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種》系列練靶場

夜半挑燈鬧種命(2)
文: 秋原

接:夜半挑燈鬧種命(1)
 ●說了等同沒說的女角篇
  ‧妳到底在想什麼?:拉克絲‧克萊茵
   就如褔田監督在當年種鋼完結後的訪談裡曾說過的一般,關於這個被稱為「PLANT的歌姬」的小鬼實在是無人能懂,
   而且不是只有我們這些一介「愚民」觀眾不懂,就是連製作組內部也沒人知道拉克絲的腦袋構造,
   只有褔田與兩澤這對夫婦能明白…難怪她會被人訴之為製作組的口實,也就是以最不應該最不可能的「神的存在」方式
   存在於C.E.年代的世界中;只要是製作組想她做到的她便立即會做到,不需要有任何事前顯露的準備或跡象,
   比孫悟空從石中爆出來還要神奇。而當各觀眾們大力彈劾飛鳥與露娜這對「怨偶」沒有槓上的理由的同時
   卻又沒有人質疑過基拉與拉克絲這種不知要說是一見鐘情還是莫名其妙,還是只是拉克絲要借刀的超光速急接近關係。
   果然是只要有官方的加持,主角群幹了多少不合理的真也沒人理會嗎?那麼其實當基拉在第13話裡正式「出山」時
   已經註定了飛鳥之主角位置被篡的命運?這這這…

   在此先不管後來官方替她性格上的補元(這種代言人也會有性格?),先談一下拉克絲於前作首次出場時予人的印象:
   開朗、天真、唱歌好聽、是個惹芙蕾討厭的調整者、是基拉關注的對象(因為是艦上唯一的「同類」?)、
   粉紅色的哈囉與小褲褲(!)、穿起標準服時就懷孕了(!!)、為PLANT鴿派(也可以說是她老爸)的宣傳工具、
   人民心中尊祟的「聖女」(而且對人民的影響力大得連後來的杜蘭朵議長也要搞一個假貨來穩住腳步),
   與阿斯蘭為未婚夫妻關係(才16歲耶?)…但當基拉被阿斯蘭的神盾炸飛上宇宙再會拉克絲的時候,
   那時的拉克絲已失去了上述的大部份色彩,更別提當她老爸「席格爾‧克萊茵」死後,她拖著永恆號加入三艦同盟的時候
   她已搖身一變成為一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人物,口中總是說著一些似懂非懂的話語,使三界為她所震弦XD
   然而說「三界為她震撼」絕對不是什麼誇張的修辭,而是實際從畫面上看到的表現,這一點才是最可怕的‾△‾|||
   前作時她能拉攏死不了的沙漠之虎,使ZAFT軍人喪失鬥志之類的還可以說是多謝她老爸死前為她建立的豐高偉業,
   在被打成戰犯後還有能力搞地下電台與當時的薩拉議長抗衡也可以說是她有「食過夜粥」在她老爸身上學過不少政治技倆,
   但來到續作種命運就有不少地方變得很詭異了:首先是她竟然在戰後跑去奧普當孤兒的褓姆,與基拉一起「老人與海」
   而不是立即返回PLANT協助掌政,利用她的政治魅力去預防兩年後的戰爭發生…

   好啦,前面我也說過她是「人民心中尊祟的『聖女』」,現實中查老小說名角小龍女也有「不食人間煙火」與世隔絕的歷史,
   我們的拉克絲女神會不戀權力,所以不回去PLANT執政也沒啥好驚訝的,但之後她卻在第43-44話中
   於卡嘉莉的停戰宣言中出場與冒牌貨米亞當面對撼,明明不食人間煙火的她卻在此時挺身而出表明支持奧普,那…
   還真的不知道該否說是最毒婦人心,因為米亞肆意佔用她的名前所以她便以支持奧普來反擊。
   不過說到最神的還是在第47話,當奧普明言要為了阻止Destiny Plan而出兵向ZAFT作出等同是自取滅亡的討伐戰的當兒,
   (這是站在現實戰略層面的立論;當然奧普在主角威能的加持下是無敵的,所以才能以少勝多打敗強大的ZAFT)
   這時卻跑出了一堆地連與ZAFT的戰艦加入陣列,後來還有伊薩克與堤亞哥兩人(再次)叛變助拳,
   話說個人在這裡還沒舉出搭載了大量ZAFT軍方機密及違禁技術攻擊自由、無限正義與總數絕不少於9機的德姆騎兵哩…
   (單是德姆騎兵就已裝有核動力引擎與搭載了幻象化粒子發生器這兩項違禁品,難怪會有人說議長打仗時太「君子」)
   明明在這兩年裡都是在老人與海跟當褓姆,到底拉克絲是從哪來這種影響力與財力…這已是完全跳脫父親庇蔭的範壔了。

