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種》系列練靶場

夜半挑燈鬧種命(1)
文:秋原


寫在前面:我論種命運
有人曾說過「從非法途徑觀看動畫的人沒資格去批判」,而個人雖然也是靠某種非法頻道看完了這套自稱「新世代初鋼」的續作,
但我並不認為因為我是靠非法頻道看的,所以就沒資格去批判一套動畫的好壞;
在電視觀看也罷,買DVD也罷,付錢不付錢收看網上版本也罷,大家都是因為喜歡動畫(又或是喜歡鋼彈)
才會留意這套鋼彈系列的新作。不是嗎?
好的地方要讚,壞的地方就要鬧,這就是個人觀看動畫時的價值觀,
與是否從合法途徑得到資料根本無關,因為在這自由的民主(?)社會下,
每個人都有著言論自由的權利;動畫也絕不是拿來自High作好玩的玩意,作得出來就要註定受到各方觀眾的批判與打鬧,
只是到底會被批判的份量是多還是少而已。

而《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下稱種命運)這套動畫到底是否合格去背上「新世代初鋼續作」的名號?
在很多地方都已有不少人說過自己的觀點之類的,相信大家都已能從其中找出答案。
不過嘛,在此個人也不厭煩地插嘴一下吧…

大體篇:
 ●縱觀C.E.73:仍然是原地踏步的世界
  就如同種命運第五話的標題「不癒的傷痕」的內裡含意一般,雖然經歷過了兩年前那堪稱滅絕性的戰爭,
  人類卻就是永遠學不乖,永遠都會犯下同樣的錯誤:大局依然是那個老樣子,之前被打得滿頭包的自然人繼續不爽調整者,
  帶著新型MS脫離ZAFT的恐怖份子紛紛把薩拉議長當成神明般崇拜,半個J7墜落地球就把兩方炒得熱哄哄,
  於是戰後退歸一旁袖手旁觀的和平使者只好再次伸出援手,執起新鏽未殘的摺凳(沒錯,不是寶劍)要討伐裝好人的大魔王,
  而種命運的故事就是在這單純的「童話式」故事主旨上加上一大堆五四三理念與八點檔肥皂劇式的愛情線,互相混雜交織而成。
  上一輯中的大輸家‧地球連合軍並沒有因為終戰而學乖,在Blue Cosmos及其後的LOGOS所掌控之下
  由J7的殘骸燃點起人民對調整者那久別重逢的怒火,再次一股勁兒盲目地為藍色而潔淨的世界而戰。
  另一邊廂的ZAFT新議長杜蘭朵以追隨克萊茵派的腳步自居,私底下卻原來又是克魯澤的同路人,
  在適當時機撕走和譪外皮露出九頭十八角的魔鬼真面目,再次走上前輯薩拉的道路為排除異己而戰,
  結果就正如個人於許久之前所言,C.E.年代的「世界除了瘋子就是更瘋狂的瘋子」,
  彷彿就只有戰後解甲歸田(?)的三艦同盟成員是正常人,不過他們卻又不見得如何正常:
  他們一直都表示自己是為了尋找什麼是這場戰爭中真正的敵人而戰,但結果呢?
  結果就是整整100話都下來了,他們打敗的還只有當戰爭挑撥者的頭頭們,而真正的敵人:人類的鬥爭天性仍未挕消,
  他們卻彷彿從來沒有想過要如何去預防另一次戰爭的發生,只是在戰爭發生時為了止戰而戰。
  感覺上他們就像是在地盤開散工的工人,戰場就是讓他們賺錢的地方,賺夠了就炒老闆魷魚…這能說是正常嗎?
  是而C.E.年代就變成了蠢蛋、混蛋與瘋子的大混戰,兩年下來死了一堆人還是沒為任何人帶來得著,
  大家繼續在C.E.71甚至更前的社會時點上原地踏步,會前進的也只不過是時間與書面上的年號罷了。

 ●我要為被重力拉扯著的地球人抱不平!
  不知道是否因為日本人的「對敗者情意結」還是其民族仇外隱性,
  一直被視為影射美國的地球聯邦軍不論是在UC還是C.E.年代都是有目共睹的衰:
  UC年代中的地球聯邦軍就是出名的內部腐敗,講人情只求私利,為達成作戰目的而不擇手段,
  與被稱為「擁有偉大的軍人情操」的吉翁軍可說是差天共地。
  不過至少聯邦軍還算有個軍人的樣子,不會說作出些什麼傷天害理的混帳事,
  但是C.E.年代中的地球連合軍就是要比它還要衰,脫然是個披上了所謂的「軍隊」外皮的邪惡組織:
  二話不說就對PLANT扔核彈、強迫平民為軍隊勞役、把兒童當成強化人實驗的白老鼠,對不順從的人民用新兵器展開屠城…
  這些已完全不能說是軍隊的所為,用腳底死皮去想也知道是邪惡不二,簡直就如槍桿暴政或是恐怖份子的仕事一般。
  當因為憎恨自然人而要把J7扔下地球的恐怖份子被網友描寫成「薩拉的追隨者」,被專祟為擁有軍人氣節的殉道者的同時
  地連卻不止被描寫成一個蠻不講理的民族仇視組織,就是裡面的軍人也沒幾個有正常樣,
  Windam的駕駛員臉容扭曲著大喊「為了藍色而潔淨的世界而戰!」一幕更是令本人至今仍印象深刻。
  到底地球人哪時變得這麼糟糕的…雖然說是日本人對美國常有私下不滿敢怒不敢言,
  但就因而可以寫出一個與恐怖組織無異,完全違反軍隊常識及存在可能性的地連來抹黑跟背刺嗎?
  個人實在是看不過眼了,這根本是對我們這些靈魂仍未能擺脫地球重力束縛的人類的一大褻瀆!

