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目錄 | 其他文章

《種》系列練靶場

夜半挑燈鬧種命(5)
文: 秋原

尤拉錯了嗎?卡嘉莉錯了嗎?從賽蘭談到阿斯哈
尤拉‧羅蘭‧賽蘭,在之前的評論中被本人譏為「小丑」的丑角乙名。
從故事裡不難看出他是靠叼著父親的名聲爬上奧普權力核心的所謂「二世祖」,加上他所屬的賽蘭家最初是採取親地球連合軍號召的策略以避免戰端再起,後來卻因收留LOGOS殘羽吉普利爾導致奧普遭薩夫特侵攻,加上在動畫裡偶然出現的無腦表現(像睡覺時吮手指,下屬要求下令他卻啞口無言),在某個角度上他只不過是個用來襯托出卡嘉莉‧尤拉‧阿斯哈如何「偉大」的反派角色。
而兩人之間的對與錯最後在第41至42話之間揭盅:對於PLANT要求交出吉普利爾的要求,尤拉的否認結果招來了薩夫特軍的進侵;面對敵襲顯得無所適從的他把權力重新交給回歸的卡嘉莉,反被後者以顛覆國家之罪名囚禁並嚴刑迫供,最後在逃亡時被遭擊墜之古夫烈焰型壓斃。
不過這樣又是否代表尤拉他一無是處?選擇向地球連合軍投誠的塞蘭家是否錯誤?而在兩年前選擇了徹底抗戰甚至捨身就義的伍茲米‧尤拉‧阿斯哈又是否代表正確?

首先我們撇開他那不符合政治世家身份的反應與舉動(手執奧普牛耳的塞蘭家竟然會跑出這種敗壞風紀的門生,想當然爾會成為其他家族攻擊的對象),賽蘭家是在兩年前奧普陷歿後接收政權的家族,當時奧普是大西洋連邦麾下的受保護國,相信賽蘭家與地球連合(正確而言應該是大西洋連邦)之間的互信關係也在當時產生。
事隔兩年,因為殖民星殘骸墜落的緣故地球連合軍再次向PLANT宣戰,並如兩年前一般拉攏奧普一同聯合抗敵;從這事件與及上面提到收留吉普利爾兩件事中他的反應不難看到,尤拉是個因為沒有政治經歷,不懂得如何自行處理國事於是就「借前車之鑑」以行事的人:
因為不能重踱兩年前滅國之覆轍所以選擇了與地球連合軍同盟,因為「之前阿斯哈也是這樣做的」所以向PLANT否認有收留吉普利爾。因為有前車之鑑所以便依樣畫葫盧,缺乏政治家的智惠、果敢與思想靈活性是尤拉最大的缺點,更別提在同盟後他御駕親征,但遇上實戰與被自由抓走的卡嘉莉喊陣時立即顯得不知所措,甚至還被戶高一佐反駁「實戰與你擅長的遊戲是不同的」,真搞不懂他老爸為何要把這種缺乏思考彈性與臨場應變能力的人搬上代理首長的職位…
然而儘管他當代理首相不稱職沒錯,他行事的手法又是否因而要被宣之錯誤?就正如我在之前的評論裡說到,相比起卡嘉莉所在之阿斯哈家族他是較偏向現實層面的思考方式,說難聽一些就是「短視」,在維持理想與維持現狀兩者不能並存的時候會為了維護現狀而捨棄自身的理想;只要能維持現狀的話,就是將來國家的長遠發展會否因而受到影響也不管了。