   官方為此補元的說法是「Terminal」,一個以尊崇拉克絲為中心的人們組成的(武裝?恐怖?)組織,
   問題是這個組織到底是如何成立及資金來源等還是壓根兒沒提;尤其是財源方面,依照現時的軍武生產價格去估量的話
   攻擊自由與無限正義絕不會比老美的B-2轟炸機便宜,而且由Terminal鉒資生產的MS均搭載了大量當時為最高機密的技術,
   價錢便更沒可能會便宜得哪裡去。到底Terminal的資金是從哪裡來的呢?
   說是由奧普當幕後主腦出資當然是沒可能,而且以卡嘉莉的蠢腦袋與無能程度也別期望她能做到這點。
   這樣的話,要得到開發資金就只好問與會者拿了…
   什麼?原來Terminal是像學校的課外活動學會一般「要加入就要收入會費,要參與部份活動也要另外收費」的組織?XD
   但若真是這樣子的話又會衍生出另一個問題:就正如上面所說的,由Terminal注資生產的MS單機價格絕對談不上便宜,
   而且在這裡還沒談及開發與生產線的投資及營運費用喔,區區一介軍人真的能付得起嗎?
   更何況他們本身也有家人與自己的生活,真的會有人蠢得把自己的肚皮也賭上去去支援大家心中的拉克絲女神嗎…

   不過這個理論上是貧窮的Terminal還是成功把不少昂貴MS投產並投入實戰,而且還協助奧普打勝仗。真好啊。
   好啦,拉克絲,算妳厲害,我無話可說了。

  ‧今天我就是拉克絲!:米亞‧坎貝爾
   因為在第26話中的表現被各方網友合力打成無恥之徒,在第46話裡又因為一句英文求救字條而招來全地球圈網民的恥笑,
   最後在第47話的回憶錄(錯字百出的日記?)裡被昇格成為悲哀角色的「偽拉克絲」米亞,她的人生與星途(?)
   還真的可以說與她在故事中的表現一樣波濤洶湧起伏不定…
   先旨聲明,個人對談論她那可能比正牌貨還要大的胸部沒有興趣XD

   米亞也可以說是少有地在故事中沒犯過什麼大錯的人物,個人也只能說她這駿馬(是嗎?)錯跟一邪惡伯樂罷了:
   她本身是個平凡人,是拉克絲的歌迷,可惜樣貌不出眾之餘反而還有點衰,不然她大可以利用她那與拉克絲相似的聲線
   到酒吧賣唱,甚至是成為樂壇的一顆閃耀新星…不過還真的不知道該說她是褔星高照還是倒了九輩子的霉,
   本來樣貌平平無奇的她正因為聲線的問題而被當時剛上臺的杜蘭朵議長「利用」作為拉克絲的代替品,
   先天不良(其實樣貌這方面還是後天因素的影響較大…)的她經過後天的相貌調整後便開始以「拉克絲‧克萊茵」
   的身份成為議長的協力者,以其偶像的身份一下子攀上了PLANT的權力層面,繼續以「PLANT的歌姬」的身份
   服務PLANT的人民。

   不過人類就是一種總是貪戀權力與利益的下賤生物,當米亞一朝之下由山雞變成鳳凰,
   空有神女之外表但無神女那「不食人間煙火」之氣質的她自然是在那一瞬間被權力與歌迷(?)沖昏頭腦,
   由一開始只視假扮拉克絲為工作至為自己能成為拉克絲的替身而自豪,進而認為自己能比正牌貨更能幹,
   最後更認為自己就是拉克絲!不過她會變得如此氣焰也不是沒有理由,因為與真正的拉克絲相比她確實是更能幹:
   當正牌貨在奧普海邊當褓姆,對亂世會變成啥樣子完全撤手不管的同時米亞則是守候在議長的身邊,
   在故事裡首次出場便以歌聲平息了PLANT人民那要對地連「以牙還牙」的仇恨,
   個人希望拉克絲在前輯後該做的事她基本上也辦到了,只是說米亞是議長手上的區區一顆棋子,
   身為傀儡的她的影響力自然比不上真正的拉克絲。
   (而且拉克絲的「不食人間煙火」之程度可謂無可理喻的高;上面說到的祕密結社Terminal其實也有於PLANT裡紮根,
    但裡面的Terminal成員卻沒有把米亞上臺之事給揭發出來或是循祕密渠道告訴拉克絲知道?
    果然是忙著混副業儲錢交會費,沒有那個美國時間去留意國家大事嗎?)

   然而又褔禍相依,當戰爭逐漸步向尾昇的時候她還個假拉克絲終於與真正的,她一直所崇拜的拉克絲槓上了!
   身為區區一冒牌貨的她當然是慘敗在這位同時擁有美貌、智慧與甜美聲線的天然神女手上,
   瞬間失去利用價值的她結果就如阿蘭在離開ZAFT前對她所說的話一般,「妳也會被殺死的」,
   然而我們的杜蘭朵議長並沒有因而立即揭露出其魔王本性,而是反過來利用這顆棄子發揮出她最後的剩餘價值
   去殺死正牌的拉克絲;雖然計劃在阿斯蘭的月面戰法(?)努力奮戰下破功了,
   但米亞卻為了保護她那一直都專崇的歌星而香消玉殞,落得慘淡收場。