劇情篇:
 ●若故事是依照著前半延伸下去的話…
  「根據最初宣傳時透露出來的消息所指,種命運的故事原案最初是由一個為了理想而背棄自己國家的人,
   與一個因戰爭失去一切的人所交織出來的故事」,這是沿自某篇網上熱爆的種命運觀後感(酸文?)的句子,
  在此容許個人很厚顏無恥地借來引用一下了。
  上文所指的「為理想而背棄自己國家的人」當然就是指阿斯蘭,而那「因戰爭失去一切的人」
  指的當然就是當時被宣為種命運主角的飛鳥。在下面談論飛鳥與阿斯蘭倆時會提到的是,因為戰爭而失去家人的飛鳥
  為了不讓歷史重踱覆轍而甘心在ZAFT賣命,而阿斯蘭則是為了再次尋求讓戰爭永久終結的因子
  而聽杜蘭朵議長的引誘(?!)返回ZAFT,這種新舊要角的意念衝擊光是用想的也覺得相當有看頭了,
  而故事的前段也下足功夫去安排二人間的衝突:飛鳥由視身為平民的阿斯蘭為「名乃虛傳」的前大戰英雄,
  然後視成為了FAiTH的阿斯蘭為針對他的存在,最後受到他的理念所同化而開始認同阿斯蘭這隊長,
  雖然地連仍為一極惡組織的情況仍沒法解決,而在ZAFT方面全面戰勝與議長公佈Destiny Plan時會變成怎樣也無法推論,
  (不過只要奧普與AA方面仍在的話,大概也與現在的結局相差不遠吧?只是阿斯蘭應不會再加入AA一方,
   而AA與奧普的大義立腳點也會變得更小…好像這樣子只會讓AA方與奧普陷入更大的不義而已?)
  不過至少二人的戲份也會獲得充份的發揮,飛鳥大概也不會像現在一般被人說是「不懂變通的橫蠻人仕」了吧?‾▽‾

 ●一切都是基拉的錯?
  在此個人也不得不承認的是,站在一套作品續作的角度而言要賺舊觀眾與前作擁蹩的錢無疑是比新觀眾的更容易,
  而要賺這些舊觀眾與前作擁蹩的袋中青蚨的最方便與快捷的方法當然無疑是把前作受歡迎的角色挖出來繼續發揮其剩餘價值,
  在寫這篇觀後感時就有動畫《Rozen Maiden(薔薇乙女)》在續作中把於上輯末段宣告戰敗的水銀燈復活
  以去滿足那一大批汞中毒與乳酸菌不足的擁蹩的胃口(明明是大魔王耶…),而在種命運中雖然初期主角是飛鳥與阿斯蘭兩人,
  但明顯地飛鳥的風頭完全被阿斯蘭的個人理念矛盾與女難戲份搶去了,但二人再如何努力卻都不如基拉在第13話中
  那因「逼上梁山,狗急跳牆」而讓自由再次出山的短短戲份來得更耀眼,個人在此也不得不讚嘆舊觀眾的威能=_,=
  不過其實就算是自由與AA回歸了,對故事的主線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怎會沒有影響?),
  但最大的問題是製作組卻為了能賺盡舊觀眾與前作擁蹩的錢而明顯地讓故事主線整個兒偏向了AA一方,
  先是讓AA與自由美其名要帶卡嘉莉去喊陣阻止奧普艦隊,實際為讓自由能擁有兩次發揮「以一敵百」的機會,
  更別提之後把當時的當紅炸子雞阿斯蘭在第28話裡拖出來被基拉斬成人棍以杜絕他的出場機會,
  (不過其實在戰場上根本沒有阿斯蘭發揮的份兒,像開救世主時就是一直在與史汀的混沌玩鬥變形的Dog Fight,
   換乘無限正義後也只是安排他與飛鳥的命運對打,實際發揮部份可以說是零)
  當飛鳥的人氣因戲份安排失誤而無法催谷起來,阿斯蘭又因為被削人棍一事讓其人氣跌至歷史新低,
  人氣焦點便自然會移到基拉這位超級調整者的身上。由是基拉與AA的行動,拉克絲的理由又成為了種命運的中心本位,
  所帶出來的影響自然是可想而知,而這就是商業動畫也最不該犯的死點。

  而製作組似乎也知道單靠基拉、拉克絲與AA眾的影響力不足以完全勾住舊有觀眾群的心,
  相對地阿斯蘭與飛鳥的人氣下降卻導致了新觀眾與部份舊有擁蹩的流失,於是製作組便想出了另一種挽回觀眾視線的方法:
  首先是安排飛鳥於第34話中以「山積戰法」打敗基拉的自由以嘗試拯救新觀眾的人流,
  結果就導致了史上最空前絕後的跨國網絡大筆戰,而由這一堆基拉信者與飛鳥信者的罵戰所帶來的話題性
  無形中達到了製作者希望的效果,於是就是打蛇隨棍上靠各方傳媒的力量去大肆宣傳二人的後續戰局「命運vs攻擊自由」,
  但這時製作組卻要面對另一個問題:先是因為前段描寫不足而讓飛鳥的死小孩形象深入民心,在第34話裡的這一下戰鬥
  反而導致了舊有擁蹩的不滿;二來當故事發展到後段時已確定會與基拉對打的是雷的傳說鋼彈,
  而且以基拉那種有如神人一般的「超脫」性格根本就不會計較愛機被破壞一事(因為又得到新玩具了?),
  飛鳥也已為史黛菈報仇雪恨,更別提二人只曾在奧普上見過一面,二人毫無交集之餘甚至連對方的名字與長相都不清楚…
  簡單來說就是二人並沒有再決一死戰的問題;而最後一個問題則是就算飛鳥的人氣因為話題性而重新催谷起來了,
  但阿斯蘭的人氣低點問題仍未解決,要解決以上所有問題的最佳方法就是為飛鳥豎立回一個應有的敵人,
  而最勝任這位置的人當然就是曾身為飛鳥之師的阿斯蘭莫屬。最後問題雖然是完美解決了,
  但結果就是「命運vs攻擊自由」這一官方曾大力宣傳的決戰因而變成了史上首個由官方發放的超巨大芭樂,
  而種命運的故事最後也變成由基拉、阿斯蘭與拉克絲等AA一眾舊角色獨大的局面,
  本來身為主角群之一的飛鳥則因而被無情地踢出人氣主角群之列,落到月面之上去了。

