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漫畫專題

二重人格角色之應用
文:ESCAFLOWNE

近年來很多漫畫角色都擁有裡人格,一時熱血、一時冷酷,而近年來這類角色更趨向主角化和普查化,是濫用還是劇情需要?本文從眾多作品中歸納出此類角色的應用法,希望能從中找出答案。

甚麼是人格分裂?
跟據偉大心理學家佛洛依德對人格產生的理論,自我有時會依賴「自衛機能」(Self-defense Mechanism)去暫時減輕內在的矛盾。自衛機能的作用是企圖把痛苦消滅,或至少要求得到短暫的安寧。但並不是根治痛苦和焦慮的方法。幾乎所有人都在某種程度上利用這種方法去解除自己的痛苦和焦慮。而自衛機能通常有八種形式:否認,壓抑,反作用,投射,文飾,倒退,替代和昇華。簡單來說,即是大腦有機會為減輕肉體上或心靈上的痛苦,自衛機能會創造另一個人格用來逃避現實,那就是多重人格症。

根據研究,變更的人格通常和主要人格極為不同,這說明一件事,新人格反映出被舊人格排斥的型態,並發現一些常出現的人格,這些人格很極端。大多是代表弱小的兒童人格,還有就是殘暴的迫害人格。順帶一提,另一種性別的人格也經常出現,這反映出人格型態的的出現或許來自主人格缺少的部份,也就是說每個人的基本人格或許都是一個完整的型態;包含兩種性別、還有善和惡。

多種人格=人格分裂=精神分裂?
多重人格等於人格分裂可是卻不等精神分裂。多重人格是人格分裂的表現。多重人格的嚴重化到成為一種疾病,稱之為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症不是人格分裂,這個病和癲癇、多發性硬化症一樣都是腦機能有障礙。發病的初期先有幻覺,是超過你我想像不可思議的體驗,從外觀看來是一些無法理解的舉止。但是,那是當事者的一部份,在實際的生活中大部分還是健康的狀態。
多重人格症是眾多精神病中的一種,亦是解離性身份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的其中一類,有可能是由創傷後壓力障礙(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s, PTSD)造成。

加入人格分裂的目的
在漫畫世界中,題材千變萬化,故事天馬行空,加入了多種人格元素只是眾多漫畫創作元素的其中之一。多種人格元素是指角色出現「極端性格差」、「異常的舉動」、甚至「事後記憶模糊」症狀,其作用可以帶動角色能力強化、引人發笑或解決難題,使漫畫看起來更有趣。而筆者把這多種人格元素的應用法分為數類,分析當中各用法的效果與利弊。

三種應用之一---過關道具
過關道具是指用於協助主角解決眼前難題的人和物,例如《魔法老師》的三十位學生,個個身懷絕技,在不同情況下都可以幫助主角涅吉;而用人格分裂,說穿了就是主角靠變身系統自行過關,這一招的特點是可以在毫無先兆下忽視將角色強化數倍,而且配合「事後記憶模糊」後能夠減低裡人格出現次數,方便控制下一關的難度。基本上因人格分裂而得到強化的最合理是在精神上,一位性情溫和、友善、理性的人,會忽然間作180度轉變,變得凶狠、殘暴不仁的冷血動物。然而極其量僅此而已,人格分裂絕不會令角色把原本看不到的魔球反彈!

爆氣醒覺的王子:越前龍馬

《網球王子》的主角越前龍馬,在一次練習賽中(?)首次醒覺。原本雙方勢均力敵,不過當對手──患有紅眼症(?)的赤也發動”眼紅紅模式”,爆發力和速度即時倍增!還使出"不規則發球",多次把網球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擊向龍馬的膝蓋。就在危急關頭時,突然場上一片煙霧迷漫,濃霧散開後只見被一股黃金之氣包圍著的龍馬,傲然站立於球場上,充滿自信的說英語......