   不知道這是否就是身為花瓶角色的好處:因為只是區區的一個過場角色,所以沒人期望過米亞會幹出些什麼驚為天人的事,
   因此相對地就是「少做少錯」,縱觀整套種命運她也是幾乎安於本份作自己能力之內的事,
   最後的擋槍也可以說成是她這忠實歌迷為了保護自己一直鐘愛的歌星(是嗎?)而作出的行動。真好阿…
   不過是否代表個人因此可以放她一馬?就連正牌的天然聖女拉克絲我也能數出她的一堆問題,
   身為區區一個凡人的米亞要是沒有錯處的話就實在比Terminal的資金來源更不可思議XD
   那麼到底她作錯了些什麼?這當然就是她在如何處理拉克絲與阿斯蘭的關係上過份出位了。
   又是先把話說在前頭,身為一介平民的米亞當然不會知道拉克絲與阿斯蘭的婚約事實上已在基拉的亂入
   與神女的見異思遷下早已破功了,不過照理她再初次與阿斯蘭見面時會如此坦誠承認自己是冒牌貨,
   那便代表她也相當清楚自己的立場,她也應該相當清楚自己再怎樣努力都不是真正的拉克絲,
   是沒可能與阿斯蘭這貴為「ZAFT的英雄」的FAiTH開花結果的。(相對地露娜與美玲都欠缺了這種認知?)
   但她卻在第20話裡突然跑到阿斯蘭的床上搞大被同眠,這公然說一對未婚夫妻就該是這樣子…
   到底是個人太守舊了,現今女性的性觀念實為過份開放還是米亞自己在扮演拉克絲的角色上過了火位
   而忘記了自己應守的立場底線?不過若就結果論而言,這也可能會是第36話裡米亞拒絕阿斯蘭的「逃亡要請」的伏線?
   看來一個國家的精神領袖實在是太難當,沒有超人的精神力與影響力(不論是外在還是內在)也千萬別挑戰,
   在現實中流亡外地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與已故的巴勒斯坦精神領袖阿拉法特,
   個人不得不讚嘆你倆實在是太厲害了。

  ‧還是要給妳零分:卡嘉莉‧尤拉‧阿斯哈
   一直與基拉這個唯一親人(?)之間的關係混淆不清,至今個人仍不能確定她到底是姊姊還是妹妹的卡嘉莉
   也因為這段不知還算不算是血親關係的血親關係而讓二人在前輯種鋼中有機會發展成戀人關係的可能性全盤打碎。
   不過正所謂「跌到地上抓把沙」,不知道ACG的鐵律是否就是要主角群紛有異性伙伴相隨而不容許「好人」的存在,
   同為敗者的卡嘉莉與阿斯蘭二人的關係於是就有如飛鳥與露娜二人的急接近一般以極速升溫,
   最後到種命運初期當阿斯蘭要返回PLANT的時候他給了一戒指予卡嘉莉,這很明顯地是代表二人已躍升成未婚夫妻的關係了,
   但又話說在種命運撥放完畢後,負責系列構成(即是整合好各話劇本以完成一條完整的故事線)的兩澤千晶小姐
   卻在對雜誌的訪問中明言表示「卡嘉莉與阿斯蘭之間的戀情其實只是一場誤會」,這這這…
   糟糕,這下子之前描寫二人感情發展的戲份要全部作廢,而阿斯蘭送她戒指一幕就會變得相當詭異了。
   其實那顆戒指是曾在坊間流行過一陣子的「戒指糖」嗎?而且兩澤小姐甚至還會認為婚姻就要門登戶對,
   「(待阿斯蘭)成為PLANT最高評議會議長後再對她求婚吧。不做到這樣,想與卡嘉莉順利走下去是很難的。」
   原來這個就是兩澤小姐對愛情的觀念阿…那麼麻煩妳給我解釋一下,身為一介平民的基拉與身為「PLANT的歌姬」的拉克絲
   之間的戀情的合理性到底在哪裡?妳與妳夫君褔田己津央之間的婚姻的合理性又在哪裡?=_,=

   撇開這些五四三的感情線不談(這種東西居然比起研究戰史更讓觀眾著迷?),卡嘉莉從在種鋼時只是一介遊擊隊頭頭
   搖身一變成為種命運中的奧普首長。在此先不提她這空有首相之名沒有首相之權的「掛名首長」
   到底是如何撈回來的(阿斯哈家在奧普攻防時在她那蠢老爸伍茲米的自殺行為下全都炸光光了,戰後掌權的則是塞蘭家,
    把已失勢的阿斯哈家餘子扶植上去實在沒太大的實際意義…其實是如台灣的各種選舉一般,為了搏取選票而手法百出?)
   要卡嘉莉這個不曾經歷過官場險惡,甚至是有否學習過政治技倆也成疑問的18歲「野蠻女孩」去作出些什麼驚為天人
   震撼世界的舉動也實在是過份要求她了;一踏上官場隨即大力宣傳自己老爸的完全和平理論,
   而且還要不止是自己遵守(不過著實奧普也不怎樣遵守,這將在下文再述),還會跑去鄰近國家作親善訪問(?)
   順便向對方硬推銷自己的完全和平理論的同時卻又沒有實際考慮到現實情況之險峻:
   不是不想解除武裝以維持持久回平(事實上是根本不可能有這想法),而是一旦宣佈解除武裝就會隨時有滅頂之災的危機。
   這種軍事上的「恐怖平衡」與「相對性毀滅平衡」也就是現今維持世界和平的最有力方法,
   單靠奧普區區一個小小中立國(是嗎?)的發言力根本不可能勸動地連與PLANT,
   (而且別忘了地連是一個為了殲滅調整者而敢於賭上自己一切的邪惡組織,才不會管什麼「恐怖平衡」)
   但很明顯地,我們的掛名首長明顯地缺乏這種認知,也難為阿斯哈家會被飛鳥婊為「只懂得說漂亮話的家族」阿XD
   至於對內方面,上面也提到了她這首長之位實為空有其名但不具其權,奧普內部的實權實為控制在以塞蘭家
   為首的少數家族手上,儘管卡嘉莉是奧普的領導者但卻不得不仰他們的鼻息,
   什麼解除武裝與「完全和平理論」也只好當作沒聽見,缺少了天之御柱的曙光社依然繼續架設新型MS與戰艦的生產線,
   加強國防力量之餘也有份協助維持國際間之軍事勢力平衡‾▽‾