 ●The real-one takes all!ZAFT誤魔化之路
  其實關於這點,還真的不知道是否是製作組自己種下的孽…正如個人前面所言,由於製作組的問題(還是日本人的慣性?)
  而把地連寫成一個披上軍隊外皮的邪惡組織,而相對的ZAFT則當然是因而被抬昇為大好人大忠角:
  於J7墜落事件發生後立即派遣救援隊到地球救災、面對地連的(再次)全面宣戰下只是選擇行使極權自衛權、
  (就是人家打過來我可以打回去,這也就是現時日本自衛隊修憲成「自衛軍」後擁有的新權限)
  協助地方居民從地連的手中解放城市(奇怪了,不是極權自衛嗎?),更不用提後期進攻Heaven's Base及奧普的時候
  杜蘭朵議長總會先來一客演說振振聲威之餘也藉此以大義包裝自己…相比之下AA與身為地連同盟國之一的奧普在這方面
  實在是遠輸講究言行包裝的ZAFT,但問題是既然AA(又或是應說是拉克絲的理念)與奧普身為C.E.年代中最正確的正義(?)
  擁有者與實行者,如此聲名狼藉的他們又要如何名正言順地打敗大義凜然,脫然是當時C.E.年代中的正義象徵的ZAFT?
  拉克絲暗殺事件與議長的Destiny Plan其實是兩條很有用的伏線,而前者則在故事中發揮出其應有的輿論引導作用,
  使觀眾們皆知道「ZAFT只是個表面上正義的組織」,但後面用作引爆的「信管」Destiny Plan卻沒有好好處理,
  出現的時點過遲(到第45話才由議長的第三次演說中正式導出!)之餘其相關資料卻又相當不足,
  除了議長的問題演說外就只有某本筆記上的一句話…雖然說Destiny Plan實為拿來把ZAFT一棒打成大奸角的最後手段,
  但卻竟然擺在倒數第5話裡出場,而且它又不是一般的「我是大魔王,我要征服世界」這種簡單到極點的邪惡理論,
  ZAFT到最後還是被打成了大奸角沒錯,但被討伐的理由倒是相當的理不盡了…

  關於Destiny Plan的問題我們將於下文再述,現在先來討論另一個劇本上的問題:
  正如上述所言,由於AA與奧普實乃C.E.年代中最正確的正義代表,既然身為正義之師就當然要有個大義凜然的模樣,
  所以最後以討伐Destiny Plan之名向ZAFT宣戰也是無可厚非,但以討伐Destiny Plan之名宣戰是一回事,
  實際討伐ZAFT的原因卻竟然是「我們不需要大殺傷力的武器(指鎮魂曲)」?而且這句話還是出自我們的拉克絲大人之口的…
  糟糕,這下子上面所說的東西就得全部作廢。那麼其實奧普出兵的原因是因為議長把鎮魂曲的砲口指向奧普本國,
  而奧普則為了自保而賭上最後的運氣與所有宇宙艦隊(在此暫且不把Terminal的同盟船加算進去)向ZAFT作出背水一戰?
  若是這樣說的話,好像根本不需要什麼「反Destiny Plan」作大義包裝喔…也許就是因為ZAFT有大義包裝,
  所以奧普也要依樣畫葫蘆也來一套?不過說到「大義包裝」的最大問題倒是落在拉克絲這個只有18歲的小鬼頭身上,
  像下面討論美玲時會說到的「難道誰才是真的也分不出嗎?」的言下之意當然就是指這個坐在永恆號上拉克絲是真貨,
  但又是否因為這個拉克絲是真貨,所以就是正義?而利用米亞假扮拉克絲的PLANT與ZAFT則是邪惡的一方?
  正直,個人還真的首次聽見這種「真貨說的就一定正確」的大義論:大義的存在與否與該人的所作所為沒有關係,
  只要能分辯出誰是正牌貨,那麼所有的大義便都會自動降臨到那人身上…那麼我們便不難明白為何在第49話時
  為什麼伊薩克與堤亞哥會如此快「變臉」立即背叛ZAFT了:就正如當時伊薩克所言「永恆號是ZAFT的戰艦」,
  因為坐在上面的拉克絲是「正牌」克萊茵派的繼承者,一直以跟隨克萊茵派道路自居的議長與ZAFT就自然是假貨了,
  你明明說會跟隨克萊茵派的道路,現在卻反過來要打(最後一個?)克萊茵派的正統繼承者,你這下不就自打嘴巴囉?
  而也由於此ZAFT不同彼ZAFT,所以他倆就能臉不紅眼不貶地瞬間叛國了,連內疚的時間也省掉;
  而也因為同樣的原理,所以雷也能輕易地被基拉說服,進而臉不紅眼不貶地銃殺議長(但他最後還是哭了)…
  「真貨說的就一定正確」,真是正確的言論阿。