龍馬的首次爆氣其實就是變身系統,而且是龍珠中孫悟空變超級撒亞人的那一種鬥氣纏身,雖然性格沒有改變(還是那樣的自信),不過從他的言行(用英語說口頭禪)及事後記憶模糊的描寫,都是加入了多重人格元素。另外之所以以膝蓋受衝擊來引發裡人格變身的鑰匙有兩個原因,第一要發身以前沒有的event才可以把變身的時間鎖定在當時,而單單只是「會輸的危機」是不足夠解釋的,因為龍馬之前已經在非正式比賽上敗給手塚,所以要在“輸”加上“痛”的「因」來引發變身的「果」。第二就是可以利用多重人格特點:毫無先兆的變身增強實力,畢竟這不是單純地用超能力變身就可以了事的漫畫,當時菊丸的分身術也“只不過”是極速移動下的殘像「罷了」。然而問題很快便來了,人格分裂解釋不了體能、力量、反應的強化;變身又缺乏具體的過程描寫,人家赤也也會靠眼睛充血來胡扯過去,難道你要說觀眾們看見龍馬身上散發著強勁的闘氣嗎?而最重要的是龍馬不能每次靠痛楚來引發裡人格吧,難道每場比賽龍馬也要被網球打至半死才能變身嗎?這些問題許裴很快就解決了。他用類似明鏡止水(來自TV動畫《機動武鬥傳G GUNDAM》)的狀態「無我境界」來解釋了一切,不過此例一出,將會使更多人發動「無我」。

決心潔淨世界的死神:夜神月

天才高中生夜神月偶然下拾得一本封面寫著「DEATHNOTE」的筆記,只要知道樣貌並在筆記寫上人名,那人就會死亡。隨著死神流克的出現,月決定要殺盡罪犯,建立新世界,成為新世界的神;同時世界著名的偵探L,為了捉拿神秘殺手奇拿(KIRA),與月展開了連翻鬥智、互施計謀、甚至賭上性命的角力戰!

這就是大場鶇原作,小畑健漫畫《死亡筆記》的故事,自從得到死亡筆記後,力量、欲望開始逐漸侵蝕月的良心。其後受L的挑釁,月使用死亡筆記的目的由制裁犯變為殺死L,月更不惜殺死無罪的人逼使L受到孤立。後來月在拘禁期間放棄死亡筆記的能力,失去有關筆記記憶的月突然眼神一變,回復當初純真(?)的月...

寫到這裡筆者先用白月/黑月來分辨善/惡人格的夜神月,由於黑月的是受到邪物“死亡筆記”的影響而形成,因此並無產生人格分裂的症狀。雖然如此,可是黑月跟白月有著行為中有明顯的分別,而白月亦沒有黑月的記憶,所以也可視此為二重人格的設定。

黑月與白月最重要的分別就是白月沒有跟筆記有關及殺人的記憶。作者用這個失憶的白月洗脫奇拿的嫌疑,駁取L及所有人的信任,減低對方的警戒,再順利地取回記憶變回黑月,才輕易殺死L。

運用放棄筆記的所有權使記憶消失,以第二人格過關,這是一記霸道非常的絕招,所謂絕招,就是要在絕境才會駛出,但是一出就會扭轉敗局的一回事,因為沒有比真話來得更真誠,更堅定的眼神,對白月來說的真實,就是「我不是奇拿」的記憶。利用白月可以理直氣狀的解決任何測謊手法,可以用「完全屈機」來形容(屈機是指完全沒有還擊之力的意思)。
俗語說:「針無兩頭利」,這是過關道具的通病。越是厲害的把戲在漫畫中越難重覆出現。夜神月總不能每次被懷疑就變造白月釋嫌,不但會令其他人更疑惑,同時亦使讀者覺得沈悶。試想想每當你賺到錢時你就會無故不幸地遺失大量金錢的話,你還會對工作在衝勁嗎?這種轉換人格過關術用得多,調查的人詛喪,連追看的讀者也對作品脫力,所以這技倆最好還是只用一次。

逃避必死預言的變身:天野銀次
《GETBACKERS》的「奪回永遠之伙伴」篇中,曾多次預言天野銀次快將死亡。到他快被打死時,突然變成雷帝,改變了預言。成為了雷帝的銀次,不但力量變得更強,性格變酷,還可以逃避必死的預言。