   另一個卡嘉莉的政治能力不合格的理由則是儘管她無法緊握實權,但她並沒有在檯下努力聯絡與阿斯哈家友好
   或是與阿斯哈家抱有同樣意念的家族或政客,利用他們的力量反過來拑制塞蘭家等少數家族
   甚至是藉此奪回權力…戶高一佐的事件已經告訴我們,兩年後的奧普境內仍然有著專祟伍茲米理念的人物存在,
   但我們的掛名首長卻又是明顯地沒有這方面的認知,被基拉等AA眾人強行擄走後的她為了制止奧普出兵
   卻是先後兩次與基拉一起亂入戰局跑到最前線喊陣,試問那些視軍令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奧普軍人又怎會鳥她的話?
   「我們現在的領導者是尤拉‧羅蘭‧賽蘭!」一句己經確實地說明了現今卡嘉莉在政治立場上的失勢,
   也難怪阿斯蘭在第25話裡會要求卡嘉莉返回奧普想辦法;這不止是為了保障她的安全,
   也是在該時點上最有力與最正確的做法。不過卡嘉莉正式返回奧普「想辦法」奪回政權已是第40話時的事,
   當時塞蘭家早已因為遠征失利(這可是戶高一佐犧牲性命換來的機會)及懷疑收留LOGO殘羽吉普利爾兩事
   而在政治舞台上失勢,所以與其說卡嘉莉是回去奪權倒不如說她是回去收拾殘局還比較貼切,
   正所謂「蠢蛋就是要到死才會改」,當時以君臨天下之勢歸朝的卡嘉莉自然是得到了各方面的靠攏,
   她也因而順理成章地成為奧普的實權持有者「正牌首相」,不過她又有否想過
   要是她還在位時肯在檯下努力一點的話,根本不需要待到ZAFT打到家門前她已經可以把整個塞蘭家一腳踢翻,
   奧普軍隊也因而有可能避免其有史以來的首次出征?(再打一萬次國家保衛戰也不怕,我們有最強的Terminal作靠山阿XD)

   而卡嘉莉也似乎瞭解到自己的政治技巧不夠,因而她在最後決定以國家大事為重,
   而自己與阿斯蘭的情事則先擱在一旁不管。儘管她是個「政治零分,戰技零分」的前無古人之史上霹靂無敵超級大笨蛋,
   個人仍然是衷心希望她能經一事長一智,在經歷過種種磨練後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年輕政治家。
   (才18歲就當上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不把這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實在是對不起自己)

  ‧自由的光束劍其實是伊甸王劍嗎!?:史黛菈‧路歇
   其實個人也無法確認她能否算是女主角,因為她在故事中的所佔比重及重要性實在是及不上前面三位,
   但最後還是因為她與飛鳥那一段急接近的感情而把她置入女主角之列了。交上飛鳥這男朋友(?)還真好啊,
   沒法擠入女主角之列的露娜妳便給我谷笑九泉啦‾▽‾(被大批露娜迷以蠟燭與折凳等武器追殺中)

   在談論她之前還是先簡單地介紹一下她的背景:她是地連「幻痛部隊」的一員猛將(是嗎?),
   與史汀及奧魯為伙伴以上親人未滿(即是什麼?),對指揮官尼奧彷彿抱有超越一般「上司與下屬」之間的感情;
   忌語是「死」,解決解法是抱著她說「我會保護妳」;對麥○勞似乎抱極高的怨念…呃不、這是某人的惡搞設定XD
   身為強化人的她光是用膝蓋脫皮去想也知道她的角色定位是Z鋼的「村雨四號(鳳‧村雨)」,
   而她也很忠實地去致敬這位大老前輩的豐高偉業:與「主角」飛鳥(卡謬)發展出一段超越陣營對立關係
   的感情,成為地連(迪坦斯)第一個駕駛可變駕駛移動要塞「破壞鋼彈(賽可謬鋼彈)」的人,
   最後也死在第三者的劍下(鳳為保護卡謬而被傑立德所殺,而史黛菈則是在暴走狀態下被基拉為保護飛鳥而殺死),
   在主角的懷中香消玉殞。