人物篇:
 ●讓人腦力激盪的男角篇
  ‧擺脫不了命運的悲哀復仇鬼:真‧飛鳥
   外號有妹控真、路人真、該死的路人真、殺人魔,以怨報德…諸如此類,堪稱是鋼彈史上最悲哀的主角。
   明明身為主角的他,於故事前半的出場戲份竟然會被人以秒數計算作樂,戲份幾乎都被師兄(?)阿斯蘭搶掉了,
   一直為保護別人而奮戰的他再怎樣努力去對付地連奧布聯軍都不及基拉在第13話時出場的耍帥來得耀眼,
   更別提基拉出場後他的戲份變得更薄弱,然後又為了突出那三艦同盟的「絕對正義」被打成只懂得戰鬥的死蠢,
   甚至會被人說他爆種是因為腦筋秀逗而不是求生意志所驅使(雖然這是動畫中的現實),
   最後於第49話的ED裡正式宣佈被基拉及阿斯蘭篡位成功,被打成「第三主角」的他因而宣告翻身無望=_,=
   而由於他的角色定位被認定為致敬《機動戰士Z Gundam》的主角卡繆,所以又有「天煞孤星」這蠻為理不盡的稱號:
   戀上妹妹真由,結果真由於第1話中被流彈炸個四肢粉碎(有一說指該流彈實為某羽翼大砲機械人之全彈發射);
   愛上敵人史黛菈,結果史黛菈的毀滅於第32話中被自由擊殺,然後在第33話中親手淹死她、呃不、是水葬;
   槓上好友露娜,結果在第50話與阿斯蘭的戰鬥中差點殺了她…
   還好露娜能為及時為自己的偶像拋棄了飛鳥這浮台,不然她會否像Z鋼的艾瑪一般被飛鳥剋死還真的只能說是個未知數XD

   就正如前輯的基拉要背負上與好友阿斯蘭對戈的悲哀宿命一般,「本來」身為主角的飛鳥也當然不能少了悲劇色彩:
   本來只是一介平民的他,於奧普防衛戰時被一個沒長眼的流彈奪去了自己的家人與最愛的妹妹‧真由;
   (據說坊間有證據指,其實這流彈是某不殺主義者的不意打)
   一瞬間被戰爭剝奪了一切的他於是依照個人意願上宇宙討生活。
   為了生活(大概吧?)而加入了ZAFT,受寄生在其腦海裡的防衛意識所驅使而力求上進,
   最後以紅衣身份從軍校畢業並獲得議長垂青授予新型MS‧脈衝鋼彈。
   「為了保護他人,所以我需要擁有強大的力量」一點成為了他作戰的原動力,也成為了他爆種的原動力,
   而這種思想也是使他與史黛菈之間的關係急接近的原因之一:
   就像是想守護自己的家人,自己的伙伴一般,面對著因為禁語「死」一字而陷入絕望的史黛菈,
   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對方乃自己的同路人:曾經經歷過戰火洗禮,經歷過生死交錯的恐怖、絕望與無助感的受害者。
   不過他現在己經不再無助了,因為他有著名為「MS」的力量,所以他敢揚言要保護她。

   然而上天就是愛造物弄人;在第25-26話裡他得悉了史黛菈實為聯邦軍人的事實(不過卻選擇性忘記了她是殺死海涅的人?)
   然後又只能眼睜睜地望著她因為強化人的身體衰敗而逐漸步向死亡…
   讓他立即作出決定的是無意中聽見了塔莉亞艦長的話。反正留在這裡也是死,回到了PLANT也是要死,
   還不如還給地連讓她仍有一線生機———於是他就甘願冒著被槍斃的危險搶走史黛菈,把他送回尼奧的手上。
   然而造物主(製作組?)就是愛一再愚弄他:先是在第32話裡從尼奧的口中得悉駕駛毀滅的正是史黛菈,
   然而正當他說得成功的時候卻被基拉的自由把他的希望整個打碎,兩把光束劍就這樣奪去了史黛菈的性命…
   當他打敗了自由,正式為史黛菈報仇雪恨的時候卻又發生了阿斯蘭叛逃事件,
   在雷與阿斯蘭互相爭辯的混亂中,失去理性的他拿起了新玩具命運鋼彈的對艦刀,
   一下子捅爆了阿斯蘭與美玲的古夫烈焰型…在「殺死」了兩個隊友後他陷入了迷惘,
   特別是美玲的「死」使他不敢再正視好友露娜,但他卻猜想不到露娜竟選擇了原諒他…
   但儘管「死者」的家人肯原諒兇手,但自知為兇手的飛鳥根本無法原諒自己。
   就當作是以德報德也罷,為了不再讓同樣事件發生,他決定要好好守護露娜。結果呢?
   結果就是在第50話裡,正當他因為阿斯蘭對露娜攻擊而與前者大打出手的時候,露娜竟然為了這個死不了的叛國賊
   而開著半破的脈衝衝入兩人中間,還擋在他的命運面前!———
   命運註定要他所愛的人,他想守護的人全都要為他而死,在那一瞬間他見到了真由與史黛菈的幻影,
   而命運也註定了要露娜成為她們的新朋友…

   他不要這樣子的命運。所以他收手了。
   他因而露出了破綻,然後隨即被阿斯蘭用四把光刀剝皮拆骨炮製完畢,往月面方向墜落。
   在衝擊的幻影中,他與史黛菈再會了;在後來的總集篇「被選擇中的未來」中提到的是,他自己著實並不喜歡自己的過去,
   然而為了督促自己他還是選擇了背上這讓他討厭的包袱,為了不再犯下過去的錯誤而甘願成為執念的復仇鬼,
   但這時史黛菈卻叫他拋棄過去的傷痛,去迎接光輝的未來…(關於史黛菈在這裡的問題,下面會另文再述)
   當他再次甦醒過來的時候,只見露娜正活生生地顯現在他的眼前…險些再次犯下無法挽救的過錯的他抱著露娜哭了,
   不是因為露娜仍在生故喜極而泣,也不是為自己的祖國沒被打掉而感激流涕,而是為了自己失去一切生存的原動力而哭。
   當他不能再為大家過去而戰的同時他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他的眼神再次變得如兩年前一般迷惘,
   明天的光輝仍然離他相當遙遠…所以,他哭了。

