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分類

夜半挑燈鬧種命(4)
文:秋原

之前花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去完成首篇動畫評論「夜半挑燈鬧種命」(1﹣3),在此得先多謝各位肯花時間去啃這篇觀後感文。
不過在完成文章後發現其實還有一些問題是想提出但卻沒有寫在裡面的,因此便趁機獨立出來拿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了(笑)
相比起之前在「夜半挑燈鬧種命」裡的拉七雜八,今回會較集中地分析在種鋼與種命運裡的部份沒人提卻又值得拿出來說說的數個題目,還有替之前在觀後感文裡也提及過的「Destiny Plan」題目作一個補充。

全人類反調整者,有可能嗎?戰爭起端的探索
一場戰爭的形成其實是有著各種活躍在檯面上檯面下的遠因、近因及誘因,隨便把一場現實戰爭的成因拿出來寫也能拿去著書賣錢,這些當然不是一個空想科幻(Science Fiction,下稱SF)戰爭作品應有的規模(雖然有也沒差),而我們也不會去期望有哪個「超人」能搞出這般複雜的世界觀,因此當作者構思SF戰爭作品的世界觀時會難免地把戰爭的起因單純化,以方便接下來的故事主線安排。
而在種鋼(即《機動戰士Gundam Seed》)與種命運(即《機動戰士Gundam Seed Destiny》)的世界觀裡,導致戰爭誘發的是自然人與調整者之間的「種族衝突」,而導致種族衝突的原因是S型及S2型流感所引發的瘟疫,與及由歷史上首名調整者:喬治‧葛倫被殺一事所引發起的爭端。

在正式開始探討問題時先開個小差,據聞監督褔田己津央是因為受到了美國「911恐怖襲擊」的影響而確立出C.E.年代的戰爭成因,不過911的(表面)中心起因可是部份激進穆斯林(伊斯蘭教徒)視美國為邪惡軸心,理應誅之,因而以恐怖襲擊的方式向美國政府展開天罰,感覺上與種族衝突完全沾不上邊。若說是由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種族衝突(不過其實卻是領土問題)引伸出來的話也許還比較有說服力…
不過雖然說是「種族衝突」,不過在故事裡的大部份時間都是由地球連合軍方面的自然人以猙獰的臉孔大喊「為了藍色而潔淨的世界而戰」然後就對以調整者為首的PLANT殖民星群狂扔核彈雨,身為對立者的調整者方面卻總是擺著一副受害者的嘴臉不予以還擊,只是閒來無事就找個激進薩夫特軍人一邊哈哈大笑一邊狂殺投降的連合軍人,觀眾不但不會覺得他的行為過份更會覺得他做得好。
這種一面倒式的演出狀況感覺上完全不像是種族衝突,反而比較像是種族屠殺,而且是自然人對調整者實行的單方面大屠殺…
相比之下調整者對自然人的大規模虐殺也只不過是一兩個高層瘋掉,像最有名的「反自然人先鋒」薩拉議長最後力排眾議強把創世紀的砲口對準地球,而後繼者杜蘭朵議長則是為了確切地執行Destiny Plan而以武力鎮壓反對派,在某程度上他倆其實都是好好先生一名,至少比起連身為同仕的歐亞連邦也照輾不誤的地球連合軍來得合情(但當然是不合理)。

話說回來,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自然人會如此極端地仇視調整者,憎恨到要把他們一個不留地殺光光的地步呢?
在地球連合境內(即地球)沒有一個像拉克絲/米亞般能安撫人民極端情緒的「明星」(這裡說的不是一般的明星,而是擁有非一般影響力的明星政客;台灣的馬英九應該就是這類)存在是一個原因,而另一個原因則是受到了於地球紮根的反調整者主義組織「Blue Cosmos(蔚藍宇宙,下稱BC)」所宣揚之理念的影響。
BC首次於種鋼裡出場時是一小隊武裝份子向「沙漠之虎」安德列‧巴爾特菲德發動突襲,予人的感覺是個正牌的極端主義武裝集團,是阿爾蓋達等恐怖主義組織的同類。而根據種鋼年表裡對BC的描述,它是一個反對基因改造技術流通,並以保護環境為主要綱要的激進組織。簡單而言就像是在現代會突然拿小艇去跟捕鯨船衝撞的激進綠色和平成員。