   好了,寫了一大段東介紹她如何致敬自己前輩的描述,那到底她又何德何能去打敗露娜穩坐種命運女主角的最後一席?
   關於她與飛鳥之間的關係其實在前面介紹飛鳥時已經說得相當清楚,在這裡要追究的是她在第50話中以幽體形態
   出現在飛鳥面前所說的一堆有的沒的,讓廣大觀眾聽得一頭霧水的說話。在此讓我們先觀看全文:
   「(飛鳥:史黛菈,妳來這邊做什麼?妳不可以來這裡的…)
    嗯,我知道,不過明天見。
    (飛鳥:明天?)
    嗯,明天。史黛菈得到了昨天,所以知道的。所以很高興。所以明天見。
    (飛鳥:史黛拉?)(編按:當時他心裡大概是在想「史黛拉妳到底在胡扯些什麼昨天今天的…」)
    明天喔…明天見…」

   網上有人猜測史黛菈話中的「明天」是暗示C.E.年代將會有第三章,個人也不敢斷言否定這個可能性,
   不過還是別扯太遠,從最基本的方面去探討這堆眼看莫名其妙的說話吧。在前面探討飛鳥的時候
   個人曾指史黛菈的這堆說話是「叫他拋棄過去的傷痛,去迎接光輝的未來」,但從根本方面去想的話
   史黛菈的說話卻是有著一個最重大的錯誤存在:身為地連強化人的她根本就沒資格去探討什麼「昨天」與「明天」!
   從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出新一代的強化人除了仍要定時進行調整外(不用吃藥改以睡覺去維持後天過強的身體機能),
   在進行調整的同時監察官有權去任意篡改強化人腦內的記憶,把不需要的記憶都抹消掉。
   受到記憶調控的他們自然藉修改記憶而讓他們能比上一代的三小強更有合作性、協調性與相互保護意識,
   但也正因為他們的記憶受到操控,他們根本就不會有任何自主權,甚至是只屬於自己的記憶!
   最好的例子就是拿漫畫《Chobits》裡的人型電腦作例證:再製作得如何精美他們也終究只不過是電腦,
   在MS DOS環境下打一句「format C:\」就能洗去他們硬碟裡所有加密不加密重要不重要的數據不留半點痕跡,
   被後天(無良)改造成「只為戰鬥而存在」的強化人就像這些人型電腦一般,沒有「昨天」也沒有「明天」,
   無法掌握自己記憶的他們,能掌握的也只有「今天」罷了!這還真的真正的「今天不知明天事」,
   因為當他們的「明天」變成「今天」的時候,變成了「昨天」的「今天」到底仍否存在於他們的記懷中還真是不得而知。

   有人說史黛菈擁有「昨天」,能追求「明天」的原因是因為她從不斷戰鬥的輪迴中給解放出來,
   但根據個人從以上論據所得出來的結論,一個只能活在「今天」的人恐怕連昨天吃過些什麼也不知道XD
   其實自由鋼彈的光束劍是伊甸王劍吧,基拉?只有被伊甸王劍砍斃的人才能從萬物的束縳中解脫出來成為至真至善的存在,
   不過話說直至史黛菈逝去的那一瞬間她還是希望飛鳥能保護她咧(又或是她要保護所有她熟悉的人)…

 ●雜七豎八的花瓶配角篇
  ‧一顆老鼠糞壞了一鍋粥:雷‧札‧巴雷爾
   最初看見動畫表現上還只是以為他是個陪尼奧大玩假NT能力的小閒角乙個,
   而隨著「尼奧=穆大叔」這一點開始成為既定事實的時候(雖然我仍然不想承認),他的身份底牌也正式揭蠱,
   而結果就正如大家單靠之前的片斷影象及配音去推測的一般:他就是前輯的最終大魔頭‧拉‧烏‧克魯澤的複製人!
   本人也只能說褔田旗下的製作組創意有限,除了不斷致敬和翻炒外便無法為觀眾帶來新的驚喜…
   而也正因為他是克魯澤的複製人,所以最後安排槓上基拉的也是他,結果之前大力炒作的命運vs攻擊自由也變成了芭樂…
   好啦,若他能好好地去扮演克魯澤的身份,與基拉的攻擊自由合力上演一場精采的戰鬥再壯烈仆街也還算值回票價,
   但個人卻完全沒想到基拉竟然只是以一句「你不是他」就把雷的內心價值觀整個打碎兼被秒殺(?),
   更使他會為了自己的「未來」而向一直對自己寵護有加(?!)的杜蘭朵議長開槍…
   那麼他本來的「未來」是什麼?儘管他的人生就正如劇中所言,只要依著議長為他安排的「劇本」所行走便可,
   但在他跟隨議長的日子裡他已意識到自己是個沒有未來的人,因此與其繼續像克魯澤般在詛咒自己身為複製人的命運,
   他倒是選擇了把自己的生命獻給議長,為了完成議長的夢想「Destiny Plan」而努力;也便可以說的是,
   雷應有的「未來」就是沒有未來的未來…好像悲哀了點吧?不過這也是他在第48話中自己對飛鳥親口承認的。
   若依照這原本設定演下去的話,相比起最後為了反抗自己命運而決定要讓全宇宙人陪他一起下地獄的克魯澤大魔王
   將自己的生命無償地奉獻予新大魔王杜蘭朵議長的雷可說是更適合飾演「無力回天」戲碼的悲哀角色,
   但多年來他對議長的信任卻還抵不上宿敵(?)的一句無心插柳,結果就如標題所言「一顆老鼠糞壞了一鍋粥」,
   也難怪他會於開槍打議長後痛哭並說「對不起」:因為他根本就不想開槍,只是他的手槍突然走火打到議長而已XD
   話說回來,難道說基拉比《Monster》裡的約翰更強更神?就是強如約翰也得要花唇舌與時間去入侵別人的內心弱點,
   使別人成為自己的傀儡,但基拉只要說一句話就能使雷殺議長…這到底是什麼跟什麼了?