   戰後他再次返回了這個曾讓他討厭,甚至險要由他親手毀滅的奧普(但明明毀滅奧普的臨門一腳應該是鎮魂曲才對…),
   當他看見自己故鄉遭戰火洗禮過的景況,在他心裡對過去及戰爭的厭惡再次浮上心頭:明明就是為了不再犯下過去的錯誤
   才選擇投身戰場,但自己卻在無形中也成為了阿斯蘭口中的「胡亂揮舞手中的劍的人」,付上如此一切的結果
   卻還是以失敗告終,失去了奮戰支柱的他得要再次面對這他也有份種下的亂世殘局…這時曾身為他宿敵(?)的基拉
   出現在他的面前,向他伸出緩手要他協助他們一起重建這個亂七八糟的世界———無法挽回過去的錯誤,
   也沒法破開命運改變未來的飛鳥於是接受了他的邀請,為重塑這個和平的世界而努力。

   寫完了上面那一狗票的,幾近是抒情文一般的介紹文章才發現原來飛鳥並沒有什麼討人厭或是值得抓出來罵的地方,
   (要被抓出來罵的反而是那群剋扣他工時,把他扯下主角寶座的製作組人員?)
   不過再反覆深究了三遍後還是要抓他出來打打屁股。首先要打的就是你那種「逢不爽人必嗆」的氣焰態度,
   會被人說是死小孩也只能說是事必有因!嗆卡嘉莉這蠢蛋首長也沒有所謂,反正朽木就是就打一下才能成材XD
   (不過要是卡嘉莉機靈一些,發一個狠藉題發揮大鬧PLANT方面無禮對待奧普外交官的話…算了,這些都是後話)
   但阿斯蘭再怎樣說也是你的上司,儘管他之前只是個平民也罷,他現在既然是你的上司你便要表示出對上司應有的尊重,
   而不是像個少不更事的死小孩般立即反駁回去說「否」!拜託了,你好歹也是軍校出身,我也相信你會知道軍隊的規距,
   但你現在卻做出這種足以讓你被拖去槍斃的不敬行為,我不得不懷疑你身上那件紅色制服是否也是議長送你的=_,=
   還是說因為ZAFT的無軍階制比較特別,就像海涅曾強調過的「不要劃清尊卑界線」所以上司下屬就常常「打成一片」?
   (而且這對混帳上司下屬還真的用拳頭交流的:第16話時阿斯蘭送他兩記巴掌,第35話裡又多送飛鳥兩記修正拳)
   然而這飛鳥卻就是不知糗,在第31話裡作出更討人厭的行動:當因為放走史黛菈而被收監,正在等候軍法審判的他
   獲得議長出手特赦他的時候,他隨即對曾在監房裡鬧過他的阿斯蘭擺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還說「在軍隊裡看來也有認同我(這行為)的人」…嗯,他是否搞錯了些什麼了?特赦就等如是對他的認同?
   就結果論方面而言,若不是議長認為飛鳥還有剩餘利用價值的話,大概就是任由他被軍法處決吧?‾▽‾
   而且個人想飛鳥自己應該也知道自己是帶罪之身,竟然還會有這副死樣子…與之後面對露娜時的情況可謂大相逕庭。
   果然,阿斯蘭在你的眼中永遠都只是伊薩克口中的「那個平民!」嗎?

  ‧被綁在斷線風箏上的紅色騎士:阿斯蘭‧薩拉
   一直都與ZAFT、紅色及「雞冠頭」MS結下不解之緣的阿斯蘭這次又獲得了一個「女難王」的稱號:
   同時被霍克姊妹與「偽拉克絲」米亞視為戀愛目標(是嗎?),再加上正室卡嘉莉與未婚妻(?!)拉克絲,
   嗯,要用這主題來出一隻《種命運AVG》再撈一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阿!向達成「阿斯蘭的後宮END」邁進吧,兩澤!…
   呃,我又搞錯了!!身為同人女的兩澤私心當然就是要阿斯蘭配基拉,所以男性向的AVG當然是要卻下=_,=
   但那便豈不是白白浪費了一個再撈粉絲袋中青蚨的機會了?
   不要緊,就是力排眾議仆街也不要緊!去完成那他媽禁斷的「阿斯蘭與基拉的愛愛薔薇花園」吧,兩澤!

   好了,玩笑開夠了,還是快進正題吧XD
   兩年前先後經歷過喪母、喪友,喪父與未婚妻被搶(?)之痛,說阿斯蘭是C.E.年代中的悲哀角色代表也絕非誇大。
   不知道是否因為上面的經歷太SHOCK了,戰後他並沒有返回PLANT以薩拉議長之子的身份「贖罪」,
   而是甘願改名換姓留在奧普,幽幽地當卡嘉莉身邊的一個無能保鑣,眼睜睜地瞧著她被執政的賽蘭家欺負,
   連自己過去所犯下的罪被漂白,甚至因為在戰時的功績而被稱為「ZAFT的英雄第二號」也不知道。
   (那第一個英雄是誰?就是MSV裡的瘋子威亞;剛巧他也是開紅色的基恩,看來英雄就是要與紅色脫離不了關係)
   於戰後一直陷入迷惘的他在兩年後與卡嘉莉一同出使PLANT的途中目擊了戰爭的導火線:
   首先是Armory One的又一次鋼彈強奪,之後在追擊未知的敵人時遇上了要扔Junius 7下地球的恐怖份子,
   自己再次投身戰場駕駛MS,盡己綿力的結果還是要讓世界各國一起分享這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XD
   受Blue Cosmos掌控的地連於是又趁機對ZAFT宣戰,奧普被迫加盟,卡嘉莉被欺壓得只能怒不能言,
   想為自己愛人(雖然兩澤已否認了兩人的關係…)做些什麼的阿斯蘭於是又跑回去PLANT
   向之前已曾向他暗暗地招手的杜蘭朵議長投誠,而議長也順水推舟授與他FAiTH的職位。
   雖然就結果論而言其實是束縛阿斯蘭的手段,但在那一刻而言阿斯蘭乃確實地得到了他所渴望的信任。