到現時的討論為止,BC都只不過是個名不經傳的正統小型反調整者武裝組織罷了,不過它在地球發展的速度還真是無可理喻的廣和快,才不過兩年時間不到就能把地球上幾乎所有的自然人都收歸旗下(爆)
在現實中的恐怖份子能擁有不亞於軍隊的戰鬥力,激進環保組織的過激行動會迫使政府讓步也不意外,但以BC區區一個小組織竟能隻手遮天控制大西洋連邦及地球連合軍就真有夠稀奇。
在上述提過的種鋼年表裡,在BC背後資助他們的「大財主」是亞茲萊爾財團,而來到兩年後的種命運更「換主」成為聯邦性的軍事產業複合體「LOGOS」。
不要以為因為有大財團在後支持他們所以能隻手遮天也就理所當然,別忘記亞茲萊爾財團與LOGOS成員都是那些身家以億計算的超級富翁,他們竟會寧願支持這些沒有明天可言的反調整者行動也不先一步支持有利可圖的基因改造技術?
亞茲萊爾財團的領導者(其實他是不是財團的領導者也值得相確)姆魯達‧阿茲萊爾還比較好解釋:才三十出頭的他在小時候被調整者欺負,因而使他打從內心裡產生出討厭調整者的想法。說他記仇還真是記得有夠久的,但他被欺負了竟然不會怨自己為什麼不能成為一個調整者,反而把怨恨投射到欺負他的調整者身上,而且還能因而努力上游,掙到了權力才再向調整者進行報復,果然就是君子報仇十年未晚。
然後就輪到LOGOS,裡面的活躍幹部除了羅德‧吉普利爾這個年輕人外大多都是踏入了黃昏年頭的老人家,每個不是一頭白髮就是滿臉皺紋,從外表保守估計都已踏入花甲之年了,在這個年紀還能致力投身於商界及反調整者的浪潮中,他們還真有夠努力的。不過正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四十年前還是基因調整大流行,調整寶寶趕潮流的時代,當時已擠身富豪之列的這群人們正值壯年,難道他們也不曾想過要搞一個調整者寶寶來趁熱鬧,順便找個有能者繼後香燈?更別提調整者嬰兒潮其實早於C.E.16年便已開始在地下流行,諸君之中也恐怕難免會有出生於該時代的第一世代調整者或是藉提供基因調整技術賺錢發達富甲一方的家族後裔,現在竟然能這般同心合力支持BC份子擠身軍政之壇,進而指揮軍隊向曾經身為自己「金主」的調整者一族發動殲滅戰,只能說他們那「捨棄的勇氣」還真了不起。

上面的說法大家可以看看便算,不過這也代表著當時地球(甚至說正統一點,是大西洋連邦甚至是美國境內)並非能像故事裡的描述一般能由上層頂導到草根人民都能一致認同BC那股反調整者的激烈熱情;商人為的是利益,政客為的也是利益,為了賺錢而在經濟上支持BC進行恐怖活動不是沒有可能,但會真正地為了一口氣而敢與調整者這座大金山對著幹的恐怕就只有BC與因妒忌而牙齒癢癢,只能打打嘴砲的昇斗小市民罷了。

名自的正義?唯一的正義?絕對的正義?談C.E.年代的「正義觀」
在過去的鋼彈動畫裡,與主角陣營敵對的對方勢力總會藉著各種畫面描述而醜化成明顯的歹角:像吉翁為成就不列顛作戰就層殺了以億計算的平民,迪坦斯為鎮壓反地球聯邦運動而出動G3毒氣肅清殖民星,F91裡拉夫迪西亞的武器之一「血滴子(又譯巴克)」更是說明了是屠殺人類用的兵器。
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這種正邪分明的簡單分野逐漸不為時代所接受,取而代之的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吉翁有0083與MS IGLOO,迪坦斯也有AOZ這種「辯護作品」,在別人眼中明明是邪惡的行為,在他們眼中卻其實是「為了貫轍自己本身的理念(正義)而實行的行動」,你瞧不過去是你自己的事,大家有大家各自相信、認同的正義,不滿意的話就拿來對撼瞧瞧誰的正義較「硬」,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一句就此產生。
在C.E.年代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一樣依舊存在:在種鋼第50話,拉‧魯‧克魯澤與基拉戰鬥的時候就道出人們各有自己相信的正義,「(對於自己)不懂得的就逃避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就是因為這種對他人理念(正義)的不認同,戰爭因而爆發。
不過事實又是否真的如此?儘管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大家有各自所認同的正義,但這些「正義」在一般人的眼中又是否正確?