  ‧到底妳是情歸何處?:露娜瑪莉亞‧霍克
   說句老實話,雖然在撰寫時個人是強烈希望把她擺在女角篇那裡說的,
   不過也是老實說,以她在故事中的表現實在是不夠格去問鼎女角寶座=_,=
   先來一些基本資料(小道?):她是個實力、槍法與其身上紅衣制服不相稱的菜鳥機師XD
   初期與飛鳥的關係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37話後變成互舔心靈創傷的怨偶,
   本來個人也相當期待成為戀人(?)的他倆之後會有如何的發展,
   不過不知道是否因為製作組在前面玩太多了,於是在故事後段就要落雨收柴,
   二人的戀情直到最後還是停在「飛鳥要保護露娜」的階段而未能更進一步,可惜。
   而她最讓個人咎病的一點是,在第50話時飛鳥正因為阿斯蘭攻擊露娜的脈衝而與他打得火熱,
   她卻在此時衝進二人之間,而且還要是擋在飛鳥的面前保護阿斯蘭…
   首先說說在公方面:拜託了,在此時點的阿斯蘭已經是她的敵人!
   然後是在私方面,一來正如下面說美玲時會提到的是,
   她對阿斯蘭的愛慕其實只是停留在「對ZAFT的英雄的崇拜」一點之上,
   但同時她與飛鳥之間的關係已經不止是一般的好朋友!
   加上再怎樣說也好,阿斯蘭也是(曾經要)累死她妹妹美玲的元兇,
   難道說因為她能夠原諒飛鳥,加上她知道自己妹妹沒死的消息,所以她能夠原諒阿斯蘭?
   但這樣說不就會與在公方面相衝…為了一個自己崇拜的偶像而拋棄男友,這這這…

  ‧雞肋的強化人x2:史汀與奧魯
   雖然身為史黛菈的伙伴,但他們的戲份並沒有因而增長,
   而他們之間的互動戲份也少,感覺上反而像是硬湊起來的三人組,
   什麼「比上一代的常夏三兄弟還要團結」的設定也只好當作沒看見XD
   而製作團組也似乎察覺到這點,所以便讓他倆無用角色早死早著,
   先是在第28話裡發便當給奧魯,然後在第32話裡找村雨隊解決了史汀,
   只是不知道史汀是否太常接近尼奧而被傳染了不死體質還是我們的兩澤小姐高抬貴手,
   他最後還是撐到第38話,完成了他要開毀滅鋼彈的心願才下地獄=_,=
   雖然是可喜可賀的一件事,但他倆會不會未免太悲哀了些?
   感覺上就像是為了湊夠「三」這個數字才把他倆與史黛菈擺在一起而已…

  ‧為了出場,就是再無厘頭也甘願!古雷豆!:金銀雙煞
   先旨聲明的是,金銀雙煞所指的是伊薩克與堤亞哥這對「難兄難弟」,絕不是水銀燈與堤亞哥這對網絡夫妻檔XD
   至於「阿銅」志保仍然只有當佈景板的份兒,所以論外=_,=
   個人說他倆是難兄難弟絕對是沒錯:上一輯戰後兩人都犯下軍法正要拖去審,
   幸得議長大人有大量放過了他們,伊薩克更因而可以在評議會裡坐了一陣子;
   來到了種命運二人繼續搭檔,他倆更是阿斯蘭會回到ZAFT的關鍵之一,
   只是之後呢?他倆除了一百零一個戰外,還有幹過什麼大事嗎?
   安魂曲足止作戰沒成功,最終戰役時更是突然來個無厘頭陣前叛變,
   前一刻嘴上還在說要揍基拉與阿斯蘭一頓,下一刻卻是跑去與他們並肩作戰,你們倆的腦袋到底是啥構造的阿…

  ‧西川貴教,你今天又沒吃飯了?:海涅‧威斯坦弗斯
   被某人謔稱為「只為了那一句經典台詞而存在」的CV西川第二,
   在故事中曾有看到他與阿斯蘭的對手戲;本來個人還相當期待他能活久一些,
   跟阿斯蘭多串串門子才去領死的,結果他還是平了上輯米蓋爾的紀錄:
   這一話出場,下一話立即戰死,什麼也沒有留下XD
   雖然他哪時戰死也沒有關係,但他戰死的方式說難聽些根本就是亂來…
   既然身為FAiTH也便代表他是擁有相當實力的MS駕駛員,
   而設定中也有寫他是少數能捱過前大戰的ACE,但他竟然會為了狙擊基拉的自由而忘記了後方的敵人,
   然後被史黛菈的大地MA形態從後腰斬戰死,這這這…
   西川你還是快些給我滾回去MSV吧,正傳故事對你來說實在太危險了‾▽‾