   沒錯,是信任‾▽‾
   不論是前輯還是今輯也好,阿斯蘭仍然只是一個擁有些微自主意識的人球,哪邊會給他更強的信任感他就會飄到哪邊:
   若不是要與好友基拉對戈使他對戰爭及父親行為的正當性產生疑問的話,他恐怕會相當甘願在克魯澤的麾下賣命,
   背叛了自己父親後又從未婚妻(!?)拉克絲身上得到了另一個信念:為尋找出這場戰爭中真正的敵人而戰,
   但問題是拉克絲給他的信念是一個問號,而現在杜蘭朵議長所給予他的則是一個感嘆號;
   就如同議長授予他的MS之名「救世主」一般,他給予了阿斯蘭為自己實行正確的「正義」的信任感,
   甚至是當PLANT走歪路的時候給予他修正的權力…所以他最後也還是掉轉槍頭去「修正」ZAFT了,
   難怪伊薩克在第49話時會明言對他極不爽XD

   而讓他對議長的信任產生裂痕的開端則是在第25話,當基拉告訴他拉克絲曾被人意圖暗殺的當兒。
   當時對議長抱有絕對信任的他當然不能相信那一直都在為和平而努力的議長會幹出這種事,
   反而正是因為拉克絲在戰後沒有返回PLANT為和平而奮鬥,所以議長才要找米亞來假裝她,
   但之後令他對議長的信任全盤打碎的則是第34話的Angel Down作戰。
   他不但無法承受自己好友與及昔日戰友被打成敵人的消息,親眼看見自由被擊墜的一刻更是令他再次被SHOCK到了,
   Angel Down作戰一事讓他一直對議長的信任完全破裂。失去了值得信任的人的他於是又逃回去AA大家庭的懷裡,
   再次為了止戰而努力。也許是由舊伙伴所給予他的信任感會比較高吧?
   只是當他回去AA後又變回以往的無名紅色騎士,儘管新機無限正義滿身刀張張利但也遠不及基拉的攻擊自由來得耀眼,
   還真不知道這是否他自己討來的萬年孽…

   撇開上面的「信念論」不談,阿斯蘭另一個值得談談的就是他與飛鳥的關係。
   由於兩人有著相似的背景,(親人因遭到戰火波及而死,之後自己加入軍隊,而且兩個都是加入ZAFT,還要都很上進XD)
   相比起背負著弱者烙印而奮力為軍隊賣命的飛鳥,已經看破世塵(?),明白到戰爭Loop並不能解決問題的阿斯蘭
   當然便成為了他的前輩兼恩師,而這兩人的內心交流也就如上面所說的一般,是種命運中最值得一看的地方。
   一開始飛鳥是看這個曾經身為一介平民,甚至還曾要自己救他一命,現在卻反過來壓在他頭上的阿斯蘭相當不順眼,
   甚至還曾因為自己的獨行不獲他承認被賞巴掌,二人的關係絕對能比上多蒙與東方不敗這對動輒就用拳腳交流的師徒XD
   而讓兩人的惡劣關係開始變佳的轉捩點則是在第十七話:就像杜蘭朵議長把救世主寄託給他所說的話的翻版,
   阿斯蘭希望飛鳥能把自己手上的力量運用在好的地方去,而不是單純地為了「保護」兩字而在亂揮手上的光束步槍光束劍
   雙管裝複列位相大砲對艦刀上半身組件等等等等…由是在第十八話時儘管飛鳥嘴上是對戰略大表抱怨,
   但當面對著獲得解放的居民臉上的歡悅時他也不得不認同阿斯蘭當時對他說的說話,
   不然個人會是相當相信在第十九話時他只會在議長面前邀功‾▽‾
   不過眼看二人的關係漸入佳境(媽的,又不是在搞BL耶)的時候卻殺出了兩個程咬金:一是史黛菈,另一個則是基拉。
   儘管他倆曾在第32話裡互相拼命過,但猜不到的是他倆竟會合作把飛鳥與阿斯蘭之間的關係再次搞個一塌胡塗。

   先說一下史黛菈…其實也只能說是飛鳥自作的孽,因為「保護」的承諾他決定把史黛菈送返地連手上,
   結果除了換來軍法審判外,也換來阿斯蘭大罵他的天真…然而在這時候二人的關係仍有挽回的餘地,
   但當槓上基拉後還真的沒話說了,飛鳥吃那兩記修正拳根本就是不值;不論在公在私也好,打敗自由就是幹了正確的事,
   但阿斯蘭就是因為他自己與基拉之前的交情硬是揍了他兩拳,之前交織得好好的二人的關係也在此正式破功了。
   也難怪當阿斯蘭叛逃到AA後再對飛鳥訓示後者也再聽不進耳裡去:我現在可是依照著你之前教我的去幹阿!你還想怎樣!?
   反而是阿斯蘭你,明明就是你教我要好好運用自己手上的力量,現在你卻是把刀尖翻過來指著議長大人了?
   …那麼到底是阿斯蘭的處事不當,還是飛鳥愚笨無知,還是一切都是那個基拉的錯?這還真是天知曉。

  ‧自由要往何處去:基拉‧大和
   老實說,雖然他貴為主角群之一但個人實在想不到這位最強調整者先生有什麼好寫的…
   在此處談論他駕駛MS的熟練手腕?他選擇不殺時所抱的覺悟?還是談論他與拉克絲之間那段有如虛無一般的感情?
   …不過既然兩澤千晶小姐親口說種命運是「三位主角的故事」,而基拉也就是在這三位主角之中,
   所以個人儘管是如何百般不願也只好把基拉這個不怎具靈魂的男角與飛鳥、阿斯蘭並排一起討論了,
   而且上面所舉的題目實在很沒營養,根本不值得拿出來討論的阿XD