綾鋒蘭人之前用了若干篇幅,以無限城預言預告銀次會死的必然事實,正當讀者在苦苦思索銀次真的會死?不死的話又如何解釋預言?當時,銀次就變成雷帝,並出現一句「當銀次變雷帝的一刻,預言就被改變了。」
看到這裡筆者覺得非常無奈,倘若這之前的雷帝是只聞樓梯響,到變身當時才得見盧山真面目的話,那麼這一著還算得上是神來之筆;然而在前幾次事件中,銀次不只一次變身雷帝,令讀者認為雷帝並非伏筆,而是公式,就像星矢每次被打倒都會靠燃燒小宇宙來站起來的公式;而用這公式解決多次強調的必死預言,筆者總覺得讀者被耍了一樣,難以接受。同樣以變身來過關,對比讀者對銀次的抱怨及龍馬的愕然,相信後者處理得較成功。

三種應用之二---角色描寫
過關道具只是多種人格角色的其中一種用法,在漫畫中出現的,除了過關,還有增加喜劇元素、製造受歡迎角色等,視乎作者要如何創作。

傲氣比天高:超級撒亞人
鳥山明的作品《龍珠》的超級撒亞人是最經典的變身系統,當中亦不乏加入一些多種人格元素,變身後好戰、驕傲、自信的撒亞人本性與變身前擁有強烈對比,在超級撒亞人中除了悟天、小杜拉格斯及本身已經狂妄的比達外,青年杜拉格斯,悟空等在變身後也有若干性格差異,最明顯的莫過於悟飯及電影版的博洛連。

悟飯原先是個熱愛地球,心地善良的少年,即使對斯路也沒有殺意,然而變成超級撒亞人2後,不但兇殘成性,兩三招就把斯路培育出來的七個小斯路殺個片甲不留,還將斯路玩弄於股掌之中,為享受絕對力量的快感更不聽父親勸籲盡中消滅斯路,以致犯下離天大錯間接令悟空賠命。

而博羅連跟孫悟空同期出世,然而孫悟空被預測為最低等能力而流放到地球;相反博羅連一出世就有一萬點戰鬥力,力量隨著年齡增長而相對地增幅,不需作出任何修練都可以一直變強,被視為傳說中的撒亞人。變身前的博羅連看起來弱質纖纖,性格內向、沈默寡言,對父親柏拉格的說話一切遵從;但當力量大到博羅連自己也無法控制時,就會任由力量釋放,變身後不但肌肉暴脹,雙眼更反白暴走,一擊轟殺自己生父,同時力敵四個超級撒亞人。

空有一身好武藝,但心地善良,處處忍讓,無所發揮,讀者又怎能夠了解超級撒亞人的實力呢?鳥山明要變身後改變性格,當然是為了在破壞中突顯超級撒亞人力量上的強,所以以憤怒發動就最為恰當。

罪孽纏身的劍客:緋村劍心
同樣武功超強,心地善良的劍心,亦要靠變成劊子手來突顥他的功力。和月創造殺人如麻的劊子手拔刀齋是為了給緋村劍心一個贖罪的理由及為故事設下「不殺的」主題。

劍心有兩種性格,一個是浪客性格,愛惜生命,手執逆刃刀,以飛天御劍流保護百姓,對不許眼前人被殺非常執著;一個是劊子手性格,殺人如麻,反握逆刃刀,眼神亦變得凶狠。在本篇中,劍心曾有兩次變回劊子手拔刀齋的經驗,一次是對流浪劊子手鵜堂刃衛,原因是急於拯救被擄的神谷薰;另一次是在神谷道場對齋藤一,再續幕末未完的一戰。兩次的對手都是跟明治維新有關,亦因此對戰時令劍心鈎起了從前的記憶,不知不覺間變回劊子手。

後來和月更用劊子手時代做主題的追憶篇,去解釋劍心兩種性格的前因後果,把過去補完得一清二楚。

為了對國家貢獻,不理會師父的反對,毅然脫離門派,加入維新志仕為國出力。緋村劍心年僅十五歲就成為令人聞風喪膽的劊子手拔刀齋,雖然他殺人無數,但其實他只是為了建設一個理想的國家,讓百姓能夠安居樂業,不惜背負殺人的罪孽。幕末後期,純真無私的劍心開始思考「為救人而殺人」這個對與錯的問題,而啟發劍心的,就是來自他親手殺死的妻子---雪代巴。