  ‧飛鳥的兩位朋友?:維諾與尤蘭
   不好意思,我真的差點就忘記了他倆的名字,因為他倆的戲份實在薄弱得不可理喻…
   既然兩位設定上身為飛鳥的好友,那便該去與他有更多互動才對,
   但結果他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便只有「要不把救世主的電線拔掉幾條看看?」一句,
   本來大有發展機會的設定都被白白浪費了…
   最後更淪為專門用作恭喜飛鳥凱旋歸來的佈景板的路人甲乙x2。

  ‧死不了的大叔:穆‧拉‧褔拉卡/尼奧‧羅亞諾克
   真的說句老實話,個人實在想不懂製作組為何要收掉穆那份快要吃到嘴邊的便當
   強逼他以另一個身份繼續在種命運的世界中活下去…
   若說是他這個角色仍有利用及發展價值則另作別論,改名換姓裝死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
   但問題是尼奧這廝出場時卻是個過去記憶被封閉的人,這樣等於是斬斷了與前輯穆的關係
   變成了另一個獨立發展的人物。這下子倒夠詭異了,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要還他頭盔的呢…
   結果他不死的理由就是在最後五話揭曉:一來是為了要替他翻案、要他再次賠上性命、
   要他再次挑戰極限,要他「重考」再開MS去擋一次陽電子砲!
   而另一個「可能的」不死理由就是要撮合回瑪琉與穆這對上輯沒完夢的「大人情侶檔」,
   但除此以外他不死的目的呢?撇去了「身為強化人三人組的頭頭與監察官」這個設定,
   他在故事中的發揮能力幾近乎零,說穿了就是個對白較多的活動佈景板!
   唯一讓人最有引象的就是他拿來欺騙飛鳥小朋友的「假大人約定」,
   之後在第32話裡飛鳥沒有因而砍了尼奧的Windam實在可惜…
   只能說粉絲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為了撮合情侶就連死人也要挖出來送他賢者之石讓他復活;
   換個方向想的話,若是要撮合回瑪琉與穆的話,把瑪琉弄死就可以讓他倆在天國再續未了緣了?太古雷豆了是也XD
   小人閒居為不善,大概就是指這個吧…只是又話說回來,他到底是為啥而活著的呢?

  ‧愛可以讓人捨棄一切:塔莉亞‧庫拉堤絲
   因為PLANT的婚姻政策而被迫與戀人杜蘭朵分開,但之後仍然與前者維持著曖昧關係,
   因而被個人懷疑是「紅杏出牆」的有名艦長乙個。還好她的指揮能力比起畏首畏尾的瑪琉要好上太多:
   要打就打,打時絕不手軟,不然我一定會懷疑她這Minerva艦長的位子其實是靠床上功夫掙回來的=_,=
   不過話說回來,她的指揮能力其實又好哪裡去了?在第16話裡面對著30+1的地連MS大隊突擊時
   竟然只是派了飛鳥的脈衝與阿斯蘭的教世主出擊…好啦,因為對方全都是空屬性的Windam與混沌
   所以不懂飛的薩克隊就不能出場耍帥,但塔莉亞並沒有像第12話中把兩台薩克擺在甲板上當防空火力,
   而是直接扔他們去坐冷板凳!然後待到奧魯的深淵出現再派它們進行水中戰!
   先不提薩克不擅水性,在水中拿實彈兵器與「海霸王」深淵纏鬥根本是找死的問題,
   艦長妳好像忘記了自己還有一艘僚艦喔?而且它還是ZAFT的潛水艦,還搭載了擅長水中作戰的兩棲MS!
   難道是因為妳知道它們出場只有被轟爆的份兒,所以便置僚艦的運用性於不顧?
   再說雖然古恩與佐諾是兩年前的舊式機,但再怎樣說都一定會比妳那兩台旱鴨子薩克有用吧?
   (後來翻查了一下第二話,發現薩克戰士與薩克幽靈在素體狀態下也能於Armory One中與被奪的三台鋼彈展開空中戰…
    明明有飛行能力卻不派出來協助飛鳥與阿斯蘭?艦長妳現下是在混我嗎!?)
   而且之前還在讚她有比瑪琉更佳的指揮才能,但在第34話與第42話裡兩次對上AA都並沒有先發制人,
   第34話的Angel Down作戰還因而被另一位ZAFT軍官吐糟,更別提在第50話裡被AA反將一軍用「腦天直擊」擊沉的糗事,
   到底妳是何德何能混到FAiTH的名銜了…最後在第50話裡跑去陪杜蘭朵一起死在彌賽亞裡是很淒美沒錯,
   不過妳好像忘了自己的丈夫與兒子喔?為了自己的情人而甘心讓自己的丈夫與兒子承受喪偶喪母之痛,會不會太無情了些?
   難怪她最後還是要把自己的兒子交託給瑪琉…不過,妳的兒子到底是住在哪裡了?
   而且連地址也不給就駕鶴西歸了,要瑪琉怎樣去探妳的兒子?…
   難怪有人說愛情是麻木的;麻木得連自己的地址都給忘了,也難怪在「頭七」時家人要大搞招魂!XD

