都會懂。
這種模式相對比較少用,因為在萬用程度上要比上一種要低得多,由於上一種只需要加新角色就好,何時何地都能加,而且不管任何創作類型總之當需要有愛情戲就可以用,可算是萬能橋段。但這種模式卻必需要一開始就定出模式,而且不能亂加角色,限制相當大,所以較少使用這種手法,但用得好的話卻會很動人,因為友情和愛情不能共存、既不想傷害天真無邪的第三者、但又壓不下對主角的愛,這種衝突又怎可能會不好看?而《虎龍》雖然是夾著上面提的「本來愛B但之後發現喜歡的是C」,但本質上還是這種友情愛情衝突的玩法:最初高須龍兒喜歡櫛枝實乃梨,而逢坂大河則喜歡北村祐作,但中段二人發現開始互相喜歡上,但這時實乃梨卻開始愛上龍兒,偏偏大河以為龍兒仍喜歡實乃梨,但二女又是多年好友,這樣就變成友情和愛情的衝突了。至於川嶋亞美由於龍兒打從一開始就沒視她作愛情對像,所以基本上還是「龍兒、大河、實乃梨」的三角關係。
這種展開最頭痛是你不能讓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雖然硬生生將其中一個踢走最簡單(《橙路》的劇場版《回到那一天》就是這樣),但這樣處理不但很粗暴,也很傷讀者的心,尤其是當被踢走的友情愛情都沒有了,但她又沒做什麼錯事,這種展開真的會看得很不是味兒。雖然鈴明美在愛情路上失意但好歹她成了傳說中的歌姬,愛情失意的不完美反而讓明美的神話更多了一份浪漫。但對一般人來說自己的好友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且對方又知道這份感情,結局肯定是友情愛情兩失意。這也太慘了。
而解決方法《橙路》可算是同類劇情的最佳示範:光知道圓其實和恭介相戀,大哭一場後被兩個一直喜歡自己的男生安慰。同時鮎川圓也要去美國,最後在機場打了恭介一記結束。這樣的最大好處是首先光並不是從此沒人要,她還是有人在等她的。其次是恭介和圓在結局時是分開兩地,那就不會出現光看到恭介和圓一起放閃光的痛苦了。等過了一段時間這個傷口漸漸消失時圓才回來,這時恭介和圓在一起就不會那麼難以接受了。而《虎龍!》的結局也是一樣,龍兒向大河告白後就私奔,等一段時間後才回來,這樣實乃梨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相比起第一種的「百搭」展開,這種模式由於限制較大,所以很難用得好,但卻能作出相當強烈的感情衝突,更能打動讀者的心。

「正等三角形模式」﹣Nice Boat?
至於最後一種相當少見,因為一般寫三角關係作者都會先決定誰是「真命天女」,即使像小松奈奈這種轉男友的例子也是有先有了一個再轉另一個,讀者也很容易就看到誰比較有希望「笑到最後」,安排並不難。
但筆者稱之為「School Days」卻完全不同,首先是桂言葉和西園寺世界二女並沒有決定性的優勢,而男主角伊藤誠又是優柔寡斷在二女之間搖擺不定,那就真的很難看到誰才是真正的女主角了。這種結局難在因為沒有一個比較有「女主角相」,而且男主角的態度又含混不清,這種劇情最後變成Nice Boat.的機會奇高﹣畢竟現實上這類事流血收場的例子也是一大堆。所以動畫《School Days》以「鮮血之結末」來完結是很合符現實的(雖然只要伊藤誠被殺觀眾就會收貨)。
而《Macross F》也是同一類型,蘭花和雪露也是沒有一個特別有優勢,偏偏亞魯特的戲子性格讓他在女方面前都表現得像只愛一個,但實際上卻看不到愛那個比較多。所以最後才會出現讓觀眾翻桌的「你們是我的雙翼呀!!」的結局。而去到劇場版由於讓雪露多了青梅竹馬的設定,走雪露線也順理成章,而且結局更結合了Nice Boat.和橙路模式:亞魯特失蹤,雪露昏迷,告白的二人都處於生死不明的狀態,那蘭花當然不可能看到亞魯特和雪露幸福快樂在一起的畫面了。 一如筆者談劇場版時說這個結局正好是電視版的相反:電視版是三人享齊人之福,而劇場版是三個都不幸,雖然這樣做對三人而言都很慘,但在這種模式下也真的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解決了。

其實上面談的只是很簡單的介紹,但版位有限所以還是只能如此了﹣因為如果連這三大類的變奏版也列出的話,真的再多幾倍版位都不夠用啦!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