雪代巴的未婚夫被緋村拔刀齋殺死了,她故意接近劍心希望可以為夫報仇,可惜找不到下手機會。池田屋事件後為逃避政府追捕跟劍心居於鄉間更結為父婦掩人耳目,最後日久生情而放棄報仇,然而跟雪代巴結盟的「闍乃武」用她作人質引劍心到「結界森林」對戰,在失去視覺、聽覺、觸覺及第六感的情況下,劍心錯手殺死雪代巴。

事後劍心翻看巴的日記,才知道她的未婚夫是被自己所殺,但雪代巴仍然愛他。「他是曾經奪去我幸福‧‧‧卻同時賜予我幸運的人。」內疚自責的劍心決心以後不再殺一人,明治維新後當上浪人四處流浪,尋找贖罪的方法。

吉崎觀音將多種人格元素中的「極端性格差」融合自己無限創意,在《KERORO軍曹》裡創造了西澤桃華及Tamama兩個不同類型的多種人格喜劇角色。

發放笑料的多種人格角色:西澤桃華
西澤桃華的二重人格有需要時就會轉換,而且同樣喜歡著日向冬樹,由於表桃華幾乎是個完全正面的角色,所以所有不快都由裡桃華發洩。作為配角的桃華其實以人格為笑點的大都是來自裡桃華的真心話,而真正需要用到二重人格桃華不可的點子有第三期二十七話,桃華分裂出兩個人的故事。

嫉妒黑暗面:Tamama二等兵
其實Tamama嚴格來說只是個雙面人,對不同的人有不同性格,他展現的是人性黑暗面,並不是裡人格,但設定上他們確實是雙重人格,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吉崎重點是用他那種性格來攪笑。
Tamama參與很多笑點,但真正以他的黑暗面作題材的笑料有六期四十七話中,Tamama成為Keroro小隊隊長的一話。

七種人格:仙水忍
仙水忍自小靈力就很強,而富有正義感,因此成為靈界偵探,一直以來以正義之心除去找上門的妖怪。可是在一次行動時看到人類在殘害妖怪,他殺了在場的所有人類,然後銷聲匿跡。看過後描述人類最兇殘惡行的「黑之章」影帶,仙水因而精神崩潰,開始探討「人類是否應該生存下去」的問題,更決定要打通魔界與人間界的結界,殺死所有人類,包括自己,結果在自己思想爭鬥底下產生出七個不同人格。

在《幽遊白書》中仙水忍是個描寫得非常出色的歹角,仙水的人格分裂描寫是近年漫畫中最接近真實之一的(當然還有之後提到的MONSTER的約翰),可惜冨樫對此著墨不多,除主人格(忍)外,還有女孩(奈留)、策劃者(實)、槍手(一也)外其餘三個都不知道是誰,而奈留亦只是在樹用三言兩語簡單地介紹,沒有真正出場過。

冨樫將仙水寫成人格分裂,最大用處就是用仙水受到的衝擊襯托出「黑之章」影帶內容的震撼性;其次是可以在與幽助一戰中以同一人加入風格的打法:

「實」著重分析,找出對手弱點集中攻擊;「一也」右手裝上氣硬槍作射擊,喜歡折磨對手;「忍」擁有神聖的聖光氣,可以變成集最強攻守力的氣鋼鬥衣。

幽助被控制而變身魔人雖然都有加入多種人格元素,不過其目的只為帶出雷禪的出場,筆者不會在此詳述之,因為被附身而出現裡人格效果的漫畫,《遊戲王》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失憶法老王:《遊戲王》

平凡高中生武藤遊憩在一次遇然的機會下從爺爺手上得到一堆積木,誤打誤撞地砌成了一個金字塔,從此封印在這千年積木內的靈魂就依附在遊憩體內成為玩遊戲高手。而那個靈魂就是三千年前的法老王,可是失去了記憶,連自己的名字也忘記了,為了找回名字,決定與遊憩並肩作戰,尋找千年積木外其餘六件千年道具。