  ‧又一個愛情白癡?:美玲‧霍克
   又是先旨聲明,她不是中國或是中華民國XD
   一直以來她也只是當通訊員的份兒,與其姊露娜為隱性情敵關係,可惜這點並沒有機會發揮XD
   不過與抱有崇敬之心的露娜不同,她會私下去查阿斯蘭的資料,
   在第36話裡更是明知會自找麻煩也要犧牲色相幫助阿斯蘭擺脫守衛的追趕。愛情果然是麻木的阿!
   不過她能發揮的劇份便到此為止,畢竟她不像阿斯蘭一般有留在三艦同盟裡的理由;
   如果說是要守護愛郎身旁的話還算是理由,問題是在動畫中完全看不出她有這個動機,
   而我們的洗腦大神拉克絲也不曾贈過她一項兩項…(不過卡嘉莉曾有委託過她便是了)
   而第49話裡對自己姊說的那句「難道誰才是真的也分不出嗎?」更是看不出語理何在,
   該不會是有人在趁她睡覺時替她開刀,在她腦袋裡埋了制御晶片吧?
   唯一值得研究的就是她那恐怖的調整者體質:身為區區一介文職人員的她
   在第37話裡與阿斯蘭一起乘坐古夫烈焰型被命運捅爆的時候她根本沒有綁安全帶,
   之前還會在古夫的駕駛艙裡晃來晃去直喊苦,理應傷得比阿斯蘭重很多甚至直接事故死的她
   竟然比身為軍人的阿斯蘭更早復元過來…
   其實妳是弗拉卡家的私生女吧!?不然妳從哪來的不死體質?!!?

  ‧阿瑟
   除了「Isolde開火!」與各種火器上膛、發射相關句子之外
   他還有什麼留下給我們呢…

  ‧可惜不是魔界天使:羅德‧吉普利爾
   比故事後期的杜蘭朵議長還要蠢的大奸角乙名,純粹是個用來讓觀眾牙齒癢癢的角色:
   地連的邪惡核心人物,永遠站在後方指揮一切,有事時卻又是最先為自己鋪定逃跑的後路,
   某程度上倒是個值得讓各位政客與企業高層參考的人物?‾▽‾
   只能怪C.E.年代容不下他了,下輩子投胎當回你的真邊莉佳吧XD
   (真邊莉佳是誰?就是遊戲《魔界天使吉普利爾》的女主角)

  ‧可能是治牙齒癢的良藥第二:尤拉‧羅蘭‧賽蘭
   他似乎是某位惡搞界名人的惡搞對象?與卡嘉莉一樣是個「政治零分,戰技零分」的前無古人之史上霹靂無敵超級大笨蛋,
   也難怪他會喜歡黏住卡嘉莉不放,因為是同類嘛‾▽‾
   但與卡嘉莉剛巧相反的是,當卡嘉莉的愚笨獲觀眾姑息的同時(主角群的威能?)他卻被各方網友罵得幾乎一文不值,
   而這種分別也忠實地反映在故事中:他舉手投足除了衰就是蠢,做事彷彿完全不經大腦,難怪會被冠以小丑之名XD
   不知道這是否就是「銜著身為政客的父親的光投身政壇」的原罪?只是相比起擁有偉大理想(?)的卡嘉莉,
   務實短視的他卻是較得到個人的賞識,也許是比較接近現實吧?只可惜C.E.年代並不是個會讓正常人能輕易活命的時代…

  ‧「好極有限」的「好人艦長」:戶高一佐
   證明日本軍國主義「為君而死」觀念仍存在於社會中的最佳人證。
   雖然在故事中是悲劇人物但也要抓出來罵:先來劈頭一句就是「建御雷神並不是你的玩具!」,
   又話說古人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甘心被敵人踩在地上當戰俘十餘年,為了復國復仇甚至甘願為吳王夫差嚐糞,
   現在只不過是卡嘉莉未成氣候,你就要對自己討厭的奧普掌權者賽蘭家大呼小叫,
   還把劫婚場的AA及自由當成是奧普真正的領導人一般敬禮!天,你這下子是要密謀顛覆國家不成?
   也難怪卡嘉莉在奧普會無一立足之地,空有首相之名沒有首相之權之餘還反被賽蘭家扯著鼻子走:
   除了是她那蠢老爸伍茲米為了自己的高尚情操,在自爆初島時把下面的臣子們都一起拖去陪葬,
   死不了的遺臣們就都是像他這種動輒就不滿現狀,不懂得啥叫作「小不忍則亂大謀」的短視蠢人,這這這…
   要是奧普的政壇黑暗得如1930年代的德國一般,第一批被暗殺的亂臣賊子就一定是他們。

  ‧比某位律師多了兩句台詞,真好阿…:真由‧飛鳥
   什麼?為什麼連死人都要抓出來罵?
   這當然了,身為飛鳥最重要的回憶對象之一及前期推動力的她竟然只是個佈景板…
   先不說在最終話飛鳥「通靈」時她沒學史黛菈般贈自己大哥一兩句,
   就算是再搞瘋狂一些,在飛鳥的夢中以妄想Scene出場或是像上一輯最終話的芙蕾般搞個自說自話也罷,
   但她在劇中的對白卻是以五隻手指就能數出來,還要是連哈哈笑聲也算進去!
   明明是個有機會發揮,說明飛鳥參軍、爆種及行動理由的她卻只有這種水平,
   該不會是因為CV與露娜共通,所以台詞都被搶走了吧?

接:夜半挑燈鬧種命(3)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