現實層面的相反就是理想層面,不偏重於短期社會現狀的維持而是放眼於國家長期發展的大方向,甚至是國家中心理念思想的堅持。堅持中立理念不向地球連合軍妥協,甚至為此而捨身就義壯烈成仁的伍茲米就是此類人物,而繼承這種想法的就是其養女卡嘉莉與遺臣戶高一佐。
伍茲米這老頭之前我也鬧夠多了,他最後拉著自己家族的支持者一同葬身火海一點個人也是毀大於譽,不過也是否代表他的「理想面」想法是不值得推廣?人為了生存而被迫向現實妥協的情況絕不旱見,但會像塞蘭家般把Minerva的情報出賣予地球連合軍,甚至是收留被杜蘭朵議長訴之為戰爭發起者與人民公敵的LOGOS殘黨,說這些是為向現實低頭而作出的妥協也未免太過份,只差塞蘭父子沒有下賤得「扮死狗」在吉普利爾面前搖尾乞食罷了(但也相去不遠),與正氣凜然的阿斯哈家一比便比下去。
不過說阿斯哈家正氣凜然也稍嫌不夠,套句老套的說法就是「硬骨頭」,為了實踐貫轍自己的理想就連一絲轉圜的餘地也不允許。上面提到伍茲米為理念而殉國就是一個硬到極點的例子(雖然另一個原因是對方也是個要嬴盡的硬骨頭,當時向地球連合軍妥協絕對是自找麻煩),後繼者的卡嘉莉與戶高一佐則因為局勢所逼而顯得比較「軟」,不過他倆仍會在可能的情況下盡力貫轍奧普的中立理念(當中戶高一佐更因而步上伍茲米的後塵,死前還煽動艦上成員投奔大天使號),而卡嘉莉更把國家的理念拿去當成她宣傳和平的工具,但若果理念能單靠口說便明白的話就不是「理念」,忽略了現實層面考量的結果當然就是處處碰壁。

一邊是為了社會的現狀而甘願向現實低頭,甚至是向對方唯命是從的塞蘭家;一邊則是為了國家恆守的理念而堅定不移,甚至為此犧牲也在所不措的阿斯哈家。雖然眼看上去是格守理想不向現實低頭的阿斯哈家遠比塞蘭家祟高,但事實上卻只是不相佰仲,各走各的極端。奧普的軍政大權交給這些極端派系來管理,對國民真的好嗎?不、前提是這兩個家族會先為了理想層面與現實層面的爭論而每天吵個不停吧?
雖然最後時代選擇了阿斯哈家,不過若能把這兩個家族混起來,和一和再切一半就最好了…。奧普,就是一個如此莫名期妙的混亂國家。

Destiny Plan補充時間
之前在觀後感文裡也講述過了自己對杜蘭朵議長的終極計劃「Destiny Plan」的看法,不過卻有感仍未進入問題中心,加上在推出觀後感文後官方也對Destiny Plan提供了進一步的解釋,就藉這個機會來個「Destiny Plan補元計劃」吧(笑)
首先就是要說說官方的增補註譯:負責替種鋼與種命運進行科技設定及考究的森田繁在接受雜誌訪問時就曾提到Destiny Plan是一個由下而上認同的計劃,簡單來說就是把執行計劃的決定權交予人民,由人民決定要否要接受Destiny Plan裡的「因材施位」政策;因此在動畫中當宣佈執行Destiny Plan後,世界各地會陷入一片爭論聲中是可以預見的事實,像奧普與斯堪的那維亞王國般想也不想便立即表明反對的才是不正常。
不過若是Destiny Plan的執行方式的確如森田繁所說把參與權交予大家,那為什麼杜蘭朵議長要以武力攻擊反對者的地球連合軍殘黨及奧普,還說反對Destiny Plan的人等於是全人類的公敵?這的確是個疑問。
而且到最後各國人民也仍未正式為Destiny Plan的內容表態,奧普已打著反Destiny Plan及自保的名義向PLANT發動戰役,一場大戰下來的結果就是肇事者杜蘭朵議長被武力鬥倒,死在要塞彌賽亞裡。結果到底人們是怎樣看Destiny Plan?他們對裡面的政策到底是認同還是反對,有沒有提出自己的想法要求修訂也還沒來得及說,發起者就已經被少數反對者拉下臺階。Destiny Plan來如風去如煙,最後遺留在大家心裡的仍然是一個個問號。