關於這種「各自的正義觀」其實在之前的評論文裡也有提及過,不過在這裡得要先說一個大前提,就是「要以一般人所認知之道德標準作依歸」,即要摒棄因為對某個勢力的認同、憐憫或不滿而產生的對其理念的錯誤解讀,而是以一般人的常規中立角度去審視之,因此雖然個人曾說過很想替地球連合軍抱不平,在此也只好忍痛割愛了。
而事實上地球連合軍的理念(正義)其實就是BC一直提倡的反調整者主義,說得更白的就是「所有調整者都全給我去死」。不用說偏坦哪個勢力,這種明言要對調整者實施種族滅絕的論調壓根兒想也知道是完全違反人類生存權利的下下之策,而他們實踐的方式更是絕對令人髮指:開戰後二話不說就不顧和約上之禁用核武條款向PLANT淋以核彈雨、強迫一般平民為軍隊勞役大興土木、把無家可歸的孤兒或少年犯非法改造並當成「生體CPU」使用,以新兵器向跟薩夫特投誠的歐亞地區展開屠城行動,這些行為在一般人的道德觀下都知道是極惡非道的橫蠻行為,會有人認同實在是無稽之談。就是說這些行為是貫轍自己本身的正義而實行的行動,首先也該會遭到國內反戰人仕的大力反對吧?
相比之下PLANT方面真的好上許多,若不理會後來當權者的突然發飆的話。像上面有提及的薩拉議長就曾強調過調整者是優越於一般自然人的「新人類」,最後更甚至為了肅清自然人而要以創世紀直接攻擊地球;之後上任的杜蘭朵議長則妄想要以Destiny Plan的高壓控制方式阻止人民萌生不滿及反撲思想(關於這點會在下面的文章再談),而為了實踐Destiny Plan他甚至把反對計劃的人稱呼作全人類的公敵。
眼看上去兩位議長的理念都顯得比地球連合軍(或BC)的「正義」顯得高章不少,不過事實上二人的行為也是不為一般人所認同:「新人類」這個觀點早在初代鋼彈的基連‧薩比口中說過了,以此進行延伸解讀的話其實就是一種種族歧視,因此薩拉議長最後選擇向地球肅清的行為其實就是種族滅絕,只是因為前面對自然人的反面描寫所以才顯出他行動(實踐正義)的正確,事實上他與地球連合軍只不過是一丘之貉。至於杜蘭朵議長,因為文章編排的問題在此先不提他的「正義核心」Destiny Plan,但從他最後視反對計劃的人作全人類公敵一點不能看出他是把自己的理念強加到別人的身上,而更大的問題是這個理念本身就是錯誤的,教人要怎樣去接受、相信?雖然有點以偏蓋全,不過,本來還算不錯的PLANT的正義(爭取殖民星獨立,保家衛國或討伐LOGOS等)就這樣被這兩位當權者搞砸了。
至於負責帶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一點的克魯澤,他本身的理念(正義)說穿了其實就是因為其對自身所受命運的不滿而要對所有人類作出報復,說得更直接的就是「因為自己本身的怨念而要把所有人都一起拖進地獄」,這種因為自身扭曲的理念而出現的滅世觀雖然不能說是錯誤,但並不代表就因而得會讓世人所接受,尤其是當這個滅世觀是因為他對自己本身命運的不滿而衍生出來的,要別人怎樣認同?