闇遊憩的特性是這人格不是由內產生,而是從千年積木附身,起初祂的用處是玩遊戲,其後就以尋找人格記憶為故事主軸。除了遊憩外也有其他附身人格(馬尼諾及獏良了),由於來自同一時代的千年道具,所以實力相約成為強敵。

很少裡人格會選擇跟表人格並肩作戰,不是好像馬尼諾般要消滅表人格,要完全控制身體,就是不知道表人格的存在。但是遊憩的裡人格不但視表人格為好朋友,兩者常有交流,有時更需要表人格的協助才能取勝,完全表現出本書的重點—友情的可貴。

當卡牌對戰中闇遊憩成為主角後,表遊憩豈不是沒有出場幾會?非也,作者有效地將卡牌弱手的表遊憩用於對戰裡,形成當中兩個遊憩在並肩作戰的效果。在與伯加索斯的對戰時,成功利用只有表遊憩看過的卡牌來防止伯加索斯的千年眼窺視而取勝;在飛空艇上更跟馬尼諾各自用表人格作為賭注,遊憩要打倒闇馬尼諾之餘還要拯救表馬尼諾;闇遊憩取回記憶後終於要跟表遊憩來過友情之戰,最後表遊憩以勝利將故事畫上句號。

三種應用之三---劇情需要

除了用於過關道具及角色描寫,多種人格還有更高技巧的應用法,因劇情需要而成為主線,即是用多種人格來說故事,情況就如有些醫學漫畫某些單元用此來探討某種問題一樣,不過今次筆者要舉別的例子以說明當中的高技巧應用。

基因改變人格:桃生純太
DNA操作員葵華林,為解決人口膨脹問題由一百年後的未來穿越時空來到現代,目的是要改變高中生桃生純太的DNA,卻陰錯陽差令他變成花花公子,其後更衍生出另一敵對人格控制純太的身體。

桃生純太除了擁有花花公子及戰模式的二段變身外,他體內還有一個集兩種變身能力合一的裡人格,這個人格,就是最初女主角葵華林打算改變純太的DNA而消滅的超級花花公子純太。真實的人格分裂病患者的不同人格都會在腦內有所交流,而故事純太被龍二打昏後,出現了兩個純太在腦海中溝通,裡純太並示意只要轉換了他的人格就能打羸,這種人格轉換過程描寫得相當顯著,其後第二次腦內會議中,表純太更被鎖於體內,不能轉換,到最後才能衝破障礙奪回身體主控權及吸取裡純太的能力。

姑勿論DNA會否改變其人格,兩個人格在故事的定位就如一般人心中的天使與魔鬼,在事件中以不同角度左右著角色的行動。

若果桃生純太的「裡人格是魔鬼」這點表達得還不夠清楚,那麼閣下必定要讀一遍浦澤直樹的《MONSTER》了。主角約翰的裡人格不單是隻怪物,還是隻將要把表人格吞噬的怪物,由此令讀者們都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故事中有兩位人物擁有多種人格—古利馬與約翰。首先來看看古利馬,浦澤老師用於古利馬的是非常典型的過關用變身系統,但在這裡卻表現出有另一種更高的層次。

超人STEINER的化身:古利馬
──主角是個軟弱的青年,總是在緊要關頭被壞人逼到山窮水盡的地步。但是,每當他醒過來時,壞人都已經被超人STEINER打倒了。他並沒有發現,變身成超人STEINER的就是他自己......──

表面看來只是為了打倒敵人的變身,但其實最主要是用來說明511幼兒之家的教育。在511幼兒之家的教育密集得令人忘記了自己的名字,在古利馬的記憶中,除了所學來的知識外,就只記得超人STEINER的劇情了。超人STEINER成為了古利馬心目中正義的象徵,所以當他受逼害時就產生了超人 STEINER的人格去伸張正義,痛毆壞人。

完美的怪物:約翰
──看看我!看看我!我身體裡的怪物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哦,天馬醫師。──

身為整個故事的主軸,約翰的人格成為了關鍵;然而浦澤老師從沒有正面地描寫約翰,我們對約翰的認識;都是由其他人的口中得知,而浦澤老師用了幾件事情交代約翰有多種人格的事實:包括幼時叫妹妹開槍射自己額頭、及寫給天馬醫師的留言。