然而Destiny Plan的內客是「因材施位」,依照每個人本身所擁有的基因去決定每個人的「人生」及陛官圖這點,還是沒有改變。有人指Destiny Plan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變奏,不過共產主義的主旨是大家同工同酬同等地位,反對階級官僚主義,而在Destiny Plan的執行下還是會出現被選為頂導層的人類,階級主義不但沒有弭消而且更為強烈,與共產主義的思想是背道而馳。
因為Destiny Plan的執行方式是以基因(命運)安排一個人的人生,在某個角度上的確是扼殺了人類與生俱來的多元發展性,在Destiny Plan下生活的人類會變成幾乎等同於單向性思維的「機器」甚至是「零件」,所以反對方面的論點就是直指Destiny Plan扼殺了人類的未來,構造出一個「只有死人的世界」,而他們的唯一(?)證供就是拉克絲在L4「孟德爾」殖民星群遺跡裡發現的一本筆記。
在那本筆記的某一頁裡寫著了對Destiny Plan的評價,「人不是為了世界而生,而是因為有人的存在,所以才叫作世界」;儘管在動畫裡人民仍未來得及表達出自己真正的意見,但前人已在這句說話裡否定了Destiny Plan「把人們當成推動世界運轉的齒輪」的做法。
問題是,不管是這批前人還是在故事裡利用筆記「藉題發揮」反對Destiny Plan實行的拉克絲一眾,他們都是以「活在Destiny Plan實行前的時代」的人的身份,以「活在Destiny Plan實行前的時代」的觀點去批判Destiny Plan的內容;實際上在Destiny Plan實行後的社會下人類會否真的成為他們口中單純的「機器」「零件」或「死人」,我不知道,大家也不能肯定。
就像自己在之前論述Destiny Plan時說過,實行Destiny Plan的要點除了「因材施位」還有「專材教育」,也就是在安排了一個人的階官圖後以此對他們進行專門化的培育,使他們來日成為該方面的專材。不論是單純的體能還是複雜的想象力或憂默感,在現代都已經能在小時候藉後天教育來訓練,加在本身已有先天優勢的人身上等同是如虎添翼。

來到這裡大家都會想到了一個在之前沒有提到的問題,那就是個人的能力問題。不管是再怎樣調控,儘管是先天優勢與取向是一樣,每個人之間還是會有著個別的能力差異。就像是A與B都是未來的鋼琴好手,不過因為A擁有比B為高的學習能力,雖然將來兩人都會成為鋼琴家,但A的成就還是會比B出眾。
不過是否因而就代表B是個不合格的人?同樣是鋼琴家,以一般人的觀點而言當然就是A比B優勝,但是在Destiny Plan「一視同仁」只看基因不看表現的狀況下,A與B沒有所謂的能力之分,因為他倆都是天生的鋼琴家,他倆都是擁有鋼琴好手的基因。
但我們也能從這點裡看到,Destiny Plan裡最重要的「因材施位」政策就因為人類本身的多樣性而產生了致命性的缺憾。而為了避免這個情況產生出不和與爭端,杜蘭朵在Destiny Plan裡立了另一個要點:人類要「認命」承認命運的安排,而且他們也沒有改變命運的能力與權力,藉此杜絕人類內心產生不滿,進而避免不和與爭端的產生。

於是我們終於明白為何反對派會說「在Destiny Plan下只會出現充斥死人的世界」這個論調:為了排除因為基因調控的缺憾所產生的狀況外可能性,就連人類的心也要操控,使人們都不會因為技不如人而產生不滿,忠實地接受Destiny Plan的安排。…
說到控制人心已經是超出了一般基因理論的應有範疇,也不是說打打宣傳戰搬搬偶像出來就能解決人們對現狀的不滿。若說是不需控制人心的Destiny Plan實行下的未來社會會是如何,恐怕大家都會難以想象,不過一說到連思想也要被操縱的未來社會,那便不論任何人都可以肯定地說一句「這只是一個Land of The Dead而已!」了。

杜蘭朵議長要以他最拿手的基因學去締造出能停止戰爭螺旋的方法,卻為了要控制一切而連人類的心也要操控。而光憑這個他要阻止一切意料之外的狀況發生的想法,我就可以踢他回去大學時代重修社會人民科學。(笑)


主目錄 | 其他文章