然後就來到奧普方面,關於她的「正義」絕對中立理念之前也說過了,儘管並沒有足以支持理念實踐的本錢,但至少在其本質上並沒有什麼會像上面地球連合軍或PLANT般會惹人非議的地方。也許是個人之前也批判過了,所以才會在這裡對它手下留情吧。
不過它的最大問題也就是沒有實踐「正義」的能力,要知道中立國不是單靠當權者說句要中立就能中立,而是需要在宣佈中立的情況下建立起足以維持國家中立的基礎,簡單來說就是要讓有意侵略中立國的國家知難而退。維持中立的方式除了增加國防等守備能力外,與鄰國邦交建立友好關係(說更明白一點,是戰略性伙伴關係)也是一個辦法,偏偏奧普的中立理念就是對國外事務不聞不問,雖未致於鎖國般極端但也是不會主動與其他國家建立外交關係(直至種鋼後奧普才開始有意與外國邦交),變成一旦遭別國侵犯時無法向外國求援,加上本來奧普就是個小國,就是科技再進步能容納的軍力也是有限,結局就是造成了國家的「正義」吹彈可破,明明有理想卻沒有足以實踐並貫徹的能力,若不是有拉克絲的三艦同盟當門神恐怕早便被滅了。
不過說到這裡大家也不難發現,雖然奧普的「正義」是空談理想但卻無法實踐的玩意兒,但相比起地球連合軍與PLANT當權者(與克魯澤)他們那些以常人道德觀念而言是錯誤的「正義」相比其實已經是相當正常,會在故事中被強調及推崇也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但我們之前不是在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嗎?就連負責說出這句話的克魯澤他本身所相信的「正義」也被常人的道德觀所否定,左刪掉一個右又刪掉一個,最後唯一有公信力與能夠獲得人民認同的理念(正義)正就是奧普的中立理念,於是奧普就成為了C.E.年代中「唯一正義的正義」,什麼地球連合與PLANT其實都只是邪惡軍團甲乙…呃,這些就是所謂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正義」嗎?

其實在C.E.年代裡「唯一正義的正義」並不止奧普,上文提到的「拉克絲的三艦同盟」在故事裡也不止一次被推舉成C.E.年代裡正義的代表、不、在地位上它的理念(正義)甚至比奧普的中立理念更崇高(因為就連奧普首長卡嘉莉也認同並相信),說它是C.E.年代的「絕對正義」代表絕不為過。
拉克絲的三艦同盟所抱持的理念(正義)是什麼?雖然照畫面表現來說是「要守護人類的未來與自由」,但事實上這理念竟然是一個問號。三艦同盟所抱持的理念本體就是出於拉克絲‧克萊茵的一句說話:到底什麼才是我們在這場戰爭中該戰的?
「什麼才是該戰的」,聽上去好像很玄很虛無,但其實只是一種很簡單但也很難的東西。而諷刺的是,說出這個答案的竟然又是那個在上文被否定自身信念正當性的克魯澤:「比其他人更強、比其他人更走在前頭,比其他人更站在上面」「競爭、忌妒、憎恨,互相啃食對方的身體」,人類自身的競爭心理,對現狀、他人的不滿、憎恨,正是構成人類之間戰爭不斷的主因。無分貴賤,不分種族。
這種東西單憑說話當然是很容易明白,而我們也瞭解解決的辦法,但問題是要解決它並不容易。要解決人類之間的爭端,得先從如何弭消人類本身的鬥爭心上下去,讓人們學習接受、互信等美德,不再爭持於忌妒、憎恨別人,不信任、不認同對方的理念…說出來是很容易,但要怎樣入手?從哪裡入手?這是從古希臘至今逾數千年來眾多哲學家仍在考究的問題,要解決它實在是談何容易。
三艦同盟(甚至是拉克絲)會找不到解決的方法並不意外,但問題是他們竟然連這個「該戰的事物」也找不到,在戰場上尋尋覓覓,最後打敗打倒的還只不過是發動戰爭的那些人們。相比之下雖然奧普的中立理念站不穩,杜蘭朵議長的Destiny Plan錯漏百出,但至少他們也敢於提出一個如何消弭爭端的方法,而不是像三艦同盟般變成只為止戰而戰,讓世界陷入原地踏步的境地。
這種東西居然說會被推舉成C.E.年代裡的絕對正義代表著實有點兒…至於地球連合軍就算了吧,再怎樣說他們的理念(正義)就是矯枉過正,再怎樣硬拗也不會獲得常人價值觀的認同。當然,若調整者是從外星來的侵略者的話則另作別論…


主目錄 |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