與古利馬不同,約翰的人格分裂早於511幼兒之家之前已經出現,就是在紅玫瑰屋事件之後,妹妹安娜將紅玫瑰屋裡死去46人的事告訴約翰,約翰為承受安娜感受到的恐怖,分裂出另一個人格,把安娜的所見所聞當成在自己身上發生的,這就是怪物的雛型。然後在511幼兒之家中被培訓成一個恐怖的怪物。至於為何安娜沒有變成怪物,全因為她說漏了一件事給約翰,當時法蘭斯.波拿巴達的說話:「人類可以變成任何東西。...所以,萬萬不能變成怪物。」

約翰知道自己身體裡有怪物,但不知要如何阻止自己的暴行,試過叫安娜開槍射他,但被天馬救活,直到看過圖話書《沒有名字的怪物》,回憶起三隻青蛙的事才決定要自殺。約翰不單要自殺,他更要把自己曾經存在過的證據銷毀,我們可以把這種「完全自殺」行為推斷為避免有第二隻怪物誕生。

其實故事本篇根本沒有對約翰跟其他裡人格的性格差有任何描述,因為這些都不重要,浦澤老師只是借多種人格來增加劇情的震撼性,例如安娜及天馬看到留言時、約翰看到圖畫書時,天馬與古利馬聽到約翰的錄音時等等劇情,配合浦澤的分鏡表達功力,令筆者在看漫畫時都有受到衝擊的感覺。

人格分裂以外的性格突變
性格突變並非真正的人格分裂,該類角色只是在不同場合以不同性格對待人或事,也許各讀者也有過這種行為,但是多數漫畫表現兩種性格差異就較為極端,因而筆者認為加入了多重人格元素。和人格分裂不同的是,性格突變的人大多都清楚自己的行為,只是偶然因過份激動以致忘卻自我,而這些性格有極大差距的角色亦不排除將來引發人格分裂的可能性。

冨樫義博的《HUNTER X HUNTER》,是一套擁有宏大世界觀架構的漫畫,不單有大量珍禽異獸出現於世界各地;還有不少奇人異士活躍於故事中,當中有一個與別不同的專業殺手家族──「祖廸家」。

誓要擺脫殺手的命運:基路亞
基路亞.祖廸雖然不是多重人格角色,但他的性格差異幾乎令人以為他是有兩個人格。作者沒有用上這點子是因為要描寫基路亞所受的教育。人格分裂是一種大腦逃避,而他大哥依路米亦教他不夠打時就要逃避,但此逃不同彼逃。

依路米所教的,是在不清楚對手實力時,不要某然出手;勝算不高就要回避,在萬無一失的情況下才可下手;不要在別人面前顯露實力,一出手就要把對方殺死,這都是身為職業殺手所必須知的,亦是保護自身安全的最佳辦法。為了令基路亞明白自己始終是個殺手及保護他安全,依路米把針打在基路亞額頭來限制他的行動,這種沈溺、歪曲的愛其實對基路亞造成極大的壓力,不讓他精神崩潰是為了突顯祖廸家成員與一般人不同。

當基路亞殺人時眼神冷漠,手起頭落,因為他是天生的殺手,但面對小岡時他只是個平常愛玩的小孩。這裡是用了「極端性格差」的效果,基路亞喜歡跟小岡在一起;而殺人就如吃飯般平常,能夠將充滿神秘感的角色作如此單純的表達,也許這就是冨樫的魅力所在。

結語
當讀者看厭了三本柱後,就喜歡了突變的變身系統;其次就追求合理的科學解釋。
讀者的質素不斷進步,漫畫的質素也與時並進。
含有多種人格元素的漫畫絕對不只這麼少,筆者只是以比較多人看過的漫畫作為例子分析其用法,不同的漫畫中,對多種人格角色的定位都不同,不過大致上都離不開以上四類用法,接下來就要靠讀者自行發掘了。希望本文可以引導各位讀者從另一個角度更深入的欣賞漫畫以及享受著當中的過程。
~(全文完)~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