   故事先從兩年前的種鋼時代說起:當時正於海利歐波利斯讀書(是嗎?)的基拉因為ZAFT跑來要強搶地連的MS
   使他不自願地被捲進了戰爭的旋渦中:為了保護在艦上的朋友們,他被迫坐上攻擊鋼彈去與好友阿斯蘭對戈,
   砍了尼哥爾丟了托爾,最後與阿斯蘭在奧普外海因雙方的怨念與憤怒打成相對性毀滅…
   (說起這個尼哥爾還真奇怪,死後出場的戲份比他死前還要多,連續被腰斬十餘次也絕對是前無古人)
   險些丟了性命的他於是開始考究這場戰爭的合理性,接著他在拉克絲的手上接過了自由鋼彈,
   矢言為了尋找出這場戰爭中最該戰的敵人而再次踏上戰場,然而又在這個時候被克魯澤揭破了他那「最強調整者」的真面目,
   簡單來說,基拉就是克魯澤口中所說的「人類所渴望達致的結果」,也就是種族戰爭的因緣;
   基拉自己正是這世界的原罪的綜合體,是這場戰爭中該被真正鬥倒的敵人‾▽‾
   然而基拉並沒有接受克魯澤給他的這個答案。只見他大喊一聲「即使如此,我還是有著我想保衛的世界!」
   然後就用光束劍替克魯澤這要毀掉世界的大魔頭送終了…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了…

   在戰後的這兩年內他一邊陪著隱居奧普的拉克絲在老人與海,一邊在當「湊仔公」的同時
   一邊在繼續思考那仍未想通的老問題:到底在之前的戰爭中,甚至是在這亂世裡,什麼才是他們最該戰的敵人?
   但在這時禍端卻總是朝他頭上砸去:首先是拉克絲突然遭人意圖謀殺迫得他不得不再駕駛自由「出山」,
   接著又有親姊(是嗎?)卡嘉莉為了保全奧普而向偏幫地連的賽蘭家屈服,更要與賽蘭家嫡子尤拉結婚,
   不知道是否因為基拉瞧賽蘭家不順眼還是輪到這個他當弟弟的要跑出來挺那混帳死老頭伍茲米的所謂中立理念,
   於是他慫恿已「隱居」多年的AA眾「出山」支援他的大鬧婚場劫新娘大行動,
   事後當然是招來事主的惡評,不過他還是叫她別忘記了伍茲米那死不放棄的中立理念…

   漂亮話是講完了,但現實還是歸現實;儘管戶高一佐當時放過了AA一馬,但他們劫走奧普首長一事卻鐵一般的事實,
   一下子被打成國際罪犯的基拉與AA眾何去何從?為了貫徹伍茲米的遺志與及保護奧普,
   (沒錯,他們雖然是見人就揍的「騎牆派」,但他們的內心本位就是要保護奧普與「開國強者」伍茲米的中立理念)
   於是他就把「人質」卡嘉莉一把托下水,帶她上戰場利用奧普首長的力量去勸奧普遠征艦隊退兵!
   但這種技倆相信大家就是用腳底死皮去想也知道是沒可能成功,結果就是卡嘉莉喊陣喊了兩次都沒用,
   首長的名號敵不過尤拉的一兩句神經話語,甚至還及不上奧普軍人那「軍令如山」滿是右翼份子調調的反駁,
   其中一次還差點被流彈打中,連累一台村雨為擋子彈而爆機!
   難怪有人會說基拉只是拉克斯的劍,除了MS駕駛技術高超外就啥也不懂,像他這種人不參政是一件好事,
   要是讓他在國會會議上提出一堆白癡問題的話,阿斯哈家的臉子大概都要被他丟盡了XD
   而這兩次喊陣的結果除了只是把卡嘉莉逗哭外,AA多次的戰場亂入行為也讓杜蘭朵議長得到了討伐AA的口實,
   而惡果也在這Angel Down作戰時正式砸到了基拉的頭上:一直堅持不殺信念而搞的自己身心俱疲的他
   在飛鳥那不要命兼不省錢的拼死拼備用零件數的「山積戰法」下終於被打敗了———

   大難不死的他之後從拉克絲手上接過了新機攻擊自由鋼彈,與阿斯蘭一同協助卡嘉莉守護(奪回?)奧普後
   為了打倒杜蘭朵議長那萬惡(?)的「Destiny Plan」,AA被歸入奧普的宇宙軍之中(但那時AA好像還在大氣下耶?)
   並成為了最後決戰中的最大戰力…打倒了自視為克魯澤分身的雷(這點將在談論雷的文章中探討),
   他來到了彌賽亞的內部,與已是大勢已去的杜蘭朵議長當面對質。就像是兩年前克魯澤質問他那時一般,
   議長問他會如何收拾這個只會反覆出現的戰後殘局;兩年前的基拉沒法反駁克魯澤的問題,
   兩年後的他仍然不知道到底在這亂世裡什麼才是他們最該戰的敵人,但他仍然回答了杜蘭朵的問題:
   「我已經有了覺悟。我會戰鬥。」
   但願你真是做的到才好喔,別答應了別人又躲在奧普海邊,議長九泉下有知搞不好會三更半夜跑上來找你算帳‾▽‾

   …真是的之前明明說基拉是個沒啥好寫的「單純的軀殼」,不過還是又寫了一堆出來=_,=
   但還是一口氣寫出來後才察覺,表面上是無法觸摸之超然物的「神人」基拉的行為倒還算是有個譜:
   為了守護朋友、為了守護奧普、為了守護伍茲米的中立遺志,為了守護人類那嚮往自由的未來,
   兩年後的他背上了會反覆出現戰爭與和平的「亂世」覺悟,他選擇了為保護上述的一切而戰鬥下去。
   不過又是像上面的那句話,但願你真是做的到才好喔XD
   至於關於基拉的問題相信已經有不少人說過了;但當血淋淋地撕開了他那謬誤百出與「神人」的外衣後,
   真正的基拉還只是像飛鳥一般是個「有覺悟的人」,同樣是為了「守護」而拼上一切去戰鬥;
   只是因為雙方的立場不同、後輩飛鳥的後援會不夠大與及敵不過兩澤小姐的真意,於是飛鳥就此被捨棄了。真可惜。
   不過既然基拉已老早有了這個覺悟,那他又幹嘛在戰後就坐在奧普海邊看海看足整整兩年?
   甚至還會在第8話時親口對阿斯蘭說「到現在我們還是不知道什麼才是應該與之為戰的」?給我他媽的戰下去就好啦!
   難道他在這兩年中都是一直抱著「只要火花沒濺到自己的手上,把自己燒痛便一概不管」的心態?
   那麼你還在胡扯什麼有覺悟會繼續戰鬥之類的,你根本就不曾想過要碰這燙手山芋…
   呃,剛才還在讚他原來像個正常人,現在倒是個人親手推翻了這個結論啦。

  ‧你是Revolver Ocelot的同路人嗎?:吉伯特‧杜蘭朵
   其實他搞不好可能是整個C.E.年代中最正常的人,不過可惜他命中注定就是要輸,而且還是輸得相當難看的那種,
   不過其實想深一層的話,這位曾在孟德爾混過一段日子的基因工學學者其實只不過是個自毀長城的蠢貨罷了?
   雖然說是經過了前作洗禮,議長的誤魔化與戰敗也是大家都能預先猜到的結局(因為CV的問題?),
   不過說到底個人還是覺得這條誤魔化的道路實在是相當突尢,與議長在故事前半那滿腹城府,深謀遠慮的感覺可謂完全兩樣,
   簡單而言就是瞧上去像是被前輯的薩拉議長鬼上身了一般…

   「名字是其存在的表現;但如果那是假的話,其存在也是虛假的。」
   運用各種花言巧語把因戰火重燃而陷入迷惘的阿斯蘭「哄」回ZAFT,給予他力量與認同感,
   甚至會公然對阿斯蘭展示偽拉克絲「米亞」的事實,藉此向他宣示出自己那為達致和平而努力的熱心。
   撇開一些主觀視點不談的話,在種命運初期的杜蘭朵議長可謂絕對表現出他那「緊隨克萊茵派腳步」的風格,
   與戰後只懂得站在海邊看海當褓姆的拉克絲一派不同,他確能給予人一種「他的確是為了和平而戰」的感覺,
   要不是製作組要突出三艦同盟那「絕對正義」的話,個人是絕對敢於賭上自己的尊嚴去相信議長會一直當好人當到尾=_,=
   之後對「萬惡邪惡組織」LOGOS的轍底抗戰演說更是突顯及加深了了他那和平使者的印象,
   先別提讓人咎病其合法性的的Angel Down作戰,光是看見地連軍隊隨即紛紛倒戈投靠一點已足以說明了他的政治魅力。
   (相反地,這是證明了地連軍隊內部的向心力不足,只是由一介烏合之眾組成的「披上軍隊外皮的流氓」?
    這下子就明白為何地連會作出一堆邪惡的行為了‾▽‾)
   但之後呢?

   這裡首先要追究的當然就是視為誤魔化事件第一號,那讓各方網友為之咎病的「阿斯蘭追殺事件」。
   第一個問題就是要誅殺阿斯蘭的理由:因為對方不肯接受新機體並反被對方質問,所以就要判定阿斯蘭是叛國賊?XD
   好啦,我們知道阿斯蘭只是因為擔心好友(砲友?)基拉與他愉快的伙伴們的生死,與及對Angel Down作戰合當性的質疑
   所以才會對議長作出質問;但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之前他如此費盡苦心把這個前大戰英雄挖回來的目的
   也只不過是為上手上的籌碼,阿斯蘭對Angel Down作戰的不滿與迷惘相信也都在議長的計算之中,
   但眼見對方如此不安的時候他卻是沒有親自或是找其他人去多加勸說,安撫對方心情而反而是眼睜睜地看著他叛變,
   然後隨即掉轉槍頭要殺人滅口…嗯,這就是所謂的「司馬昭之心」嗎?

   上面的「阿斯蘭追殺事件」也可以說是他要挽留阿斯蘭這隻「半棄子」的心失敗所以要斬草除根,
   反正他手上也已經有著飛鳥與雷這兩顆好用又聽話的棋子,而之後他繼續討伐LOGOS的行動也是相當的絕好調,
   但之後令他被薩拉議長冤靈附身,正式走上腦殘道路的就正是對世界公佈Destiny Plan一事。
   Destiny Plan的基本問題將會在下面另文解說,這裡要追究的問題是他分明知道公佈這計劃必會遭到反彈,
   但他還是要一意孤行要立即實行之,還公然表示表示反對Destiny Plan的人就是全人類的敵人,
   然後立即用剛到手的鎮魂曲轟掉地連的殘兵勢力…雖然古語有云「兵貴神速」,
   而且站在一個大魔王的想法而言,面對反對份子時立即打掉幾個最大動作的角色以收殺雞儆猴之效也是相當正常的事…
   慢著,大魔王?之前明明還在讚賞他那顆為達致和平而努力的熱心,現在卻說議長是個轍頭轍尾的大魔王了?

   對因為Destiny Plan的宣佈而陷入迷惘中的世界各國不加理會,也沒有想過要再提出補元演說或是搞個遠洋答問大會
   去解答各方好友對Destiny Plan的疑問,浪費了這能再次發揮自己專長的機會之餘(別忘了他是基因學出身的),
   這種擺明車馬封閉提問之門的舉動更是只會惹來他人的反感與及招來被討伐的口實。
   這下子還在說什麼希望人民自行「由下而上認同」咧,不說明清楚而遭人痛揍根本就是自找的。
   像你這般橫蠻的人留在彌賽亞裡被炸死簡直就是上天的欣賜,不然的話你大概會像之前被你聲言討伐的LOGOS份子一般
   像隻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然後被憤怒的群眾逼得走投無路,再被圍毆至死,屍掛城門示眾吧…南無。

   不過別以為我這樣就會放過你,杜蘭朵!我可還要狠批你那一切野心所在的Destiny Plan喔!!

接:夜半挑燈鬧種命(2)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